嘿,起火了

文/ @宁迪 01我又丢了一份工作,然后我无法支付我单身公寓的房租。然后我开始找新的房子,有一个广告是这样写的:招募室友,月租八百,限女性。然后我就给她打了电话:“你好,我要找房子。”“限女性,你不认识字吗?死变态。”她挂了我的电话。我吃了...

文/ @宁迪

01

我又丢了一份工作,然后我无法支付我单身公寓的房租。

然后我开始找新的房子,有一个广告是这样写的:招募室友,月租八百,限女性。

然后我就给她打了电话:“你好,我要找房子。”

“限女性,你不认识字吗?死变态。”她挂了我的电话。

我吃了一个泡泡糖,并吹了一个大泡泡,然后我觉得有些恶心,我把泡泡糖吐出来并把它粘在公园的长椅上。

我又给她打电话:“你好,我是死变态,我想租你的房子。”

过了许久那边传来一个还算温和的声音:“那好吧。”

她告诉我一个住址,我立马赶到那里。

她看起来二十七八,长得不好看,胸很大。和我说话的时候一直保持着一段距离,看得出她有些害怕,不过她一直虚张声势的撑着。

“那么,要签合同吗?”我向她走近些。

她不动声色的站起来,往厨房方向走,我看到了菜刀。“不用,没这个必要。”

“那我今天就住进来。”

“今天吗?”她紧张的看我一眼。

“你看起来很紧张。”我又向她靠近一些。

“别过来了。”她伸出一只手。

我停下来,戏谑的瞧着她。

“说真的,”她叹了一口气,“你会不会强奸我。”

我盯着她的眼睛,一字一顿的告诉她:“不会,绝对不会。”

“你可以叫我丹。”那天晚上,她站在我的房门口这样说。

丹没有男朋友,第二天我就知道了。也没有别的想法,只是我不喜欢和有男朋友的女人交往,和那些女人交往总有一直“偷窃”的羞耻感。

我马上找到了一份工作,老板很喜欢我。“我就喜欢你这样游手好闲的年轻人。”他就是这样说的。

可是工资没到手之前我的钱就花光了,我找丹商量:“能不能先把房租还给我,等我工资来了再给你。”

“没问题。”她十分豪爽。

丹是个好人,这不难看出来。她早上自己做早餐,有时候做多了,就有我的一份。后来她习惯了,每天都有我的一份。

和她生活在一起很愉快,是很有趣的事情。比如早上我们会抢厕所,她总是起来的比我早。我就拿着手纸守在厕所门口,两个膝盖摩擦着。“快点,我憋不住了。”

“我才刚进来。”她总是这样说,有时候还会阴阳怪气的嘲讽我几句。

我就在假装撞门,有一次我实在憋不住了,我就真的把门撞开了。

“操。”她慌慌张张的提起裤子。

“我说,你是不是应该擦屁股。”

“擦你妈。”她把手纸仍我脸上。

丹每天都洗澡,我就不一定了。

“你应该勤洗澡?”她从浴室里出来,披着浴袍。

“为什么。”

“洗澡还有为什么?”她坐到沙发上,我给她倒了一杯白酒。

她把酒杯推开:“你是想把我灌醉吗?”

“我的意图这么明显吗?”

她甩了甩湿漉漉的长发,昏暗的灯光弥补了她面部的缺陷,很美。

丹说:“你们男人就这么喜欢做爱吗?”

我反诘说:“你们女人难道就知道谈恋爱吗?”

她说:“恋爱可比做爱高尚。”

“怎么说?”

“你知道恋爱与做爱的差别吗?”她伸直了脚挑逗我,“做爱是你爽我也爽,恋爱是你爽我就爽。”

“有道理。”我说。

“晚安。”她朝我抛了一个媚眼,然后回到了自己房间。

我把那杯白酒喝下,走到她的门口:“晚安,丹。”

我欠了丹一些钱,因为我那个白痴老板不发工资。他说这么说:“你现在的表现让人失望,我认为你不配拿工资。”

我一把揪住他的领子,和他撕打在一起。后来我被保安赶了出去。

当时我的身上还有一些钱。我买了一些啤酒,我想吃炸鸡,可一份要二十五块钱,我只剩二十了。

“买一份炸鸡。”我说。

“好的。”

老板弄好了,把袋子递给我,我先吃了一块,然后开始装模作样的掏钱:“我少五块钱,下次给你怎么样。”

老板抿嘴笑,“还能怎么样,你这个王八蛋。”

然后我喝着啤酒吃着炸鸡回到了家里,丹坐在饭桌上一边吃炒饭一边看电视,她的那一对大奶子也摆在桌上。

我说:“我被开除了,没有钱交房租了。”

她说:“哦,我知道了。”

“你会把我赶出去吗?”

“不会?”她埋头吃饭。

“为什么?”

“我怕你强奸我。”

“不会。”我信誓旦旦的向她保证,“绝对不会。”

我们都吃完了东西,看了一会儿电视,然后我们睡觉。

早上,我被烟雾给熏醒了。

我敲开丹的房间。

“怎么了。”丹问我,她裹着一件毯子。

我挤进去:“起火了。”

“那还不快跑?”

“我们住在十六楼。”我说。

“火警来了吗?”

“我不知道。”

她又重新躺回床上,好像在思考什么,马上她坐起来。目光变得透彻而坚定:“我烈火焚身之前,操死我。”

“真的要这么吗?”我走进她,抚摸她的身体。

“我们可能就要死了。”她说,“就这样吧,早就该这样了。”

我犹豫着:“我想告诉你……”

“别说了。”她打断我,把我的衣服剥的精光,“你不早就想这样了吗?”

“对!”我一把抓住了她的大胸脯。

我们做到精疲力尽。

她擦了擦脸上的汗水,“为什么大火还没有烧过来,还是我们已经上了天堂。”

“事实上。’”我顿了一下,“起火的是隔壁大厦。”

“哇。”她怪叫了一声,“你还是强奸了我。”

02

恋爱高手

我走上去,面试。

面试的是老板,他梳了个油头,胡子刮的很干净或者没有胡子,白白胖胖的。

他说:“你谈过恋爱没有?”

“当然。”

“那就行了。”他丢给我一份资料,“我们的工作就是教别人谈恋爱。”

“教人谈恋爱?”

“对。”他接了一个电话,“嘿,没错就是这里,只要她是个女人,我们就能搞定。不管她怎么高冷,其实女人都是一回事,外冷内热。相信我们,没有问题。我们的普通课程是三千三,这不贵,绝对物超所值,好的,没问题。”

他放下电话:“你看,就是这样,告诉你的客户,我们能行,告诉你的客户,女人都就是用来征服的。就这么简单。”

“那么?”他朝我伸出手,“你要加入吗?”

我还能怎么办,我快要饿死了。

我们每天的工作就是打电话,“嘿,兄弟,你找不到女朋友吗?你还是处男?真他妈操蛋,买我们的课程吧,让你一天就能找到女朋友,第二天就能上床。买一个课程试试?OK。”

我们的课程就是几本烂书和自己请演员拍摄的视频,对了。还有一个野鸡大学毕业学化工在写“爱情秘籍”。蠢蛋才会信这个,不过蠢蛋可多了。

我不太喜欢打电话,我每天坐着,等着蠢蛋自己找上来。到时候你几乎不用费口舌,那些精虫上脑的年轻人就掏出了他一个月的工资。“我要买一个月试试。”

说出来可能你不相信,还真有不少人成功了,女人比你想象的好骗。尤其当你打算骗她的时候,那么一切就简单了。我们可以给你提供一些照片,兰博基尼或者法拉利,豪宅,高级餐厅。其实也不用做的多真,给她们一点暗示就行了。只要她们心中有一道虚荣的口子,那么这些东西就能塞进去,最好加点甜言蜜语,就像润滑剂。她们就能心安理得的接受了。

我问老板:“这样算是教人骗炮吗?”

老板狠狠的瞪我一眼:“这是工作。”

“工作。”我喃喃自语。

没错,这是工作,没有工作我就要饿死了。

老板有个漂亮的老婆,不仅漂亮而且贤惠。每天早上她都会来给老板收拾办公室,泡上一杯茶,中午还送午餐。她炒的青椒炒蛋可香了,我管不住口水。那天她送餐回去,赶紧拎着我的盒饭追上去,超过她把垃圾丢了然后又走回来,和她撞到了一起。

“对不起。”我说。

“你是故意的。”她面带愠怒。

“我不是。”

“你就是。”

“你做的饭菜很香。”我生硬的扯开话题。

“你又没吃过。”

“你可以做给我吃。”

她没说话,脸红了。电梯开了,我看着她走进去,她一直不敢看我。

电梯完全关上的时候,我听到她有些羞答答声音:“好好工作。”

所以我打电话给那些蠢蛋们。

“喂,你好。”

“好你妈!”

打给下一个。

“你好,同学,我看到你在网站询问有关情感问题。”

“没错,”他说,“我遇到了问题。”

“正巧,”我看了一眼,他正瞧着我,“我善于解决问题。”

“我……是……”他支支吾吾。

“都是男人,直接说。”我鼓励他。

那头沉默了一阵子,我听到关门的声音。“是这样的,我现在在追一个女生。”

“恩。”

“她长得很漂亮。”

“有多漂亮。”我想了想我生命中那些漂亮女人。

“非常漂亮。”他笃定地说,“我们班上男生都喜欢她?”

“都喜欢?”

“对,都喜欢,她很漂亮。”

“哦。”

“喂。”他似乎生气了,“不要总是“恩”“哦”的行不行。”

“好,我听着呢。”我往后靠了靠。

“我追她了,”他似乎在叹气,“给她送了玫瑰花,但是她拒绝我了。”

“你不能放弃。”

“我当然不会这么轻易放弃。”他似乎很自信。

“这很好。”

“问题是我不知道下一步该采取什么行动。”

“好。”我把双腿架在办公桌上,老板斜视着我,我又把腿放下去。我沉吟着“:兄弟和我说说你的家庭情况。”

“我家里很有钱,想必她也知道这一点,但是这没用。”

“哦,也就是说她可能是比较走心的女生咯?”

“对。”

“这就太好了,这样的女生最好搞定了。不过我可不能免费教你,买我们课程,包你抱得美人归。”

“多少钱?”

“三千三。”

“成交。”没有丝毫的犹豫。

老板走过来:“怎么样?”

“搞定一单。”我回答说。

“很好。”老板点点头。

三天后,那个学生又来了电话。

“怎么样了,兄弟。”我想应该是没成功。

“根本没用。”听得出他很生气。

我想了想老板教的术语:“兄弟,别急,说说情况,前面会负责到底,你放心,我们不是那些三流货色。”

他在电话里面激动的胡言乱语一番,我让他冷静下来:“慢慢讲,你到底做了什么。”

“总之就是我按照你们说的,自信以及坚持。”他依旧很气愤的样子,“总之我就是跑到了她的宿舍,强行吻了她,我觉得这样很有男子气概。”

“哦。”我用手遮住额头,“哦,你,同学,你告诉你到底在想什么,你真的喜欢她吗。”我想了想措辞,“你好像有点过了。”

“你他妈的别他妈的自以为是行不行。”他的声音突然高亢起来。

“喂,你注意言辞。”正想反击,我看到老板快步向我走来。

“注意你妈!”他又骂了一句,“你和那个女生一样是婊子,都是要钱的婊子。”

老板在一旁两手不停往下压示意我冷静,老板娘正往外走。

“喜欢不是这样的。”我压下怒火。

“老子才不喜她,老子只想操她。”

“我也想操你。”我把电话摔的粉碎。

老板指着我的鼻子,“滚,立马就滚。”

我追上老板娘,和她一起进了电梯。

我向她走近一下,她退了退。

“我喜欢你。”我说。

“什么?”她的鼻子皱起来。

我想起了她说的“好好工作”,我笑了笑,把手插兜里:“没什么,我辞职了。”

“好好工作。”我们分开的时候她对我说。

我回到了家里,躺在床上,心有郁结。我拨通了那个电话:“嘿,同学,对不起,我心情不好,向你道歉。是这样的,我有一个办法就是你把女生的电话给我,我帮你说……”

然后我拨通了那个女生的电话:“你好同学。”

“你好。”

“听说最近有个人在追你,很疯狂。”

“你怎么知道?”她一下子紧张起来。

“别担心,我只是想问问你的看法。”

“绝不可能。”她坚决的说,“他是个变态。”

“哦。”我几乎笑出声来,“我打电话只是想告诉你,你的决定是对的,他真的是个变态。”

上一篇:人渣的约炮

下一篇:英雄无名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