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回,第二节。 - EFiOB9yhsm

从栖霞山出来,一路往西南而下,两人也不用劳作,住店时只管寻最大、最气派的客店住,吃饭时只管点当地拿手的风味菜肴,走马观花,市井闲逛,品茶小酌,探访民风,好不惬意。 路过鸠兹城时,嫦娥对那里的芜湖蟹汤包赞不绝口,还买了两罐鸠江腐乳带在车上。路...

从栖霞山出来,一路往西南而下,两人也不用劳作,住店时只管寻最大、最气派的客店住,吃饭时只管点当地拿手的风味菜肴,走马观花,市井闲逛,品茶小酌,探访民风,好不惬意。 

路过鸠兹城时,嫦娥对那里的芜湖蟹汤包赞不绝口,还买了两罐鸠江腐乳带在车上。路过江浒城时,后羿对那里的铜匠手艺大为欣赏,特意打造的几副八字环,和一些形状不同的铜勾。这些用具的形状,都是后羿从多年的攀岩走壁经验中总结出来的,实用可靠。嫦娥还买了些顺安酥糖、汤沟豆乾,当做路上吃的零食。 

这一日,来到了昌江以南的昌南镇。这里讲赣语,语音、语调颇有不同,以出产瓷器而着称。但见镇中分布着大大小小的瓷窑,大多是圆窑和龙窑。往来的人们,担着担子的、推着车子的、抬着担架的,运载的东西,要麽是已经烧成的瓷器,要麽是将要入窑的胚子,或是一块一块灰白色的瓷土,往来穿梭,一片繁华景象。    

后羿和嫦娥先住了店,吃了点东西,嘱咐店家把马喂好,就带着花花来街上闲逛。大街上店铺林立,时常能遇到一些服装奇特、长相怪异、语言不通的异域人士,想必是远道的商客。

嫦娥和后羿走进一家宽大的店铺,内中陈列的瓷器,光彩夺目。尤其是一些青白瓷器,质地晶莹滋润,嫦娥爱不释手,只是考虑到路途尚远,车上不免颠簸,此时不便购买。她对后羿说,回来还要经过此地,那时这家店里的瓷盆、瓷碗要大大地买上一批。店家听她说现下不买,却丝毫没有怠慢之意,仍热情地介绍店中的货品。店中有一张柳条编的案板,上面用细绳整齐地栓着一些瓷器的碎片,是供顾客们定制瓷器时选择釉色、质地、薄厚时使用的。嫦娥想起来此行的目的,就要定制一个瓷盘,将石街村缺水的情形,画在盘子上面,日後见了王母娘娘,就将百花令牌放在盘中,求她解困。

这家店铺是个前店後厂。店家转到後面,叫来画工,拿着画板、纸笔和嫦娥一起绘画图样。那画工技艺娴熟,没过多久,图样就画好了。店家要嫦娥选择釉色。嫦娥考虑了片刻,说道:「山用青色;溪流用绿色;房子用黄色;水井用黑色;太阳用红色。」  店家又领她到柳条案板边,要她在瓷器样片中,一一指出来,以免误会。选择红色时,嫦娥拿起了其中一块瓷片。店家满脸堆笑地说道:「客官真是好眼力呀。不过万分抱歉,这一块红色,是御用的,只有我这一家店能够烧成,摆在这里只做个炫耀,咱们百姓可是不能用的。」

嫦娥颇感诧异。她仔细看了看,又见左边有一块,颜色稍淡些;右边有一块,颜色稍重些,就问道:「这不都是红色嘛?这一块又有什麽特别?」  店家取出一块白布,将瓷片擦得鋥亮,递到嫦娥面前道:「客官请仔细看。这一块红色,名叫祭红。它的釉色似初凝的鸡血,深沉而安定,莹润均匀,通体无龟裂,靓而不炫,艳而不躁,是皇家选中的正色啊。」  嫦娥仔细端详,又参比左右两块瓷片,确如店家所言,又有些不甘心,说道:「皇家选中的,我们就不能用了麽?」  店家道:「皇家富贵,不可稍逊於臣下。故贡品必是最好的,且不能外销,稍有残次也决不能卖,必须打碎。不过客官您喜欢,小店也有办法。只需将它的颜色做得稍淡一些,或是稍浓一些,便不会违法了。」  嫦娥点点头道:「哦,那就稍浓些如何?」  店家犹豫了片刻,说道:「听一些文人雅士说过:朱乃正色。紫,间好之色也。紫之夺朱,如邪好之乱正色。太阳乃光明之物,不如偏淡些为好。客官不妨再斟酌斟酌。」  嫦娥听他说得文邹邹的,似懂非懂,便应承道:「就依先生所言吧。」  后羿感叹道:「想不到你们这里,一块颜色也要这麽讲究。」 

此时店内没有其他顾客。店家见二人衣着朴素,没见过世面的样子,便高谈阔论起来,道:「客官说的是啊。来此的顾客,有注重实用的,只看那些物美价廉的货品;也有只求品质高贵而不计价钱的。那些达官贵人、文人雅士,或喜好奢靡、或炫耀富有、或贪图享受、或欣赏把玩,常有礼上往来、集纳收藏之需。本店是追求精致的。做到精益求精、美轮美奂,自然有人出大价钱来买。那些正人君子们,都知道骄奢淫逸这四字不好。骄败友情;奢败家财;淫败身体;逸败前程。可那些有所成就的人,多数都还是追求骄奢淫逸的。过上了骄奢淫逸的生活,便自觉高人一等,颐指气使,常使人羡慕。世风如此,我等瓷器匠人,又怎能不讲究啊?」 

店家说这一番话,显得志得满满的样子。嫦娥听来却不堪入耳,讥讽道:「皇家制出等级,不许百姓逾越,显得唯他独尊;有才学、成就的,追求骄奢淫逸,要显个高人一等的做派。那你们店家就制出各种精品、奇货,投其所好,从中赚得钱财。这倒真是合拍。不过这多费心思呀!倒真是不如神仙们,不求这物慾、虚荣,过得潇洒。是不是呀?店家。」  那店家听她话风不对,尴尬地笑道:「哎呀,客官,神仙可没到我这店里来买过瓷器呀。他潇洒不潇洒,老朽可不知道。」  这时又有顾客进店来。店家急忙说道:「我有现成的胚子,三日後就可烧好,你来取即可。」  嫦娥付了钱,与后羿一起出了店门,又继续闲逛。 

三日後,两人取了盘子,就近吃了一碗苦槠豆腐,又买了些硷水粑当做乾粮,便出了昌南镇,继续向西而行。

日出日落,月圆月缺,一路上观不完的风景,尝不完的美食,访不完的民风。路过五溪时,嫦娥买了几个穿丝篮,是用竹丝编制的,不发霉、不生虫,盛放食物甚好。过了龙津风雨桥,民风服饰就大不相同了,如同到了异域边疆。 

又走了半个月,来到了六盘水。此时天色稍晚,两人住下店,就在店中吃晚饭。其中有一道菜,叫山菌炒竹笋,都是乌蒙山中野生的食材,味道鲜美。细细品起来,却有一种独特的酱香。一问之下,方知此地出产一种酱,名叫朗岱酱,正是这道菜的点睛食料。嫦娥在家中也自己制酱,却不如这里的酱鲜香。次日,便拉着后羿去拜访制酱的农家。嫦娥先买了两罐酱,出手大方。农家也是纯朴敦厚之人,因此有问必答。 

回到客栈,后羿问道:「你怎麽问得那麽详细?」  嫦娥道:「这制酱的学问可大着呢。我告诉你为什麽她做的酱好吃。她用黄豆采曲,将泡发蒸熟的黄豆裹上一层面粉,铺在竹箕之中,用麻布盖好封口,箕下架空,放在自家院中,四五天後长出的霉菌,就是这一带空气中自然弥散着的,与咱家那边的略有不同。当地的民居是土草结构的。这种墙比咱家的石板墙吸水性好。捂酱耙时屋内不会太潮湿。屋顶是用当地的黄背草和笆茅扎的,草顶上会长满野草,又保湿又透气,捂出的酱耙不会太稀。酱耙入缸後,讲究日晒夜露。白天要着日光晒,夜间要盖上缸盖儿,让露水凝结渗入缸中,清晨太阳出来前,要将缸底的酱搅到上层来。这样一复一日,坚持四五个月,酱才发熟,醇香馥郁。你瞧,不容易吧?」 

后羿道:「这就叫做一方水土养一方人,也叫做术业有专攻。咱们平日里的精力都放在采药上,哪能做得这麽繁琐。你能做出那样的酱来,已经很不错了。咱们这一路走来,每一个地方都有自己的风味美食。因为水土、人文、风俗、气候、地理、物产,都各不相同,总有它历久传承下来的独道风味。就算我们做到了,每天清晨出来搅缸,日复一日,不曾间断,做出来的味道还是会和她的不一样。」

嫦娥扭扭捏捏的,又有点惋惜的样子,说道:「哎,要是我们成了神仙,这些美食岂不是又吃不成了?那不是又少了一番乐趣麽?」  后羿笑道:「瞧你说的,能不能见到王母娘娘还不一定呢。成仙哪有那麽容易。不过呢,为了防备万一,咱们要抓紧吃,遇到好吃的东西一定不能放过。」  嫦娥眉开眼笑地说道:「对,说得对,我赞成。」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