捡垃圾的侠客:穿过星月来见你

传说中,剑客刘小剑是江湖中第一剑客,他有一把举世无双的神兵,还会江湖中失传已久的武功,更有人说,刘小剑根本不是人,他从天而降,是天神化身。是夜,无月,繁星点点,有人带着灯火在看台上远望,突然天空之中突然划过一道白光——有流星。唐婉婉合起自己...

传说中,剑客刘小剑是江湖中第一剑客,

他有一把举世无双的神兵,

还会江湖中失传已久的武功,

更有人说,刘小剑根本不是人,

他从天而降,是天神化身。

是夜,无月,繁星点点,

有人带着灯火在看台上远望,突然天空之中突然划过一道白光——有流星。

唐婉婉合起自己的双手,闭上眼睛,许了一个愿望。她睁开眼睛的时候,婢女小青眼带笑意地看着她。

“小姐许了一个什么愿望呢?是不是希望自己能够找到一个如意郎君,小姐也到了出嫁的年纪啦。”小青年纪不大,却总是想得很多。

唐婉婉轻轻地敲了一下她的额头,“就你知道得多。”她的脸色平静,目光却好像有些期待,或许每个少女心里,都梦想着有一个盖世英雄,踩着七彩祥云来迎娶她,在她最最绝望的时候,有人对抗世界来拯救她。

是日,阳光灼灼,人声鼎沸,呼喊声不绝。谁也没有想到,一天之内,中原八大派结成联盟。势如破竹攻上魔教山门,魔教弟子势单力薄,根本支撑不住。转眼间,八大派的人手已经围住了魔教总部,将魔教教主和他的女儿堵在了魔教的山门之内,很快,魔教弟子纷纷退败,正派人士攻了进来。

唐婉婉和她的父亲苦力支撑着,刀光剑影之间,她的身上已经多了好几处伤口。父亲身上的伤口更多,许多伤口是因为身体阻挡砍向她的刀剑。她已经快要放弃希望了,想起昨晚的流星,露出一个自嘲的笑。

突然之间,天塌了,或者说是房子塌了,就这么一瞬间,魔教华丽的宫殿就破了一个大洞,有什么东西砸到了上面,一座山?一座奇形怪状的山?所有人的动作都停了下来,唐婉婉也吃惊地看向那座山。

那是什么东西?一时之间,所有人都看着从天空中落下来的那座山,那到底是什么东西?

有人从那废墟中钻了出来,。

不,他是从那座奇形怪状的山体里面钻出来的,有眼尖的正派弟子喊了出来。

“你是谁?”正派无极道之一的掌门人清虚道长面色有些凝重地问着面前的人。

被摔得不轻,刘小剑觉得现在晕乎乎的,突然之间,他听见有人问:“你是谁?”他打了一个激灵,大声地回答到。

“我是星际生活公司第九分区k-8垃圾运输舰驾驶员-刘小剑。”喊出来之后,刘小剑才看向自己的四周。他手里还握着专门用来拾取宇宙垃圾的弹力杆。

于是他有些懵了,这些都是什么人?为什么穿着这样奇怪的衣服,在这里舞刀弄枪,难道是在电影?自己闯到什么影视星球来了?

刘小剑原本安安稳稳地睡在自己的休眠仓里,他已经设定了自动驾驶,等着闹钟将他叫醒,他就起来拾取回收垃圾,可是飞船竟然出现了故障,自动导航系统将他带向了一片未知的星域,他反应过来的时候,飞船的能量快要用尽,他只能选择最近的生命行星迫降。

谁知道到了这样一个地方?刘小剑看着自己面前的白胡子老头,还有被围攻在中央的父女两人,张口问道。

“你们这是在干啥?”

清虚道长看着眼前奇异装服之人,大喝道:“今日我们八大派齐聚于此,为的是铲除魔教,匡扶正义。,你又是何人?”

妖孽?这是在闹哪出?刘小剑有些摸不着头脑,却听见站在中间的那个姑娘说话了。

“清虚你这个无耻之人,你们八大派暗地里不知道做了多少坏事,却偏偏都推到我们魔教的身上,世人唤我们魔教,只因我父亲做事只凭心中意气,却被你们栽赃诬陷。你们八大派才是真正的邪教,魔教。”

“跟着妖女多说什么?这小子从天而降,又满身的奇装异服,必是妖孽,我们一同将除去。”似乎被戳中什么痛处,清虚一下子有些恼羞成怒起来哦,他指挥手下弟子冲向刘小剑。

一时之间,好多各式兵器都向刘小剑攻了过来,他根本不会武功,反应不过来,只好拿自己手里的弹力杆来格挡,只听见“乓 ”的一声,那个剑客的剑和刘小剑手中的垃圾杆撞在了一起,太空合成金属的质量是高一些,刘小剑的垃圾杆丝毫没坏,对方的宝剑却多了个豁口。

“不好,这小子手里拿着的是一把神兵。”那人大喝道。

刘小剑看着自己手里捡垃圾专用杆,心里更加迷糊起来,忽然之间,有无数暗器向刘小剑打了过来,正是江湖中最有名的千手观音所发,铺天盖地暗器向刘小剑撞了过来,刘小剑避之不及,以为自己马上就要无缘无故死在暗器之下,临死关头,他灵机一动,弹力杆的磁力开关,暗器全都被刘小剑的的弹力杆吸住了。

众人一惊,“莫非这就是江湖中失传已久的吸星大法?”有人喝了出来,唐婉婉看了过来,眼睛里透着惊喜,是他吗?一个踏着七彩祥云到达这里的英雄。

一时之间,所有人的动作都停了下来,他们都看着刘小剑等着他接下来的动作,刘小剑呆立在原地,旁人看到它如此平静的样子,不敢出手,却不知道,刘小剑其实还沉浸在后怕之中,差点就死在暗器之下了啊。

魔教教主却一下抓住了机会,趁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刘小剑身上的时候,他出手打伤了对面几位好手,将自己的女儿和那个从天而降之人送出了包围。

他用力喝道:“快跑····”

那一天晚上,逃得筋疲力尽的刘小剑和唐婉婉坐在草地上,看着太阳一点点地落下去,唐婉婉的头靠在刘小剑的肩膀上,宁静平和, 有那么一刻,刘小剑想要用余生都来看日落,即使他清楚地知道,日落不是行星自转带来的自然现象,有的星球一天还可以看七次日出呢。

即使他认识这个姑娘不过短短的一天时间,他好像已经认识她很久,多么长的一天啊,他的弹力杆救了他一命,他们在敌人的追捕下逃了整整一天。

“你是个英雄吧?”唐婉婉靠在他的肩膀上,缓缓地问着。

“啊?”刘小剑还没有反应来过,回过头来,身边的少女已经睡着了。

第二天,她一进门,喊着,“小二,来两碗牛肉面。”带着少女的英气,她的腰间配着剑,却回头看着他笑了,刘小剑突然觉得像是被什么东西撞到了一样,像是那年在太空里面飞行的时候,遇到一个避不过的陨石,他觉得天旋地转,世界也变得虚幻起来。

直到她问;“你不吃吗?” 刘小剑才回过神来,猛然吃了一大口,滚烫的汤汁在他的嘴里黄晃来晃去,但是他紧紧地闭着自己的嘴,脸都红了。唐婉婉咯咯地笑了起来,他终于将面和汤咽了下去,火热的感觉通到心里。

“好吃吗?”唐婉婉看着他,用手托住自己的下巴。

“好吃,好吃··”刘小剑忙不迭地回答着,他避开她的眼睛,将视线投到旁边去了。然后他们的注意力一下被旁边人的对话抓住了。

“哟,你们知道嘛?以前那个恶贯满盈的魔教教主被抓住啦,武林正派决定,要在七月初七那天在魔教总部将他公开斩首。酒馆里,刘小剑明显感觉到听到那句话的时候,唐婉婉的身体明显地颤抖了一下,他想要握紧她的手,却在碰到之前又缩了回去。她的眼睛望了过来,他的眼神却又有些退缩···

唐婉婉走的时候,刘小剑将自己锁在客房里一整天。在那之前,

“可以跟我一起去救我的父亲吗?”唐婉婉看着他,眼神里带着希冀和渴。她的手平静地在他的面前展开着,过了一会,又过了一会,直到她慢慢地,把手收了回去,还是没有一只温暖的手,贴在她的手上。

她静静地说,突然间笑了,“我知道了。”

她早就学会了不向别人倾诉些什么,她是高高在上的魔教公主,没什么人是她的朋友,大概也没什么人能成为她的英雄。

她的父亲,她自己会去救。

刘小剑看着她的笑,心里有什么东西破开了,他也很想伸出手,可是他毕竟不是个英雄啊,他只是个小小的垃圾工,开着一艘小小的运输舰在各个星球之间运输、清理垃圾。而且我们才刚刚认识一天多啊,救人,很危险的吧?虽然日落很美,可是每天都有日落不是吗?

回到运输舰想要看多少次日落就可以看多少次日落啊。

对了,运输舰?刘小剑从床上蹦了起来,他下了楼,要了一匹最快的马,向魔教总部的方向奔去···

这明显就是一个陷阱,唐婉婉心里清楚极了,可是她还是不得不来。

这果然是个陷阱,父亲被捆在梁柱上,可是她被困在很远的地方,正派弟子越来越多,兵器也越来越靠近,唐婉婉已经快要挥舞不动她的剑了。下一秒,她就要被俘虏。

然后其他人的兵器都飞到了别的地方。

刘小剑在的地方,他气喘吁吁,明显是赶了很久的路一刻不停到达这里,他挥舞着弹力杆,大声喊着:“婉婉,我来了。”像是个傻子,又像个英雄。

一批批的敌人扑了上去,可是弹力杆只能吸住他们的武器,防不住他们的拳脚,终于,在又一次对脖子的重击之后,刘小剑晕倒在地上,没有看见,也没有听见唐婉婉的哭。

他做了一个很长的梦,梦到了一个叫做刘小剑的人。

很多的时间他都是自己度过的,在他年幼的梦里面,他想要成为一个大英雄的啊,他想要带领一整只的舰队,去探索宇宙的秘密,星河之间会有他对抗星盗,拯救亿万生命的传说啊,他会见到星河之间的美景,中子星的喷发,黑洞的形成,那些灼灼的恒星,那个时候,他的梦里都是星辰大海。

可是他渐渐长大了,长大到发现自己还是个普通人,他没有指挥舰队的天分,身体素质也不足够,没有能够被选拔当上探索舰队的船员。他千方百计地去学驾驶星舰,每天晚上抱着大部头的书籍啃着,还话很多钱去驾驶模拟仓。

只要功夫深,铁杵磨成针,得了吧,他还是个普通人,努力了那么久,也只能在星际之间开着垃圾运输舰啊,在各个星系之间捡着垃圾,然后将他们运输到垃圾星球上,有的时候他想着,那就这样子了吧,隔着运输舰的太空玻璃看出去,还是可以看见星空啊。

好像有人在说

刘小剑,算了吧,这辈子安安稳稳地待在这里,当个捡垃圾的吧,也挺好的,还能包一日三餐呢,忘记你的梦吧。

刘小剑说:好啊。他渐渐地松开他的伸缩弹力杆杆。

可是为什么会有人在哭,

为什么这哭声这么熟悉,

拜托你,

不要哭了好不好?

我还是不要做这个梦了,

我想要走,走到那个哭声到的地方啊。

“走?你以为你还走得出去吗?刘小剑,你就是个垃圾啊,垃圾又能作什么呢?”

“我确实很没用啊,可是我他妈的还是想要做一个英雄啊”

下一刻,刘小剑从自己的梦中惊醒过来,

手中拿着他的垃圾杆,

他能感受到脸上湿湿的,心里苦苦的,随后这些都变成了无边的怒火,

你们怎么敢让她哭?

“别他妈看不起捡垃圾的啊。”

他的飞船还在这里,他的人也在这里,他的弹力杆还在他的手里,那么,他就是那个无敌的垃圾运输舰驾驶员——刘小剑,他按下了弹力杆上的按钮。

接着一阵狂风大作,正派的武林人士们,谁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只是随着隆隆的巨响,刘小剑的飞船大门,竟然打开了。

反重力装置开启,无数的太空垃圾从舱底弹了出来,铺天盖地席卷而来像是世界末日降临,刘小剑没有怕,也没有跑,他静静地挥舞着自己手中的垃圾杆,抓取,释放,抓取,释放,满天满地的不明物体向着那些正义人士们飞了过去。

或许他们的轻功很好,身法不错,能躲过各种各样的暗器,可是能躲得过半辆马车一样大的陨石吗?能躲得过那么一块门板一样大的太空金属吗?

各种各样的陨石无差别攻击着,而刘小剑挥舞着自己手中的垃圾杆,防护地滴水不漏,衣袂飘飘,直到天空中再没有东西掉下来,他才如梦初醒地看着倒地哀嚎的武林人士们,有些发呆。

然后,

突然。

“你在干啥?”刘小剑手足无措地站在原地,“咔”的一声垃圾杆落到地上。

唐婉婉挣脱了束缚,冲上来抱住了他,还亲了他一下。他一点都不知道自己的手应该放在哪里,像是多长了两只手,终于,他还是抱住了她。轻轻地拍着她的背,笨拙地,小心地···

很多年后,唐婉婉看见流星的时候还会闭上眼睛,

不过,不是为了许愿,而是感谢,有那么一个英雄,从天而降,虽然笨笨的,但很勇敢,然后她会看向自己身边的人,亲他一下。


是我来了,@鱼尔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