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空之城

天空之城文/支泥“那是,海市蜃楼吗?”陈柯呆呆的看着窗外,蓝天白云上隐约浮现着一座奇怪的城市,里面的建筑不是方方正正,而是圆形的,就像一串串灰色的糖葫芦。陈柯连忙拿出手机拍了张照片,拍完后还未来得及查看,手机就被一只手抢了过去,主管捏着陈柯...

天空之城

文/支泥

“那是,海市蜃楼吗?”陈柯呆呆的看着窗外,蓝天白云上隐约浮现着一座奇怪的城市,里面的建筑不是方方正正,而是圆形的,就像一串串灰色的糖葫芦。

陈柯连忙拿出手机拍了张照片,拍完后还未来得及查看,手机就被一只手抢了过去,主管捏着陈柯的手机一脸不耐:“一大老爷们儿上班自拍?”

“不是自拍。”陈柯讪讪的笑:“我好像看见海市蜃楼了,跟糖葫芦似的,挺新奇就拍了张照……”

“海市蜃楼?海市蜃楼有什么好看的,小陈啊,别以为你跟老板是同乡就能有什么特殊待遇,现在是年终最后一个项目,大家头都要忙烂了,交给你的活儿最简单,可你弄了那么久都没完成,年轻人……”

主管继续数落,陈柯的脸变得滚烫,他是公司里人尽皆知的关系户,却是最不招人待见的关系户,因为他的关系不够“硬”,他与老板是同乡,但就算算上前三代的关系,也只能叫一声表叔。

主管唠叨完后睨了他一眼,把手机扔给了他,临走时不忘讥讽:“偷懒也不会找借口,

办公室里传来一阵哄笑,陈柯低着头,一言不发。

其实主管说的没错,同事们排挤他也没错,以他的能力根本胜任不了这里的工作,他在这里占了个位置,就相当于增加了别人的工作量。

待同事们都下班陆陆续续离开后,陈柯才站起身离开。

刚走到公司楼下,手机就响了起来,是母亲打来的,照例回答完母亲的嘘寒问暖后,陈柯踟躇着说:“妈,我想辞职。”

电话那头的声音瞬间提高了:“好好的咋要辞职,公司里的人欺负你了?你告诉你表叔去,你有你表叔撑腰怕啥。”

“妈!”陈柯也提高了声调:“什么表叔嘛,八竿子打不着的关系。”

“咋是八竿子打不着的关系,我太爷爷和你表叔的太爷爷可是亲兄弟,小柯,妈跟你说,你不要面皮薄,平日里没事儿多去你表叔家走动走动,这亲戚,走着走着不就亲了……”

陈柯咳嗽了一声,压住心里的厌烦打断了母亲的话:“不是妈,我能力不够,在这儿有点赶不上趟,我的意思是先去小公司里磨炼两年,等有经验了再……”

“胡说!”母亲吼了一声打断了陈柯的话:“大公司里不待去小公司里长经验,你咋那么没出息!跟你爸一样!”

“我跟你说陈柯,我每天去你那个奶奶家说了多少好话,送了多少鸡鸭鱼蛋,才换来你这个工作,能力不够?能力不够不会学啊!要脑子干嘛的!现在找个好工作多难,你倒好,给你安排的好好的你不要,你能干嘛!”

“你要是敢辞职就别回来了,我没你那么没出息的儿子!”母亲越说越气,在电话那头怒吼着,隐约间还能听见父亲的劝阻。

陈柯叹了一口气,挂断了电话,他知道母亲为了他能得到这份工作花费了多大的心血,母亲也没错,错的是他自己。

都怪他没用。

冬天的夜晚空气凛冽,陈柯没坐地铁,而是走着回家,他现在整个人都处在一种烦躁至极的状态,可又无处发泄,只能凭借清冷的空气镇静一下。

正当陈柯浑浑噩噩的走着的时候,一个亮晶晶的东西从天上落了下来,陈柯下意识的伸出了手,下一秒,他就在自己的掌心看到了一个亮晶晶的小人儿。

小人儿长着一张精致的脸庞,大大的眼睛金黄色头发,就像漫画里走出的精灵,陈柯张大了嘴巴,小人人从陈柯的掌心跳出,一脚踢上了陈柯的下巴,陈柯闭上了嘴。

“我知道你现在很惊讶,但请你务必不要叫出声来,因为你看到了一些不该看到的东西,所以我要消除你一部分记忆。”精灵叉着腰的说道。

“不该看到的东西?”陈柯猛然想起了今天早上看到的那个糖葫芦型的海市蜃楼。

“其实要不是你来了,我还真给忘了那个糖葫芦了。”陈柯挠了挠脑袋:“被主管噼里啪啦骂了一顿,谁还记得那个。”

“什么糖葫芦?!”精灵提高了声音,似乎没找到重点:“我们那是糖葫芦型的天空之城,简称天糖!”

精灵说完绕着陈柯的头顶飞舞了起来,边飞边念叨着些奇怪的语言,想来那就是能消除记忆的咒语了,陈柯站在原地不置可否,精灵飞了约莫十分钟后,终于停了下来。

“陈柯,你现在知道天糖是什么吗?”

陈柯抽了抽嘴角:“糖葫芦状的海市蜃楼。”

“怎么可能?!”精灵飞到了陈柯的脑袋上,半晌后才脸色难看的憋出了一句:“你的记忆怎么还在?难道你是具有特殊体质的不能消除记忆人种?”

“是不是特殊体质的人种我不知道。”陈柯把精灵从脑袋上拿了下来:“不过你这样一来让我印象更深刻了是真的,恐怕一辈子都忘不了了。”

精灵闻言立马苦了脸:“怎么这样倒霉,第一次就出了岔子,还碰见个奇葩。”

“对不起啊,小精灵。”陈柯叹了口气:“我也想忘了,但很多事不是想怎样就怎样的。”

“明明是我的秘密被发现了,你愁眉苦脸个什么劲儿。”小精灵又飞了起来:“还有我叫鹿荷,不叫小精灵,跟我套近乎也没用,我今天必须把你的记忆清除掉。”

小精灵说着又念着咒语围绕着陈柯的脑袋转圈,陈柯觉得她有点像苍蝇。

鹿荷跟着陈柯回到了家,当陈柯吃饭时,鹿荷在他脑袋上转,当陈柯打游戏时,鹿荷在他脑袋上转,当陈柯要睡觉时,鹿荷还在他脑袋上转。

“喂,我也是没办法啊!”鹿荷率先叫了起来:“我时间很紧迫的,不赶紧把你的记忆消除掉的话,我就回不了家了!”

陈柯耸了耸肩表示无所谓,安静的环境中,鹿荷的咒语变得逐渐清晰。

然而听到了鹿荷的咒语,陈柯忍不住笑了起来,这什么咒语啊,跟闹着玩儿似的。

“奶油蛋糕爆米花,薯片可乐大西瓜,果冻布丁冰激凌,糖葫芦城是我家!”鹿荷念着念着停了下来,瞪着陈柯着急道:“你还笑!要不是因为你乱看!又是什么不能消除记忆的体质,我怎么会沦落到家都回不去……”

鹿荷说着呜咽了起来,陈柯连忙手忙脚乱的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我也没想到有那么严重的后果,我能帮你什么吗?”

“你有什么能帮我的!”鹿荷提高了声音:“你能干什么?!都怪你!”

陈柯闻言愣了下,然后自嘲般笑了笑:“都怪我,都是我不好,我什么用都没有,还老是添麻烦,可我又不敢去死,因为死了一定会给我的亲人带来很大的麻烦。”

“要不这样,你看你有没有什么好的办法让我消失?”陈柯问:“那种不给别人添一点儿麻烦,如同我从未存在过一样的消失,当我消失了,我的记忆自然也没了,这样不就解决问题了。”

“你想的美!”鹿荷继续在陈柯的脑袋上飞:“只有我姐姐才有那个能力,清除所有与你有关的人的记忆,当世界上所有的人都不记得你时,就相当于你不存在了。”

“你姐姐可以,那你也一定行吧。”陈柯看着鹿荷:“我是不能消除记忆体质,其他人不是啊,你消除完其他人的记忆后,我就去自杀,这不就相当于你清除了我的记忆吗?”

“不行!”鹿荷立即开口拒绝。

“为什么不行,我想悄无声息的在世上消失,你想清除我的记忆,这不是双赢吗?”

“就是不行。”鹿荷有些恼怒:“你在想什么呢,天糖有规定,不能干涉人类的生命。”

“这是我自己自愿的,不算干涉。”

“我说不行就是不行。”鹿荷转过头,片刻后接着说道:“我都要回不了家了,也没想着去死,你有什么坎过不去要去死?”

“也不是什么过不去的坎儿。”陈柯苦笑:“就是觉得,活着太累了,如果可以像缕烟一样轻飘飘的消失,其实也不错。”

“我呸!不可能的。”鹿荷睨了陈柯一眼,想要说些什么,但最终还是闭了口,继续专心致志的在陈柯头上转圈。

鹿荷说,她只有这一夜的时间让陈柯的记忆消失,因为明天天糖就会离开了,如果她不能在明天太阳升起之前彻底消除陈柯的记忆,她就真的回不去了。

鹿荷嗡嗡的在陈柯脑袋上飞,陈柯也睡不着,索性跟头顶上的小精灵聊起了天。

“喂,鹿荷,你们那个天糖,是不是比人间好很多啊?”

“这个问题我怎么回答?”鹿荷瞪了瞪眼睛:“我又不了解你们人间,不过天糖确实是个很好的地方,那里食物充足,居民和善,空气也超级清新。”

“听上去真不错。”陈柯微微笑了起来:“那里一定没有烦恼吧。”

“怎么可能没有烦恼?”鹿荷停了下来:“只有傻*才没有烦恼吧,反正我有很多……”

“什么烦恼?说来听听。”陈柯摆出一副听故事的样子。

鹿荷见状却恼怒了起来:“就比如现在,你害我回不了家,还在这里跟我唠唠叨叨打扰我工作,这就是我最大的烦恼!”

“……对不起,那我不说话了。”陈柯连忙闭上了嘴。

鹿荷再次念叨起那奇怪又搞笑的咒语,陈柯听着不免犯困,逐渐进入了梦乡。

陈柯做了一个梦,梦见他被一个巨大的圆球裹着,圆球挤压着他所在的空间,空气变得越来越稀薄,陈柯怎么也挣扎不开,正当陈柯觉得自己要窒息而亡时,他忽然睁开了眼,一把甩掉了闷在自己脸上的枕头,新鲜空气涌入肺中,陈柯深吸了两口气,看清床前的人后差点叫出声来。

那是一个金发美少女,此时正拿着一个枕头怒气冲冲的看着他,陈柯愣了两秒后才反应过来,眼前的这个人很像昨天那个小精灵的放大版。

“鹿荷?”陈柯小心翼翼的叫了一声,看来鹿荷没有成功消除掉他的记忆。

“你现在还想不想死?”鹿荷一脸阴郁:“我忽然想闷死你了。”

鹿荷说着又想拿枕头往陈柯脸上闷,陈柯一把推开了她:“怎么了?”

“我要杀了你!”鹿荷哭了起来:“天糖走了,我回不了家了,连精灵形态都没了呜呜呜。”

“这……对不起。”眼前的鹿荷哭的梨花带雨,然而陈柯除了道歉之外却什么也说不出来,只得手足无措的在鹿荷面前站着。

正不知如何是好时,陈柯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是主管打来的。

“喂,陈柯啊,这都几点了还不来上班?你小子不想干了是吧?”

陈柯一惊,发现时钟已经指向了十点:“对不起主管,我……”

“对不起什么啊对不起,真拿自己当关系户了?也不看看自己什么德行,一个小时之内赶到,否则以后都别来了!”

“好好,我马上就到。”陈柯挂断电话下意识的就要外跑,鹿荷一把拉住了他:“你去哪儿!”

“我要去上班。”陈柯用力的扒拉着鹿荷的手:“你放心,我不会不管你的,等我下班立马就回来。”

“不行!”鹿荷瞪着陈柯:“虽然现在没有法力了,我也要想办法把你的记忆清除掉,我要让他们知道,我才不是废物!”

“什么?”陈柯愣了一下。

“没什么!”鹿荷继续使劲把陈柯往屋里拽:“今天我在这儿,你就别想离开这里!”

虽然鹿荷现在看上去就是一个娇小的女生,可却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力气,陈柯与她纠缠了许久也没能脱身,眼看着一个小时已经过去了,手机再次响了起来,陈柯瞄了一眼,纠结了一分钟后,把它扔到了一边。

扔完手机的陈柯忽然放松了下来,他推开鹿荷摊在地板上道:“我不走了,你想怎么消除我的记忆?”

“现在法力没有了,只能靠科学了。”鹿荷托着下巴:“或许让你出场车祸?”

“……不好吧。”陈柯后背一凉:“没其他的办法了?”

“有。”鹿荷点点头:“我去念书,学习脑神经科学,去读全世界最顶尖的脑科研究学校,成为一代记忆专家,研究记忆的产生形成和消失,终有一天,我会找到消除你记忆的方法!”

“……听起来很不错。”陈柯斟酌着用词:“但这要很长时间吧”

“很长时间又怎么样?反正我现在也回不去了,现在我的生命就为消除你的记忆而存在,一天完不成就用一个月,一个月完不成就用一年,我就不信我一辈子都消除不了你的记忆!”

“你让我同时想起了愚公和中二热血漫。”陈柯擦了擦脑门上的汗:“事已至此,消除我的记忆对你来说还那么重要吗?”

“当然,我一定要向他们证明,我不是个废物。”

这是陈柯第二次从鹿荷嘴里听到废物这个词,陈柯笑了笑:“你很有恒心和毅力,这样的人怎么都不会是废物的。”

这句话似乎让鹿荷很开心,她得意的笑了笑:“那当然,我是我姐姐的妹妹,自然不会差到哪里去,我跟你讲我姐姐可厉害了,她住在天糖最高的那个糖葫芦上,是整个天糖的主人……”

鹿荷说着说着哽咽了起来:“可惜我以后再也见不到她了。”

陈柯连忙安慰道:“不会的,一切皆有可能,没准儿你把我记忆消除掉后就能回去了。”

“嗯!”鹿荷捏紧了拳头:“你说的对,我现在就去学习脑神经学。”

“真羡慕你,在这种状况下还能那么乐观,你有目标,有追求,不像我浑浑噩噩的,什么也没有。”

鹿荷闻言顿了一下,然后摆摆手:“我也没有那么优秀啦,其实我知道你为什么那么厌世。”

“虽然没能消除你的记忆,但我却看到了你许多记忆。”鹿荷说着小心翼翼的看着陈柯,发现陈柯没什么反应后才接着说道:“我不是故意要窥探你的隐私的,我无意中看到的。”

“我知道你上司同事对你的厌恶侮辱,知道你母亲对你过高的期望,也知道你很恼怒自己的无能。”

“不过我觉得这些没什么大不了的。”鹿荷看着陈柯:“真的,困难是有的,解决不就行了嘛,要实在解决不了……忍忍也就过去了。”

“噗。”陈柯一个没忍住笑了出来:“这是什么理论,困难可以忍过去?”

“可以啊,毕竟我们不具备解决困难的能力嘛。”鹿荷说着声音有些低沉,陈柯以为她是想起了不能回家的事儿,也不再做声。

鹿荷起身去了电脑桌前,看来是真的要学习脑神经,陈柯静静的躺在地上,虽然现在有个不明生物在他家里,但他却感到无比的放松。

望着窗外蓝天白云,陈柯慢慢的放空自己,白云在窗外一会变成熊,一会变成狗,一会又变成了糖葫芦,等等,糖葫芦?!

陈柯连忙叫了声正看着电脑的鹿荷,鹿荷皱起了眉:“干嘛,我正在学习脑神经呢。”

“你看,那是不是天糖?”陈柯指着窗外。

下一秒,鹿荷就发现自己恢复了精灵形态,与此同时一个栗色长发的小精灵就飞了进来,看着鹿荷一脸怒气:“谁让你擅自跑下来的,要不是我发现了,你就永远也回不去了!”

“姐姐!”鹿荷连忙跑到小精灵身边:“昨天出了点状况,这个人看见了天糖,我来消除记忆来着……”

“就你还会消除记忆?”小精灵瞥了鹿荷一眼:“会吃还差不多!”

“嘿嘿。”鹿荷摸了摸脑袋,然后指着小精灵对陈柯说道:“这是我姐姐鹿茗,她可厉害可厉害了。”

“时间紧迫,我们要赶紧走。”鹿茗冲陈柯点了点头,然后对妹妹说道。

“啊,那么急。”鹿荷闻言连忙跑到陈柯的身边:“那我就跟你实说吧,其实我完全能理解你的苦恼,真的,因为我也是个废物,本来我是没有驾驶天糖的资格的,我什么都不会,可我实在太想开一次了,于是我就凭借姐姐的地位强行驾驶了天糖,然后就出了事故被你看到了,我不敢告诉姐姐,只得自己下来清除你的记忆,你也不是什么不能消除记忆体质,而是我根本不会消除记忆,你看,我也是个不折不扣只会拖后腿的废物。”

鹿荷说完深吸了一口气看向鹿茗:“可我姐姐还是来找我了,可能我跟你的境况不完全相同,我只是想说,困难是有的,但无论怎样,都努力的活下去吧,未来说不定就好了呢。”

“长本事了啊。”鹿茗似笑非笑的看着鹿荷:“都会讲大道理了。”

“嘿嘿。”鹿荷挠了挠脑袋:“话痨属性又犯了,姐,你赶紧把他记忆消掉我们回去吧。”

“我没办法给他消除记忆。”鹿茗看着妹妹:“把天糖连夜开回来几乎耗尽了我的法力,所以只能你来。”

“开什么玩笑!”鹿荷慌了:“你知道我不行的。”

“如果你不行的话,那就只能我们两个人一起留在这了,天糖半个小时后就会离开。”

“姐……你在骗我吧。”

“你看我像在骗你?”鹿茗看着妹妹:“很遗憾,每次都把事情帮你处理好的姐姐,这次没办法帮你处理了。”

“你还有27分钟。”鹿茗看着发呆的妹妹提醒道。

事情转变的太快,陈柯一时也没有反应过来,屋里的三人都陷入了沉默,片刻后,鹿茗再次开口:“还有25分钟。”

鹿荷只得咬牙飞到了陈柯的头顶上一圈接一圈的转,屋子里除了鹿荷的念咒声再没其他的声音。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鹿荷的声音逐渐哽咽起来:“怎么办,我不行。”

“不行就留在这儿。”鹿茗的声音无波无澜,仿佛说的是今天天气很好:“还有10分钟。”

鹿荷停了下来:“我做不到……。”

“做不到?”鹿茗的声音夹杂了怒气:“为什么做不到,刚才讲道理时不挺厉害的?你是不是觉得有我在,就可以安心当个废物了?”

“对不起……”

“不用对不起。”鹿茗冷笑:“天糖不需要废人,只剩七分钟了。”

鹿荷依旧愣在原地,不知道在想什么,鹿茗把脸撇向了一边,似乎不想再多说,陈柯不由得替这姐妹俩着急:“鹿荷,你快点再试一下吧,还有时间。”

鹿荷只是一直摇头,陈柯忽然明白了那种恨铁不成钢的感觉:“你刚才还坚定的说不要做个废物,现在怎么那么怂了?”

“因为明知道不会成功。”鹿荷苦笑了一声看着陈柯:“你应该明白这种感受。”

“可是你姐姐耗尽全部法力来接你,你却连尝试一下都不敢,你口口声声说不想当废物,潜意识里却已经认定了自己是个废物。”

“鹿荷,现在我终于明白了,最令人失望的不是废物,是自己把自己当废物的人!”

“还有三分钟。”鹿茗接着说道,陈柯看向愣在原地的鹿荷:“你真的要让你姐姐跟你一起留在这,再也回不去天糖?”

鹿荷看了眼姐姐,又看了眼陈柯,然后咬了咬牙,再次飞到了陈柯的头顶上,晦涩的咒语响起,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陈柯感到头顶有水珠落下,不知道是汗水还是眼泪。

“十,九,八,七……”鹿茗开始倒数,陈柯急的满头大汗,却没办法帮上忙。

“三,二,一。”鹿茗平静的数完最后三个数,鹿荷近乎崩溃的落下来:“果然还是不行……”

“真的不行?”鹿茗打断了妹妹,指着已经陷入昏睡状态的陈柯说道:“可这不是成功了吗?”

鹿荷呆呆的看着地上的陈柯,还未来得及欢呼就被姐姐带出了窗外,天糖正在外面等着她们。

“我要送你一个礼物。”这是陈柯昏倒前听到的最后一句话。

陈柯刚小心翼翼的坐到位置上,就听见隔壁的同事窃窃私语:“哎你说,咱们公司到底为什么要找一个没能力没学历也没关系的废物进来,真是奇了怪了。”

“人家运气好啊,你看他今天迟到,主管也跟着没来公司,这特么也太巧了!”

陈柯笑了笑,然后转脸对着同事说:“是不是运气好我不知道,不过我可不觉得我是个废物,你们放心我会努力不拖后腿的。”

同事一脸惊诧:“平日里都丧的不行,今天重做了?”

“谁知道呢。”陈柯看向外面的蓝天白云:“可能是因为今天天气好,忽然就想明白了一些事。”

“什么?”

“我不是废物。”

关注公众号,更多故事等着你~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