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回尸体的方法

偷回尸体的方法题图/《正义联盟:闪点悖论》(这部动画真的超好看,一定要去看)文/树乱1强子死了。说来丢人,他是被活活打死的。因为偷电瓶车被人发现,当场挨揍,一块砖劈在后脑勺上,人就没了。眼瞅着围观群众堵得水泄不通,已经成为灵魂状态的强子有些...

偷回尸体的方法

题图/《正义联盟:闪点悖论》(这部动画真的超好看,一定要去看)

文/树乱

1

强子死了。

说来丢人,他是被活活打死的。

因为偷电瓶车被人发现,当场挨揍,一块砖劈在后脑勺上,人就没了。

眼瞅着围观群众堵得水泄不通,已经成为灵魂状态的强子有些不好意思,这可是他人生第一次被这么多人关注。

严格说来,其实算不得“人生”了。现在的强子身体呈现半透明状,活人看不到他。

“小伙子,走了。”

悄然,一只手搭上强子的肩。

强子心惊,知晓来者不善,他转回身,看见一位须发皆白、头顶光圈的老爷子:

“走去哪?”

“难道你还想上天堂?”老爷子双手背后,挑起眉毛。

这是要下地狱!

强子两腿一软,不自觉跪倒在地:

“老神仙,我不能死啊,我要是死了,家里就剩我妈一人了!”

“装什么孝子呢,”老神仙呼气时胡子抖,“你妈卖馄饨辛苦供着你,结果你毕业后不还是游手好闲,成天去网吧,欠人家不少钱。”

因为赚钱真的很辛苦啊。

“可这是我第一次偷电瓶车,不至于被活活打死吧!”

强子拼命抱紧神仙的大腿干嚎,他在恐惧,恐惧就这么死掉,恐惧背着一个难听的名号永远消失在人间。

“要不,给你一次机会?”老神仙挠了挠头。

“您说。”强子两眼一亮。

“看到你的尸体了吗?”老神仙用手指着强子躺在地上的尸体,“如果,三天里,你能把你的尸体偷出来,运到你们市百花公园的摩天轮上,在摩天轮升到最高点时,大声喊‘我再也不偷了’,我就把你的身体还你,让你复活……”

“偷自己的尸体,还要放到摩天轮上?这也太难了!”

“计时开始,”老神仙假笑,“放宽心,我不会害你,办法总比困难多!”

“但是我……”

“你不是可会偷了吗?”

发出一长串刺耳的大笑声之后,老神仙的身形随风消散。


2

强子回过神时,民警们已经赶到了现场,对着尸体拍照取证。他们并不知道身旁还站着个鬼魂,正在打地上那具尸体的主意。

只见强子穿过人群,弯腰握住了自己尸体的脚踝。

——他竟然可以触碰自己。

心一横,强子抬起了尸体的两条腿。

人群中爆发出尖叫。

要知道,那可是一具会抬腿的尸体!

强子拉起尸体就走,他想趁大家反应过来之前,一口气把尸体拖上摩天轮!

“人还活着?”

然而,旁边的民警一伸手扯住尸体的胳膊,强子就忽地感到双手一空,眼睁睁地看着尸体的两条腿坠落在地。

原来,只要有人用手触摸尸体,作为灵魂的强子就没法使力了。

老神仙,您这不在玩我嘛!强子叫苦不迭。

他只能目送自己的尸体被人抬上车,又眼睁睁地看着车一溜烟开没影。

幸好,即便尸体远离,强子仍能够感受到尸体所在的位置。哪怕相隔几十公里,他依然可以隐约感受到遥遥传来的呼唤,或许这就是老神仙对他的怜悯。于是强子快步穿越人群,朝尸体停留的位置走去。

果然,他来到了警察局。

他没有朝尸体所在的地下室前进,而是先去了审讯室。他有些好奇,那个打死自己的恶棍究竟长了张多么凶神恶煞的脸。

意外的是,被讯问的竟然是个无比普通的男人。面容温和,人畜无害。

“要是车被偷走,我这个月又白干了,”凶手捂住脸哭,“我真的压根就没想杀他……”

就是这样的人杀了我吗?强子一时间有些窒息。

“看看,都是因为打死了你,害得这可怜男人要坐牢了。”

身后传来讥笑声。

强子转身,看见了另一个年轻的灵魂。


3

这“人”自称正因为中风躺在医院里,同样处于半死不活的状态,“其实就是吹空调吹的,没想到会吹死”。他絮叨叨地说起自己死前的愿望是跟母亲道声歉,“因为她总是生病住院,却还一直操心我”。

“结果那位老神仙给了我三根白发,说是给我三次附身在动物身上的机会。要我用完三次机会之后,我妈必须知道我跟她道过歉了。”

而且无法附在人的身上,真是个喜欢恶作剧的老神仙。

“要不,你去动物园找头猩猩附身,再找支笔写个‘对不起’?”

强子心里盘算,万一对方只附身一次,那留下的两根还能借过来。

“我出得去笼子吗?”

或许是同病相怜的亲切感,这家伙老远看到强子,就忙不迭地跟了上来。

强子上下打量起对方的一身肥肉,叹了口气:“要不,我喊你小胖得了。”

“不如喊肥宅。”

没法丢下小胖,强子只好带他一同去了解剖室。这会儿法医正把强子的尸体像咸鱼一样拖上菜板,取出手术刀,在他后脑勺鼓起的肿包处一划拉,乌黑的淤血就像拧开的水龙头哗啦啦地流。

“噫!和平肥宅不看暴力场景。”

小胖吓得直捂眼睛。

强子尽量维持住呼吸,平静地看自己的肚皮被一刀划开,又被用镊子一层层剥开皮层与内脏。

“你都成这样了,还怎么复活啊?”小胖来捂强子的眼睛。

待解剖完毕之后,尸体被推进停尸房中,过两天就会被家属领走火化。一旦尸体彻底被破坏掉,恐怕强子就再也活不过来了吧。

按理说,他应该趁现在抓紧抢走尸体,可他一筹莫展。直接拖走是不可能的,停尸房上了锁,而且要经过重重办公室。附身一头动物闯进来抢尸体也很困难,或许会人被几枪击毙。

“这头发神仙说别人能用么,借我试试呗?”

“想得美,你能用我也不借,别老琢磨我手里几根毛。”

“你真抠。”

打电话求助更别想,灵魂状态的强子根本就摸不到电话。

“可真是徒劳无功啊。”小胖在一旁嘲笑。

“闭嘴,肥宅!”

在尸体旁苦守了整整一天,强子终于放弃了:

“我想去看看我妈。”

“我猜你已经放弃了。”

“肥宅,你话真多。”

小胖骄傲地叉起腰:

“因为肥宅总能一眼看穿问题的本质。”


4

“变成灵魂以后,连冰镇可乐都喝不到了。”

路程有些远,小胖喘得像发动机。

“你这体型,假如活过来,还是锻炼锻炼吧。”

母亲不在家,强子带小胖溜达了一圈没找着人。他大概猜到了母亲在哪。

“唉呀,我一不找对象,二缺爹妈教育,人生打算躺到死……好像真的就这么死了,反正我锻炼啥?有好身材又能怎么样?”

强子面露同情:“缺教育?你爸和我爸一样,也欠钱跑了?”

“完全相反,我爸就是太有钱了,结果生出我这么个废物,真对不起他个老混蛋。”

强子面露伤感,拍了拍小胖的肩,指向不远处的馄饨摊:

“那个……就是我妈。”

不远处的馄饨摊旁,强子的妈妈正在低头擀馄饨皮。

“阿姨的白头发,是不是有点多。”小胖在一旁小声嘀咕。

“不,我出事前,还没……”

母亲在短短的几天里迅速老了十岁,她的眼睛又红又肿,显然哭过不止一回。馄饨摊子的招牌也被人泼了红漆,怕是有人来闹过事了。

“见人少好欺负……”强子握紧拳头,可满腔愤怒又无处发泄。

他想起平日里泡过网吧之后,嘴里叼着点八,晃悠到老娘的摊子上,吃一碗老娘做的馄饨,别提有多美。面对颓丧的自己,她骂得很少,大多时候只会无奈地叹口气,轻声问他“饿吗”。

他看到个男孩小心翼翼地端着碗找了位子坐下,就茫然地伸出手去,可虚空的手掌穿过了瓷碗,好像在暗示着强子,他已经和眼前的这碗馄饨不在同一个世界里了。

强子这才醒悟过来:也许,再也吃不到母亲包的馄饨了。

“我不孝啊。”

爹跑路了,自己也没了,母亲的精神支柱估计已经塌了吧。

“你是挺不起阿姨的,”小胖小声说,“跟我一样,直到这会儿才后悔莫及。”

强子在母亲的摊点旁失神许久,直到小胖拉扯,他才终于回过了神。长叹一声之后,他面对着夕阳,朝着来时的方向快步走去。

他走得头也不回,让身后的小胖好一阵追。

“我必须、必须要偷回自己的尸体。”

只不过,无论强子下多大的决心,现实都无比残酷:他根本不可能将自己的尸体拖出停尸房,更别说像老神仙要求的一样,放上摩天轮了。

小胖只是在一旁默默地看着强子,其实他也早就放弃了吧。

毕竟,这种“游戏”的规则,实在过于苛刻了。

但,也绝非没有转机。

就在只剩不到一天的时候,几名医生同时走进停尸房,径直朝强子的尸体走去。

“就是这具吗?”一位医生问。

“是,要是你们不打电话过来,我们可能直接通知家属拉回家火化了。”

医生撑开了担架:

“没想到签过遗体捐赠的人竟会去做小偷,人心可真是复杂。”


5

见自己的尸体被推出了门,强子拉起小胖快步赶上。

“你捐赠过遗体?”

强子面容紧张地点点头。

“你不是个坏人啊。怎么会去偷电动车呢?”

“懒呗。”

“还真有脸说。”

“肥宅有脸说我。”

“会犟嘴了,学习能力很强。”

没工夫搭理小胖贫嘴,一见医生们把自己的尸体推上车,强子有些慌神。明天中午就到时限了,如果半路上再耽误功夫,那可真彻底活不过来了。

他冲上去想再争夺一下自己的尸体,可出乎意料的是,当他握住自己手腕的时候,竟然身子一倾,仿佛滑进了一个合身的容器中,他的灵魂竟然完全陷进了自己的身体里。

灵魂忽然回归了身体。

难道是老神仙网开一面,给了他机会?强子又想起老神仙那句“办法总比困难多”。

睁开眼,满目都是黑暗,强子知道自己正躺在裹尸袋里。烧灼般的疼痛感遍布全身,刺激得他忍不住颤抖。

“这裹尸袋怎么在动?”

啪的一声,有人一巴掌拍在了裹尸袋上,强子的灵魂瞬间坠地。

“小胖,快赶上!”

顾不得疼,朝小胖呼唤过后,强子再次跨进自己的尸体之中。


6

浑身像是被火烧了一样地疼,强子咬牙苦苦撑着,不知时间过去多久。

他不明白自己为何忽然获得了回归身体的能力,或许只是因为他一直没发现,也或许是老神仙对他捐献遗体行为的奖励。他似乎揣摩到了老神仙的心思,老神仙想要救他,但也在考验他,只有一点他很清楚:机不可失,失不再来。

刷拉一声,裹尸袋从外部被拉开了,强子紧紧闭住眼睛,只能听到身旁的两人在说话。听声音,像是老师跟学生。

“老师,这尸体很新鲜哎?”

“是吗?那能拿去练解剖呀。挺好的。”

“我不是这个意思……”

“我要去坐门诊,你先辛苦收拾一下。等他家属来告别之后,尸体就能保存起来了。”

伴着话音,高跟鞋声越来越远。

“可是,这具尸体不是做过尸检的吗,为什么伤口全都愈合了……”

当护士姑娘自言自语着转回头时,强子正站在担架上冲她笑。

正巧,电灯莫名闪烁了几下,护士姑娘瞬间被吓昏过去。

强子低头看了看腹部,尸检留下的伤口果然都愈合了。

感谢老神仙!这下,就还有活过来的希望。

他想扬长而去,可全身一丝不挂。于是,思索许久之后,他穿上了晕倒在地护士姑娘的衣服。

当强子心情复杂地想要离开时,小胖将他挡在门口:“强子,我有件事想要拜托你。”

虽然小胖仍然处于灵体的半透明状态,但他说的每个字,强子都听得格外明晰。

“强子,我妈就在这家医院住院。”


7

强子飞奔起来。

他要帮小胖完成愿望,替小胖向他母亲道歉,然后自己再去坐一次摩天轮,这样的话,两人的任务不就都能完成了?!

然而,当他身穿女装,按照小胖的指示冲进1102病房时,却并没有发现小胖妈妈的踪影。

“她因为病发被拉走了,正在急救室抢救呢。多久了?一个多小时了吧……”

病友们一齐盯着衣着古怪的强子,脸上不约而同浮现出吃了苍蝇的表情。

强子没法进急救室,只好在医院大厅静静等待小胖妈妈的消息。他抬头看了眼大厅的电子钟,已是深夜了。小胖的灵魂不见踪影,也许是在手术室里静静陪着自己的母亲吧。

虽然小胖无比关心她,可他说的话,一个字都无法传进她的耳朵里。强子又想到了自己,自己又何尝不是想跟母亲再说两句话呢。

伤感又疲惫着,强子找了个电梯间旁的角落,迷迷糊糊睡着了。不知过了多久,小胖的声音吵醒了他:

“强子,你别等我了,快去摩天轮那边,百花公园离这里也有一阵脚程呢。”

“可万一我半路失败,又没人来帮你传话,咱俩岂不是都活不过来了?”经过这几天的遭遇,强子愈发害怕意外的发生。

小胖听罢,默不作声。

“我决定了,先等阿姨出来。”

强子淡然地笑笑,发现有泪水挤在小胖的眼眶里。

于是他继续蜷缩起来睡觉。

“你现在有了肉身,不回家看看阿姨吗?”

半梦半醒间,他听到小胖轻声问。

“我家住得远,口袋里又没钱,来回恐怕时间不够。况且我还不能被人手给碰到,算了,”强子叹气,“反正今天就能再见到她了。见到她以后,我也只是挨骂。”

“强子,肥宅大多没有现实朋友。”

“不奇怪,我不肥也没什么朋友——你忽然说这干什么?”

“过两天咱俩都活过来,我请你吃烧烤好吗。我欠你一个情。”

“还是我请你吃馄饨吧,我妈包的,天下一绝。”

小胖有些吃惊地笑了笑,点点头。

清晨来得特别快,强子听到了广播里传出小胖妈妈被推回病房的消息,看来她已经没事了。

两人一同赶回病房,刚踏进门,强子就看到了躺在病床上的小胖妈妈。

可真是个美人啊!他不由得默默感叹。虽然脸色苍白,面容有些憔悴,但无疑,她平日里一定是位笑起来非常好看的阿姨。强子瞧了瞧身边的小胖,心想这家伙一定是遗传他爸。

“听说你找我?”

阿姨一看到身穿女装的强子,病床边的心率仪就乱跳起来。急得小胖在一旁揪头发。

“我是小胖的朋友。”

见强子脸都吓绿了,阿姨连忙柔声地安慰:“我想起来了,你就是我家小胖经常挂在嘴边的,大X萌妹,女装大佬!对不对?我常听他说起你。”

强子意味深长地瞟了小胖一眼。

“反正我不是坏人。”

“你来有什么事?我刚做完手术,实在没法起身。”

强子赶紧摆手:“不用,我只是来帮小胖传达一句话。”

“嗯?”

“他想让我转告您,他一直都不懂事,总让您操心,实在很抱歉。其实,他一直都爱着您。”

刚说罢,强子发现小胖的头顶缓缓浮上了一个金色的光环,散发出耀眼而温柔的光辉。柔和的光芒在小胖的头顶旋转一周之后,就迅速消失了。

“他为什么不自己来说?”阿姨问。

“他最近血糖太高,也躺进医院里了,他说生病之后,第一个想起的就是您……”

阿姨立刻惊讶地坐起了身:

“他也住院了?住在哪?为什么没人跟我说?”

“阿姨,您放心,我保证,过两天他一定会亲自过来见您……”

“喂!你!”

就在强子手忙脚乱地疲于解释时,背后忽地爆出一声娇嗔,有如晴天霹雳。


8

那个被强子抢走衣服的护士姑娘,正站在病房门口,满脸惊讶地指着死而复生的强子。

也对,已经过去整个晚上,是人都该醒了。而且,说不定这时整个医院的人都正在寻找着强子的尸首呢。

快逃!

强子一把推开护士姑娘,沿着走廊飞奔而去。跑到楼梯口时,他才发现小胖并没有追上来。

“不一起走吗?”

强子转回头,见小胖站在病房门口不断摇手,嘴里还在念叨着什么。

是啊,小胖的目标已经达成了,他很快就能活过来。他已经没有跟强子同行的必要了。

“自私鬼!”

强子暗骂一声,跑出医院,冲向百花公园。

他身穿女装一路飞奔,这种挥汗如雨舒展肉体的畅快感,他似乎早已忘了。当想到可能将再也无法自由奔跑时,强子将步伐迈得更大。

闯进游乐场时,他看了一眼树立在庭院里的时钟。

距离最后时限,只剩不到十五分钟了。

“铃~~”不远处,摩天轮启动的声音忽然响起。要是错过这次摩天轮,强子就要失败了!

“等等我!”

强子急得头发都竖了起来,他大声吼叫,朝徐徐转动的摩天轮狂奔,然后他拼命拨开人群,冲着摩天轮跳跃——

一脚蹬在摩天轮包厢外的横杠上,强子像猴子一样攀上包厢顶端。

随着摩天轮的转动,强子也被渐渐举高了,他必须尽力维持身体的平衡,一动也不能动。否则万一摔落摩天轮,必定会导致“二次死亡”。半死不活的他再摔一次,到底算几条命呢?

“如果能活过来,我一定好好陪我老娘!神仙啊,求你了!”

强子哀嚎着,眼看摩天轮逐渐要升到最高,忽然间飞来一只麻雀,在他的耳侧盘旋飞舞。

“强子,你能听到吗?”

麻雀开口说话了,是小胖的声音。看来他一定是使用了老神仙的头发,附身在了鸟儿身上。

“没见我正忙着吗?”强子没好气。

“不好了!你妈妈她……”


9

刘慧准备上吊自杀。

绳圈已经套住了她的脖颈,只要踢开椅子,一切就都结束了。

丈夫跑了,留下一堆烂账。儿子没了,还是在偷东西时被人打死的。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呢?人活着,无非是靠个念想,但对刘慧来说,这种念想已经完全消失了。

只是,今天发生了些不寻常的事,打断了她安静去死的愿望。

就在刚才,当她悬好绳索准备上吊时,屋里忽然飞进一只麻雀,顶着天花板满屋乱飞,急得她举起扫帚扑腾半天,才终于赶出麻雀锁上窗户。

当然,这场意外也完全打乱了她的冲动,让她在原地愣了老半天。

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刘慧准备踢倒凳子。

就在这时,旁边的窗户传来“砰”的一声闷响,动静之大,就像有什么高速飞行的物体狠狠地撞在了窗户上。

强烈的撞击声吓了刘慧一跳,她好奇地跳下凳子走向窗户。果然,一只鸽子正躺在她家的窗台上。

她颤抖着打开窗,想伸手去抓那只鸽子,可鸽子好像醒过来一样,扑棱扑棱翅膀,迅速飞走了。

刘慧迷惑了,她不明白为什么今天鸟儿要成群结队往自家闯。在某个瞬间她又想起了自己的孩子,但是,孩子早已离他远去了。

窗外太阳当空,光芒普照世间,温柔地融化在刘慧的双眼中。只是,她的内心里依然是深深的绝望。

这次,说什么,也要……

她第三次踩上凳子,将绳索套在脖子上。

砰。砰。砰。

有谁在敲门。

砰。砰。砰。

真的有什么在冥冥中作祟吗。她想。

对于人来说,自杀前最难以忍受的情感,恐怕就是“好奇”与“不安”,这意味着此人对世间尚存留恋。从见到那只满屋飞腾的麻雀开始,刘慧的心中似乎就埋下了一个种子。紧接着是撞上窗户的鸽子,以及正在耳畔响起的敲门声……

她分不清这种感情是什么,只是隐隐感觉内心被硌得难受。

砰。砰。砰。敲门声始终都没有断。

在椅子上失神许久之后,刘慧默默地第三次取下了绳索的套圈。

她打开门,走廊空荡无人。

“汪汪汪!”

狗叫声令她一惊。她低头看去,眼前是条小野狗,全身脏兮兮的,一看就知道没有主人饲养它。

“汪汪汪!”

不知为何,那小狗丝毫没有停下叫唤的意思。

“刚才是你撞的门嘛?”

“汪汪汪!”

刘慧定定地看着眼前的小狗。恍惚间,她感觉到小狗的每一声嘶叫,都像是在不断地对自己说“活下去”,她忽然间感到有些难受。

“汪汪汪!”

小狗看她的眼神亮闪闪的,好像真的陪伴了刘慧很多年。

她慢慢蹲下身,轻轻拍了拍小狗的脑袋,不自觉地问:

“饿吗?”

像是听懂了她的话,小狗不再叫了,扑上前拼命咬住刘慧的裤脚,用力拉扯,喉咙里不断地发出“呜呜呜”的亲昵呜咽。

刘慧的眼泪瞬间就断了线。

“好吧,活下去。”


10

刘慧这些天特别累,她卖掉旧房子,远远地租了一间地下室独居。

那个误杀强子的男人没有亲戚,他的女儿被送去了儿童福利站。刘慧抽空会去看她,给她买点吃的。都是可怜人,谁有资格同情谁呢?不过是相互扶持罢了。

“强子这个混小子,要能坚强一点别死,也不至于让两家都遭殃。”责备儿子的时候,刘慧总会阵阵心痛,好像把难听话说出来,心中的愁苦就能舒畅些。

她擦了擦额头的汗。夏天到了,摆摊还得时刻提防城管来掀摊子,小贩们都练出一手时刻开溜的功夫。还好身边有个叫旺财的狗子陪着,总归让刘慧觉得在世间还有个牵挂。

忽然间,她注意到一个身影。

那是个年轻人,身材微胖,正骑着自行车,像是挨个搜寻整条街的招牌与门匾一样,逐渐逼近了她。刘慧有些心悸,她的生活曾被“人肉搜索”折腾得头昏脑涨,她担心这年轻人也和那些泼漆的家伙们一样,他的到来会再次打破她宁静的生活。

这孩子样貌文静,面容和善,只是身上套了一件印着“诚信肥宅”古怪字样的T恤,显得有些不正经。

他将自行车扎在了馄饨摊前,用稍显复杂的眼神紧紧盯住刘慧。她尽力平复情绪,假装没注意对方的到来,可身旁的旺财似乎反应激烈,拼命朝着年轻人“汪汪”地狂吠出声。

就像它认识他一样。

听到旺财的叫声,年轻人面露惊喜,他径直冲向旺财,蹲下身轻轻抚摸它。

“你还活着?我找了你好久哎!果然那个老神仙的意思,是说如果你失败的话,就没法找回属于人的身体了……”

年轻人似乎在对旺财讲话。

“汪汪!”

“但他终究是怜悯你,你不仅能用他给我的头发附身鸽子赶回家救母亲,而且时效过后,还让你保住了命,把你留在母亲身旁……”他边说着,边轻轻捋旺财身上的毛。“不过,‘放弃复活的机会,回家救母亲’还是‘变回人类,放任母亲去死’,你倒选得没有丝毫犹豫……”

“汪汪汪!”

“其实,也多亏了我的肥宅直感吧?要不是我放心不下阿姨,变成麻雀去你家溜达一圈,你现在就算变回了人类,又能怎么样……喂!你也太坏了!”

没想到,旺财竟然抬起腿,在小胖子的裤脚旁撒起尿来。

这是以前的常客?还是曾经来找过茬的人?

“是来买馄饨吗?”

刘慧大声问道,手里没停下把馄饨馅挑进掌心的面皮里。

“阿姨您好,”年轻人放弃跟旺财僵持,忙挤出笑,“我是您家强子的朋友。”

“哎?你不知道吗,强子他……”

“我欠他一个人情,还没来得及还呢,就听说他忽然走了,”年轻人感慨着掏口袋,“强子说过他妈妈做的馄饨是天下最好吃的,也给我来一大碗吧……”


---------------------------------------------


感谢阅读~

欢迎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故事贩卖机」

上一篇:神创造的绝望(二)

下一篇:燃烧生活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