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属里的福音使者 - 51 信心的等待

51 信心的等待第八王旗下的叛军指挥官弥赛亚少校将帝国合法继承人的援军全部歼灭,战神亚度尼斯被杀,其率领的精锐部队全军覆没。「我王我主,现在敌军的主力部队已被歼灭,剩余的武装力量不足与我军抗衡,王的大圣殿亦已落成,愿我王我主早日登上殿中皇座,统治世界!」大祭...

51 信心的等待

第八王旗下的叛军指挥官弥赛亚少校将帝国合法继承人的援军全部歼灭,战神亚度尼斯被杀,其率领的精锐部队全军覆没。

“我王我主,现在敌军的主力部队已被歼灭,剩余的武装力量不足与我军抗衡,王的大圣殿亦已落成,愿我王我主早日登上殿中皇座,统治世界!”大祭司该亚法伏在地上向第八王进言。

“大地上所有财物是否都已运到我的圣殿来?”第八王坐在烟雾后面说话。

“我王我主,敌军在收到亚度尼斯阵亡的消息后,已陆续表态归顺王,只待流星雨稍为减弱,我军便会将大地上的财物全部运到王的大圣殿来,请我王息怒。”回答的人正是前帝国五星上将希律将军之子----希律‧安提帕斯,他将父亲的人头献予第八王,以表效忠第八王,现在成为大将军。

“可有人告诉我流星雨还要下多久?”第八王怒气难息。

“我王我主,根据我们的数据,流星雨至少持续数十天。”首席科学顾问西奥多俯伏在地上。

“我的殿若没有财宝,世人岂会甘心归顺我?我不要再听到藉口,希律!你立刻加派军队到世界各地,凡见有可用之物,都通通运到我殿里去!另外,依你之见,一王之上可有别王?”第八王竖起红色龙头神杖,神态甚盛。

“我王我主,我会将帝国第七任继承人的人头带来献给我王我主!”希律大将军坚定地回答。第八王就是但以理书中的兽小角:“见其中又长起一个小角,先前的角中有三角在这角前,连根被牠 (小角) 拔出来。这角有眼,像人的眼,有口说夸大的话。”

另一方面,拜恩一家登上巨冰后,终于解决粮食问题。他们从巨冰边陲的海面上抓来大量熟鱼,这些熟鱼来自炙热彗星打进海里时煮熟的海鱼。

巨冰上的人将鱼一批一批搬到巨冰上来,以供众人使用。多抓来的鱼分给别人,有剩的则储放在冰缝间,以起保鲜作用。

一位女孩牵着3条鳎鱼,带到失明青年巴拉克面前:“大哥哥,这些鱼给你们吃。”在旁一直照顾巴拉克的白头老人和老婆婆接过鳎鱼:“谢谢你,小妹妹,代我答谢你妈妈。”

人们吃过海鲜,总有点口乾和疲累,可是在这里,不论冰水和海水都不能饮用,凡饮用这些混有彗星成份水的人,全身都会长出毒血疮。

躺在冰上睡觉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人们没有穿上厚衣大挂,毕竟这里是地中海,气温不过是摄氏15度左右,没有厚衣隔开冰面的寒气,人们无法安然入睡。

众人忧虑可想而知,唯有失明青年巴拉克比较乐观,他问白头老人:“老先生,谢谢你一直照顾我,但我一直没有得知你的名字。”

白头老人按手在身旁老婆婆的肩上:“我的名字是艾尔顿,身边这位是我的妻子普里西拉,我们原本住在芝加哥,乘搭轮船是想搬到以色列生活,虽然世界各地都下着流星雨,但我相信事情会好转的。年青人,你放心,我们会一直留在你身边。”

“谢谢你们,有你们在我身边,我会更有信心走下去。”巴拉克摸摸自己发软的左腿。白头老人知道巴拉克的右脚踝曾经脱位,现只能以单一左脚支撑身体,虽然半坐在冰块上,仍使他相当吃力。忽然,有人将三幅类似床褥的东西抛到巴拉克和白头老人艾尔顿后面地上。

巨冰上竟然有床褥?非也,轮船上的床褥早已沉入大海,这三块类似床褥的东西,原来都是灰鲸皮连皮下脂肪!是白马兵亚历山大从海面发现的那具灰鲸屍体上割下来的。灰鲸皮连脂肪具有防水隔冷的作用,虽然效果未必很理想,但在巨冰上总算解决了燃眉之急。

亚历山大是个冷面而窝心的大男孩,放下三幅灰鲸皮后又闪身消失于众人眼前。

当巴拉克尚未意识到谁放下甚么,普里西拉也未及反应时,唯有艾尔顿微笑道:“是那个帮你足踝复位的年青人,他总是这么害羞,来,我给你铺好床褥,让你好好休息。”说罢,艾尔顿将三幅灰鲸皮平排放好,皆是皮层向上,脂肪向下。

其他人看见纷纷效法,数十人一起往巨冰边陲寻找海面上那具灰鲸屍体。虽说是屍体,但由于都被海水煮熟,所以没有太浓烈的鱼腥味道,这是一件值得感恩的事,不然腥味与腐味都不好受。这时,人们只剩下两条问题未解决:“神啊,求你赐我饮用的食水,又愿你领我们到陆地去。”

拜恩和爱勒贝拉带着儿子往巨冰边陲:“马特,若你一定要来,便必须跟贴我的脚步。靠近巨冰的海水纵使未必太烫,但我不准你下水,因为海水不是静止的,倘若忽然有一股沸海水涌向你,你未必能及时上水。”

马特环顾四周,见大海各处都是火海,都由炙热彗星打到海面时造成的。马特对之前有人坠海后被海水烫死的事记忆犹新,他连连点头:“好的,我不会下水,我想看灰鲸。”

一行数十人沿巨冰边陲走,很快找到浮在水面上多具灰鲸屍体,就在巨冰旁不到30米的一处。这个距离与巨冰接近,海水温度不会太烫,只要没有突如其来的海浪的话。

其中一个膀大腰圆的男人率先下水,他下水前先用手试试水温:“太好了,很凉快!”接着他坐在冰上慢慢让整个人滑进水里。众人见他安然无恙,才放心下水,再游到灰鲸屍体的尾部去。

爱勒贝拉始终不放心,他拉着马特:“好了,我们已看过灰鲸,现在回去吧!”

马特拨开爱勒贝拉的手:“不,我要看爸爸站在灰鲸上!”

拜恩无可奈何,只管尽快取得灰鲸皮回去:“好吧,你退到后面可以站高一点,爸爸不准你接近海水!”说后,拜恩跳下水,跟着一个口咬刀子的老人,他愿意借刀子予拜恩割灰鲸皮。

那个膀大腰圆的男人首先登上灰鲸屍体,他用大刀插入灰鲸屍体的表面,慢慢割出鱼皮。他割完一块鱼皮后没有即时离开,他决定为其他没有刀的人多割一些鱼皮。在末世里,人们经历过灾难与祝福,渐渐明白到团结一志的重要性,各自保命不是出路,唯有手执信念的人才得以坚持到底,化险为夷。

花了近30分钟,各人都得到足够的灰鲸皮,不料此时一颗彗星突然打到灰鲸屍体附近的海面上来,海水即时昇温,溅起十米高的水花给众人响起警号。

被彗星打起的巨浪使站在灰鲸上的人掉进海里人。情况剧变,近巨冰的人赶紧登回巨冰,近灰鲸的则必须在沸腾热浪卷到前爬上灰鲸。说时迟那时快,海水已被彗星打得沸腾,海面局部起火。

幸好所有人都及时逃离海面,但退到灰鲸上的人被迫滞留,他们无法下水游回巨冰,且见灰鲸屍体被海浪往外推,渐渐远离巨冰。更大的问题是,与巨冰距离愈远,海水愈沸腾。包括拜恩在内,十多个站在灰鲸屍体上的人开始感到忧虑。

爱勒贝拉在巨冰边陲上不断往高处退,心里为丈夫拜恩的情况着急。巨冰上的人也担心留在灰鲸屍体上的人无法回来。这时候,马特大喊:“我们一起祷告吧!”也有人提议:“我们找绳子把灰鲸拖回来吧!”但何来找到一条结实的绳子足以拉住这条具有近20,000公斤的灰鲸屍体?

马特低头不断祷告:“主耶稣,求你救救我爸爸!”

就在众人无计可施之际,突然再有一颗彗星打到海面来,水温即时昇近摄氏100度,巨冰与灰鲸之间的距离加剧。巨冰上的人必须退到更高处,以逃避水花的炙热,冒起的水蒸气也要考验灰鲸屍体上的人的信念。

马特没有停止祷告,边走边道:“主啊,救救我爸!”过了约10分钟,天上终于来了一场暴雨,这不是流星雨,而是一场由水点组成的恩雨。雨下得很大,即时为海水降温。

同时,很久没有饮水的人纷纷朝天打开嘴巴,希望尽量让嘴巴沾得多点水份,但落在嘴里的水显然不足以解渴。一个欧洲人抱怨:“我们没有装水的器皿,有水留不住,我们始终失去神的眷顾!”

无论如何,暴雨下了近30分钟,火海规模收窄,海水温度下降。那个膀大腰圆的男人见与巨冰的距离尚未很远,赶紧背起灰鲸皮跳下水。

拜恩也背起灰鲸皮下了水,纵然海水热得很,但勉强承受得住,他必须尽快游近巨冰,水温才会慢慢凉起来。终于,所有人都成功登回巨冰。当他们登上巨冰后,见到处都有大小不一的积水,其中冰丘后面有一凹处,收集了巨冰上大量雨水,足够所有人饮用数天,因为冰块不漏水,他们终于有水饮了!

至此,神聆听了人们的祷告,解决了巨冰上全部问题,只待时间缓慢地显露答案。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