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孩

不知道从哪天起,原本被封印着,对任何事都不在意,如被冰雪包裹着的心,他的外壳被打碎了⋯⋯曾经,女孩费尽心思将那颗脆弱的心,用冰雪冻了起来,用催眠封印了自己的心,她害怕再受到任何一点的伤害,她害怕名为人类的生物,她好害怕自己会被讨厌,她好害怕会再听到那些恶毒的语...

不知道从哪天起,原本被封印着,对任何事都不在意,如被冰雪包裹着的心,他的外壳被打碎了⋯⋯

曾经,女孩费尽心思将那颗脆弱的心,用冰雪冻了起来,用催眠封印了自己的心,她害怕再受到任何一点的伤害,她害怕名为人类的生物,她好害怕自己会被讨厌,她好害怕会再听到那些恶毒的语言,但幸好自从她封印了自己的心以后便对所有事物毫无兴趣,不管周遭的人笑的多开心,她依旧心如止水,即便表面哭的再伤心,笑得再开心,她的心依旧毫无波澜,唯独音乐可以引起她的注意,她的所有想法还有情绪只会在乐器面前表现,由乐曲呈现,但老天与她开了个玩笑,她的手在练习中受伤了,为了不想转学她忍着疼继续苦撑,她愿意为音乐付出一切代价,但她也知道,在毕业后,她大概再也无法演奏乐器了。

在会考完她瞒着父母打工,仅仅为了想买件裙子,那时的她万念俱灰,对任何事情都没有半点兴致,那份兼职让她与游戏相遇,但她知道这工作只是件藉口,让她不去思考死亡的藉口,随意与自己立下的约定,让她忙碌不已,在忙碌的情况下她肯定就无法思考死亡了,但她没想到自己不知不觉之中替自己挖了个坟⋯⋯

幼时她来到学校以为那会是个好地方,却没想到那其实是间地狱,可是她不想父母担心,再难听的语言她都默默的承受,七年过去了,她终于可以离开那个地狱,但七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或许仍有那么点例外,但她已经再也不敢相信人类了,七年她已经知道人类有多可怕了,她决定要把真实的自己藏起来,成为他人喜欢多样子,成为父母眼中的好姊姊,成为同学眼中的朋友,她要成为大家喜欢的样子,不要再是过去七年那个天真单纯的女孩,她要如一个洋娃娃一样,成为所有人都喜欢的东西,她不想再被讨厌了⋯⋯

三年她虽然没有好成绩,没交上什么朋友,但没有人讨厌她,她总是一个人,安安静静的看书画图,无聊时就瓶在桌上睡觉,彷佛说身边的一切都与她无关,她对任何事都不上心,学习也根本无心,唯独一样东西如同深渊中的光芒,打亮了她的世界,那就是音乐,可惜对是最后那束不属于她的光也被神给收走了,再也没有任何事情可以引起她的注意,为了父母的期许,她压迫自己看着书,她强迫自己把所有的题目被入脑海中,中上除了笔记,还有好几封遗书,每封都是给不同人,每个家人都有一封,她渴望着死亡,活着对她来说好痛苦,最后她与自己立下约定,要是她考上第一的高中,她叫可以自杀结束自己的生命,如果没有,她就必须继续为了家人活着,为了唯一一个关心她的朋友活着,这是一个根本没道理的约定,女孩对自己默默地立下了誓言,她拼了命的读书,期望自己真的能更加接近死亡,可她也明明白白的知道,仅仅一个月的时间,是不可能让她考上第一志愿,事实证明她也真的无法考上,她必须活下去,为了家人,她一次又一次立下根本不可能达成的诺言,逼迫自己活着,最后她在游戏中再次看见了点光。

玩游戏靠实力,但女孩压根儿对这游戏没兴趣,玩两局就腻了,但想着兼职需要,她决定抄捷径,找人教她玩游戏,确实她也找到了各式各样的人,骗色骗情,各种危险绕着她转但她冷冷笑了声,这次她看出了人类所有谎言,她取走了自己需要的东西后抛下那下人,直到她遇上了一个人,她本以为那人充其量不过也只是个骗子,打算利用完后就不理,但她发现她做不到了,她发现这个人没有骗她,她不害怕被知道任何事情,因为她早就编好了一个合情合理的故事还有角色设定,她有足够的能力去骗过所有想骗她的人,但这次她看不出那个人想要什么,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她想走捷径,自然替她开出捷径的认定也有想要的东西,只可惜这次这个人真的难倒女孩了,他或许是个高明的骗子,比女孩还要聪明,让她根本看不出来,但她想了好久,她觉得或许,她应该再试着相信人类一次,除了名字,她没有照着自己的剧本来回答,她回答了自己真实的想法,她明白这么做的风险,但她想了很久后决定赌一把,一场豪赌就此展开,很显然,女孩输了,她的冷静,她的客观,她的视角全变了,她无法再如以往一般仔细分析过问题后再回答出一个模凌两可的答案,她无法再如以往一半站在利益那端看着一切,她无法继续用上帝般的视角去看着一切,她看到的是由她自己的视角,她无法再轻易的纵观全局,一直保护着她的伪装一点一点的破裂,女孩一直试着想将那一身铠甲重新组装起来,但她发现她再也做不到了,她就是这么的心软可笑,非要被伤的片体鳞伤才愿意相信人类会说谎,偏要被人骂惨了才相信人类其实很凶,而一点点的光就又让她相信了或许⋯⋯人类不是这么坏,傻傻的去相信一个人拉着那点光,可或许她只是再次被蒙在了鼓中,或许她根本不该轻易的就脱去所有伪装,那束光或许只是恶魔的诱饵,但一切都太迟了,女孩相信了,她除非亲眼见到,不然她大概不可能会相信这世界上没有好人,但愿女孩遇上的是天上真正的星星,而非深渊所照映出的倒影。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