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收录:《Senses》(文/六月)

——I ran away for some time, to the universe of senses.——有时候我会逃跑,逃离到那名为「感官」的世界。《203 side》对於李恩澈——我更愿意称呼她为亲爱的——总怀着一种难以描述的情...

——I ran away for some time, to the universe of senses.

——有时候我会逃跑,逃离到那名为“感官”的世界。

《203 side》

对于李恩澈——我更愿意称呼她为亲爱的——总怀着一种难以描述的情感。

当然,这种情感不如那些无聊俗套的爱情小说一样,我本人对于她并无抱有这种如此孤高纯粹的爱情,且日后也大概不会产生。

这个女孩,该怎样说呢,活泼、可爱、天真、大胆、单纯……一切与普通青春少女扯得上关系的形容词都能和亲爱的画上等号,她就是如此的纯洁,像白纸一样。于他来说,若要叙述他们二人的相遇的话,就好比如天使下凡人间,那乾净的笑靥与后背无形的白色翅膀陪着暖阳的光芒温柔地洒在他(也包含着考试院)身上。

只是纯白也终究敌不过如泥泞般的黑暗,考试院是不需要救赎的,杀人犯也如是。这小小的光束不但成不了他们心底里那片天空的太阳,还要被黑夜染黑,逐点逐点的,逐寸逐寸的,缓缓陷于漆黑的沼泽,而他——则是成为了那个将她那双美丽的羽翼亲手撕下来的恶魔,让她堕落为无翼的堕天使。

每次亲爱的看着我的时候,虽然脸上总是笑着,但我知道,我那双黑得犹如深渊般的大眼睛也知道,和我一样的澄澈黑瞳里是深深隐藏着对我(确切地说,是毫不打算悔改的杀人犯)的恐惧,她亲近我的同时也总是带着微不可察的颤抖。

你问我会否失望吗?不不不,当然不会,我甚至是抱着好感的——没错,如同孩童遇上了新玩具的感觉那样,惊喜又小心翼翼的放在掌心上,期待它(她)给予自己的趣味性,亦生怕自己丁点过份的举动都会弄坏它(她)。

无法抗拒本能的恐惧,却又努力地一点一点接近着我,颤巍巍地伸出小小的手攀抓住我的前臂,仰起泛着泪水的脸直视着我那嵌在眼窝里的深渊、以及脸上挂着诡异而惊悚的弧度的笑容,压抑着溢到唇边的啜泣,带着哭腔地唤出一声——

“大叔……”

她的矛盾与挣扎的美姿,总是深深地吸引着我,让我的内心总是不自觉地欣赏赞扬起来。陷深点吧,陷深点吧,但也不能陷得太深,这样就失去趣味性了,你必须挣扎,如蝴蝶破茧般拼命地挣脱我的枷锁,挣脱考试院的黑暗。

“亲爱的,呼唤我的名字吧。”

指节稍稍收紧,看着身下人窒息感而猛然睁大眼睛,发出一声像小动物濒死时的悲鸣,我骤然松开双手的所有力度,伏下身在她耳旁吐出这句轻柔缠绵的话。

“……徐……”

她在喘息着,而我在耐心地等待着。

“徐、徐文祖……”

——当她用着她那软软脆弱的嗓音说出我的全名时,心底里的慾望蓦然窜升得像岩浆喷发一样,激得我浑身颤栗,身心都被难以言状的愉悦感所支配。我低声地笑了出来,如同怜悯一般用拇指腹轻轻地拭走了身下人脸上那些挂在泛红眼框上的眼泪。

“亲爱的,我在。”

我用着前所未有的温柔跟她耳语,片刻开始虔诚地在她身体上落下一个又一个痕迹。仔细的,不近不慢的,犹如品嚐着一道最符合自己口味的佳肴。

——那么,回到最初的问题上,这种情感到底是甚么呢?

……很抱歉,这一刻的我还是了解得不够透切。不过若要用一句话来形容此时此刻的话,那大概是——能勾起他蛰伏在内心最深处慾望的“可玩性食物”吧。

-

《李恩澈 side》

在床笫之间,大叔会脱下在外面时脸上挂着的所有面具。

他将不再优雅、淡然、和嘴角噙着那道完美又诡异的微笑。他会露出杀人犯的执念、露出杀人犯的阴翳温柔以及杀人犯的美感。

他总是喜欢将手指放在我的脖上,并以逐渐勒紧的速度欣赏着我脸上的痛苦与挣扎,上扬的眉宣泄着他的愉快——那是他的美感。

亲爱的,呼唤我的名字吧。在我快承受不了的时候,他便会施舍般松开我的喉咙,凑到我耳边用低沉的声音下达命令——那是他的执念。

重获新鲜空气的我不停地喘息着,指尖抚上了脖子上的勒痕,热源沿着红痕开始扩散至全身。垂下的眼睫挂着透明的水珠柔柔地往上扬,将还有点眩晕的目光对上了他的脸颊。他虽笑着,但那双深渊的黑目在冰冷地看着我,在等待我服从他的命令,在审判我此刻的价值。

……徐……徐文祖……我近乎用尽毕生的力气般叫出他的名字。

然后,他笑了,笑起来的时候连无神的黑瞳也亮了起来,他用指腹抹去了我脸上的泪水,奖赏般吻了一下我的眼帘,无声地说——乖孩子。

接着他开始在我身下留下一处又一处暧昧的痕迹:红点的,咬痕的,勒痕的;吸吮的,舔舐的,咬噬的;粗暴的,温柔的,恶趣味的——那是他的温柔。畸形又阴郁的温柔,只有我才能感受到的温柔。

深渊有温度吗?——有的,但仅在床上的欢愉之间。它将会变得炽热,炽热得吓人,旋涡里蕴含着的情慾躁热与潮红会把人吸引牵扯进去。

我在呻吟着,失声叫着,呜咽着,无能地接受他的“拆食落腹”,彷如一道佳肴一样。

——食欲与色欲的距离是多少?是正数吗?是零吗?还是说,是负数呢?

很抱歉,我回答不上了你……因为我已经被“深渊”扯进去名为“感官”的世界了——它将支配着我,强制我忘记一切的恐惧,直至到这场性事的完结。

End.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