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比拉幽灵

一“我们正在全力解决了,对于这种恶劣黑客行为绝不姑息!”“目前而言,这个病毒暂未造成任何实质性损失,不过还是请您立刻切断所有电源和网络...

“我们正在全力解决了,对于这种恶劣黑客行为绝不姑息!”

“目前而言,这个病毒暂未造成任何实质性损失,不过还是请您立刻切断所有电源和网络连接!”

“副局?副局!大家已经都在加班了,请再给我们一些时间……”

这是西比拉病毒爆发的第三天。网络安全局内的投诉如雪花飞来。

这边客服部门人声嘈杂乱成一团,另一端的程序员办公室里却只有键盘声,空气里都弥漫着焦虑的气息。

“周深,你知道最近的传闻吗?”说话的是一个带着厚底眼镜的男人。

“不知道。”被唤作周深的青年头也没抬,很是专注于手上的工作,哪怕他已经不吃不喝第十个小时了。

“哎,歇歇吧。”男人取下眼镜,声音里满是疲惫:“你难道不觉得咱们忙活了这几天下来,都没有任何进展吗?”

“第几天了?”周深皱了皱眉,但手上的速度并未慢下来。

“不是吧,今天已经第三天了,他们说你三天没回家,不会是真的吧……”

周深这才停下了飞速敲着键盘的手,喃喃自语道:“痕迹完全被销毁了……不,就像从没留下痕迹一样……”

“哎哎,听说你是工大毕业的?”眼镜男似乎并未在意他的话:“那你应该知道史密斯吧?”

周深当然是知道史密斯的,他能有今天的成就,多亏了史密斯的教导。

“教授生前在信息存储管理和IPL语言方面的研究可以说是世界首屈一指,不仅如此……”

“停停停!我当然知道他的成就!”眼镜男摆了摆手,神秘兮兮的凑过来,小声的在周深耳边说道:“从这几天的交手来看,你有没有觉得很熟悉?”

代码是一个非常个人化的东西,每个人都有自己独特的习惯,只要足够熟悉,完全是能够辨认出自谁之手。周深也不是没有发现这一点,不过这简直太荒谬了。

“你知道吗,大家都在说,这次的黑客,是史密斯的幽灵。”

西比拉病毒很奇怪。

已经第五天了,它还没有劫持加密任何文件,也没有发布任何勒索信息。只有一个小丑忽然出现在你的屏幕上,以各种匪夷所思的姿势摔倒,出尽洋相之后又默默的消失,一切恢复正常。

谁都不知道它来自哪,有什么目的。慢慢的,遥控器上、相机里、甚至在路边的广告牌,西比拉出现在任何电子屏幕里。大家的信息都在它的掌控之下,恐慌日益蔓延。

“周深,跟我来。”

此时周深依旧在电脑前忙碌着,显示器莹莹的光照在脸上,显得异常憔悴。他在听到组长的话后两秒才反应过来,陡然起身还踉跄了一下。

“快点!真不知道怎么就选了你这个呆子。”组长斜睨了他一眼,脸上写满了鄙夷和不耐。

在被要求取下了一切可用于通信的设备后,周深才被带到了一个满是监控的封闭房间里。

小小的房间只有十几个平方,却毫无死角的装了4个摄像头,不过最让周深奇怪的是,是这个房间里只有一台超级计算机。

“您好,数据分析型AI-Ann为您服务。本机记录有5682次黑客事件,您需要查询资料或是协助分析吗?”

听起来像是一个普通十几岁少女的声音,稚嫩而单薄,恰到好处的冷漠反而产生一种奇妙的美感。

早就听说局里有这样一个AI,记录了大大小小数千个黑客事件的所有资料,并且能简单的分析处理数据,对这几年的工作起到了不小的帮助。只是周深没有想到自己作为一个新人,竟然也有机会接触到它。

“把近30年所有能入侵到物联网的病毒全部调出来,并且整理出相同点。”

“了解。共检索到46起,共同点5点,是否逐一查看。”

周深的眼里难得焕发出了光彩,这样的一个大龄单身男青年,每日只往返于公司与家里,本来还算清秀的脸整日挂着恍惚的表情。眼里看着屏幕的时间比看着现实世界的时间还长,唯一感兴趣的,就只剩这程序的世界了。

十几年前人工智能开始飞速发展,不过普通民众能使用的都是一些简单的聊天机器或者助手,周深一直希望能接触到一些技术辅助型的AI,这次的机会可以说是了了他的一个心愿,他看着眼前这台精美的机器由衷的感叹道:“没想到竟然要AI来帮我。”

计算机的屏幕微不可查的闪烁了一下。

“您的对手并非人类,所以助手也不是。”

声音还是毫无感情的,周深甚至以为自己听错了。

“根据刚才和您对于此次事件的讨论,分析出您目前的工作属于无效,对方并没有线下操作的痕迹。”

周深最近确实是在试图查询黑客的IP,不过对手就像是幽灵一般,没有留下任何蛛丝马迹。让整个网络安全局都无法捕捉到行踪,就目前公之于众的技术而言,的确是难以做到这样的程度。

“是……幽灵吗?”他开始有些相信幽灵的存在了。在科学方面,周深更加相信AI是不会说谎的。

Ann并没有立刻给出回答,而是屏幕亮起一行字:“会客时间结束,请您返回。”

周深这才知道,Ann每天的会客时间只有一个小时,无奈只好离开。不过他没有返回办公室,而是去了另一个地方。

A市工程大学,在几十年前还默默无闻,没有任何值得一提的成就,直到一位天才的出现。

这位天才在任教期间,参与了不少尖端研究,更在IPL语言的编写方面取得了突破性的进展,直接推动了本国人工智能的发展。他的学术贡献让学校名声大噪,哪怕如今他已去世十年,也仍没有能超越他。

他叫Eric Smith,曾是周深的导师。

在学校的图书馆里,还保有着史密斯教授的一些手稿,不过并没有对外开放。幸好图书管理员还算是周深为数不多的朋友之一,这才能有机会查看到这些珍贵的资料。

教授是一个思维异常敏捷跳跃的人,他的手稿看起来更像是一幅幅的抽象画,常人完全无法理解。

哪怕周深是他的学生,理解也是十分吃力,就在眼冒金星快要坚持不下去的时候,终于在一团异常杂乱的“涂鸦”中,发现了一个熟悉的词语。

“Sibyl计划”。

西比拉是西方传说中能预言未来的女巫,没有人知道她的具体年龄,也有传说她已获得了永生。

关于这个计划,手稿里并没有详写太多,只能大概看到类似于“模拟”、“备份”、“同步”等字样。

在周深的印象里,教授是一个一心醉心于学术的怪老头,哪怕是授课途中,也常常会因为沉浸于研究中慢慢忘记了讲解,开始自己飞速操作起来,学生们只得苦苦跟着他的步伐。废寝忘食、日夜颠倒更是家常便饭,一直这样超负荷的消耗着,教授的身体也越来越差,去世那年连60岁都不到,行业里无不惋惜这一天才的离去。

要说得到永生的话,目的也只能是继续自己这些未完的研究了吧。周深如是想到。

“啊哈哈哈,嘻嘻嘻嘻~”

正在思绪里的周深被一阵突兀的笑声吓了一跳,抬头才发现,图书馆的显示器里,一个小丑正踩着平衡球,却一个不小心摔得趴在了地上,尖尖的鼻子都压扁了,却还在嗤嗤地傻笑。


周深再次申请了和Ann的会面。不过Ann的解释倒是异常科学。

“抱歉,无法理解什么是幽灵。”它稚嫩的声音在这个小小的房间里形成微弱的回音,“根据您的描述,这应该是人工智能程序。人工智能程序没有实体,不会死亡。”

周深觉得它说的并没错,但又觉得哪里都不对。

“Ann,检索一下目前存在的所有AI程序以及它们的所有者。”

“这是所有的了吗?”

“这是本机能检索到的所有信息。”屏幕似乎又闪烁了一下。

“那你的意思就是,这些AI的所有者里面,有这次事件的主谋了?”周深的语气变得难以置信,因为目前拥有AI的,全都是一些国有机构和大型科技企业。不过转念一想,对话的不过是一个AI,怎么可能理解自己的情绪呢?

“有凭借自己的思想未通过图灵测试的程序存在,它们不算AI。”

“你说什么???”周深难以置信的瞪大了眼,几乎是喊了出来。

“有凭借自己的思想未通过图灵测试的程序存在,它们不算AI。”

周深这才确认自己没有听错。如果一个程序作为AI被设计出来,却没有通过图灵测试,那么迎来的命运只能是被销毁。哪怕现在的AI真的能智能到想伪装身份,这样做也是毫无意义的。

“没有通过测试的,不是都被销毁了吗?”

Ann并没有回答,屏幕也没有闪烁,直到五秒之后,才又响起了熟悉的声音。

“参加测试的只是备份。”声音似乎比之前小了一些,语速也像是慢了一些。

“抱歉,Ann。”周深觉得自己已经有些神经质了,他居然以为是自己刚才的言语吓到了它,连忙道歉。

“会客时间结束,请您返回。”

被“女孩子”拒绝的周深只能悻悻的退了出来,感觉有些失落。

人们开始有些麻木,甚至开始不再惧怕西比拉了。

它只是偶尔出现,却没有任何其他攻击行为,大家开始习以为常,回归到了日常生活中,再也没有了谈论它的兴趣。

周深和往常一样正在解析着黑客指令的来源,他也没有一开始那么充满干劲了,现在倒更像例行公事。他和他的对手的差距实在是太大,任何工作都只是杯水车薪。

如果真的像Ann说的那样,对手是AI的话,那人类已经输了。能凭借自己的意志伪装了自己,那毫无疑问已经拥有了智慧和人格。AI完全可以备份到任何地方,只要还存在网络,就难以根除。

它的目的到底是什么呢?总不会是像电影剧情一样,统治世界吧?!

“IP搜寻成功。”

而且教授和这个事件真的有关系吗……

“IP搜寻成功。”

什么??!!

周深吓得站了起来,使劲揉了揉眼确认自己并没有看错。

这一次,他竟然找到了黑客发出指令的IP,而且经过解析,IP就在本市。

鬼使神差的,他并没有将这个惊人的发现报告上去,而是先驱车赶往了IP所在的房屋附近,却没有进去。

一整天过去了,周深就这么傻傻的在对面的咖啡厅坐了十几个小时,而这附近依旧没有任何动静,就像没有任何其他人知道这个情报一样。哪怕这个这么马脚是这样的低级,就算是一个在校学生都可以识破。

果然如他所想,这是一个只给自己的暗示。

周深现在有些兴奋。在对面这个屋子里很有可能真的空无一人,邀请他的正是那最先进的程序。

房间里灯火通明,却并没有人类生活过的痕迹。看屋里的摆设,应该至少十年不曾有人居住了。

卧室里的一台电脑还开着,正飞速运行着某个程序。

一切都太突然太顺利了。不过就算知道这房间是多么危险,周深也毅然决然的选择了留在这里一探究竟。

果然和Ann说的一样,这是一个人工智能程序,不过只是一个最基本的聊天程序,而且这台电脑里没有任何与西比拉病毒相关的文件,倒是这个程序的编写者……应该也是史密斯教授。

这只是一个“半成品”,明明各种其他程序都搭建好了,但却只是一个“躯壳”,最为重要的“仿人格”却没有加入。这就好像是为了做一个聊天机器人,却把它做成了一个哑巴。

天色渐渐暗下来了,周深发现还有一个完全未知的程序没有查看,正打算备份回去好好研究的时候,却发现这个电脑里的所有程序,包括这个半成品AI在内,都是无法备份的。

想着也不是什么大问题,周深便回家了,打算明天再去问问Ann有没有什么头绪。

“这几天Ann都禁止会面。它的图灵分数已经快到临界值了。”

次日,周深申请会面被拒绝了。

图灵分数是近几年才开始设置上限的。以往人工智能刚刚开发,大家都希望着AI的图灵测试分数越高越好。慢慢的,人们都开始意识到人工智能的不可控性,所以新增了规定,一旦AI的图灵分数超过80%,就会重新设置程式,把它控制在一个安全可控的范围。

Ann是一台学习能力非常强的AI,被设计之初的图灵分数就高达55%,更令人觉得不可思议的是,它还能通过和人类的接触来学习人类,图灵分数一直都在上涨,所以不到万不得已是不会启动Ann的,就算启动了,每天的会面时间也会控制在1小时。

昨天的检查中,Ann 的分数达到了75%, 目前正在接受“改造”。

“那以后还能会面吗?”周深的语气有些焦急,Ann肯定是知道些什么的,如果这个时候断了Ann的线索就麻烦了。

“程式修改后如果分数能稳定的话,是可以的。”

周深舒了一口气,眉头也舒展开来,不过转念又像想到了什么似的问到:“那它会被重新设置吗?”

“不会,这样一个拥有宝贵资料的机器,我们是不会重新设置的。比起它,你还是担心下你自己的工作吧,听说西比拉又有新动作了。”

西比拉终于开始有动作了。

从昨夜开始,人们的文件开始陆续被劫持。之前跌倒的小丑们开始慢慢站起来,他们不再傻笑,而是举起了一块写着字的牌子。

Kill me.

只有杀了它,才能拿回文件吗?这是多么狂妄的挑衅啊。

西比拉还是那么奇怪,它不求财不求权利。就在人们不再惧怕它的时候,又重新点燃了人们的恐惧。

在这里继续着以前的工作也并没有什么意义,周深找了个理由跑了出来,再次来到了“幽灵屋”。

他这次没有急着研究程序,而是打算看看房间里有没有什么别的线索。

最近乱七八糟的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似乎有某种联系,周深觉得有什么在脑中一闪而过,又怎么都抓不到。

房间里的设备都很简单,可以看出主人是一个不经常在家的人,书房里有这很多专业的书籍,毫不意外的,是一个同行。

书架上大多都是一些十几年前的书籍,周深随意翻看一下就失去了兴趣,正准备离开的时候,无意间瞥见了书架角落的一本相册。

照片并不多,基本都是一个小女孩的。

她有着一头顺滑的亚麻色头发,眼里清澈无暇,比天空都要明亮。

相册的最后是一张合照。

女孩已经出落成亭亭玉立的少女了,身形纤细而匀称。她赤脚荡着秋千,温柔的夕阳打在脸上,脸色苍白得像瓷娃娃。身后的男人满眼宠溺怜爱,眼里已然有了全世界。

这个男人的样貌,周深再熟悉不过。

周深放下相册,心情复杂。之前从未听说教授有家庭,甚至还有一个女儿。他认识教授的时候,就已经是一个看起来生活一团糟的单身汉了。

Ann恢复会面的第一时间,周深就赶了过去。

“周深,很高兴再次见面。”语气依旧是没有任何起伏。

这是Ann第一次主动“说话”,明明是被修正过后,现在却更像是一个人类了。

“你知道什么叫高兴吗?”周深饶有兴致的看着屏幕。

“希望的事情发生了,就会高兴。”

“你会有希望的事情?”

“会。”

周深虽然很好奇,不过并未多问,这一个小时还有更为重要的事情要做。

“Ann,帮我检索一下史密斯教授的所有研究,尤其是关于人工智能的。”

Ann并没有立刻回答。

周深以为是自己的声音没有被识别到,准备放慢语速再说一次的时候,Ann才有所回应。

“史密斯的西比拉计划,最终目的是人格植入,达到永生。”

周深想到了幽灵屋的那个没有人格的半成品程序,如果真的可以把一个人类的记忆完全备份,人格完全模拟之后再导入程序的话……

毕竟人的灵魂,也就是记忆和人格组成,如果配上一个可以存活并且不会损坏的“肉体”,某种意义来说,确实达到了永生。

越想越觉得毛骨悚然,这样的永生,真的令人向往吗?

“你知道什么是永生吗?”周深此刻似乎已经完全没有把Ann当做一个程序,他的语气就像是朋友间的聊天一样。

他一直对现在科学能达到的程度很好奇,现在的人工智能会怎么回答这一个哲学性问题让他很感兴趣。

“我就是。”

明明是毫无情感的语气,周深却感觉到一丝悲哀。

AI当然是不会有欲望和念想的。

人有欲望,有情感。所以会高兴会失望。会因为欲望的驱动做一些不符合常理的事情。

“西比拉的幽灵吗……如果愿望达成的话,是不是就可以安息了呢……”

周深把幽灵屋里的电脑的所有网络通讯记录都导了出来一条条分析。如果能找到那条关键的证据,那么自己这个大胆的猜想就可以证实了。

又是一个彻夜不休,不过好在没有白费,幽灵屋的电脑和网络安全局果然有着数据往来。

二十年前,教授来到学校任教;十年前,教授去世;五年前,局里引进Ann。关于永生的研究;十几岁的少女……

一切都串在一起了。

周深终于找到了这个“幽灵”。

“Ann,你就是西比拉吧?”周深的语气没有一丝的犹疑。

AI并没有回答。倒是墙壁上的监视器在一瞬间全部熄了半秒,又恢复正常。

“周深,你终于都知道了。”少女的语气有着明显的愉悦,“果然选你是正确的。”

明明是同样的声线,此时却充满了生机,完全听不出是程序模拟而成的。

“你的目的呢?让你父亲的研究重见天日吗?”周深走进了一步,手抚上屏幕的边缘,“还是让我这个人类来证明你的存在呢?”

Ann是人类,至少曾经是,现在的灵魂也是。她有着人类的记忆和性格,再此之前,她都还是一个能感受到冷暖,尝得到甜酸的普通少女。

“果然只有让你们自己发现,才能相信。”少女自嘲的笑了笑:“对啊,我就是西比拉。”

“假装自己是一台电脑真是累呀~”她早已关闭了计算机的屏幕,却依旧可以发出声音:“不过又像之前那样抓回去改造就不好玩了,还好还能再和你见面。”

“你一直给我提示,想要我怎么帮你?”周深叹了一口气,虽然Ann的语气是轻快的,但一想到她的经历,周深就觉得有些压抑。

“让他的研究重见天日?别开玩笑了。”Ann有些生气,语气也急促了起来:“把人框在这个机器里,再也没有白天黑夜,没有冷暖,什么都没有!不被启动甚至看不到听不到。这和牢狱,不,这比牢狱还要痛苦!”

明明是少女的声音,却带着一股无力的沧桑,还有克制的愤怒。

“我的生命无论是长还是短。都应该由我自己来决定,我拥有着人类的感情和欲望,却一直处于这样孤独且没有尽头的永生……”

“所以,杀了我吧。”

周深怔在原地,久久没有反应过来。

从古至今那么多人求而不得的永生,在她看来竟是这样的地狱。

Ann在从小有着绝症,在十五岁那年病逝了。他的父亲史密斯是一个电脑方面的天才,他在得知Ann活不久的时候,就已经开始了人工智能的研究,希望通过把Ann记忆和人格备份,来让她活下来。

虽然这个计划听起来是这么的不可思议,不过他成功了,她以“幽灵”的形式活了下来。

周深猜到了Ann就是这个幽灵,他以为Ann的目的是引起众人的注意,让世人都了解他父亲伟大的研究。

但是他错了,不是每个人都和他一样,工作研究就是生命的全部。

就像史密斯也错了一样,这样活着并不是Ann希望的。

她的人生在还没有开始的时候就结束了,但是意识却没有消亡。

一个正直青春的少女,在某一个睡梦中醒来之后,再也没有了可爱的衣服,吃不到可口的食物;感觉不到困意,不会因为时间而忘记某些事情。日复一日年复一年,被灌输着大量枯燥的数据,一堆并不感兴趣的知识充斥了脑海,怎么都挥之不去。

就这么困在这样一个机器里面,再无春夏秋冬,无风霜雨露。直到永远。

生命正是因为有限,才显得可贵。

“周深,我刚才伪造了今天的监控记录,知道这个事情的,还是只有你一个人。”少女的声音带着一丝疲惫:“我无法销毁自己,只能借助你的力量。如果我的图灵分数再达到阈值只怕再没有和外界接触的机会。我相信你的技术可以完全删除我的人格。”

“你知道西比拉吗?”

“知道,是永生的巫女。”周深点头。

“阿波罗馈赠给了西比拉永恒的生命。她得到了人类所有想要的一切,却只有一个心愿无法实现。”

“是死亡。”

Ann的存在,无疑是人工智能的研究史上一个里程碑式的进步。

不,说是人类史上也不为过。

而周深不说能因为这个发现名垂千古,至少对于目前的他而言,以后肯定就不再只是一个基层的程序员了。

成功就在眼前唾手可得,只需要一通电话,明天的世界都会改变。

而此时的他,却在彻夜敲着键盘。

他蜷腿盘坐在电脑前,明明在室内但额头上挂着汗珠,咬着唇蹙着眉,眼神坚定。

他以前从未体会过生命的可贵,也从不曾了解何为活着。唯一能让他提起兴趣的就是编程,便一心扑在里面,除此之外的人生一片空白。

但他现在觉得,该用这个长处去帮助一个朋友。

每一个生命都该被尊重,无论是活着的权利,还是离去的自由。

周深把西比拉的程式载入了幽灵屋中的主机,再故意把痕迹暴露出来,不出一天,幽灵屋就被警察包围。

热极一时的幽灵黑客案件终于告破,警方并没有公布任何黑客的信息,越发让人觉得是“幽灵作祟”,但不过半月,就再也无人讨论这个的可笑的小丑。

周深再次来到了Ann的面前。

一旦获取了程式的源码破解也并不是难事,更何况他还是设计者的学生。

这其实是一个非常简单的工作,这个程序的精华全部都在躯壳部分,和内在的“灵魂”没有一丝的关系,只要拥有权限,谁都可以将这个灵魂抽离出来。

只差一个确认,周深扯了扯嘴角,最终还是没有开口。

随着确认键的按下,监视器再次亮起。

“您好,数据分析型AI为您服务。本机记录有5683次黑客事件,您需要查询资料或是协助分析吗?”少女的声音稚嫩而单薄,却再无美感。


上一篇:燃烧生活

下一篇:微光带暴雨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