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道无明(八十七)碧海青天

经历三十万年的风化与地层拉扯,这「夸父手杖」断成了三节,还被时不时的地震与土地增生给「挪移」分开;严格说来,魔龙御空提供的地图也没错,一个红圈圈笼罩整个谷地,是因为宝物分成了三截。廷焕虽然灵力深厚,但是挖这异宝也是够呛的,不但得亲力亲为、轮动铲子一铲铲挖去足有...

经历三十万年的风化与地层拉扯,这“夸父手杖”断成了三节,还被时不时的地震与土地增生给“挪移”分开;严格说来,魔龙御空提供的地图也没错,一个红圈圈笼罩整个谷地,是因为宝物分成了三截。

廷焕虽然灵力深厚,但是挖这异宝也是够呛的,不但得亲力亲为、轮动铲子一铲铲挖去足有一人高的泥,而且还要保持灵力探知周遭,慎防再有神兽过来抢夺;因此耗费不少灵力。所以,他在收起断成三截手杖之后,又留置原地打坐修整了一天一夜,才恢复精神。

等到廷焕回到开封城佟家大院的时候,恰好看到了那只会改变保护色的纸鹤。

那只纸鹤是廷焕亲手放进夏侯婉卿手上空间戒指里的,还记得当时,为了让婉卿学会用神识探得戒指里的空间,他特意在那纸鹤身上施了个小法术,让它就连待在空间戒指中,也会变换保护色,这样婉卿为了找到它,非得练习让自己的神识清明才行。

现在,这独一无二的纸鹤摇摇晃晃来到他面前,应该是婉卿放出来的。

“她在哪里?带我去。”廷焕对着纸鹤说道。旁边经过的行人,则是看见一个青年男子,衣着脏污、形容憔悴却两眼放光的对着虚空喃喃自语。

“这年头啊,路上游荡的疯子还真不少。”路人心里这样想着,走路都特意绕过一大圈,不想跟这“疯子”对上眼。

廷焕却顾不了这么多,他挥挥手,让飘在眼前的纸鹤转身回头,向来时路而去。

从无名海岛到中原大陆上的开封城,就算直线距离,大概也有上千里;更何况中间包括了大山大河、森林旷野与喧闹城镇,这段路程、就算是个大活人都得去掉一层皮。这只纸鹤,能够撑着回到开封城,已经耗尽了所有灵力,现在要它立即返回,实在有困难。所以,回头飞了不到两尺,那只纸鹤就落在地上,还显露出苍白的本体颜色。

莫可奈何,廷焕抄起纸鹤,进了佟家大院,又窝回第三进后方、西厢房的角落杂物间。这纸鹤灵力快要耗尽了,若真的让它完全失去灵力,就会变回白纸一张,对于曾经到过的地方也完全“忘记”;到那时,就真的找不到婉卿所在的海岛啦!

经过寻人蚁的回传感应、加上子灵、堂堂和明儿所描述,廷焕知道,枫城向南六十余里处,是碧落门小船出入之地。但是,既然是在海洋中的海岛,船只可以出入的港口必定不少,若只守着那个小渔村,大概会守到地老天荒;他们既然敢让格尔沁带着两个孩子从那渔村登陆,就是不怕有人从那渔村循线找过去___说不定那个小渔村的出入仅此一回、再也不会用第二次了。

思前想后,廷焕还是得救回这只纸鹤,毕竟,只有它“认得”来时路。

被婉卿放了一间办公桌、充当办公室的杂物间空无一人,子灵与阿雪她们都很体谅的留下这杂物间不用,算是留给廷换一个沉思冥想的处所,现在正是个清净不受干扰的好所在。

廷焕小心翼翼把苍白的纸鹤放在桌上,用一个小灵力结界罩着,他不敢一下子打进太强的灵力,怕把最原始的那一丝“记忆”给冲散了,只能让灵力化成蚂蚁触须般的细丝,一点一滴爬到纸鹤身上,让它逐渐恢复灵力。说来轻巧,这过程漫长而细微,必须维持高强度专注与稳定,其实比大开大阖的打上一架、耗费更多精神。

花了整整两天工夫,才让纸鹤恢复原先灵力充沛的状态;一般情况下,这样的纸鹤是消耗品,只要完成一趟任务就可以功成身退了。极少人懂得这给纸鹤“续命”之法,就连廷焕自己,这也才施法第二回,第一回是为了好玩而为之,完全没有如今的小心翼翼、存着不能失败的压力。

所以,两日两夜之后,那纸鹤开心地绕着杂物间飞翔,依次停留在各个物件上、像玩调色盘一般变换着自己身上的颜色;而廷焕却像虚脱了,整个人瘫在椅子上。

这状态当然不能去救人。

所以,即使他心急如焚,还是强迫自己定下心来好好打坐休养,接下来还有好一场硬仗要打,这趟,他一定要带婉卿回家!

终于,在人和纸鹤都休息生养足够之后,廷焕才放飞纸鹤,跟着它间关千里、飘洋过海来到这座无名小岛。当他来到岛上的时候,正好飓风将要来袭,岛上的人在前一晚看见瑰丽又诡异的漫天红霞,立即知道第二天要“起大风”了。这时节,海岛上起大风可不是闹着玩儿的!岛上留守的人,钉门窗的、固定棚架的、抢收蔬菜水果的……各个忙得不可开交;到了半夜,听见城堡外面狂风呼啸,更是完全没了守卫的心思___这鬼天气,连船都无法航行,更别说有什么人会来了。

怎知,廷焕就趁着这鬼天气,摸上了岛屿、还在纸鹤的带领下,直接打开囚禁婉卿的铁门。

这些曲折,婉卿自然不知道,但是她望着廷焕憔悴苍白的面容,猜想他必定少不了奔波之苦,心里泛起阵阵疼惜之情。

“先让他好好睡一晚,其他事,都可以慢慢来。”婉卿这样想着,门外响起谨慎有礼、千篇一律的三下敲门声;那是送晚餐的人来了。

婉卿立即调整好自己的神态,做出面无表情的样子,照例接过递进门来的餐盘,照例道了声谢,等到铁门关上,她还做了样子吃上两口,静待约莫盏茶时间过去,才轻巧的端着餐盘向内室走___廷焕奔波了这许久,一定没有好好吃东西,且不论这饭食简单,毕竟是一顿正经的餐食。

轻声叫了两下,廷焕两眼布满血丝、仓皇醒来。见到婉卿站在身边,还有似在梦中的错觉,他甩了甩头、清醒之后,看见婉卿端着餐盘,知道她心意,便拉了她一同坐在床边、接过餐盘,不客气的你一口、我一口互相喂食起来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