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城之战(八)

二度空间的蚂蚁我们认识多久了,韦恩?至少半个地球,半个世纪了,高董。这次的董事会非常关键,他们会发动改选。韦恩,我们 一定要团结,否则任人摆布。高董放心,您对我恩重如山,这一役我肯定支持。他们有资金,我们有技术,只要我们同进退,将立於不败。自从韦恩司令协助引...

二度空间的蚂蚁

我们认识多久了,韦恩?

至少半个地球,半个世纪了,高董。

这次的董事会非常关键,他们会发动改选。韦恩,我们 一定要团结,否则任人摆布。

高董放心,您对我恩重如山,这一役我肯定支持。

他们有资金,我们有技术,只要我们同进退,将立于不败。

自从韦恩司令协助引荐高董,确认由高任CEO后士气大振,四方英雄豪杰纷至沓来,全世界最难买的光刻机也及时到位。新公司一路过关斩将,抢人抢钱抢机器势如破竹。唯一的问题,这个设在金主国境的公司,必须遵守当地游戏规则。当工程团队在机台到位几个月内就将产品原型完成后,投资方就开始积极布局,企图拿下觊觎已久的管理权。6月份的董事会将决定CEO谁属,牵动未来整个人事布局。

他们真是等不及,量产之后再换人不行吗?难道不怕工程师们跳槽?

没事的,高科技就是靠人,只要必要时关键部门的总监集体请辞,他们投鼠忌器,是不敢豪赌的。

咱们事先要秘密串联,董事会前要向对方亮牌,而且不能太早,给对方分化的时间。

高董放心,把这事交给我,这些人都是我的子弟兵,光靠这个我们就有否决权。

半世纪前从T大化学系毕业之后,绰号司令的韦恩凭优异成绩获得全额奖学金,在美国东岸深造。

年轻时风流倜傥,精熟文史,一目十行过目不忘,频换女友结了几次婚。

前妻理财眼光独到,求学期间买房炒房,赚了第一桶金。70年代史坦福博士之后在德仪等半导体公司任职,90年初回园区,与传奇人物M先生有过谈话,被授予半导体生产管理6字箴言:

Schedule,Quality, Cost, Inventory, Cycle-time, Yield,也是他一生业内管理的圭臬。

加入T公司后,曾在美国担任厂长,后任职N公司多年,笃信IT预算无上限,对N公司另一传奇人物的"勤劳朴实"箴言大有微词,但未敢在老板面前发作。

五年前从H公司资深副总任内退休,在上海置产,经高董介绍到天城与Z公司Z总共同担任存储开发顾问。

三年前天城市府和日韩团队谈不拢之后,敦请高董主持天城半导体项目,正式定于一尊,广发英雄帖。

韦恩司令号称管理专家,笃信韩非子法家思想,对员工不假辞色,动辄骂到口沫横飞,独在高董面前唯唯诺诺,像是突然变了个人。他经常控制不住自己的嘴巴,喜欢卖弄学识,欲罢不能,美其名曰教育员工,感受却是自我炫耀。

开会时总要训人,细数过往丰功伟业,却从不做关键性决定,等着高董裁示。最经典的案例就是员工搬进新厂的日期。

他每周听各总监报告,钜细靡遗却难以定夺,决策反覆,最后在不耐烦的高董告知他大家不搬明天自己搬的情况下,一小时之内决定大转变,搬了。

在园区工作多年,他对园区的人物轶事和八卦如数家珍,也不知是真有其事,还是以讹传讹,总是绘声绘影,口沫横飞。比方有家厂商常出事,厂房最终被祝融肆虐,夷为平地,才发现下面压了座坟墓,后来每家公司动土前都要请道士堪舆作法,以求消灾解厄;又说他知道传奇人物M,还有好几位名人,有哪些秘密情人,抖出来会出动摇国本级的大事,所以列为最高机密。说到机密,韦恩司令总要把三星当年如何用周末专机把东芝存储技术骗来当成例子,告诫大家一定要当心。只是每次高董问到咱们有啥技术怕人偷,他总是小声的暗示,咱们技术暂时见不得人,所以不能泄漏。

这就触碰到了最敏感的道德问题,也是道貌岸然的韦恩司令最理直气壮的话题,他总是如数家珍的说:

当全世界的竞争者,用尽一切方法,饥饿游戏,法律诉讼,降价倾销,巴不得我们死掉的时候,我们只有咬紧牙关,不断向前,尽力而为还不够,要咬破手指,蘸着血写下军令状。用百分之两百的力量,把吃苦当吃补,苦主当债主,决不可得过且过,因循苟且,集体习惯性无能,主忧臣辱,主辱臣死! 无耻近乎勇,面对困难,我们要用尽一切手段:泼油漆,拆墙壁,烧房子,最后终于成功。

我们是在协助全世界降低内存的价格,打破垄断,却遭到既得利益者无情的打击,先以我们侵权要胁,采取法律途径禁售,控告我们的工程师偷窃,威胁关厂禁运设备。政治手段之后,再以商业手法降低价格,增加出货量打击我们。请问让全世界享受更物美价廉的商品有错吗?打破超大公司的获取暴利又错吗,有抱负的工程师自主研发有错吗?无技术授权情况下逆向工程有罪吗?

高董常笑他有被迫害妄想症,甚至有人认为他在智财问题脱不了身才这么激烈,虽不可考,但可确定的是,他坚信自己理念,分毫不动摇。

韦恩司令非IT出身,却对工厂自动化和智能化非常有抱负,他说30年来计算机运算成本降了1000倍,以往负担不起的自动化成本现在完全可掌控了,所以IT预算应该没上限:

为何IT预算无上限?道理很简单,任何一个提高良率的方案,只要能提高百分之一,以月产12万片晶圆,每片1000颗,每年就有10亿颗的产量来算,1%就是多了1000万颗。如果每颗3美元,就是赚了3000万美元,或者2亿人民币,如果IT项目预算是1000万人民币,岂不就赚回二十倍?

可惜的是,在高董主持的预算删减会议中,他始终缄默,没为IT预算说一句话。

关键表态

中美贸易战开打了,CEO 高董德高望重,却是个美国人。国家基金要投资这个重中之重而又充满希望的产业,必须要本土的经营者接班。公司内部酝酿着换CEO的茶壶风暴。高董需要韦恩的全力支援,才有可能保住他CEO的位置

众所瞩目的董事会如期召开了,在替换管理层这提案仍意外被提出表决时,高董原本期待韦恩会忠心护主,站出来提出有力的反对意见,然后再由他发言圆场,找出折衷办法把这个提案压下或延后。

但他现在无法置信地望着沉默无语的韦恩,这场戏居然就在没有任何抵抗的情况下迳付表决,让资方予取予求,4比1结束。

动员显然没有成功,或者韦恩根本没有动员。工程师们放弃可以抗衡的武器,高董在没有奥援的情况下投票表决失败,换成资方Z董接CEO。

当然资方还是给高董做足了面子,包括试产成功颁奖,由他本人宣布世代传承交接Z董,以及获得天城荣誉市民等。但他还是在丧失工程团队奥援的情况下,黯然下台,一夕之间这家明日之星就由本土的Z董掌舵了。。

钱不会为人而背叛钱,但人会为钱而背叛人,到头来钱终究比人团结。其实高董可能早已洞悉韦恩司令的企图和动向,只是形势比人强,识时务见好就收也许才是上策。

高董下台后,韦恩顺势成为董事之一,以往人前人后把高董说成神的态度也有了180度的变化,从称谓到想法到作为,高董没有不被韦恩狠狠重新批判的。

也许不能怪他,学理工的人,总是能算出最大利益区间的。

炳蓦然想起,韦恩初次和他见面时说:我们只是二度空间的蚂蚁。

二度空间的蚂蚁,是无法体会三度空间,也只能被三度空间任意摆布的。

改弦易辙

台籍工程师当了马前卒,帮Z董开了道,自己未来却混沌未明。公司同时雇用的韩籍工程师正摩拳擦掌准备下一代的产品,那么他们何去何从呢?是融入研发,逐渐交棒,还是像高董很快被取代?新CEO口中的新天城人又是甚么意思呢?工程师的脑海里浮出了造秦始皇陵寝工匠们的兵马俑下场。

到了秋天,贸易战进入下一章,J公司被迫停摆的事件令我们改弦易辙,原本弦上的箭硬生生的下架了。根据律师的建议,当下的制程不能称之为所谓的白上加白,亦即清清白白。只有再度归零,另起炉灶,以新代号重新出发,强调百分之百自主研发,并做研发纪录簿。这一改变,立马将量产时程往后推迟了半年以上。由于改变幅度太大,原来挖来的工程师多属制造专长,很少研发经验,对未来产品的研发品质和时辰其实不很确定。

由于业界已开始注意C公司,知道公司企图以所谓的自主研发突破先进国家的技术封锁,所以对C公司的一举一动,特别是专利项目也用放大镜观察。对手认定我们是利用大规模挖角,窃取M公司全套制程技术。对于外在的怀疑和批评,内部有一个专门消毒的团队,精心撰写了一个宛如武侠小说的故事,强调C公司的技术原是授权于十年前一家破产公司的几千份技术文件和大量实验数据,就像小说中师父临终前将绝世武功交给徒儿一样,死无对证也查无此人。执笔的总监,为公司打造挡箭牌和金钟罩,无非就是想保住得来不易的金饭碗,这种心境是可以理解的。

Z董上台成为CEO之后把公司的管理整个改弦易辙,变成了一个固若金汤的军事堡垒,以每天24小时的速度全力冲刺,不允许任何的讨论与争执。 他认为没有效率的,就算是对未来有帮助或者考虑比较周延的,全部都放弃。对公司任何的内部交流,原则上也全部禁止,防止任何资讯的外流。对资讯安全的要求,更是门禁森严:私人的手机或是3C产品全部不准带进来,所有的电邮文件,24小时以人工智慧扫描,对外通信一律监控纪录。

从次年端午节起,CEO就以巧干不如苦干为题,要求大夥以龙舟竞渡的精神常态加班,也没说加到哪天。这种有如死亡行军的作法除了让士气低落,工作品质下降之外,真能超美赶韩吗?原有的竞争者在我们第一代产品推出之前又进步了一两个世代,从X到了Z,长期的评估我们是愈追落愈远,10年追上的梦愈加遥不可及。在良率不佳的情况下量产,更可能是做一片赔一片,利润与客户双输的自杀行为。真怕量产才是梦魇的开始。

(内容纯属虚构,如有雷同必属巧合)

上一篇:遗心

下一篇:可怕的恶梦……(H)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