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蓉儿老师同好会 1.1节(下) - G4obHdV0qr

方世华,姊姊国中唯一的死党,第一次到我们家作客时所说的第一句话是「嘛~~~基於礼貌上的繁文缛节,我就加减问候一下吧!你们好~~~啊~~~」 声音单调刻板令人听不出诚意。这名女孩顶着张扑克牌脸,嘴角连勾也不愿勾一下。天晓得她心里究竟...

  方世华,姊姊国中唯一的死党,第一次到我们家作客时所说的第一句话是「嘛~~~基於礼貌上的繁文缛节,我就加减问候一下吧!你们好~~~啊~~~」

    声音单调刻板令人听不出诚意。这名女孩顶着张扑克牌脸,嘴角连勾也不愿勾一下。天晓得她心里究竟想些什麽?荳蔻年华的少女怎把自己扮成了宛若看尽人间世故的苍老欧巴桑?

    山本由依,日本籍留学生,7岁时来到台湾,忘了最初是基於甚麽样的缘由,总之,她成了我和姊姊的童年玩伴。

    此人个性精灵古怪、活泼异常,三不五时喜欢单脚踩上桌子椅子,高声发表一系列惊世骇俗的疯狂论述。老给人一种语不惊人死不休的头痛印象。

    李季日,住在离我家隔条街的巷口,也是我和姊姊的童年玩伴。国小六年、国中三年我们俩神奇的一路同班,算得上是一种缘份。为人自称沉着冷静。可是在我的记忆里,他大部分时候好像都在阻止由依暴走(注1)。

    林慧欣,姊姊高一结识的朋友,打过几次照面,小麦色肌肤与慧黠的神韵融合得十分精巧,但愿她个性不要同姊姊那般胡乱来才好。

    男生除了季日之外我完全不认识,扣除两名拿立板表情严重不搭的男学生;一名戴眼镜,身高和我差不多,满脸正经样的学长看来还算正常;他旁边那名歪着嘴笑得挺邪门的小个子正朝我上上下下来来回回不停地打量,针刺般的视线扎得让人有些难受;另一名学长脸笑得好僵,他似乎很紧张;只是从他身後探出头的那名女生比他更紧张,浑身抖个不停,咦!她怎会穿男生制服?

    最末端那位也是姊姊这一挂的吗?那学长正从口中吐扑克牌耶!?不,明确来说,他正藉由吐扑克牌这项魔术来向过往的女学生搭讪。会成功吗?想想,一个人往你身上猛吐出一堆东西(纸牌)的感觉……

    女生方面,一名学姊右手提着装吉他的黑色手提袋,冷艳的短发、宁静的表情,散发出一丝孤独的气息,她的目光……彷佛是从很遥远、很遥远的山谷上只身眺过来似地;另一名抱着笔记型电脑,用四叶草造型的发簪将长发挽起的学姊,她的眼睛,好漂亮!通常近视患者戴上眼镜,眼睛一般看来都会有种萎缩的感觉,但她镜片之後那双光彩夺目的黑色眸畔,不存在任何类似的迹象,而且非常自然,是瞳孔放大片的矫揉造作所远远比不上。

    嗯!还不错嘛!若要打分数的话应该可以有个7.4或7.5(满分10分)……不对啦~~!!现在是犯这种给女生品头论足瞎扯淡的时候嘛?当然不是!!!

    深明当下处境的我,自然要尽快想办法脱身,然而,就在目光才刚刚企图从人群之中扭转回来,我,便不小心,傻了……

    世上真是有这样的人呢!说到底,是因为太耀眼所以最後反倒不容易引人注意?还是说……身为一介平凡人,“我们”根本无法立即相信自己的眼睛?

    站在表情慵懒扛着一边立板的男生前方,拥有一片飞瀑般与母亲银色金发截然不同的金色金发,纤纤容貌宛如精雕细琢的陶瓷娃娃,神采清新脱俗,眼瞳带着的是极优雅的琥珀色,而那抹美丽迷人的姣姿倩影,不啻正完完全全诠释着世上所有男性心目中的“最”完美比例—一名左手掌心轻握着红木摺扇的三年级学姊。

***


    「音无,你的反应不对喔!怎会看人看呆了呢?」音釉走向前,轻松越过了音无苦心保持的警戒距离。少年这才惊觉!自己心底的那颗警铃早已响彻云霄~~

    眼前迫切的,绝不是自顾自地留下来搞什麽美女监赏,而是应当风驰电掣抓紧行囊家当拔腿就跑!(尽管先把脚踏车抬起来往姊姊身上扔就对了)

    「不妙!」错失良机的音无木然地望着姊姊。

    音釉笑咪咪地伸出手,未及肩、俐落的短发上,一只左翼靛色右翼银色的蝴蝶饰品随风摇曳,栩栩如生地飘啊飘地。「欢迎来到海珊!」她飘飒(注2)地说。

    音无一时不知所措,只得苦笑地伸手回应。校门口,张家姊弟俩相聚首,彼此都紧紧搭上了对方朝自己传递而来的掌心温度。

    「姊!」音无笑容腼腆,显得有点羞涩。

    「怎麽?」音釉笑容可掬,脸上挂着无比的温柔。

    「能先答应我一件事吗?」音无看着姊姊,微笑。

    「什麽事?」音釉瞧着弟弟,不改容颜。

    「答应我,不管你要做什麽,可"千万别把我牵扯进去喔!"」音无抚着後脑杓半撒娇地说。

    「……」音釉没答覆,微笑依旧。

    两人相扣的手,这会儿握得更起劲儿了。

    笑,是脸部表情中最友善、最无攻击性的一种;握手,是交际礼仪中最体贴、最不易发生尴尬的一项。两者皆具有莫可取代、无以名状之神奇妙用,最能有效排除无谓的口头之争,以达沟通双方短时间内知己知彼,共创一片和谐且欣欣向荣的美好新世界。

    良久……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首先打破沉默大笑出来的是音釉,音无旋即跟进。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笑声缭绕余音不绝,两人非但全然没有停歇的打算,反而变本加厉,越笑越大声越笑越兴致也越笑越疯狂……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

    倏地,像风又被压回成一颗浓缩的球体,两人笑容顿时凝结成无声的僵硬,只剩表情,没有传递言语所需的气体媒介。唯一能得知对方心意的双手不由得更加深刻地连接着。

    好久好久,彷佛镜头前一根发亮的银针慢动作落下,一分钟、两分钟、一小时、两小时,并非真实的流逝,只是时间被刻意无限制延伸……

    然後,"当"的一个响,铁制的针骨撞着了冰冷的地板。

    「音无,你这是在拒绝姊姊的邀约吗?」

    在这个乱假可真的年代,魔鬼夺走人类灵魂的手段可能不再仅是单纯实现人们的愿望。祂很有可能会先献上让人耳根酥软的吐气如兰,轻柔如猫儿磨蹭主人时黏腻的呓语和令人难以抗拒的天使容颜附上那双几近水汪汪的无辜大眼。

    一句音色绝妙的女性呢喃,在经过一连串解码转换抽丝剥茧之後,也是会要无数男性闻之丧胆—「音无!!你这是在拒绝你老姊的邀约吗!!!!!」


***

    我的内心征征发出一股悲鸣,悲壮莫名—「我的高中生涯啊—」


***

    (注1):暴走:暴走一词的意思是形容机体或者生物的失控(多半是精神)从而导致的近乎於野兽一样狂暴的行为,也有一层意思是说这人的瞬间爆发力很强,造成的破坏也比较骇人。(节录自网路)

    (注2):飘飒:作者自创词,潇洒貌,英姿飒爽的女生版。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