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原外传。明月篇(七、李清清)

荒原外传。明月篇(七、李清清)每到逢年过节时,李清清都会趁机梳理一遍手机里的LINE好友。尤其是这两年出社会工作之後,过节时分,就用贴图来祝贺大家,顺便试探一下,哪个朋友已读不回、哪个朋友已经悄悄将她抹去___完全不读了。这次的中秋节,她又把手机里的「朋友」问...

荒原外传。明月篇(七、李清清)

每到逢年过节时,李清清都会趁机梳理一遍手机里的LINE好友。

尤其是这两年出社会工作之后,过节时分,就用贴图来祝贺大家,顺便试探一下,哪个朋友已读不回、哪个朋友已经悄悄将她抹去___完全不读了。

这次的中秋节,她又把手机里的“朋友”问候了一遍,有些人早已经印象模糊,但是为了不得罪人,她还是发了问候贴图过去。不主动删掉好友,是她的处世原则,一个名字而已,存在手机里碍不到什么;但是,万一哪天真的用得上呢?

就像现在,一个贴图而已,动动手指多发一下,也费不了多少精神力气;但是,维持这这份若有似无的联系,感觉上自己多了个或许在必要时可以求帮助的靠山。

是的,靠山。

说到“靠山”,她联想到那个可爱的塑胶模型小猴子,白头红爪子、自称“朱厌象”的神兽。虽然后来看到化身为高大帅气庞克青年的朱厌象,但是在她的心目中,“朱厌象”还是那个十公分高、爱吃翡翠、会飞天遁地有法力的小家伙。

如果不是朱厌象帮忙,她可能现在还得到处找工作,当个流浪的打工人呢!

跟朱厌象认识,实在是拜虾皮的直播之赐,可惜过不到两年时间,那个“玉件凤姐”直播间也消失无踪了。此后李清清养成了逛翡翠直播的习惯,虽然偶尔也会看到让她心动、价格在她能负担范围内的物件,但是总没有下手去买。她在等,等某一天,又能看见那颗青青白白、打灯不透、像大理石似的玉蛋。

一切都好像梦一场。

但是,还留在抽屉里的一小包翡翠花片,在在提醒她,曾经跟着朱厌象经历的几桩神奇事件,那不是梦,而且是一般人会大呼神奇的经历。

李清清曾经陪着张董和王经理到上海出差,见识到“荒原神兽”的神奇法力。那次出差,最后遇到的难题,还是靠子元在一支录音笔上面动了手脚,那支录音笔竟然能够录下说话人的心声,也由此而打破僵局,顺利完成任务。

在此之前,朱厌象他们好像还帮她解决过一个麻烦,只是当时受醉酒之苦的李清清并不清醒,也说不出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或是有什么事来不及发生?只在心里有个声音跟她反覆说:“若不是朱厌象,这次出差就会出事了。”

发完问候讯息,收起联翩浮想的思绪,李清清整好衣装、拿着大包小包的礼盒,准备“回家”。

李清清的“老家”在板桥一处旧社区的五楼公寓,那是她爸妈辛苦一辈子的积蓄。

李家两老,身为早期的“北漂族”,四十年前落脚台北板桥。老俩口勤奋工作一辈子,最值得骄傲的成就,便是这户四十六坪的两户打通五楼公寓房子,以及养大李清清兄弟姊妹七人。

早年的工地劳动,严重折损两老的健康,以至于年刚过六十五,便显得老态龙锺而且全身是病,再也无法从事体力劳动的活儿。

从小,排行第五的李清清,就知道自己往后是没有依靠的。眼看着家里食指浩繁、一直到上了国中还在跟兄弟姊妹们挤大通铺的居所,每每为了开学注册费而吵架的父母亲;李清清从小就知道,长大了必须靠自己。

所以,从十八岁以后,她便没有跟家里拿过钱,大学学历也是靠自己半工半读、申请学贷完成的。等到成年以后,她迫不急待地搬出去,情愿租住在顶楼铁皮搭建的简陋“雅房”里,也不愿意再回家跟兄弟姊妹们挤大通铺。

现在,七个兄弟姊妹已经离巢了六个,剩下大哥,结了婚在家里照顾两老,平日里显得空旷的四十六坪老公寓,只在逢年过节才会迎回一屋子的拥挤与喧闹。

今天是中秋节,李清清该回家了。

老四和老六从台东赶回来,遥远的路程让他们提前一天回台北,却很有默契的选择住在商务旅店里,中秋节当天才出现;李清清算是近的,尤其现在多了捷运,她当然是掐准了时间回去。

如今的“回家”,只是作客,算好了时间进门、算准了时机撤。

今年,又是一个团圆给爸妈点名的中秋,满手礼物的李清清受到大嫂热情接待;回云林“老”老家务农的老三,送上一袋自种蔬果时,大嫂的热情瞬间降下来,气氛一度尴尬。

好不容易拗到吃过了、在月亮出现前、便结束的晚餐,老爸爸已经开始对电视打盹,李清清慌忙告辞。她看的出,这开了第一枪的告辞声,让大嫂松了一口气。

装作公司事忙、还有额外任务要加班的模样,她快步走出旧公寓的势力范围,转过小巷,眼前大街豁然开朗,一幢幢高大贵气的大楼赫然出现在眼前。每次从老家出来,她都有一瞬间走过四十年的错觉;虽然,她还不到三十岁。

不愧是中秋,今天的月色太美,大楼底端闪烁的霓虹招牌与雅致路灯都相形失色。天地间蒙上一层光晕的纱,月亮像是主导天地运转到神秘世界的枢纽,而那些路灯成了廉价的水晶装饰。

看着这景象,李清清不由得放缓脚步,在大楼底下的小花圃中坐着。

“那个……李小姐是吧?”一个温和的声音响起,站在眼前的,是一个长相温和、举止温和、声音温和,感觉自带悠然的青年:“好久不见,你是朱厌象的朋友,曾经在象山捷运站里跟我买彩券的那一位。”

霎那间,李清清从记忆的角落翻出一幕来:那是个头戴棒球帽、衣着休闲随意的一个年轻人,她从他手上买过三张彩券,神奇的都中了三奖或四奖。

她的思绪呈现了这一幕、眼中从狐疑到清明,防备心整个放下,李清清热诚地站起来问候道:“您好您好,您是……盛先生?”

“嗯。谢谢你,还记得跟我说中秋节快乐。”说着,旋龟盛亮出手机萤幕,一个可爱的贴图在李清清名字下闪耀。

“好久不见,您还没删掉我的LINE帐号,真感动。”李清清有点不好意思的说,她想到白天里发讯息的时候,对着这个“盛”有过三秒迟疑,不知道要不要发问候,想不到晚间就巧遇了。

“你也没删掉我的帐号啊,可见我们还是有缘的。”旋龟盛这话说的,没毛病,但是太像把妹老梗啦!

“那个……你应该没有被朱厌象那家伙抹去记忆,你还记得荒原神兽,对不对?”旋龟盛开口说道。

“你怎么知……你也是荒原神兽,对吧?”李清清突然省悟过来,兴致提高了,她充满希望的问:“我可以知道,你是哪种神兽吗?”

“旋龟盛。”伸出右手,郑重的握了握手,重新自我介绍道:“你好,我是旋龟,单名『盛』,在人间别名『盛算』。”

“你好,我是人类,名叫李清清……我可以跟你请教荒原神兽的事吗?”

大概是月色太美。原本情绪低落的小女生,现在眼神又太过晶亮;旋龟盛莫名其妙的答应了:“好啊,你想知道什么?”

于是,人们看见在中秋月色下,又一对“情侣”在街上漫步,低低私语的“情话”一直没停。

上一篇:抽血

下一篇:写给清风与明月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