Story Daily 第7期丨乡村棋王

Story Daily 第7期丨乡村棋王

01.一条笔直的公路横穿于两个村子之间,走完镇上的街道来到十字路口,往南拐,再沿着公路一直往前走就到我们村了。这条公路也将整个村子分成了两半。道路两旁便是整个村落的经济中心了。因此刚一进村涌入眼帘的是一家接一家的杂货铺子。而在杂货铺子的门口...
Story Daily 第8期丨失明一个月零十一天之后

Story Daily 第8期丨失明一个月零十一天之后

我听见自己歇斯底里的吼叫,像是发自另一人之口,右手大力挥出去,随之而来是餐盘跌落在地的声音,手背有点痛,可能是擦伤。耳边传来了叹息声,分不清是医生还是护士。“先生你休息一下吧,有需要按应急铃就可以了。”呵,又是这句冷冰冰的话。你们知道看不见...
Story Daily 第9期丨一碗有温情的面,和一张有故事的桌子

Story Daily 第9期丨一碗有温情的面,和一张有故事的桌子

对于面馆来说,最忙的时候,要算是大年夜了。北海亭面馆的这一天,也是从早就忙得不亦乐乎。平时直到深夜十二点还很热闹的大街,大年夜晚上一过十点,就很宁静了。北海亭面馆的顾客,此时也像是突然都失踪了似的。就在最后一位顾客出了门,店门要关门打烊的时...
Story Daily 第10期丨世界上多出了一种病,叫「失恋症」

Story Daily 第10期丨世界上多出了一种病,叫「失恋症」

01我心里知道,这个屁一旦放出来,我的形象就完了。 咖啡厅零零散散坐着几个人,刚过了正午,人都有些打不起精神。服务员在收银台前也打着瞌睡,整个屋子悄无声息,刻意而地准备迎接我即将到来的响屁。眼前的女孩见我表情有些窘迫,眸子里透来疑惑,随之冲...
【故事】《长城•饕餮传》上

【故事】《长城•饕餮传》上

文/ 子曰:诚昨天咆哮回来,断了一只爪,身负重伤。我问它怎么回事,它说遇到了几个人类。吃了两个,剩下的两个很厉害,砍了它的左前爪。让它从悬崖上掉了下来,好险没伤到眼睛。听完描述,周围的我们咬牙切齿,发誓要为它报仇。“那两个人类长什么样?”黄...
【故事】《长城•饕餮传》下

【故事】《长城•饕餮传》下

九.战斗一触即发。先是一众先锋饕餮从雾气中扑出,将人类抛扔下来,我们趁机冲上去撕咬。力量对比太悬殊了,人类在我们的利齿下毫无生还可能。接着意想不到的事发生了。墙中打开一排口子,人类的武器伸了出来,锋利无比。我们好不容易堆叠起来的先头部队被武...
月圆之夜,请不要和前男友出行

月圆之夜,请不要和前男友出行

自从关注了大故事家,我的酒量都变好了。郊野传说■文/刑步狸“为什么?”她明知故问,也许是拿我没办法了吧。两个月前分手的,仍然会经常见面,我心情一直很糟,她希望我好起来,而我不敢,我怕她会把我放下,也怕她不再为我担心。所以我不仅应该难过,还应...
嗨,蜘蛛侠

嗨,蜘蛛侠

受大雨天气影响,今天的开园时间比往日晚二十分钟。其他部门的人员还在紧张地做着最后的检查工作,他已经穿好服装,准备完毕。坐在休息室里,他掏出手机玩了两盘游戏。“哥们儿玩得嗨啊。” 摄影师走过来招呼他,“差不多该上了。”他把手机...
一滴入魂 | 民国时期最后的厨神

一滴入魂 | 民国时期最后的厨神

碧血丹心■文/北邙老一辈的人都知道,十味斋是整个松江府首屈一指的馆子。不是因为它率先起了气派的四层高楼,也不是因为它头一个在四周的墙壁上装了五彩辉煌的琉璃瓦和黄铜摆钟——在名楼如林的松江府,摆派头、争场子没什么意义,人们真正看重的,还是菜式...
沾边儿 | 生活需要弯一下

沾边儿 | 生活需要弯一下

自从关注了大故事家,我的酒量都变好了。一手机跟耳机是无话不谈的好朋友。耳机发现手机最近心情很糟糕,于是关心道:“兄弟,你怎么了?”手机迟疑道:“我怕我说了后咱们就不能做兄弟了。”“怎么会!”耳机信誓旦旦。手机敞开心扉:“其实…其实我喜欢你…...
将军,我愿一夜赌一命

将军,我愿一夜赌一命

刘大壮老问我,爱情是从哪儿开始的。一般这时候我都不吱声,然后他会干一杯酒,接着说,炮房——爱情就是从炮房开始的。我给他把酒满上,再纠正道,刘将军,咱别那么粗俗,那叫怡红楼。刘大壮十七岁从军,刀光血影十八载,凭一身蛮力和一柄开山巨斧,从甲士做...
会走的坟

会走的坟

文/架上一只鸭 已是深秋时节。 苍凉古道上刮起阵阵西风,有白衣剑客身披锦衣翩然而至。 马蹄声嗒嗒作响,马背上的剑客伸出修长的食指戳了戳斗笠,放开目光望去,不远处,渐起的风沙里有一盏红灯笼摇曳不息。 “客栈。” 剑客艰难地动了动喉结,便是字都...
超级英雄章鱼侠

超级英雄章鱼侠

1夏日的黄昏,章鱼侠独自站在城市最高的遥景大厦上,望着一片霞光,静静等待着。他放松自己,八个触手从身体里舒展开来,触手上几百个吸盘与空气接触,触摸着这座城市细细密密的低语和流动的情绪,直触到城市边缘潮热的泥土气息。章鱼侠不太喜欢这个技能,接...
孟婆汤的味道

孟婆汤的味道

忘川河的两畔,开满了灿烂如烟火般的曼陀罗花,阴风吹过,片片摇曳,倒映在清澈明亮的水色中,河面偶尔跃起一尾金鲤,溅起斑斓的水珠,所有看过这景色的鬼都说这是阴间最美的地方。河上有一座独木桥,一头是那广袤无垠的十殿阎罗和四方地狱,一头是投胎轮回的...
人茧

人茧

■文/酒九这段时间身边的问题让我焦头烂额。我即将和男友组建一个新的家庭,因为怀孕的缘故,婚礼必须早日举行。然而母亲的疯病愈发严重,状况不容乐观,但是她拒绝去医院检查。婚礼筹备的中期,这个平时看起来气势夺人的女人突然消瘦下来,然后开始胡言乱语...
沾边儿 | 和妈妈有关的那些小事儿

沾边儿 | 和妈妈有关的那些小事儿

一火车上的白人和东南亚人散出来的体味熏的林二连眼睛都睁不开,昏睡中她闻到了一丝奶香,是小时候在刚生过小孩儿的邻居家闻过的。邻座的女士抱着个婴儿,孩子正抓弄着妈妈的乳头。下了火车,林二仍然能闻到那股奶香味,她哭着跑着,明白了什么叫背井离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