释放绿皮怪物

它说:你今天二十岁啦,我祝你生日快乐。它说这话的时候摇晃了一下,向前摔倒,嘴里的东西都甩出来。我小心翼翼的扶起它,有点好笑的说:谢谢你啦。它的盖子微微颤抖,说:让你见笑了,没弄脏你衣服吧。很多蚊虫在我周围盘旋,黑夜很早前就被划分给了它们。有...

它说:你今天二十岁啦,我祝你生日快乐。


它说这话的时候摇晃了一下,向前摔倒,嘴里的东西都甩出来。


我小心翼翼的扶起它,有点好笑的说:谢谢你啦。


它的盖子微微颤抖,说:让你见笑了,没弄脏你衣服吧。


很多蚊虫在我周围盘旋,黑夜很早前就被划分给了它们。


有一只蚊子攀上我的赤裸手臂,我看着它,看到它的鳞翅和细长的欲望,不知道它是不是也正在看我,肥大又迟钝的群居弱小生物。


我说:没事啦。我用食指摁死这只蚊子。


我拍拍它的盖子,说:你知道吗,你是第一个给我送祝福的人。


它嘿嘿的笑了,笑的丑陋又憨厚。


它说:很奇妙吧,跟一个垃圾桶对话。


我摆摆手,说:我刚才喝了酒,明天只会当成一场梦。


夏天啦,我想,在自己生日这天做场奇怪的梦,不是每个人都会经历的吗?


我仔细端详这只垃圾桶,它有些年头了,某些部位开始发黄,盖子的链接处黑黑的,看起来会很粘。


我叹一口气:你看上去只是一个很普通很普通的垃圾桶啊。


它也叹一口气,说:是啊,我长得不好看吧?


我实话实说:是的。


没想到它“哇”的一声哭了出来:你太伤人了!


我手足无措,有些无奈地说:对不起啊。


它又一下子笑出来:嘻嘻没关系啦。


我被气的够呛。


它看起来有些内疚,说:我毕竟不是一个成年人,你得理解。


我说:为什么叫住我呢,阿桶?


它说:你好自来熟哦,我想借个火。


我愣一下,从衣服内侧口袋摸出一包烟,里面还有三根,皱皱巴巴的蜷缩在盒子里。我摸出一根夹在垃圾桶盖子上。


这个夏夜风吹得很凶,我用手护着火,小心翼翼的点上。


它“咳咳”咳嗽起来,我有点无奈:你不会抽啊。


它很凶:你一生下来就会抽啊!我不得学吗?


它又吸进一大口,烟雾从桶口喷出来,像是雪山上走不开的浮云。


我说:怎么想学抽烟?


它没回答,抬起头来。


它说:你往上看。


我抬起头,看到天上的星星和月亮,很明亮,闪着光大度的让地球上每一个人都看得见。


我说:哈哈哈哈很宏大。


它说:诶什么?唉不用看那么高啊,我说路灯。


我看向路灯,是根平平无奇的路灯,在这个夜晚黯淡无光,市政府为了节约资源,在每个深晚都只是让路灯隔一个亮一个。


它说:我跟她是同时安放在这的,刚安放的那天,我心里想‘哇!撞大运了!她好美。’


我仔细看过去,这根路灯跟旁边那根一模一样。


它说:你不明白,咱们的审美观不一样。


我坐在它旁边抱着腿,开始有点冷了。


它说:从那天起,七百八十五天的时间里,我每天都在向她搭话:‘你好吗小姐。’‘今天你好美。’‘今晚月色好美。


我摸摸它绿色的桶身:她回你了吗。


它有点低落:没有。我知道原因,因为她太高了。


我说:啊?


它说:你家住在几楼。


我说:十七楼。


它看着我不说话。


它说:一楼的人向你喊话你听得到吗?


我说:啊我明白了,那你想出什么办法没?


它嘿嘿笑了,说:我上去找她不就好啦,上十七楼。


我说:可是你怎么上啊?别指望我把你抬上去啊,我可抬不了那么高。


它看向夜空,看着星星,看向周围,看着每一只飞舞的蚊虫,看向我,看着我蜷缩起来的双脚。


它说,我需要一场火,我要变成一阵烟雾上去找她。


我一下站起来,叫出声:你要自杀?


它很冷静的看着我。


它说:看着我,你看到什么?


我说:一个破旧的绿皮垃圾桶。


它笑了,笑得很轻蔑。


它说:你看不到吗?我在这个黑夜这么闪烁,我不是他妈的垃圾桶,是一个自由自在的灵魂!


说完,它一口咽下香烟,香烟接触到它内部的垃圾开始剧烈的燃烧起来。


它的表情痛苦又喜悦,它的目光停留在旁边的路灯上面,充满了期待。


雨突然下了起来,滴滴答答,密密麻麻。


落在我的身上,路灯上,绿皮垃圾桶上。


垃圾桶身上的火慢慢熄灭,一点一点,从涅槃变为一场葬礼。


我看着烧的有点黑乎乎的垃圾桶,试探性的叫:阿桶。


阿桶不说话,过了一会,突然叹了一口气。


它苦笑,它说:我究竟做错了什么?


雨狠狠砸在它的身上,砸的它黯淡无光。


它说:你知道吗?我是人类,我就是个人类。


它说:我什么都有,有欲望有情绪,甚至还敢渴望未来和爱情。


它只是没有身体,这不重要,对于人来说一点也不重要。


我也变得有点难过,我说:你有意识多久了。


周围的雨声淅淅沥沥,它说:很久了,我早都没有最开始的记忆了。


它哭了,哭的声音很大,盖过了雨声。


它说:为什么囚禁我,我每天看到无数的人来来回回,明明我们都一样,完完全全,一模一样,为什么就偏偏,就偏偏囚禁了我呢。


它小声,一字一句的说:我连给我的爱情打个招呼的自由都没有吗。


我冲过去,蹲下用打火机点它的身体。


我说:你忍着点。


它说:没事的,我吃过很多东西,死去的猫咪尸体,某个人最后剩下的遗物,遗忘和黑暗我都包容了,只是点痛苦,我有什么不能承担的呢?


我拿起打火机一次一次点它,可是雨让它浑身湿漉漉,一次都点不着。


它笑着安慰我:算啦。


我没说话,继续点。


突然,旁边的路灯亮了一下,很亮很亮,像是突然爆发的一颗恒星。


紧接着,她的线路闪出一丝火光,整个路灯燃烧起来,所有雨滴都落不到她身上。


它哈哈大笑,笑的很开心,还带着炫耀。


它说:我没骗你吧,她亮起来的时候,是全世界最美的。


我的脸上落满雨滴,缓缓划落下去。我说:是,是我见过最美丽的路灯。


它说:快把我推过去啦。


我颤抖着把垃圾桶推过去,它贴紧路灯,一下子着了起来,变成一束温暖的篝火。


我看到它燃烧变成的烟雾飘上去,和燃烧起来的路灯拥抱在一起。

上一篇:我们去抢劫银行吧

下一篇:戏凤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