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夜" 【一】那一晚,可能永远忘不了…

【一】那一晚,可能永远忘不了… 第一堂课,和泉*自坐在位子上,一个人看着窗外,因为...

【一】那一晚,可能永远忘不了…

第一堂课,和泉*自坐在位子上,一个人看着窗外,因为他没什么人缘,所以没有人注意到他。

“欸!一个人坐在这里做什么?思春?”一个高高的身影从和泉身后闪过。“说什么啊,你就不能乖乖地待在六班吗,阿成?”和泉面无表情地看着板田*

“说真的,认识你这么久,我都不知道你喜欢什么类型的女孩…”

板田露出奇怪的表情,而且因为他的问题被大多数的人听到,不少人都看向和泉。他一脸尴尬的看着四周,又不悦的看向板田那猥亵的脸。

“问…问这个干嘛!你有病啊!”和泉的脸变得超红。

“没有啦……我说你脸怎么这么红啊?”

和泉脸通红的说道:“没…没什么!你先回教室吧,快上课了!”

板田只是开个玩笑而已,谁知道他会这么激动。

时间一下就过去了。和泉走到家门口,正准备开门,谁知道们突然动了起来。

“唉呀~小咸你回来了啊~赶快进去吧。啊!明天早点回来喔~”和泉妈妈两包垃圾走了出来。

“好好好~知道了。”和泉无奈地说道,好像知道妈妈*什么这么说---明天是和泉的生日。

只是这对他来说不是一般的生日,因为今年他就满十八岁了。

按照现在的法律,每个人满十八岁之后,“原生省”就会随时要求你执行“单令”。所谓的单令就是原生省会直接帮你与异性配对,也就是直接帮你找好老婆;之所以有这个法案是因为十几年前日本有严重的少子化,平均七户人家只有两个小孩,情急之下,政府第一个想到的方法就是“单令”。

---再不告诉她就没机会了……

一转眼就早上了,和泉打完哈欠就叼着一片吐司出门了。

不知道该说他运气太好,还是天生带屎,一出门就遇到校花“幸崎香奈*,旁边还有两个女孩,似乎是同校的。

---赌赌看吧!

和泉心里默念着。

「那…那个…”“嗯?”幸崎疑惑地回头,那表情萌到极点。

“可以耽误你一些时间吗?”和泉眼神飘移不定的说道。

“你是…和泉同学…可以啊!没问题,你们先到学校去等我吧!”

“香奈又要被告白了~而且这次是在路边。”“他是这个月的第三个受害者了~嘻~”那两个女孩不怀好意地讨论着,完全没注意到和泉那充满杀气眼神。

“怎么了吗?”幸崎突然用认真的表情看着和泉。

“就…就是…那个…该怎么说呢…”和泉倒是整个僵掉了。

在这极度紧张的气氛哩,他已经没再思考了:“我们…小学同班过吧…”

---我是在说什么啊……

“欸~是吗?我没什么印象……没事的话我就先走了,等等学校见。”

幸崎微笑地说道,就这样转身走掉了,只是总觉得那不是真心地在笑。

“等、等等!”和泉突然大喊,幸崎也因此停下脚步。

“希望你傍晚七点能到后建公园一下,拜托了!”

---我是不是傻了……

幸崎头也不回就走掉了。

一想到早上说的话,和泉根本没办法认真上课,整天像失了魂似的。

到了傍晚,和泉无精打采的走到家门前,听到门后有动静…

才刚开门,就听到嘣的一声。

“生日快乐~”和泉一家异口同声地说道。不过和泉本人看起来没被吓到,只是对着大家苦笑。

大家一同拉着和泉,同时唱着生日快乐歌。

因为这次帮和泉庆生的人比较多,蛋糕一下就分完了。

蛋糕吃完后,和泉什么也没说就出门了。

七点四分......七点三十六分......八点十六分......八点五十七分……九点十九分……十点三十二分……

到了十一点都没有出现,和泉也打算放弃了。

正当他准备离开时,突然有人抓他的手。

“是谁…啊…!幸…幸崎…同学”

幸崎带着些许的喘气声看着和泉。

“等…等等,别走…”

“总…总之你先休息一下吧!”

两人就样尴尬地坐在长椅上,谁也不敢看谁,就这么持续了一段时间。

和泉为了打破这个僵掉的场面开口了:“那个…虽然现在说这个有点奇怪就是…唉,该怎么说呢…”

“所以呢?这么晚还叫我出来。”幸崎微笑的看着和泉说道。

只见和泉转了过去背对着幸崎,然后说道:“我这个人没什么优点,成绩不好也不坏,长得也没有很帅…总之……”

和泉开始鬼扯这些,完全不知道他想表达什么,就这样停了一小段时间。

“我……喜欢你…”和泉说出这句话的同时转过身看向幸崎,脸上带着微笑,风吹着他那飘逸的头发……这些巧合全部合在一起之后,让和泉看起来耀眼无比。

幸崎目不转睛的看着和泉,眼边流下透明的液体,是眼泪。

看着幸崎的泪一滴一滴地流了下来,和泉蒙了,他可什么事也没做啊!

“没事吧……真的很对不起!我完全没想到你会!---”

不到一秒的时间,幸崎的嘴唇已经在和泉得口边了。

---不……不不不不是吧!亲…亲下去了...!?

“我也是喔…从以前到现在,一直都是。”

幸崎微笑的说道,只不过和泉已经傻掉了。

“小学的时候,你曾经送我一只玩偶,对吧。”

幸崎把手放到口袋哩,好像是要拿什么|是一只熊玩偶。

这要回朔到他们小学五年级的时候:这是和泉送她的生日礼物。

安静了几秒钟后,和泉开口了:“有很多人跟你告白…而且大部分都比我好,但为什么偏偏看中我……”

和泉只是被吻了一下就开始在胡言乱语了。

“不喜欢的话就算在一起也没有意义不是吗?”幸崎用很单纯的眼神和语气说道。

和泉被这句话点醒了,不过他不记得刚刚自己说了什么。

“啊?我刚刚有说什么吗?我刚刚在恍神…”

“不,没什么。”

说完,幸崎踮起脚尖,又吻了和泉,不过这次不像刚才只是一下,她把嘴唇紧贴在和泉的嘴上,期待他接下来会怎么做。

和泉当然不会辜负幸崎的期待,他轻轻地舔了一下幸崎的嘴唇,然后将舌头伸入她的嘴里。

看到如此诚实的和泉,幸崎紧紧抱着他不放,这一点和泉也是一样的。

突然一个不明的声音中断两人,而那声音似乎是从和泉的口袋传出来的。

和泉拿出手机,发现是一封简讯,不过万万没想到是“那个”---原生省。

看到这个,和泉终于想起自己为什么现在在这里,他就是为了赶在原生省向他要求执行“单令”前表达自己的心意。

一旦执行“单令”,就不能和分配对象以外的异性交往结婚了。

“幸崎同学,我之所以这么晚找你是因为…因为…今天是我生日,不,严格来说是昨天(因为已经过十二点了),也就是我已经满十八岁了,随时都有可能执行『单令』……所以才……”

“不看看是谁传的吗?”幸崎好像完全没听到和泉说的话,还沉静在刚才的吻。

“蛤,呃,喔,我看看。”

“本省恭喜你已满十八岁,根据『婚姻法』第一章第一条,本省将为你配对,寻找你的配偶,结果如下:男方,和泉吏咸,二零零四年六月十六日生,……………。女方,…”

和泉实在没有勇气继续看下去,但又不得不这么做。

“女方,真田千鹤………….”

好不容易鼓起勇气看完,和泉静静的看着手机,没有任何反应。

幸崎想偷看,但当她看到手机萤幕时,就已经黑掉了,不知道是和泉故意关掉的,还是时间过太久了,让它自己黑掉了。

“是谁传的?”幸崎问道。

“啊!?没、没有啦,是家人叫我赶快回去。”和泉没有说出实话。

他正准备接着说下去时,背后就有一个声音打断了他:“和泉先生,和泉先生,你在哪,啊!找到了!”

“她是谁?”

“不、不知道”

一个和泉从来没见过的人正呼喊着他。

“您一定是和泉吏咸先生吧!我是原生省的负责人,是来通知您执行单令的!”

公园入口有一男一女走向和泉和幸崎。

“欸?请问你们是怎么知道我在这里的?”和泉不解地问道。

“我们已经到你家拜访过了,你的家人说你什么也没说就出去了。我们只是在你家附近找而已。”女负责人*道。

“那些不是重点啦!赶快把文件给他啦!”男负责人*一旁催促着。

女负责人递给和泉一份文件,似乎是配对的对象。

正当和泉犹豫要不要打开来看时,文件就突然从手中消失了,看到幸崎在一旁拆着它才知道东西的去向。

“呃…幸崎同学…”

“不要吵!我正在拆!”

“呃………”

“本省恭喜你已满十八岁,根据『婚姻法』第一章第一条,本省将为你配对,寻找你的配偶,结果如下:男方,和泉吏咸,二零零四年六月十六日生,……………。女方,……….”

内容和和泉手机的差不多只不过……….

“女方,幸崎香奈,二零零四年七月三日,……….”

“欸?什、么?”幸崎惊讶的看着文件,和泉更是如此。

“这是….怎么回事?”和泉小声的说道。

幸崎则是不知所措,毕竟完全没想到会这样。

“呃、嗯、欸、我我我我我要先回回…去了!”

幸崎使劲地跑出了公园,和泉想拦也拦不住。他看向两位负责人说道:“我想问一个问题,通知也会做成简讯发来吗?”

“是的,不过简讯大部分会在收到文件之后才收到。”

“那…有可能两者所显示的对象不一样吗?”

“欸?……我们无法保证,不过可以为你确认看看。明天我们还会再到府上拜访,到那时再告诉你结果。”

语毕,两位负责人就走出了公园,留下和泉一人。

【一】完

之后会补上有星号的注解及图片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