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是只鸵鸟

(一)六月变成了一只鸵鸟,就昨天的事儿。起因是被编辑退回来的一篇稿子,那本来就是一篇难产稿,六月吭哧了很久才写出来,第一遍投的时候编辑说:不错,还行,就是人称有点小瑕疵,改改就过了。于是六月认真的改了一遍人称投过去,半个小时后编辑说:不行哎...

(一)

六月变成了一只鸵鸟,就昨天的事儿。


起因是被编辑退回来的一篇稿子,那本来就是一篇难产稿,六月吭哧了很久才写出来,第一遍投的时候编辑说:不错,还行,就是人称有点小瑕疵,改改就过了。


于是六月认真的改了一遍人称投过去,半个小时后编辑说:不行哎,结尾不好,你再改改。


“我改你大······”到嘴边的脏话还是没说出来,六月叹了口气,把自己扔到了床上,睡觉。


六月一不开心就会睡觉,睡到天昏地暗海枯石烂眼冒金星浑身打颤,痛痛快快的睡一觉过后就什么脾气都没了,典型的鸵鸟精神。


但这次不同了,六月醒来后看到是的一只硕大的鸟膀子,六月尖叫了一声,连滚带爬的滚下了床,然而却在镜子里看见了一只鸵鸟。


如果你一觉醒来发现自己变成了一只鸵鸟,你会怎么办?报警?自杀?还是发个朋友圈?


在呆坐几个了小时后,六月拿起自己的手机,艰难的发了个朋友圈,朋友圈里写道:心情不好,买个鸵鸟玩玩儿。下面附了自拍的鸟照一张。


发完朋友圈过后六月的郁闷终于缓解了一些,毕竟这等装逼机会不是谁都有的,刚点完发送就有人点赞评论了,是六月的男神,男神说:卧槽,666。


按理说平常六月此时应当跳起来旋转跳跃捂着心口尖叫了,然而此时她的心里却毫无波澜并且非常想吃黄焖鸡米饭,六月觉得她是真饿了。


(二)


外卖员阿福最近碰见了一个奇人,事情起源于在昨天他接收到的一个订单,下午三点的一份黄焖鸡。


本来这件事也没什么奇怪的,现代人吃饭不规律是很平常的事情,奇怪的是他送餐到指定地点时,敲了很久的门都没人开,打电话也没人接,正当他以为没人准备走时,一只鸟膀子从屋里伸了出来,伴随着一个女孩儿的声音。


“等等,把黄焖鸡留下!”


“您是六月是吧?这是您养的宠物吗?您方便出来一下吗?”


“不,我现在不方便,你就,你就把饭挂鸟膀子上吧。”


“这······好吧,祝您用餐愉快。”


阿福知道现在的人多多少少都有些怪癖,比如异装癖什么的,没准儿这个姑娘就是没事儿在家扮鸵鸟玩儿呢,阿福也无意拆穿她,反正订单完成了就行。


然而阿福把饭盒套在鸟膀子上时,却发现这触感也太真实了,就忍不住多摸了两把,鸟膀子随即猛然一抖,差点把饭抖翻,阿福听到屋里那个姑娘小小声的说道:“流氓!”


阿福连忙道歉:“对不起,您这身,呃,衣服,触感很真实······”


屋里的人没再说话,阿福摸摸鼻子掏出手机,手机上显示的是订单已好评。


(三)


蔡编辑最近很头疼,她手底下的这几个作者,这个月纷纷跟她玩起了拖稿大作战,眼看着就要月底了,她手里却有一大把未完结的稿子,尤其是那个六月,本来是她手底下最乖的一个作者,交稿什么的都不用催,这次硬生生却拖到了月底才交稿。


昨天让她改一下结尾的细节,等到了现在都没动静,蔡编辑看着手机上那个鸵鸟的头像,忍不住一肚子火。


“六月,昨天让你改的稿子改完了吗?这都什么时候了?”


“怎么不回话?别告诉我你在改稿子,装鸵鸟没用的啊,今天晚上八点之前必须把稿子给我交过来。”


“蔡姐,我没装鸵鸟,我现在就是一只鸵鸟,我用膀子打字很难的······能不能再宽容些时间?”


“六月啊,我现在没心情跟你开玩笑,这都什么时候了?你告诉我你变成了鸵鸟?我给你的时间已经足够了,你赶紧改改给我发过来。”


“······好吧。”


蔡编辑关闭聊天界面,去了楼下的公司食堂,现在已经下午六点了,她的肚子早已经饿的咕咕叫。


(四)

六月看着暗下去的手机屏幕,忍不住叹了一口气,她觉得有些活不下去了,一只鸵鸟要在这个现代社会怎么活?难道要去动物园自首吗?


叹气归叹气,眼前的事儿还是要做的,六月打开电脑,看着文档里的文不禁陷入了老僧入定的状态。


毫无思路。


六月正焦灼且淡定的发呆时,一阵敲门声打断了她的思绪。


“您好,您的外卖到了。”


“次奥!”六月听到这个声音不禁低咒了一声,她今天点的明明不是黄焖鸡,怎么又是这个变态外卖员。


“知道了,你把饭放在门口就行了,我等下出去拿。”


“······那个,我,我不是,上次的事对不起,我真不是有意的。”


“没事儿,我现在是没办法出去拿,你放在门口就好。”


“那行吧,我给您放在门口了。”


“好的,谢谢。”


听到门口的脚步声走远了后,六月悄悄打开门,拿起了地上的外卖,外卖很香,六月迫不及待的拿着就往屋里跑,丝毫没有注意到躲在楼梯口的那个人。


(五)


那就是一只鸟!一只鸵鸟!


一只鸵鸟成精了!在这个新世纪,在2018年!阿福扶着墙,良久不能动弹,他确信那不是一个人穿着衣服假扮的,那就是鸵鸟的腿,鸵鸟的脑袋,鸵鸟的膀子!


阿福拿出手机,按下了110。


(六)


现在是北京时间晚上七点半,蔡编辑刚刚在楼下的食堂吃完饭,她打开邮箱,里面静静的躺了五份稿子。


蔡编辑满意的笑了笑,然而笑容还未展开便猝死在脸上,怎么才有五篇?还有一篇呢?六月的稿子呢?!


她看着那只鸵鸟头像,心里一阵无名火乱窜,这个丫头今天是怎么了?


蔡编辑拨通了六月的电话。


(七)


现在是北京时间七点,某市万安辖区的片儿警接到了一通报警电话,电话那头的人说,他看见了一只成了精的鸵鸟。


接警员一脸便秘的汇报情况,队长一脸便秘的思考了一会儿后说:“出警!人民群众需要我们我们就要去!”


队长只带了警员大刘一起,对付疯子精神病两个人就足够了,现在年后突发事件多,警力不能随便浪费。


两人很快就到了报警人说的那个地址,并且见到了那个报警人,一个穿着xx外卖橙色马甲的小伙儿。


小伙儿很着急的样子,带着两人就往一栋居民楼上冲。


“警察同志,我知道你们不信,甚至觉得我可能是疯了,但我说的是真的,你们去看看就知道了,真的是好大的一只鸵鸟,还会自己出来拿外卖,就跟人一样,真的!”


“那也可能是主人训练的通人性了,同志你是不是太累了出现了幻觉,要不我们送你回家好好休息一下。”


“警察同志我说的是真的,哎呀,要不这样,你看这个穷酸小区里的人像是能买的起鸵鸟的吗?这有可能是动物走私啊,我说的是真的,真的有鸵鸟!”


队长和大刘闻言对视了一眼,如果真的是动物走私,那事情可就大了。


(八)

六月现在头晕眼花,全身发热,只是因为距离蔡编辑说的交稿时间还有45分钟,她却一个字儿都没有改。


仍是毫无思路。


六月感觉自己快晕过去了,这时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忽然响起,把她吓了一跳,她记得自己没点外卖啊,门外的人说:“开门,警察!”


六月悄咪咪的趴在猫眼上,看到了两个穿警服的男人和那个流氓外卖员。


“你,你们骗人,你们不是好人,你们再这样,我报警了啊。”


“开门,我们真的是警察,这是警员证,你可以看看,有人举报说你养了只鸵鸟,是不是在进行动物走私?”


“不是,我没有。”


“那你让我们进来了解下情况,确定没问题后我们就走。”


“我,我现在不方便。”


“为什么不方便?姑娘,你再不配合我们就要强制破门了!”


六月现在强烈的想找到一堆沙子,然后把头埋在里面。


外面的人听到屋里没有了动静,开始奋力的砸门,六月把头埋在被子里面,身子抑制不动的抖,她觉得整个人都要懵掉了,她的人类意识似乎在慢慢的丧失,她要真真切切的变成一只鸵鸟了。


这时候,六月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


(九)

蔡编辑等了很久六月才接通电话,在此之前她的耐心几乎被消磨殆尽,她觉得是时候该给这个小姑娘上堂课了。


“六月,现在几点了?”


六月没说话。


“我问你现在几点了?啊?还不交稿子?别忘了你是签约作者,不按时交稿子要被扣违约金的知不知道?”


六月没说话。


“你别以为你现在写出了点成就,有了些名声就可以当大神耍大牌了,你别忘了是谁给你的机会,年轻人不要太狂傲,快点交稿子,不然你下个月就赔十万!”


六月没说话。


“说话啊!别以为装鸵鸟就能了事了,我告诉你今天必须要交稿,装什么都不行!”


“蔡姐。”


“说!”


“······我今天交不了稿子了。”


“什么?你什么意思?你再说一遍?”


“我说,我他么的不写了!我早就受够你了,是,当初是你带我入行,但也是你坑我签了什么狗屁合约,给你写的稿得到的稿费连给我吃黄焖鸡都不够,偏偏还是你整天让我改这改那,都是瞎改!反正我马上就要被切片儿了,今天我就痛痛快快的说出来,老娘早就受够你了!老娘不写了!”


“你,你!”蔡编辑气的头晕眼花,那头却已经挂断了电话。


(十一)


六月当了那么多年的鸵鸟,第一次痛痛快快的跟别人说了“不”。


这是一种从未有过的感觉,六月觉得自己整个人似乎都变得轻盈了起来,刚才的怯弱,刚才的委屈,全都一扫而空。


外面还在砸门,六月凭借着未散的一股气猛然打开了门,把正在砸门的三人闪了个狗吃屎。


当她打开门的那一刻,她就不再是只鸵鸟。


“敲什么敲?!敲什么敲?!懂不懂公民的基本权利啊?你们有搜查令吗就来砸我的门?凭什么就听这个变态的一面之词就来骚扰我?!我就算是只鸵鸟怎么了?吃你家大米了?咬死人了?你们凭什么啊?!”


队长从地上爬起来,看着面前双手掐腰,满脸通红的姑娘不禁暗暗捏了一把汗,这下糗大了,这个出租屋一目了然,怎么也不可能藏得下一只鸵鸟,队长看向阿福,阿福则是一脸震惊迷茫的样子。


“对不起对不起,是我们一时糊涂了,为您带来的困扰十分抱歉,您,您可以投诉我们······”


“投诉!肯定要投诉!就你们这样的智商还好意思当警察呢,还有你,”六月指了指阿福“警察同志,这就是个变态偷窥狂,送外卖时还摸我的手,我记得现在有猥亵罪吧,您看是不是应该关他两天?”


“好的,非常抱歉给您带来了困扰。”


队长和大刘说完就带着阿福走了,六月关上门。


“什么狗屁编辑,什么变态外卖员,什么弱智警察,我告诉你们,我不怕你们!”


六月看着镜子里的微胖女孩儿,觉得从来没有那么舒坦过,却同时莫名的有点想哭。


(十二)


手机一串提示音响起,六月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看到手机上的语音按下了播放键。


手机里传来了蔡编辑的声音。


“六月,你修改的那篇稿子我看了,只改一下人称好像还是不行,你再把结尾修改一下吧。”


“你快点改啊,马上就月末了,你们都拖着稿子我可怎么办!”


“不许装鸵鸟,看到快点回复我的信息!”


六月一惊,连忙从床上蹦了下来。


还好镜子里不是一只鸵鸟。

上一篇:三城

下一篇:手机姑娘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