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线宝宝恐怖事件!著名作家亲身经历!

文/支泥李富贵儿今年27岁,是个写恐怖小说的写手,李富贵儿是他的笔名。我跟李富贵儿是在网上认识的,当时有家小说网站刚刚起步,搜罗了一大堆扑街写手去充人数,我和李富贵儿是里面为数不多的25岁以上大龄扑街,在群里那些小年轻为了文学梦想嗷嗷叫时,...

文/支泥


李富贵儿今年27岁,是个写恐怖小说的写手,李富贵儿是他的笔名。

我跟李富贵儿是在网上认识的,当时有家小说网站刚刚起步,搜罗了一大堆扑街写手去充人数,我和李富贵儿是里面为数不多的25岁以上大龄扑街,在群里那些小年轻为了文学梦想嗷嗷叫时,只有我俩暗戳戳的一直说这稿费那么低迟早要黄,编辑禁言了我们,李富贵儿就在小窗敲了敲我。

“哎,玛丽苏云梦舞,我是不是在哪里见过你?”

玛丽苏云梦舞是我的笔名,嗯,我是写言情的。

“是的,哥哥。”我回道:“忘川河畔,三生石前,彼岸花盛开之时,你我许下生生世世不分离的诺言,所以,你看到我的头像,便是认出我来了吗?”

“滚吧,抠脚大汉。”李富贵儿带了一个笑哭的表情:“我看你的头像,通体发黑,像是有恶鬼缠绕,在我的屏幕上都隐隐散发着黑气,你要是不赶紧换个头像,今晚十二点,一定有什么东西找上门。”

“屏幕发黑?不会是会爆炸的*星吧,小心毁容啊哥。”

李富贵儿回了我一串哈哈哈哈哈哈,就这样一来二去,我俩慢慢的熟了起来。

其实写手这一条路,也是有年龄期限的,25岁就像一个分水岭,之前可以为了梦想头破血流,之后就要为了生计涕泗横流,而且随着年龄的增长,心境也会发生变化,对于失败,也更加难以接受。

就比如我,本来是写武侠的,扑街了无数本后一气之下换了个笔名,写起了言情玛丽苏,然后,我拿到了人生中第一笔稿费,稿费只够我吃两顿海底捞的,但当时的我差点喜极而泣,从此安心做起了玛丽苏云梦舞。

李富贵儿倒是一直写恐怖小说,但在这里的都是扑街,能有什么水平,我看过李富贵儿写的东西,比起恐怖小说,我更愿意把它分类为段子。

试问“那鬼圆圆胖胖,头上插着一根毛衣针,看上去就像一个天线宝宝……”是什么操作,我问李富贵儿,李富贵儿梗着脑袋说道:“胖怎么啦?鬼就不能胖了?就不能像天线宝宝了?天线宝宝死了过后还不是天线宝宝鬼。”

行,你是作者,你说啥都对。

虽然我俩都是扑街,但好歹比群里的那些新人多扑街了几本,对于写文的套路也算多多少少了解一些,所以虽然我俩虽然都是乱扯一通,还是经常上网站的推荐位,不过推荐位也没什么人看罢了。

日子平静的过,我还是每天白天上班,晚上回来码字,先码武侠,直到写不下去了才写言情,不过武侠写完是放在文件夹里,言情写完直接投稿,偶尔写累了和李富贵儿打打嘴炮,看对方是不是也在一同做着难以启齿的中老年人文学梦。

就这样过了三个月,我挣了六顿火锅钱,李富贵儿的那本天线宝宝突然火了起来。

仿佛一夜之间,李富贵儿的这本书的数据飙升到了几百万,网络上人人交口称赞,夸说这是一本百年难得一遇的神书,看的人鸡皮疙瘩都要起来了,我惊讶不已,连忙去看了李富贵儿的那本天线宝宝,自从我上次看了一遍后再也没看过,此时发现李富贵儿又更新了十五章,而是就这十五章,把李富贵儿推上了神坛。

我看了那十五章,虽然语言还是不够凝练老到,但文中细腻的描写和压抑的氛围让人感受到了真切的恐惧和无助,我忍着头皮发麻一口气看完了十五章,然后迫不及待的给李富贵儿发信息:“行啊老哥,突然开窍了是不是,这十几章写的真好,比起那些大神来也不遑多让,大哥以后火了可别忘了提携提携我!”

原本一发消息立刻回的李富贵儿这次没回我,我以为他可能正好有事就没在意,可是一连过了三天李富贵儿都没回我,文倒是又更新了九章,我心里有些不痛快,怎么地,写了一点成绩就不认人了,至于这么势利吗?虽然心里不痛快,但李富贵更的文我还是一章不落的看完了,没办法,这文真的太好看了,连我这个恐怖小说绝缘体的人都忍不住看,可想而知他这本书火到了什么程度。

但火不火与我没关系,我虽嘴上这样安慰自己,但心里总是有些不忿,一是嫉他能一书封神,二是恼他成名过后不认人,但嫉完恼完也无可奈何,只得暗戳戳的发奋码字,企图自己也能一书成名。

可是此时李富贵儿的编辑却找上了我,就是那个新开网站的编辑,我和李富贵儿都与那个网站签了约,不过属于不同的编辑,李富贵儿的编辑姓蔡,此前我从未与他有过交集,他来是问我李富贵儿的行踪的。

“他不是跟咱们网站签约了吗?”我好奇道:“你们应该有他更多的信息吧,我只有他一个qq号,他最近也没理过我。”

“他的微信电话我都有。”蔡编辑说道:“可他就是不理我啊,有人现在想要出钱买他书的影视版权,价钱很可观。”

“奥。”我淡淡的应了一声。

“你平日里跟他关系好,你问问他是怎么回事,告诉他不要想着火了就离开咱们网站,他可是签了五年的约,违约要赔钱的。”蔡编辑说道:“再说了,你告诉他好好写,咱网站不会亏待他的,绝对给他大神的待遇。”

“你跟他好好说道说道。”蔡编辑再三嘱咐我:“告诉他要是再不理我,我就上他家找他去。”

结束了与蔡编辑的对话后,我打开了和李富贵儿的对话框,上条对话还是我恭喜他时候发的,他一直没有理我,虽然很不想理他,但我还是发了一条信息:“蔡编辑找你,说有人要买你的七日仇的影视版权,蔡编辑说你要是再不理他,他就要去你家找你了。”

不出所料,李富贵儿又没有理我,我也无所谓,准备截屏给蔡编辑表明我已经完成任务,李富贵儿不理我我也没有办法,刚截完屏准备发给蔡编辑的时候,李富贵儿却突然回了我的消息。

“玛丽苏。”他回道:“告诉蔡编辑我知道了,版权什么的让他看着办吧。”

我有点惊讶又有点恼怒,惊讶的是李富贵儿对这本书的态度,恼怒的是他随意让我传话,好像我是一个任人使唤的传话筒一样。

“你不会自己说去,让我当传话筒什么意思?”

李富贵儿又许久没有回我,我正打算把他拉黑时,他忽然冒出了一句:“玛丽苏,我实话跟你说吧,我现在一点都不想管这本书了,我快要被它搞疯了!”

“什么?”

“你是在s市吧。”李富贵儿突然说道:“周末我去找你一趟,顺便跟你说些事儿,再不说出来我都要憋炸了。”

“你到底怎么了?”我问道,可是李富贵儿再次不理我了,我只得把李富贵儿的意思转达给了蔡编辑,但没有跟他说李富贵儿周末要来见我的事。

周末很快就到了,李富贵儿发给了我一个定位,那是市中心的一间咖啡馆,离我住的地方倒也不是很远,打车十几分钟就到了,这还是我生平第一次见网友,虽然对方是个抠脚大汉,但我还是精心打扮了一番,总不能太丢份儿不是。

可我真的见到李富贵儿时,我真庆幸没有懒,因为在约定位置上坐着的是位好看到女神级别的女生,打死我我也没想到,李富贵儿竟然是个女人,还是个长的那么好看的女人。

这世道究竟怎么了,抠脚大汉写玛丽苏言情,漂亮姑娘却去写恐怖小说,许是我的惊讶表现的太明显,李富贵儿微微的笑了笑:“玛丽苏,没想到你真是个汉子啊。”

我有些局促的坐了下来:“我也没想到李富贵儿竟然是个漂亮妹子……”

因为是个妹子还漂亮的加成,我先前对李富贵儿的成见也全都烟消云散,我正绞尽脑汁的找话题聊时,李富贵儿突然开口了。

“玛丽苏,你是不是很好奇为什么我突然写的那么好?”

我点点头,然后有些羞涩的道:“别叫我玛丽苏了,怪不好意思的,叫我小马就行。”

李富贵儿并没有太在意我的话,而是慢慢的靠近我,用一种低沉阴暗的腔调说道:“那是因为,我真的见鬼了,我最近写的,都是我亲身经历的。”

“……开什么玩笑呢?”我下意识的往后退。

“是真的。”李富贵儿一把拉住了我的肩膀:“那个头上插着毛衣针的天线宝宝,已经缠了我很久了。”

李富贵儿惊恐的表情告诉我她说的是真的,可是作为一名在社会主义光辉下成长的五好青年,我是怎么也不能相信鬼的存在的。

“你跟我去我家,今晚在我家住一晚上你就知道了。”李富贵儿说道。

“这,不太好吧……”我犹犹豫豫的拒绝,其实心里已经写出了三万字的剧本,李富贵儿难道是想仙人跳?可我看上去也不像有钱人啊,再说了以前聊了那么久,要跳早就跳了,何必等到现在?那她是什么目的?难道真的见鬼了?可是见鬼叫我去有什么用?我又不会捉鬼,难道是被我的英俊迷住了,想借此机会向我投怀送抱?

这个设想让我精神一振,如果这真是妹子给我的一个机会,那我可不能错过,身为一个大龄单身狗,能找到爱好相同又长相清秀的妹子多不容易啊,我心里如同猫爪在挠,虽然下意识的想拒绝,但说出的话总是轻飘飘的。

“你一个姑娘家,我去你那里住一晚……”

“我都不在乎你怕什么?”李富贵儿说:“怕我还能怎么着你不成?”

我连忙摇了摇头,李富贵儿搭上了我的手:“玛丽苏,我最近真的很害怕,在s市又没有别的朋友,你就当帮我个忙,拜托了。”

李富贵儿说着一脸恳求的看着我,我心下一狠,答应了她:“行。”

搏一搏,单车变摩托,除了李富贵儿的美貌加持外,我们以前聊天的内容也让我选择了相信她,我们认识了三个月,此前一直都正常,没道理等她的书大火以后还来骗我。

色字头上一把刀,这句话说的真没错,当李富贵儿打开客厅门的那一刹那,我就后悔了,因为在昏暗的客厅中央,赫然站着一个等人高的红色天线宝宝玩偶,玩偶的头上还扎着一根毛衣针,它静静的在客厅中央站着,显得恐怖又诡异。

李富贵儿尖叫了一声跑了过去,天线宝宝此时突然动了起来,它快速的跑到窗子边,身子一跃就跳了出去,李富贵儿木然的站在客厅中央,我颤颤巍巍的打开了灯,看到了李富贵儿苍白的脸色。

“那原本是我买来用来写小说用的。”李富贵儿坐在沙发上闭着眼睛:“当时x宝大促,我看着挺便宜,想着买回来当个小说原型激发一下灵感也不错。”

“本来还好好的,但为了更还原,我往它脑袋上扎了一根毛衣针,然后,我就发现它的头上渗出了血来,眼睛似乎也动了两下。”

“我吓坏了,连忙把它扔进了楼下的垃圾桶里,可是当我扔完它回到家,发现它静悄悄的站在了客厅里,就像你刚才看到的一样。”

李富贵儿说着崩溃的大哭了起来:“我扔了它无数次,可怎么也扔不掉,我快要被它搞疯了。”

我瞬间感觉起了一身鸡皮疙瘩,总觉得这屋子里阴风阵阵,有个脑袋渗血的天线宝宝在我背后一脸阴沉的看着我,我连忙咳嗽了一声打断了自己的联想:“会不会是有人假扮的?有变态躲在玩偶里面吓你?”

“我不知道。”李富贵儿哭道:“我抓不到它,也奈何不了它……”

我头皮发麻,想到了一则很久以前看到的一则新闻,新闻里说有人杀了人后,把尸体缝进了玩偶,我想起了李富贵儿说那个玩偶会渗血,可能就是里面缝了尸体的缘故。

李富贵儿听完我的猜测后瞪大了眼睛:“尸体?”

“我还是倾向于里面可能是个变态。”我说道:“你把玩偶买回来时,有没有感到什么异常?”

“没有。”李富贵儿摇摇头:“刚买回来时一直都是软软的,也不会渗血,我以前还经常抱着它玩儿,都是我插了那根毛衣针后,事情才变得诡异的。”

“那你买这个玩偶的店铺还能找到吗?”

李富贵儿拍了一下脑袋:“对,我这段时间给吓坏了,店铺老板应该知道些什么。”

李富贵儿连忙拿起手机扒拉了两下,随即脸色再次变得惨白。

“怎么了?”我问道。

李富贵儿把手机递给了我,上面赫然呈现着一个冥纸店,店铺的名字也是说不出来的诡异,叫死亡玩偶。

我硬着头皮询问了客服关于天线宝宝玩偶的事,但等了许久手机才震动了一声,我拿起手机,发现客服的头像不知什么时候变成了红色的天线宝宝,他只回了一句。

今晚你将会取代我,成为缝在玩偶中的人。

我不知道他说的这个“你”,是指李富贵儿还是指我。

我连忙就想逃出去,但当我冲向门口的时候,却发现门怎么也打不开了,好像被什么东西弄坏了一样。

我绝望的看着李富贵儿,却看见李富贵儿一脸惊恐的看着我的背后,我僵着身子慢慢的转过头,身后什么也没有。

我舒了一口气,然后看到了窗外一闪而过的天线宝宝。

“至于那么俗吗?鬼都喜欢在窗户上出现是不是?”我虽然害怕,但也忍不住打嘴炮,说完后,天线宝宝果真不在窗户上出现了。

“报警吧。”我咬着牙说道。

“报警怎么说?有鬼要杀我们?警察会以为我们是神经病的吧。”李富贵儿摇了摇头。

“不,说我们被锁在屋里了,消防员叔叔会来帮我们的。”我说着拿出了手机,可电话还未拨通,李富贵儿就剧烈的尖叫了起来,我转过头,看到了一个硕大的天线宝宝拿着一把菜刀站在我的身后,玩偶的头上还一直滴滴答答的流着血。

李富贵儿一直在尖叫,我却看到了玩偶露出裤脚的半截绳子,我瞬间明白了怎么回事,我把李富贵儿拉过来推向了玩偶:“去你们的,合伙吓老子好玩吗?”

那截绳子,可以把玩偶吊在窗外晃来晃去。

玩偶被李富贵儿扑倒在地上,我上前踢开了他手中的刀,想要把他头上的玩偶摘下来,可我摘了两下也没成功,我使劲儿时,看到玩偶里面露出了一小节脖子,脖子和玩偶的头部用一根黑色的绳子缝着。

原来真的有人被缝在了玩偶里面,我心下大骇,不自觉放开了玩偶的头。

“本来还想陪你多玩儿会儿的,谁知道你那么快就发现了。”李富贵儿阴沉的声音从我背后响起,我转过头,看见一柄刀朝着我的头上砍了过来。

我眼前一黑,丧失了意识。

“玩脱了,不会给他吓出什么毛病吧。”

“不会吧,好歹也是个大老爷们儿,没那么脆弱吧。”

“还不是你演的太像,他怎么还不醒?要不要打120啊?”

“再等会儿看看吧……”

我被一阵窃窃私语吵醒,睁开眼发现我还在李富贵儿的家里,李富贵儿和另外一个男人看到我醒了后连忙转忧为喜,我看着男人脖子上的线状图案和身后的天线宝宝服,皱了皱眉。

“逗我玩儿的?”

“兄弟,你听我解释啊。”男人连忙说道:“我才是李富贵儿,这是我对象,叫翠兰儿,也是个恐怖小说爱好者,我们就是想给你一次印象深刻的网友见面。”

“呵,是挺印象深刻的。”我冷笑了一声,站起身准备走,真李富贵儿见状连忙拉住了我:“别急啊兄弟,你不是问我为什么突然写那么好了吗?这就是原因啊,半个月前我对象突发奇想买了个玩偶,然后掏空了钻在里面想给我一个惊喜,但惊喜没给到,惊吓却有了,当晚我做了一夜的噩梦,第二天把噩梦写出来,然后就火了。”

“后来我跟我对象一合计,写书之前先代入亲身经历演一遍,写出的效果更加真实可怖,但时间久了,光我俩自己演也没啥意思,就想着请你来给友情客串一下。”

“请我?你们问我的意见了?”我没好气儿道。

“这不是告诉你了效果就不好了嘛,老实说,你昨天过的刺激不刺激?”

“刺激,但我想,要是再有一出我是如何撬兄弟墙角的戏就更刺激了。”此话一出,李富贵儿和翠兰脸上都讪讪的,我哼了一声,走出了他家。

网上李富贵儿的书仍在火热连载中,我开始流连于咖啡馆小酒吧,李富贵儿说的对,他一个写恐怖小说的,没有条件见鬼创造条件也要见,我一写言情的,怎么能没有女朋友呢?

关注公众号,更多故事等着你~

上一篇:天空之城

下一篇:爱·恋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