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我

我俩是双胞胎,他大。他要是没读那么多书,现在也不会搞到杀了人还像一点事也没有,我哥读书读傻了。这怪我。小时候我爸妈出门时就把我俩关在二楼书房,他们以为我俩能一块玩,其实我每回都翻窗户出去。回来时得有个人拉另外一个人上去,他就不得不留在书房。...

我俩是双胞胎,他大。

他要是没读那么多书,现在也不会搞到杀了人还像一点事也没有,我哥读书读傻了。

这怪我。

小时候我爸妈出门时就把我俩关在二楼书房,他们以为我俩能一块玩,其实我每回都翻窗户出去。回来时得有个人拉另外一个人上去,他就不得不留在书房。

我提议过和他换着出去,他没接受,在书房里一个劲看书,书看多了,就不爱和我说话了。

只有一次,他把我拉上来后忽然问我:“你觉得外头怎么样?”

我说挺好的,他低着头没有说话,让我很愧疚。

我说下次换你出去吧!

结果他说:“算了,我只是有点好奇!其实,我们不可能什么样的生活都过。而且,其实过什么样的生活归根到底都是一样,都要死的。”

我们当时才十一岁,天知道他在说什么?

一直到高中我们都是同校,但一直没话题聊,我们是两种人。

我那时经常跷课上网打架。有次在外头招惹了人,搞得一大群人在来学校堵我,恰巧撞上他,因为我们双胞胎嘛,他替我挨了顿打。

我气坏了,和几个朋友商量着报仇,问他跟不跟我一起去。

他说不去,没兴趣也没时间做这些毫无意义的事。

他的时间都用在看书和学习上了,就学习上来说,他算的上是一个标准好学生,老师让做什么他就做什么,从来就没有埋怨过。

但我听说他并不讨老师喜欢,他们班同学说我哥总跟老师抬杠。

后来找了个机会问我哥,他说没这回事。

原话是“我没有和老师抬杠的必要。”

我问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漫不经心的说:“老师批评班上的纪律不好时,我正在看书,老师就叫我站起来问我有没有注意听他说话。我说没有注意听,这是实话。我不知道他要说什么,他说我不尊重他。我说没有这回事,我只是在看书而已,这和不尊重他有什么关系。我就告诉他——他可能是因为生气,才会对我说这些话。我可从来没有扰乱班上的纪律。”

完全不理解他的想法。

接着他又说:“总之,老师好像更生气了。说我没有班级荣誉感,这和班级荣誉感更无关,我知道他是太生气才会说这些的。我并没有和他抬杠。”

我说:“你其实可以顺着点别人的意思。”

他听了很疑惑的看着我说:“这对我和老师有什么好处?”

他就是这样一个人,所以我不能理解爸妈为什么会放心他这样一个人到外省念书。

我混进一个大专,因为我当时的女朋友徐秋也在那上学,妈的,我哥杀了人她脱不了干系。

刚认识徐秋时,她一副一本正经良家少女的样子,但交往之后她的狐狸尾巴就露出来了——你只有睡过一个女人才能彻底了解她不是么?

说起来,我犯的最大的错误,就是脑海里还留存没睡过她时对她的印象。

第一次睡她的时候,她就和我诉苦,说她父亲是如何逼她姐找个好人家,自己以后也免不得有这样的遭遇,她不能上很好的大学。照她父亲的意思,她怎么也得找一个有钱的,
她说的委婉些,但反正就这意思。

去上大学,我和她,还有我哥一起坐车去学校,到福州才分开。

那时我和徐秋已经明目张胆的公开恋情了,她的话一直很多,像只招摇的惹人注目的孔雀。

她在路上开我哥的玩笑,我哥却连看也不看她一眼,这样的无视让她不适应,她不知怎么办。

“你哥话好少啊!像是得了抑郁症似的!”她小声地对我说,征求我的同意。

我没说话,那是我第一次没有附和她,之后一路她都摆着张丧气脸。

其实,有些事回头想想就觉得是理所当然的,后来徐秋劈腿,和她性格很有关系。我很了解她,她是那种既要眼下合她心意,又要未来为她掌握的女人。永远都是欲求不满的状态,我就算全部给她也不够,更何况上了大专之后我心思并不太在她身上。

如果不是她劈腿,我哥也不会杀人。我现在真他妈讨厌徐秋,见着就恶心。

刚知道她劈腿时,我没有她挑明,暗地里查了一下那个傻逼——那个第三者,然后给他打了电话,从交谈的情况看来,那男的并不是一个傻逼,比我,比徐秋都要聪明。越是像徐秋那样聪明的女人越是容易被骗,她知道自己要什么,那种人更知道她要什么?

那男的也是我们老乡,是徐秋的学长。他耀武扬威地告诉我他已经把徐秋睡过很多遍了。

我没有别的情绪,就是生气,真他妈气。

之后,我找了几个朋友把他狠揍了一顿。实话实说,那小子人缘不错,我那阵子也一直担心哪天悄悄地被人堵了报复。但既然把他打了一顿,就没有必要再打电话和徐秋叨叨了,这挺好。

所以那个假期我一直不愿见徐秋,事就坏在这里。

打人后没几天,我心里头总有小人怂恿我给我哥打电话征求意见。

“这事我早知道了。”我哥说,“徐秋打不通你电话,要我帮忙找你。她和我说过了。”

我问我哥什么时候。

他说:“好几天了,可是她说的话和不和你说都一样的。”

我问他徐秋说了什么?

我哥说:“她没说什么,她说她爱上了别人希望和你解释,让你接她电话。我知道你是不会接的,而且根据我的看法她应该不会爱上谁。你俩肯定不会在一起。没事,爱情什么都是假的。”

我没说话,我都不知道该说什么。

接着我哥问我还有事么?没事他要去上课了。

我昨天在公安局碰见徐秋了。

我问她生不生我哥的气,我哥弄死了她男朋友她生不生气,我说她他妈的没资格生气,因为她才是罪魁祸首,她现在才应该被关起来。

可我知道这里头也有我的错。

如果这个假期我愿意见徐秋,徐秋就不会找我兄弟谈关于我的事情,也就不会被我打的那小子带人堵了。和之前那班人一样,他们把我哥被错认成我。不知道我哥是怎么失手杀了那个男的,但应该是正当防卫才对。

徐秋昨天还和我说我哥是好人,说我哥是怎么劝她的,她说我哥告诉她说她并不知道自己要什么,应该回去睡,不要来找我。可徐秋一直缠着我哥,最后才出事的。

她他妈的还一直哭,一副假惺惺的样子。

我哥他妈还在等着开审呢!

最气的是我去见我派出所见我哥,我哥说的话,你们猜他说什么?

他说被关起来挺好,就像小时候在书房里一样。

他脑袋有问题,你们说我要是能证明他脑子有问题,读书读傻了,是不是对他减刑能有点好处?

——2016

欢迎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故事贩卖机

上一篇:猫杀

下一篇:疯迷走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