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题

这是第二次了吧?胃好痛,想哭的情绪徘徊在喉咙附近。我穿着拖鞋走到阳台,望着社区门口,在夜色里闪着刺眼红光的救护车,响起震耳欲聋的鸣笛,往车水马龙的大道驶去。§第一次遇见着个状况时,是炎热的夏季。那天早晨,阳光普照,蓝天白云在床前的窗户中温和地摇曳波动,耀眼明亮...

这是第二次了吧?

胃好痛,想哭的情绪徘徊在喉咙附近。

我穿着拖鞋走到阳台,望着社区门口,在夜色里闪着刺眼红光的救护车,响起震耳欲聋的鸣笛,往车水马龙的大道驶去。

§

第一次遇见着个状况时,是炎热的夏季。

那天早晨,阳光普照,蓝天白云在床前的窗户中温和地摇曳波动,耀眼明亮的光撒在我的脸上。身为大学生,我通常是家中最晚出门的。

但那天不一样,我看见还穿着睡衣的母亲站在餐桌前,正在准备烤面包作为早餐。

“阿、早安!”母亲看见我走出房门,在我还没说出疑问时,就笑着跟我解释:“今天你爸爸不舒服,说头很晕,所以今天我跟你爸爸都请假在家。”

我和母亲聊了几句,带上早餐搭捷运去学校。

这天的课不多,我中午就回到家。

远远就看见社区外停了一辆救护车,我心一跳,想起父亲早上不舒服的事情。但随即我又说服自己,不会的,不会的,我爸以前也常常头晕阿!休息半天就没事了。

我都还没把自己说服好,拐个弯,救护车的另一侧映入眼帘。我感觉自己在看电视剧,像是看见某个陌生的女人身上背着我母亲的绿色斜背包……我花了近一分钟,才看清楚那女人的脸,对,那是我母亲。但我不希望是她。

我多想要移开视线然后告诉自己,都是错觉。但是现实世界里,哪有说不是就不是的金手指呢?母亲抬眼就看见我,笑着对我喊:“我跟爸爸去一趟医院,你先回家!”

我这时清楚的看见担架上的人,仅仅穿着一件破了洞的白色无袖睡衣,我还记得我总是开玩笑说要给他多戳几个洞,搞的时尚一点。那个人的脸上盖着熟悉的洗脸毛巾,看不见他的表情。

我浑浑噩噩的回到家,然后就看见姑姑传来的讯息。

“你知道你爷爷最近去医院检查,身体非常不好吗?”

我不知道为什么,一阵怒火蔓延到全身,直接把和姑姑的聊天纪录全删了。

幸好当时爷爷奶奶都在家,告诉我父亲没事,只是头真的太晕了,想说得去检查看看,但又晕到没办法动,才叫了救护车。

之后又接到母亲的报平安讯息,我才稍稍放心。

§

第二次,就是今天。

今天回家时已经天黑了,救护车挡在社区门口,我花了一番力气才绕开它。

八卦之心谁都有,我竖起耳朵听邻居婆婆妈妈们的聊天,结果因为他们全都说台语,我台语真的不太在行,只隐约听到谁老公不舒服等等。

到了电梯门口,电梯在一楼,这是不常有的事。因为正值下班下课时间,电梯通常都停在高楼层。我抱着一点疑惑,心想难道救护车是我们这栋楼叫来的吗?

结果走出电梯,就看见奶奶在家门前探头探脑。她听见电梯门开的声音,就用她的大嗓门喊:“来了!来了!”

等我皱着眉头走出电梯,她才愣了一下,又挂上笑脸说:“唉唷,是你喔,快进来,等等救护人员要进来。你洗洗手,饿了可以先吃饭,我煮好了。”

我看见我家大门敞开,楼梯间的灯也全部被点亮。

我脑袋根本转不过来,只好呆呆地问:“怎么了?”

她指着客厅里坐在椅子上的爷爷,说他看电视看到一半,忽然喊正在煮饭的奶奶,说没办法呼吸。

我看了下爷爷,他对我笑了一下。

虽然住在同一个屋檐下,但我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和他对视了。我看见那张苍老又憔悴的脸庞,想起最近清晨时总被接连不断的咳嗽声吵醒,想起愈来愈缓慢沉重的步伐。

我对他也笑了一下,然后告诉奶奶我可以一个人在家,要他们赶快去医院。

救护人员把戴上氧气罩的爷爷推出去,不久后救护车的鸣笛声从远处传来……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