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道无明(八十六)碧海青天

十日前,当廷焕拿到了龙麟地图之後,便循着地图的指示,一路找到阿尔泰山山脉边,那里有片名为「喀拉哈里」的沙漠。沙漠边缘,吹着不绝的热风。旋风来去中间,阿尔泰山的山峰坐镇着,山上一片片白桦林屹立在天地间,沙漠来的热旋风到此便烟消云散,只剩蓝天白云、和「静谧」___...

十日前,当廷焕拿到了龙麟地图之后,便循着地图的指示,一路找到阿尔泰山山脉边,那里有片名为“喀拉哈里”的沙漠。沙漠边缘,吹着不绝的热风。旋风来去中间,阿尔泰山的山峰坐镇着,山上一片片白桦林屹立在天地间,沙漠来的热旋风到此便烟消云散,只剩蓝天白云、和“静谧”___一种人迹罕至、鸟兽无踪的静,彷佛开天辟地、亘古以来就是如此宁静。

廷焕在山巅御空而行,口袋里的地图时不时发出微微红光,如果你仔细去看,可以发现他的飞行轨迹与地图上蜿蜒的线条完全一致;不知是飞行者配合地图,还是地图显现了飞行的踪迹?

在白桦林中间,出现了另一种叶片凋零殆尽、只剩粗壮黝黑枝桠向天伸展、似乎在无声呐喊的树林。

“是这里吗?看起来像。”廷焕喃喃自语着。昨天深夜开始向北飞行,直到一日将尽,他才找到这片山脉。心里磨不去的焦躁,至此已经压抑不住,他掏出龙麟地图抛上天空,一道法诀打在图上,地图开始变大、变立体、像是投影般,一座山脉的影像浮现空中,山脉中有座山谷,谷底微微发着红光。

廷焕就这么静止在空中,调动地图投影、与脚下的山峦比对。经过三百六十度一整圈比对过之后,他确定了某个方位,收起投影,整了整衣服,廷焕精准而犀利的向南南西方向掠去。

果然,有天地异宝的地方,就有神兽驻留。

当廷焕飞掠而下时,原先蛰伏在山谷里的肥遗蛇、感受到强大灵力震动、醒了过来,搧动肥短的小翅膀、张牙舞爪地向半空中冲去。

严格来说,肥遗蛇除了身体像蛇,其他地方可是一点都不像:背后有对小翅膀、腹部长了四只爪子、还有个像是野人般穷凶恶极模样的头颅;肥遗还有布满全身的坚硬毛发,虽然说是“毛发”,其实跟铁丝也差不了多少。

因为这“神兽”实在很难归类,所以姑且称之为“蛇”,若真的叙起辈分来,肥遗可算是蛇族的祖宗了。

廷焕还没降落地面,就在树林中间被肥遗蛇截住了,蛇身毛发戟张、像刺蝟一样,根根毛发都像小小的暗器,牠企图用身体卷住廷焕,顺便把尖刺插进对方的身体中。

一向不用武器的廷焕,这时也不敢托大,从空间戒指中抽出长剑,带着灵力的剑兜头便劈了下去,长剑剑刃削去肥遗蛇肚子上的一大片硬毛,像是刚被剃去一刀毛的宠物狗。

肥遗哪里受过这等待遇?牠在这片山林里好歹也称王称霸了上千年,偶尔几个有幸见到牠本尊的道法师,莫不吓得落荒而逃,哪里还有胆子跟他对峙?今天算是遇上硬碴子了。肥遗蛇晃了晃脑袋、大吼一声、调动周围的灵气,山林间顿时浓雾弥漫、夹杂一股腥臭味,打架不成、牠放起毒来了。

廷焕立即将自己全身用结界包裹,脚步依然不停,冲到肥遗面前,剑招对着牠的利爪招呼。肥遗有些畏惧那把锋利长剑,缩起爪子、不敢正面迎敌,便一甩长尾、企图用尾巴扫掉他手里的武器。

本以为粗大如合抱树干的尾巴、带着罡风扫来,那人类总该避上一避、退后几丈远了;没想到廷焕居然一反常态,赶上两步、站进尾巴摆动的圆心,双手握剑,赶在尾巴扫到之前,一剑挥下、硬生生斩上生满尖刺倒钩毛发的尾巴!

这一剑虽然没能砍断千年肥遗蛇的尾巴,但是却也重创了牠。长相粗陋、但是灵智并不呆蠢的肥遗蛇,想到了廷焕这一剑、若是砍在牠的脖颈上,他的头颅是否能够保住?那就难说了。情知廷焕没有真的起杀心、应该只是为了地底下那件异宝而来,肥遗蛇不甘不愿的嘶吼几声,心里盘算:守着异宝、却失了难得的千年性命,可真划不来啊!

廷焕好整以暇立在大树顶端,拿了块手帕擦拭着长剑上的黏液,看肥遗在那里喘着粗气、满心挣扎犹豫,虽然没有语言交流,但是他知道肥遗蛇的想法、想来肥遗也了解廷焕的手下留情。

过了良久,当廷焕举起长剑、再度靠近肥遗时,牠终于下定决心,撤。

就在第二次太阳升起时,廷焕已经探过长三十里的谷地中、有三处灵力特别旺盛的位置。

“三处?不是一个位置?”他有点疑问、再度拿出地图,盘膝坐在一块大石头上。地图上属于谷地的位置,竟然形成一个红圈圈,那片红晕笼罩了整个谷地。“这意思是,要我自己一寸一寸挖?”廷焕苦笑地摇摇头,自言自语说:“魔龙果然小气,只要一点不顺牠的心,就会做些小手脚来掣肘,让你办事不方便、牠就报了仇啦!”

静坐调息了半日时间,廷焕才站起身,走向第一个探到的灵力异常处,他拿出圆锹,真的一铲一铲老老实实向下挖。等到挖了一人高的深坑,圆锹碰到坚硬物体、发出“铿”的一声才停住。他改用手去扒土,最后泥地里现出一截有如象腿般粗壮的黑石头。

廷焕开始念咒、让那一截“黑石头”飘浮起来,没想到才离开那个土坑,就听见轰隆隆的声音、四周土地都在抖动。二十息不到的功夫,廷焕脚下已经出现一个方圆二十丈的天坑!幸好他反应及时,迅速飞到半空中,带着悬浮的“黑石头”,所以毫发无伤、全身而退。

他将“黑石头”吸引到手边,说也奇怪,那原本粗大如象腿的物体,一碰到他的手,便缩成了人类手杖粗细的半截棍状物,木头纹理浮现在物体表面,就像一块木化石。

“它会依物主的身材而改变大小,看起来真是夸父手杖了…只是,这长度未免短了些。”廷焕心想。

禁不住好奇,他又到第二、第三个点挖掘。又是一整天过去,当这段谷地出现了三个大天坑之后,廷焕也得到了三节手杖的木化石,三段依次连接起来,就是一枝成人适用的手杖。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