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道无明(七十九)碧海青天

子灵最後还是强迫乞丐喝掉一瓶灵力饮,又帮小豆子收拾了一下。她拿出自己以前的旧衣服、那舍不得丢的,她带了两套在手镯空间里。以前她尚未发育时也很瘦小,但是那已经够小的旧衣服穿在小豆子身上,还是如同竹竿套上面粉袋,松垮垮的似乎能乘风而去。小豆子的手腕骨、还不到子灵两...

子灵最后还是强迫乞丐喝掉一瓶灵力饮,又帮小豆子收拾了一下。她拿出自己以前的旧衣服、那舍不得丢的,她带了两套在手镯空间里。以前她尚未发育时也很瘦小,但是那已经够小的旧衣服穿在小豆子身上,还是如同竹竿套上面粉袋,松垮垮的似乎能乘风而去。

小豆子的手腕骨、还不到子灵两只手指头粗,她牵起小豆子的手,有些心疼。转身跟乞丐说:“我叫子灵,请问您如何称呼?”

“大师别用您,小的贱名陈财,叫我阿财得了。”乞丐毕恭毕敬的对着子灵一躬身,是谢谢她对小豆子的救命之恩,也是感谢她提供的“神奇水”,亲身尝过一瓶,顿觉精神百倍。

“好啦,阿财,我也不跟你客气了。现在,我们回村子去吃早点吧。”子灵说着,便牵起小豆子的手、向小路走去。

“灵大师,别、别啊!小豆子可经不起那些村人的折腾!”乞丐陈财双手乱摇,挡在面前苦苦的劝。

“不怕、有我在呢!还有,别叫大师啦,我还只是个道法学院的学生,叫子灵就好。”子灵说道,另一只手牵起乞丐陈财,三人一起走向村子大门。

村口广场上,露天的石桌石凳、正好给大家当作休憩用餐的依凭。子元、子清和子涵,每人面前摆了一碗冒着热气的豆浆,还有一大盘白胖可爱的包子馒头、坐在中央大木盘里,三人都伸长了脖子盯着村口看,根本不理会眼前食物的香气。

“来了、来了,大娘,麻烦再加三碗豆浆!”子清眼尖,三个人头才刚冒尖儿,她就连忙吩咐了王寡妇,要她添食物。

一旁也在吃早点、顺便看热闹的村民们,眼见乞丐陈财又回来了___虽然乾净许多,但那畏缩样儿还是出卖了他。有几个容易激动的立即站起身、瞪着眼,准备开口赶人。

不等他们开口,子灵连忙挡在前面,大声对子清说:“吃早点吗?赶早不如赶巧,我带两个新朋友来跟大家一起吃!”

眼见这天外飞来的道法师如此维护乞丐,有眼力见的村人,自动站起来一一安抚吹胡子瞪眼睛的那些人,四位道法师啊,他们可惹不起。再加上,看来道法师们自然会安排这大小乞丐的饮食费用,上门花钱的是大爷、王寡妇有钱赚,也就眉开眼笑的接待三人坐下来。至于那几个涨得脸红脖子粗的村民?连摊主都笑脸相迎了,其他人还嚷些什么?于是一个个又跟龟孙子似的,缩头坐了回去、专心对付眼前的吃食。

“这是我的新朋友:陈财、小豆子,陈财说,我们叫他阿财,他会自在些。”子灵介绍道:“这边是子元、子清和子涵,他们都是我同学。”

刚才喝过灵力饮的阿财和小豆子,这回倒是不饿,所以也就慢条斯理的跟众人行了礼才坐下,就算开始吃东西,也只是小口啜饮、用手掰了馒头分食,完全没有狼吞虎咽、恶狗抢食的模样。

看阿财和小豆子举止颇有礼貌,子涵不禁好奇,问道:“阿财,你们看起来不是粗鄙人家,怎么会落到这个地步?”

“回子涵姑娘,在下是小豆子的舅舅,陈家村人氏。原本耕读家庭、环境还不错,我唯一的姐姐招了个赘婿。我那姊夫虽然是异乡人,但是有一手好雕刻功夫,大家都说他雕的东西、栩栩如生,如果加个眼珠子、就能动了。他常常雕了各种实用器物、动物摆件拿出去卖,倒也能卖得好价钱,所以生活顺遂美满。”

“你们应该也经历了什么灾祸,才会落到如今这步田地吧?”子元看着愈说愈慢的阿财,虽然是揭人伤心事,但还是问出了口。

“一年多前,张太师的儿子要修建别墅,不知怎地打听到我姊夫手艺了得,就派人来雇用他、要他去金陵城工作。金陵城离我家有百里远,姊夫不愿意,当晚就被几个黑衣人打残了。他们说,只打断腿、算是警告,留着他一双手等他来上工。还说,要是识相的,赶紧雇了车上金陵去报到,以保家宅安宁。”阿财说着,陷入回忆里,这段往事让他每夜辗转难眠,如今能够说出来,也算一吐积怨。

“我姊夫听了,更是生气,半夜便爬到官衙前击鼓鸣冤。没想到官老爷根本不开堂,派出几个衙役、将我姊夫再打一顿、扔回街上,说他是刁民、恶意寻衅生事。”

“姐夫和姐姐商量了一夜,决定上金陵城告御状。他们雇了车假装要去金陵上工,留下小豆子在家、由我照顾。但是,他们夫妻这一去就杳无音讯。空等一个月、我爹娘坐不住了,又上衙门击鼓鸣冤,官老爷这回接了诉状,发话说要派员了解;两天之后,我家突然失火、爹娘葬身火窟、我和小豆子侥幸逃出、却流落街头。”

“你们不是耕读之家吗?再怎么失火烧去家产,土地依然在啊?留在田间讨生活、也比当乞丐流浪强吧?”子清听得入神,忍不住开口问。

“这就是最奇怪的地方,当我家失火之后,房契与佃户名册都被烧光了,那些佃户竟然口径一致,说那些田地是他们的祖产、与我家无关。官老爷完全不理会我的陈情,还派人揍过我两回。就这样,我和小豆子一下子就变成身无恒产的流浪汉了。”

“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子灵问道:“还打算报仇吗?”

“报仇?小的不敢想。太师和县官他们权大势大、又把我家的产业当好处、许给了乡邻佃户,想辩个明白?一傅众咻、我是百口莫辩的了。我只想找个地方好好生活,把小豆子拉拔长大。”阿财说着,声音又哽咽了,看来若不是为了小豆子,他早就豁出去啦。

人家是“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到了这小村口石桌上,就成了“乾完豆浆、塞进俩包子”;吃饱喝足之后,子灵看看桌上剩下的包子馒头,还有半大盘呢,便拿了条乾净手帕,将它们包了起来。

她将鼓囊囊的一包食物,送到阿财面前,说道:“这些剩的,你留着跟小豆子吃。这条路前去六十里,有座大城叫做枫城。你们两人不如到那里讨生活,还容易些。”

上一篇:一起做一个梦吧 —4

下一篇: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