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咒回】伏乙-落花劫

*花吐症。(想码这个梗很久了~但我真的怕歪梗w*看着写五骨花吐症的太太的文後,就一直很心痒,但是我没有很好的诠释花吐的感觉感觉好毁啊www*两人分别不同种的花,後面会打出他们的花语。*花语不适合还请见谅。伏黑质疑的看着眼前和熊猫胖达玩着击掌游戏的五条悟。他知道...

*花吐症。

(想码这个梗很久了~但我真的怕歪梗w

*看着写五骨花吐症的太太的文后,就一直很心痒,但是我没有很好的诠释花吐的感觉

感觉好毁啊www

*两人分别不同种的花,后面会打出他们的花语。

*花语不适合还请见谅。

伏黑质疑的看着眼前和熊猫胖达玩着击掌游戏的五条悟。

他知道五条老师总是出其不意,但……

“要我们互相切磋?你确定不是要我们虐菜?”

看着眼前的一年级,真希叹了口气。

伏黑思考了下,如果真的要对上,悠仁应该勉强跟真希前辈对会,但我跟钉崎真的不敢想对上狗卷前辈和胖达,尤其我状态不太好……

“这是要让他们快速成长的必经之路啊!看看忧太,也是让你们磨练出来的……怎么啦?”

看着与刚才提到的人认识的,都感到点失落。

“好想傻呼呼的忧太啊!”

胖达望着天空。

“他这次任务真的太久了,是遇上麻烦了吗?”

真希看着傻笑着五条。

“你到底有没有好好的关心你的学生啊?”

“鲑鱼!”

连平时不怎么会附和的狗卷也出了声。

啊……毕竟当初最担心乙骨前辈的正是狗卷前辈。

“真是的,我明明有跟五条老师说……咳今天会回来的。”

乙骨忧太从一旁的树阴小道走了过来,虽然带着口罩,但那双深邃的像总是没睡的眼神让人无法忘记。

“忧太你回来啦!”

胖达放下五条悟在原处空着手,朝乙骨忧太走去。

“感冒了吗?要顾好身体啊!”

胖达揉了揉那头好久没揉的柔顺黑发。

“胖达,好久不见。”

依旧熟练的给胖达顺顺毛,将原本就拿在手中的零嘴放到胖达手中。

“终于能把你心心念咳……念的零食带回来了,我可能真的是感冒吧,等等去找硝子小姐看看。”

“这么久才回来?这次很棘手?”

真希拍了拍他的背。

自从他再度升为特级后,基本上很难见到他。

“这次要完成的数量比较多……咳……比较难缠,现在我的部份都完成了就想回来,对了!”

从手中的袋子里拿出一把厚重的短刀。

“这个虽然没有屠坐魔那么好,勉强还算是能用的短刀。”

“谢了,还是忧太好。”

乙骨看着真希把玩着,他笑着朝一旁的狗卷走去。

“这是喉糖,我是吃不出什么感觉的,但味道……咳、不刺激就是了。”

狗卷接手后,拆开立刻抓了一把给乙骨。

“大芥?”

乙骨拆了颗放入口中。

“没事的,我等等去趟医护室。”

“乙骨前辈请好好休息呢!”

悠仁和钉崎虽然第一次见,但看起来很柔弱(?的特级让人放不下心

乙骨笑着给他们拍了拍肩。

“不就是小感冒而已……咳、休息一阵会好的。”

伏黑从旁走来,眼中的担忧是乙骨可以看出的程度。

“乙骨前辈,需要帮忙吗?”

问出这句后,伏黑有些后悔,要需要帮忙的话,五条老师和真希前辈他们是更好的选择。

“你还是一样的贴心,不过真的是有事情麻烦你,晚点我会有东西寄来,请你帮我拆开检查一下,麻烦你了”。

乙骨揉了揉伏黑的黑发后就往校舍走去。

伏黑望着离去的背影,有些担心。

~~~ ~~~

乙骨没有立刻到医护室报到,而是躲到校舍的最角落,不断的咳着。

拉下口罩的一瞬间,那颗喉糖跟着几朵白色的花苞一起掉落在他的手上。

“已经……变成花苞了吗……”

乙骨苦笑着从随身袋中拿出一包已经装了些白色花瓣的小袋子,他将花苞丢进去绑好,放回袋子里后才走向医护室。

乙骨看着依旧随意抽着菸的硝子老师。

“硝子老师,我来跟你拿些感冒药。”

哨子看了看乙骨,先是皱了皱眉头,随即将菸捻熄,开了风扇。

“乙骨君过来,我想我们需要聊聊。”

硝子从柜子里拿出手套戴上。

乙骨疑惑的落座后,看着她从自己肩头拿出一片带着自己咒力的白色花瓣。

“现在是什么程度”?

乙骨接回花瓣,收到刚才拿出的袋子里。

“现在已经是花苞的模样了”。

“对象是谁没有头绪吗?”

她遇过这种症状的人,有挺多是没有确定对象的。

“你知道……”

乙骨摆了摆手,不让硝子继续说下去,硝子使用自己的咒力试着让乙骨比较舒服点。

“我知道的……我有很大的机率会死掉,但是我不会为了那一点存活率去找他。”

看着自己手上那包白色的花瓣。

“在国外已经确定了自己的状况后才申请回国的,希望过世前还能在他身边看看他,在倒下前,我也会找个无人的地方结束。”

“为什么对于会死这件事,你还能那么冷静?”

是不是五条带出的学生都这个模样?

“因为我喜欢他,所以我更不能找他,花瓣是传染源,如果他不喜欢我,是会被我感染的,所以我不会去冒这个险,我也不会让同伴发生这样的事,还有就是……”

他抚摸着一直带着的戒指。

“虽然这是我的宿命,但谁愿意跟有婚戒的人在一起呢?”

“唉……我会替你保密的。”

他决定好的事,多说也是无益。

“对不起,也麻烦硝子老师了”。

乙骨拿起硝子帮他备好的药,走出了医护室。

待乙骨走远后,转角走出的身影,手中握着的是发着微微光芒的蓝色花瓣。

~~~ ~~~

乙骨坐在树阴下无奈的笑着。

他今天只要一不小心咳嗽,狗卷同学和胖达就会把他丢在这休息。

“乙骨前辈。”

伏黑走向他,在不远处坐了下来。

“东西我收到了,谢谢你。”

昨天收到箱子时,因为很重,还请悠仁帮忙搬了。

虽然他是一手包办……

不过在看到点心和女性香水盒后再看到那台咖啡机时,他是真的不敢置信的。

“伏黑君不能总是喝着外头的咖啡啊……”

乙骨小咳了下,随即笑着说:

“有时我想喝了,找你就喝得到了。”

“乙骨前辈的状况好像很严重啊?硝子老师有说什么时候能好吗?”

伏黑准备伸出碰触乙骨之前,却看着他缓缓起身。

“硝子老师说,我这个严重了点,要花点时间呢。”

拍了拍身上的灰尘。

“真希同学朝我招手了,我先过去了。”

伏黑看着乙骨跑走的方向,表情渐渐凝重,手捂着嘴乾咳了几下,指节缝透出的是几片蓝色的花瓣。

而乙骨得知伏黑病倒已经是出完任务回来的事。

看着桌上沾着自己的血,已经有了花茎的白花,乙骨苦笑着。

他这样的状态怎么敢去看他?他要是能够不咳出花茎来,勉强还能撑一段。

突然,桌上的花被窗外伸来的一只手抓起,当乙骨看到是谁时,他很是着急,但现在他根本没心思问他为什么要爬窗过来。

“伏黑君!你在做什么?”

他碰了自己吐出的花了?!

“你知道你在、咳做什么吗?”

他知道现在夺花已经无济于事,只能先把人拉进房间来。

“这就是乙骨前辈躲我的原因吗?”

看着乙骨因为被说中而惊慌的脸,叹了口气。

“我那天跟着你是怕你途中昏倒什么的,却不小心听到了你和硝子老师的对话。”

伏黑抓起带着戒指的手。

“这不是你可以逃避而寻死的理由。”

伏黑此时因为刚才的情绪较为激动,现在咳嗽的厉害。

乙骨惊慌的马上用自己的能力给他舒缓疼痛。

然而出现在他眼前的,是一支带刺花茎的蓝色玫瑰。

“伏黑君!怎么会?”

他看着盯着自己的伏黑。

“你怎么会拖成这样?”

他喜欢的人到底会是谁?虎杖君吗?还是五条老师?

“如果乙骨前辈不去找的话,我也不找了。”

乙骨看着伏黑坚定的眼神,他想起之前似乎听过

『伏黑惠是个牺牲小我,完成大我的人喔!』

这么一段话……

“伏黑君,抱歉……”

伏黑还在对那句道歉感到困惑时,乙骨便捧着伏黑的脸,与他接吻。

『乙骨前辈在……跟我接吻?!所以说……乙骨前辈他……喜欢我?!』

伏黑在厘清思绪后,眼神变得很温柔。

就在乙骨觉得羞愧想要撤离时,被伏黑突然捏住了下巴而张口,伏黑的///舌/头//就趁着乙骨还没从震惊中回过神时,进入与乙骨的///舌///头//纠//缠//。

本来梗在喉间生成的花朵,开始一瓣瓣的剥离,慢慢的顺着他们的嘴角与////唾//液/流//了出来,散在他们的周围,那些不适感也瞬间都消失了。

乙骨也在此刻明白,他们是所谓的双向暗恋。

“乙骨前辈,我喜欢你呢。”

看着还在迷蒙的乙骨,伏黑牵起他的左手,亲吻了他手上的戒指,满脸笑意的看着他。

“……”

怎么可以做出这么撩人心的事呢?

将脸埋向伏黑的胸前,轻声的说着。

“我、我也喜欢你啊。”

至于要让他们知道吗?再说吧。

«END»

~~~ ~~~

*伏乙花语

伏:

蓝色妖姬(玫瑰):

暗恋你,却又开不了口,每天想的都是你,你是否也会想起我。

乙:

玛格丽特:

是期待你的爱,也寓意着不能言说的爱。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