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属里的福音使者 - 52 特种部队的困兽斗

52 特种部队的困兽斗一支MK18突击步枪从瓦砾中不住摆动,漆黑地库里的人配上夜视仪,加上一M203榴弹发射器,皆来自一位突击队队长的装备。队长是前英国陆军特种空勤团的阿当斯上校,他的任务是率领一支突击队狙杀新世界帝国第七任继承人, 目标地点正是已整座倒塌...

52 特种部队的困兽斗

一支MK18突击步枪从瓦砾中不住摆动,漆黑地库里的人配上夜视仪,加上一M203榴弹发射器,皆来自一位突击队队长的装备。队长是前英国陆军特种空勤团的阿当斯上校,他的任务是率领一支突击队狙杀新世界帝国第七任继承人, 目标地点正是已整座倒塌的新世界帝国总部内,幕后指派人是叛军首领第八王。

第八王无意用导弹将继承人连同帝国总部一并毁灭,他要亲眼目睹继承人的屍首。为此,他派出阿当斯上校及其16人的精锐突击队执行狙杀任务。守方的帝国继承人身边亦有7名贴身保镳,皆属末世前各国特种部队中最优秀军人,其中前美国三角洲特种部队指挥官亨佛来上校作战经验最丰富,其次是前俄罗斯阿尔法特种部队狙击手卡查哥夫中校。

帝国继承人坐在总部底下避难所的办公室内,他望着墙上那幅油画,油画中是已故帝国创办人的肖像。继承人感叹自己无力守住国土,家族200多年基业快要被人抢夺,自觉愧对祖先:“我的家族,我的祖先,我就算死,也要守护我们的帝国!”

亨佛来上校在办公室外向继承人叩门求进,满面伤感的继承人依然保持一贯王者风范,他挥一挥右手,准了亨佛来上校进入办公室。亨佛来上校:“我王,我们的监察器感应到有入侵者,共16人,正朝避难所这边来,我推断对方是由第八王派来的突击队。但请王不必担心,他们不熟悉避难所的环境,请准我派人出去应战。”

继承人准了亨佛来上校,命他派人出门杀敌:“来者格杀勿论!”亨佛来奉命指派卡查哥夫中校等人组成5人攻击小队,并命令余下2人贴身保护继承人。

攻方的阿当斯上校突击队已下到帝国总部地库最低层,突击队的通讯兵从头盔内的晶片获取地库地图,并确定继承人所处避难所的位置,他们向避难所方向一直走,来到一个空间,见前面有一扇3寸厚钢门。

阿当斯上校命令爆破兵在钢门上安装塑性炸药 (黏土炸弹),这种塑性炸药威力惊人,当爆破兵启动炸药后,整扇3寸厚的钢门连同混凝土墙被一并炸开,显然阿当斯上校是有备而来。

突击队继续朝避难所方向推进,当他们来到地库监察中心时,见这里有一个银色圆形柜台,柜台上有多台电脑。阿当斯上校尝试从电脑监视系统中观察地库内各处情况,只见各处毫无动静,一片死寂。

阿当斯上校再命爆破兵将柜台后面那扇通往避难所的钢门炸开,很快,他们再通过这个区域,并预算己方行踪已被对方得悉,因为当他们第一次使用塑性炸药时,已无可避免地惊动了地库内的感应系统,为此,他们已作好随时应战的准备。

一如所料,早已埋伏在钢门后面的亨佛来上校一见钢门被炸开,即命狙击手开枪,并成功击中来犯的突击队武器专家,中枪者应声倒地。

阿当斯上校得知有人中枪,立时向漆黑走廊里开火,但即使配上夜视镜,仍看不到敌人,无法瞄准下没有打中任何人。阿当斯上校随即向走廊里抛进一枚催泪弹。偏偏亨佛来上校的攻击小队早有准备,他们5人已戴上防毒面具,并从黑暗里抛出一枚手榴弹。

阿当斯上校一听到有金属物件落在地上时已意识到有手榴弹,即时命队员找掩护:“有手榴弹!”不到2秒,“砰”的一声巨响,一名困在柜台里的突击队队员未及跳出,被手榴弹炸掉。

另一名成功走避的突击队队员想还以颜色,向走廊抛出一枚手榴弹,但亨佛来上校怎会停留在走廊内?他们根据先前的策略,边战边退,即每到一个据点打下对方一名队员后,便即时退向下个据点,再在下个据点埋伏,如此类推。

这是一个巧妙的作战策略,因为阿当斯上校的突击队只能前进,他们不会选择撤退,通往避难所的路线却只有一条。亨佛来上校就埋伏在这条路上,其策略也很简单,就是在这条路上的每个据点给你打下一个人,然后往后退。

当阿当斯上校的突击队来到亨佛来上校计划的第二个据点,漆黑走廊内又传来一下枪声,突击队再有一名队员中枪倒地,是次中枪者是突击队的爆裂物处理专家,而开枪人则是亨佛来上校的部下----狙击手卡查哥夫中校。同样地,阿当斯上校即使用上夜视镜和热能探测器,依然无法在窄巷里找出敌人踪影,对方显然是在每开一枪后即时离去,根本不留一点时间给阿当斯上校还击。

阿当斯上校见敌人边战边退,纵使明知对方在诱敌,自己也只能继续向前推进,深入虎穴,这根本是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眼见前面有捕兽器,自己也要将脚放上去没有两样。阿当斯上校彷佛听见亨佛来上校的提问:“你想派那个部下成为下个被击毙的人?让他站在最前吧!”

阿当斯上校不愿自己的队员白白牺牲,他停下脚步,从头盔镜片显示屏上开启地库地图细阅。他发现通往避难所的道路虽然漫长,但对方总喜欢在每段最窄的巷里埋伏,因为愈窄的巷,愈难闪避子弹,于是,他决定反客为主,每每进入最窄的巷前,都先抛出一枚手榴弹来探路。

言必行,行必果,阿当斯上校快步来到下一个据点,在未进入窄巷前,先向巷的深处抛进一枚手榴弹和一枚闪光弹。果然,亨佛来上校旗下的狙击手卡查哥夫中校尚未开火,已被阿当斯的手榴弹炸掉,当场死亡,身后的亨佛来上校也被严重炸伤。剩余的3名部下见指挥官被炸伤,即时上前把他抬走,先向下个据点撤退再算。

然而在下一个据点,阿当斯上校用同样手法击向亨佛来上校的攻击小队。亨佛来伤得很重,无法作战,狙击手亦已阵亡,他决定再往后退,直至来到最后一个据点,亨佛来上校已无路可逃,也不会考虑退进避难所,他坚持作战:“新世界帝国万岁!大家奋勇作战!坚守阵地!”

随即,双方爆发一场困兽之斗,两方阵营在狭窄空间里互扫子弹,在枪林弹雨,兵火连天,血肉横飞下,多枚手榴弹在大房里互相抛掷,根本没有任何策略可言,完全是单纯的斗兵多,斗弹多,斗血多!

最终,亨佛来上校4人在寡不敌众下,一一被杀。阿当斯上校的突击队也伤亡惨重,有作战能力的人只剩8人,但对于避难所内只有2名守兵的形势来看,仍相当乐观。

阿当斯上校来到避难所的钢门前,命令爆破兵再次安装塑性炸药,将钢门炸开。门被炸开后,阿当斯上校阔步进入避难所,却被眼前景象呆住了。在他眼前的新世界帝国第七任继承人,已带同他两名军官保镳一同服毒身亡,油画上只留下一段文字----“家业万古长青,声名永垂青史!”

阿当斯上校站在继承人的遗体前,静默片刻,彷佛在同情继承人,一会,他抓起继承人遗体的人头,把它一刀砍下,为要带给第八王作证。

这时候,一双充满妒嫉的眼睛已不能再安份守己,这双眼睛属于杀神弥赛亚少校,他担心阿当斯一旦完成任务,自己的地位将受到威胁。毕竟阿当斯上校比他年青,官阶却在自己之上,如今再立下大功,人气必定凌人,所以弥赛亚少校决定要铲除阿当斯。

另一方面,拜恩在地中海一块彗星残骸的巨冰上。他跟巨冰上近30 人从灰鲸屍体上取得鱼皮,然而他们因浸过海水,全身湿透,衣服却无处晾乾。巨冰上其他人也因之前的暴雨弄湿了身,快要着凉。不少人打喷嚏,感到寒冷,期间有人发抱怨:“巨冰上甚么也没有,没有房子,没有电器,我们若生病感冒,如何是好?”

忽然,在冰丘后面卷起一丝浓烟,怎么冰上有浓烟?众人好奇之下,走向浓烟处。当他们来到浓烟处时,发现这里有一个火!巨冰上怎么生起火来?原来这个火是有人生的:“你们看,这个火不是自然而生的,火下面有人刻意垫上一块塑胶片!塑胶片上有人放下碎冰,用来生这个火!”

原来巨冰本身是彗星,由外太空一种易燃液体凝固而成,当它遇上高温液化后,便成为一种燃料,火就是用这些燃料生的,但生这个火的人是谁?没有人知道,只有白头老人艾尔顿知道,他对失明青年巴拉克轻声道:“你那个大恩人总是这么低调,却常常帮助我们。”

拜恩赞叹道:“巨冰上看似甚么都没有,其实甚么都不缺,既有海鱼作食物,又有雨水作饮料,如今更有巨冰作燃料,可以生火取暖。这块单纯的巨冰竟为我们带来生活所需,甚至比岸上的还充足,这真是一件奇妙的事!”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