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道无明(一零八)崑仑天山

接着,轮到勇毅大师签名的那面黄色锦旗。当弥勒佛院长依样把剑诀打进那黑亮的签名上,一个精神矍铄的瘦削老人出现在半空中,他开口说道:「我就知道这好人不能做,你看,现在『报应』来了……这是我近四十年来第一次给人签名,马上就来讨要啦!」「勇毅大师,我是天道学院院长弥勒...

接着,轮到勇毅大师签名的那面黄色锦旗。

当弥勒佛院长依样把剑诀打进那黑亮的签名上,一个精神矍铄的瘦削老人出现在半空中,他开口说道:“我就知道这好人不能做,你看,现在『报应』来了……这是我近四十年来第一次给人签名,马上就来讨要啦!”

“勇毅大师,我是天道学院院长弥勒佛,今天是为了给孩子们见识一下大道法师的神威,所以才劳动到您;您随便给点儿小玩意儿,打发学院餐厅里这一千人就好。先在这里道过谢了。”弥勒佛的语气格外敬重,可见勇毅大师地位不一般。

其实在五位道法师中,年纪最大、资历最深的当属勇毅大师了。打从弥勒佛小时候,勇毅大师便是大道法师中间最具威严的;那时候,智慧和正义都算是新进的大道法师,论名望谈事蹟、都比不上勇毅和良善。所以就连弥勒佛院长,在勇毅大师面前也不敢造次。

“那好吧,我就送各位,每人一个好运。请记得,你为别人付出的愈多,收到的好运回报愈大。”勇毅大师留下这句话之后,亮黑色的身影便消失不见,大厅里的学生们你瞧瞧我、我看看你,大家都没有感受到任何异样;对勇毅大师的话,只能放心里各自去琢磨了。

“勇毅大师的用意,是要各位对弱小贫困伸出援手,只有先释出你的善意、做好事,才会获得相应的好运作为回报。”弥勒佛院长解释道。他说着,心里也有些领悟:对于眼前这一大群孩子而言,今天可算是无功白受禄,能够找个机会让大家出去做些好事作为回报,也对得起天道了;否则,这些本就是天之骄子的孩子,很难体会一般人生活的艰辛。

等大厅里人声逐渐平息后,弥勒佛院长拿起草绿色锦旗,说道:“现在,就剩下平和大师的签名了。”

他还是双手并拢、指作剑诀,一道灵气打在那端正的墨色签名上。台下所有人都睁大了眼,连老师们也露出好奇的神色。

一息、三息……十息过去了,锦旗依旧是锦旗、签名也依然是签名,什么都没有改变、也什么都没有发生。

“假的,果然是假的。”有人在台下小小声地说。

“我说嘛,这样普通的签名,怎么可能是大道法师亲签?”有人开始放马后炮。

“一开始说到要收带路费,这就不可能是真正大道法师应有的作为了,修身小组怎么会上这种低级的当?”批评随之而起,修身班学生一扫刚才得到亚军的意气风发,各个脸色难看极了。

像要覆盖过窃窃私语的噪音一般,弥勒佛院长中气十足地宣告:“大家听好了,这不是正常的平和大师的签名墨宝,但是我们也不能断定它是假的;只能说,这个签名里没有任何灵力。”这宣告回荡在众人头顶上,修身任务小组亥杨为首的三个人,恨不得立刻用空间摺叠术挖个洞逃出去!

这时阿德老师站出来说话了:“院长,您说,不能确定是不是平和大师亲自签名;但是并没有说它一定不是。最好验证的办法,就是我们再走一趟,顺便拜访一下平和大师本人,您说对不对?”

弥勒佛院长看了看难得严肃、脸上不带笑意的阿德老师,笑说:“阿德老师,如果您愿意带着孩子们再辛苦一趟,那就最好不过了。”

阿德老师点点头,说道:“请院长保留亚军的奖项,等今天晚会结束,我会带着任务小组的学生,再次拜访平和大师。”

既然修身班的导师愿意出面,其他人也不再多做评论,一场热热闹闹的晚会接着进行下去。这一晚,许多人忍不住喝了智慧大师送的灵力饮,精神特别亢奋。唱歌的、跳舞的、用灵力变魔术的、即兴加入的各项表演多到排不上舞台,就在大厅里找块空地表演起来,各项表演前都挤满一圈观众,整个晚会空前热闹。

阿德老师看起来就像个阳光美少年。

一头俐落俏皮的短发映衬在略显古铜色的脸庞上,笑起来带着两个小酒窝与一排大白牙,线条优美的壮硕身材,看起来就跟天道学院里的高年级学生无异;但其实他是个年龄早过七十岁的高级光明使。

第二天是耶诞节,刚好是放假的日子。学院教室区一片宁静,连钟楼的钟声都暂停了。许多人经过昨夜的玩闹,到早上根本爬不起来___这也是天道学院一个东方大陆上的学校,却要放这么一个西方节日假期的最大原因。

在这样清冷的早晨,阳光还没露脸呢,四个年轻的身影已经从学院教室区飞出去,

直接面向西方,对着广袤的平原大地的尽头而去。那是阿德老师带着亥杨、子睿、庚丑三个学生。他们复制上回出任务的路径,直奔青藏高原。

青藏高原面积辽阔,若不是有人带路,想要凭着描述就找到上回那座小小寺庙,可如同海底捞针呢!

“老师,我有个疑问。”刚坐下来休息时,亥杨就忍不住开口问道:“昨天在讲台上,能够出现我们冒风突雪赶路的模样,表示学院里一直都知道我们的行动;那为什么不直接放映出我们与大师见面交谈的影像?就能一辨真伪了。”

“你知道那些影像从何而来吗?”阿德老师一手抓着热包子、一手捧着冒烟的豆浆碗,虽然他也到了辟谷境界,但还是喜欢享受热气腾腾的食物,尤其是吃早餐,根本就是个仪式。

“我猜猜……学院老师在我们身上放了追踪蝉之类的东西。”庚丑插嘴说道。他是今年刚进来的一年级学生,因为生长在猎户家庭,善于追踪与匿踪、尤其专精在雪地中行进,而被选作这次任务小组成员。

“不是追踪蝉,那东西太小,无法传达太大的视野;传回行动影像的是你们的手环。”阿德老师说道。

“追踪蝉也好、手环也罢,既然可以传回影像,就能看到大道法师啦!”子睿也加入问话,他一直好奇着,只是不敢开口发问。

“手环的运作完全依靠灵力。我们的灵力,在大道法师面前,都会被屏蔽掉。你想想,大道法师是何许人也?怎么会容许外来的灵力对他们窥探呢?”阿德老师喝了一口豆浆,嘴里随着话语吐出白烟。

“所以,手环只能记录到我们行动的影像,一靠近大道法师就失去作用了?”亥杨说道,他好像知道了,为什么弥勒佛院长不直接说平和大师的签名是假的;因为,手环到了“平和大师”面前,灵力也被屏蔽掉了啊。它最后呈现的影像,是修身小组的三人对着“带路人”鞠躬致谢,可不是平和大师呢。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