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田桥没人喜欢孙悟空

文/ @宁迪 01孙悟空的真名已经被人遗忘,人们回忆他时往往想起的是他童年时期不胜其烦的恶作剧,少年时期让人头疼的卑劣行径,和即将成年时令人发指的罪行。倘若我们抛去对他的种种成见和固有形象,望向他生命的起点,你甚至会因为他童年的悲惨遭遇而感...

文/ @宁迪

01

孙悟空的真名已经被人遗忘,人们回忆他时往往想起的是他童年时期不胜其烦的恶作剧,少年时期让人头疼的卑劣行径,和即将成年时令人发指的罪行。

倘若我们抛去对他的种种成见和固有形象,望向他生命的起点,你甚至会因为他童年的悲惨遭遇而感到遗憾和悲伤。

孙悟空出生在马湖山下的马田桥镇,这个小镇虽然并不富饶,但山清水秀,土壤肥沃,盛产作物。马田桥享誉在外主要靠三样东西:萝卜、马蹄、豆腐。

孙悟空的父亲是个老实巴交的生意人,靠做豆腐为生。如果不是因为他做的豆腐吃死了人,或许也就不会发生之后的一切了,而且据乡亲们推测孙悟空也可能子承父业——豆腐是他们家的家业。

然而残酷的事实就是他做的豆腐确实吃死了人,而且吃死了八个人。有一些没有根据的谣传:那是因为孙悟空在豆腐里掺了毒药。不过理性的人都不会相信这类无稽之谈,要知道那时候孙悟空才五岁。为了证明自己的清白,那个老实人当着乡亲们的面把一块白白嫩嫩四四方方的豆腐塞进了自己嘴里,嚼的稀烂,全部吐下去后朝大家张开嘴向大家示意。

“我家的豆腐肯定没有问题。”他挺着胸膛对大家说,豆腐末挂在他的胡渣上。就在大家的注视下,他自己证实了自己的谎言,没过多久他就开始口吐白沫,四肢抽搐,还没送到诊所就死了。

孙悟空的母亲在遇害家属来他们家抄家之前就连夜逃走了,能带走的值钱的东西一样没落下,可能是走的太急,忘记了年仅五岁的孙悟空。

孙悟空在当地政府的指示下寄住到了马小田家,马小田是个领五保的残疾人。对于这个新到来的家庭成员他很是喜欢,百般溺爱。后来有人分析说:可能就是马小田没有原则的溺爱导致了后来孙悟空那无法无天近似毁灭的性格。

尽管孙悟空的父亲害死了八条人命,但是人们恩怨分明,没有将这种仇恨转嫁到孙悟空身上。反而因为孙悟空的悲惨身世多加照顾。孙悟空儿时的玩伴马见山回忆称:“那时候大人们嘱咐我们不要欺负孙悟空,说他是个可怜孩子。”

也有健在的老者回忆:“马小田连自己都照护不好,哪有精力照护孙悟空,那孩子就是吃百家饭长大的,今天这里吃肉,明天那里喝汤,我们可没亏待他。”

孙悟空七岁那年在大家的帮助下进入了马田桥中学,读书伊始他就向大家证明了自己不是读书的材料。他始终热衷于各种调皮捣蛋,上课打瞌睡,吹树叶子,和老师顶嘴。并在学校组建帮派。为了显得有仪式感,他们学着电视里的场景,拿刀割破手指把血滴进碗里,然后喝掉。帮派成员的标识就是他们左手手背上的摩托贴纹,这种摩托贴纹来自一毛钱一个的泡泡糖。后来由于摩托帮在学校为非作歹、恃强凌弱,出尽风头。学生们万分仰慕,纷纷效仿在手背上贴满摩托贴纹。面对这样的情况孙悟空显得很恼火,为了从根源上杜绝这种行为。作为帮派的领袖孙悟空决定找商店老板谈判。当然,谈判失败了,没人会在意一个孩子的威胁。但是谈判的第二天,老板知道了自己有多愚蠢。下课的时候大量的学生拥入商店,人多的屋子里都站不下,他们七嘴八舌要这个要那个,然后抱着东西一哄而散。下午放学的时间,商店还失火了。孙悟空就站在不远处冷静的观望。商店老板报警了,但是警察回复让他大为生气:“他只是一个孩子,怎么可能想你说的那样,话说回来就算你说的是真的,那我们也做不了什么,他只是一个孩子。”

商店老板妥协了,孩子们再也不能从他手里买到带贴纹的泡泡糖。

商店老板是第一个意识到孙悟空不对劲的。“那不是调皮,那是邪恶。”已经去世的他曾这样对人说道。而孙悟空第一次尝到了未成年身份的甜头,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是助长了他的嚣张气焰。

02

关于孙悟空名号的由来,大家有着一致的说法,在一次和人的打斗中他被逼到了走廊的一角,情急之下,他做了一个令人胆战心惊的举动。他爬上栏杆跳上了一颗挨近走廊的大树,并顺着树枝爬到了地上。他孙悟空的名字就是这样得来的,并且立马在镇子里传播,而他的真名逐渐被人遗忘。

孙悟空不仅在学校作恶多端,在校外依旧臭名昭著。拿着大铁锤在邻居家的院墙上砸了一个大洞,偷橘子为了省事用斧子把一大片树枝直接砍掉,在镇上的木桥上动手脚,害得三个居民掉进河里。

在他所有的恶作剧中最为人津津乐道的是还是西瓜地事件。起因是因为镇上一老头和他的抚养人马小田发生争执,孙悟空为了报复这个孤寡老头带着他的死党马见山和马正大在晚上找到了老头的西瓜地。他们用刀在西光头顶上削了盖,用勺子把里面的肉吃干净,然后在里面拉屎,又整整齐齐的盖上。第二天老头来西瓜地摘西瓜的时候差点没有气死,他一路从西瓜地骂到孙悟空家门口。但是闻询赶来的人得知详情后笑得满地打滚。

甚至好好事者称赞孙悟空:“好小子,有出息!”

这时候大家对孙悟空的讨厌更像是一种嗔怪,谁也不会真的厌恶一个调皮的孩子。

所以当有人提出要管教这个孩子的时候,大家不以为然。有人为孙悟空辩解:“孩子长大就好了。”

抚养人马小田则更加激烈的反驳:“小孩子小时候不闹,长大了没出息,你懂个卵子!”

直到孙悟空初二那年,大家才认识到这并非调皮而是作恶。

初二那年已知的欺凌事件十五起,收取保护费一百三十五块钱,此外还组织学生抗议伙食太差以及撺掇学生罢课未果。初二下学期应全体师生一致意见,将其开除。

辍学的孙悟空成了真正的孙悟空,他一天到晚的骚扰居民。偷窃、破坏、吃白食、暗中偷袭,无恶不作,无法无天。没人能管得了他,残疾的马小田就更加无能为力了。有一次,他因为与成年人斗殴,被抓进了派出所。不过由于他年纪小,而且打输了,不仅没有被被抓起来,还得到了赔偿。他大摇大摆的走出了派出所。和他斗殴的是网吧的老板,孙悟空在他网吧打游戏输了气得砸了他的电脑。但是他却因为殴打未成年人要被拘留。

大家的心情复杂,看到孙悟空就远远躲开,生怕触霉头。孙悟空在他们心中已经不再是个孩子了,他们开始认真的厌恶起来。

孙悟空也曾吃过一次哑巴亏。他十五岁那年,就在家门口一口麻袋罩住了他,一阵密集的棍棒把他打趴了。事后他曾宣称要是知道是是谁干的就要干掉那些人。

直到最近,这两位无名英雄才站出来。

他们是比孙悟空高一级的学生,孙悟空曾在他们上厕所的时候放了一个“雷管”,一种威力十足的鞭炮。

“炸的满脸屎。”他们在回忆时脸上带着微笑。也是少有的在回忆起有关孙悟空往事时还能微笑的人。

03

孙悟空曾有过一段消停的时间,那是因为他遇上了他生命中的第一个女人——马媛媛。他们是在镇子上赶集遇见了,马媛媛的美貌让孙悟空一见倾心。当时马媛媛还在镇上的高中读高一,孙悟空利用自己在学生群体的影响了展开了猛烈的追求。马媛媛是个品学兼优的好学生,孙悟空是她避之不及的人物,但是他也知道这号人物的厉害,一直秉着不得罪他的准则友善拒绝。

马媛媛的错误信息让孙悟空认为自己还有机会,他向人请教追人女生的方法。让他送鲜花,送水果。

“女生喜欢浪漫。”他的死党马正大告诉他,“现在流行放烟花。”

小镇没有什么像样的烟花,即使有他也没有钱。后来他灵机一动想到了一个好办法,他让人把马媛媛带到能俯视整个镇子的房顶,然后点燃了田埂上他能找到的稻草垛。

马媛媛总算意识到必须明确的告诉孙悟空自己的想法,但是孙悟空早已执迷不悟。后来孙悟空把马媛媛约到了镇子后面人迹罕至的水坝上,他说做个了结。马媛媛去了,也回来了。不过不久之后,马媛媛一家都离开了马田桥镇。直到这里的人完全的摆脱孙悟空给他们留下的阴影,马媛媛的亲戚才吐露真相。据他描述,那天马孙悟空一见马媛媛就欲行不轨之事,马媛媛虽然拼死反抗却终究不是他的对手。

“所以她被强奸了?”有人惊骇的望着说话的亲戚。

亲戚又是摇头又是点头,犹疑不决的说:“孙悟空倒是想干那事,不过没找到地方。”

众人又是唏嘘又感到好笑。亲戚继续说,马媛媛回到家和家里人说了这事,家里人一听顿时怒气冲天要杀了孙悟空。当然这是气话,杀人是要偿命的。那就报警,可是他才十五岁,又是强奸未遂,能不能定罪都不好说。万一孙悟空没给抓住,他一怒之下做出什么丧心病狂的事情……马媛媛一家思前想后最终决定离开马田桥。

孙悟空倒是有过一个女朋友,而且是倒追他的,那个姑娘叫马拉拉。现在人们提起马拉拉时无不惋惜,大家都说她是鬼迷心窍看上了孙悟空。其实我们现在回过头来看这件事情,一切都在情理之中。当时孙悟空在学生们心中的威望极高,马拉拉是个长相极其普通的学生,却有着极其旺盛的虚荣心。所以我们可以预想,当在镇上毫无存在感的马拉拉走到孙悟空身旁时,所有的目光都会投向她。她在孙悟空身上找到了自己求之不得的存在感,还有那遗失已久的自尊心。

马拉拉的父亲马沅强是饭店老板(他曾被列为杀害孙悟空的嫌疑人)。当他得知自己的女儿爱上孙悟空,那情形可想而知。他曾经将马拉拉关在家里,不准孙悟空与其接触。但是对于一个叛逆的年轻人来讲,压迫其实等同于助力,马拉拉对于孙悟空的情感已经逾越了爱,更像是一种自我认同的成长方式。而此时镇上也出现了不同的声音,这些声音来自镇上的喜欢拨弄是非的妇女,她们有这样一种观点:既然他们是两情相悦,为什么不能成全他们,说不定爱情能拯救孙悟空。

此外还发生了三件事情。第一件:每天有一群黄毛来饭店吃饭,每天都以发现蟑螂的理由拒绝买单。第二件:食材供应商无故停止供应原材料。第三件事情:马拉拉的弟弟在学校里遭遇整个学校的冷暴力。

就这样马沅强算是妥协了,但是妥协换来的只是孙悟空的怙恶不悛、变本加厉。也就是在这个时候镇上的人们表现出一种前所未有的默契:无论孙悟空做什么他们都熟视无睹,就好像从来没有孙悟空这个人一样。

04

或许是感到到了群体的压力,一个晚上,垂头丧气的孙悟空找到了自己曾经的老师,他痛苦的向老师倾诉:“我突然意识到我在你们心目中是多么的讨厌,我其实有想过改变。但是我觉得改变是很羞耻的事情,那像是一种软弱。后来那些坏的东西在我内心成熟并且扎根生长,我已经无法将那些东西剔除,我不知道怎么办……”

面对这位劣迹斑斑让他丢尽了颜面的学生,老师没有一点儿耐心,孙悟空在他心目中是无可救药的。“你给我滚出去。”老师指着门口,“快点。”

孙悟空是走着出去,走之前还把老师的鼻梁骨打断了。

此后这位老师回忆起那个晚上时神情复杂,“当晚如果我劝导他会不会避免悲剧的发生?我不知道?没人知道,我只知道那天晚上我做了我唯一想做能做的事情。”

孙悟空十七岁那年走进一家服装店,他去拿一件订做的西装——他送给自己的十八岁成人礼。他出来的时候两手空空,怒气冲冲。因为他的怒火,服装店老板少了两颗门牙,原因是那身西装并未达到他的预期。

出门的时候他碰到里镇上新来的年轻警察,这位新来的警察早就听过他的事迹,一直憋着一股子劲头想会一会孙悟空。两个年轻人隔着人群遥遥相望,出于对警察的敬畏,孙悟空回避了那双燃烧的眼睛。但是年轻警察没有打算放过他,他走到孙悟空面前,让他双手抱头蹲在地上。孙悟空只是轻蔑的笑了笑就若无其事的打算离去。

“你以为我是在开玩笑吗?”年轻警察用警棍指着他的后脑勺。

孙悟空退到他的身边,面带嘲讽的微笑,轻轻的说了一句什么。

年轻警察像是疯了一样突然扬起警棍疯狂的抽打孙悟空,那骇人的样子就是孙悟空看了也吓得面色苍白,瑟瑟发抖。孙悟空显然没有想到警察会当街打他。孙悟空当时有想过反击,不过当他命令他的兄弟们动手的时候,他们只是呆滞的站在原地,脸上镌刻着恐惧与怯懦。

随后大肚子的马拉拉把他拖了回去。之后的一切众说纷纭,有人说孙悟空在回去的路上就已经开始殴打马拉拉,也有人说是在家里。相同点是,在殴打马拉拉的时候孙悟空嘴里高声叫骂,说马拉拉是个不要脸的烂货,死皮赖脸跟着他。

报信人是镇上的瘸子,当他一瘸一拐跑到人群中时,他嘴里的话也瘸了:“杀…杀…杀人了。”

“瘸子你是看到那个偷婆娘了吧。”马拉拉的父亲这样打趣说。

当天晚上孙悟空跑到了他马沅强家里说他杀了马拉拉,不过他未满十八岁,不会判死刑。马沅强并未理睬他,只是自顾自的做着手里的活。然后孙悟空幸灾乐祸的得意洋洋的走到了警察局自首。但是警察告诉他一个大吃一惊的消息:马拉拉并没有死。他半信半疑的回到了住处,马拉拉的尸体已经不见了,地上那一摊血迹也变得模模糊糊,一点儿也不真切。

他突然想到自己不用坐牢了,喜不自胜。这时候响起了敲门声,孙悟空悠哉悠哉的打开门,他看到全镇子的人都站在门口。

在随后的调查中,居民们一致声称孙悟空是自杀。但是根据尸检报告,被害人身上的多处伤口不可能是自己所为。当然这宗案件由于无法确认凶手最后不了了之。

孙悟空死时还是未成年,离他的十八岁还差三天。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