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头发骗子

文/树乱图/截自伊藤润二的某篇“说来你可能不信,但‘言灵’是真实存在的。“有些文字深埋在你的记忆里,你以为它们都消失了。但忽然有天,它们会从天而降,一把推开你回忆的大门。“比如,你是否记得有人在窗外喊‘抢剪子魔刀’?可什么样的魔刀会突然抢别...

文/树乱

图/截自伊藤润二的某篇


“说来你可能不信,但‘言灵’是真实存在的。

“有些文字深埋在你的记忆里,你以为它们都消失了。但忽然有天,它们会从天而降,一把推开你回忆的大门。

“比如,你是否记得有人在窗外喊‘抢剪子魔刀’?可什么样的魔刀会突然抢别人剪子?

“比如,你听过有人喊‘埋婆兰’吗?这个叫兰的人,到底把谁给埋了?

“再比如你说……为什么会有人会在街头叫嚷‘收头发骗子’?”

许言言语气神秘诡谲,吓得蛋丢手里的书都落到了地上。

“你倒是说啊!”蛋丢的语气像追问电视剧结局的家庭主妇。

“我就是收头发骗子。”

许言言戛然而止,从口袋里拿出个理发剪,冲蛋丢露出神秘的微笑。


遇到许言言是在一个诡异的场合。

11月4日冷风大作,那晚是蛋丢和表哥在北山挖陷阱的最后一晚。

此前连续几天,表哥都以“抓野猪”为由,拉着蛋丢在城市郊区的北山上挖出许多格外深的大坑,再盖上伪装,制成陷阱。

蛋丢眼里表哥有些怪。他离婚三次,现在又娶了第四个妻子,每个前嫂子离婚时都会骂表哥“傻逼”,又对离婚原因讳莫如深。

因此,蛋丢不敢多问动机,只管陪表哥挖下一个又一个深坑。

那晚,就在蛋丢挖好陷阱,用自带的梯子从坑里爬出的瞬间,他看到一个少女从月下的树丛中匆匆走过。

穿行林间的少女面孔苍白,长发在风中飞扬。

“你谁!”蛋丢下意识喊。

少女没理他,脚步不停。蛋丢慌张起身,想追上前一探究竟。

由于眼光不离少女,蛋丢三步尚未迈开,就一头撞在树上,雾霾天里看见满眼繁星。

回过神再去寻找时,少女已经没了影踪。

刚才看到的,还能是女鬼不成?

“这棵树真是牛逼了。”

蛋丢踢了树一脚,将走路不看路的黑锅甩给树。


一整天,蛋丢思考了“女鬼”一整天也毫无结果,他觉得假如自己不能痛快吸一把书的话,人就会彻底疯掉。

什么叫吸书?

就是戴上耳机,放松,深呼吸,将书架上的书脊慢慢整理成一个平面,再闭上眼,用食指关节从每本书的书脊上轻抚而过。

蛋丢做这事上瘾,他喜欢到学校旁的言灵书店去,充满爱意地抚摸每一本书。

终于等到放学铃响,蛋丢马不停蹄地冲进言灵书店。

店里没有顾客,老板缩在柜台后,电视机里正聒噪地播放着小城少女连续失联案的新闻。

破不了的少女连续失踪案,这都多少天了?难道都被女鬼拐走了?

蛋丢揣测着,迫不及待地戴上耳机。

放松,深呼吸,将书架上的书脊慢……

耳机被人粗暴地摘了下来。

“喂,强迫症!”

女孩子的声音。

哇,可爱的妹子,头发好长。

“你好?有事?”蛋丢挤出笑容。

“强迫症同学,你叫什么?”对方的眼神带着戒备。

“我叫蛋丢。”

“你昨晚去北山做什么?”对方劈头盖脸地问。

“挖坑抓野猪啊。”蛋丢口风不牢,就说了出来。

“两个人去北山抓野猪?你智障吗?”

蛋丢这才反应过来:这姑娘好像昨晚遇到的女鬼。

“你是昨晚北山上的女鬼?”蛋丢把脸贴上前。

对方没有回答,反问道:

“你知道少女连续失踪事件吗?”

“不就是那个。”蛋丢指了指电视。

“除了那个呢?”

蛋丢露出莫名其妙的脸,摇了摇头。

“算了,”对方松了口气,竟然露出笑意,“就知道你是个笨蛋。”

“你神经病呀?你到底是谁?”

“叫我许言言。”


二人就这么相识。

许言言和蛋丢同一学校,比蛋丢大一学级。

“女孩子真是狡猾,分明那么可爱,居然比我大。”蛋丢不服气。

“你就不能从自己的老脸找找原因?”

许言言长发及腰,却能编出花饰繁多的小辫子,看着像俏丽的少数民族姑娘。

“因为我心灵手巧。”许言言说。

“来,摆个pose。”蛋丢取出手机拍了张照。

“你怎么能随便拍人家?”许言言一把抢过手机,“手机连个P图软件都不装,没收!去把昨天进的耽美杂志卖完再回来见我。”

许言言是言灵书店的老板娘,擅长下班后上课发呆,下课后上班摸鱼,以及给手机装二十几个P图软件。

“不要叫我老板娘,显老。”许言言抱怨。

“那就叫小板娘好了,”蛋丢说,“一个学生,却拥有一间书店,真是让人羡慕。”

“我只是帮忙看店而已,能不能不要老是揭人家的短?”

许言言是言灵书店的小板娘,可蛋丢之前从没注意过柜台后面,他来言灵书店的唯一目的就是吸书。

“小板娘,你11月4日晚上去北山是为了做什么?”

许言言白了蛋丢一眼,说:“反正我不抓野猪。”


认识许言言两天后,见她讳莫如深,蛋丢愈发觉得11月4日那晚不寻常。

但许言言阴险狡诈,蛋丢只能从表哥那里寻找突破口。

表哥开了一家小百货店,蛋丢进店时,他正在柜台后面看书。

“表哥,那天我们上山挖坑抓野猪,后来抓到了没?”

表哥赶紧把书扔到脚下:

“蛋丢啊,里里里(你你你),里(你)来做什么?”表哥的口音已经抢救不回来了。

“我是来问你,咱们前两天去北山挖坑抓野猪,真的抓到了吗?”

“里什么意思?”表哥声调高起来。

“我们挖坑是为了抓野猪吗?”

“不抓野猪还抓什么?”

“北山真的有野猪吗?”

“当然有。”表哥忽然笑了。

每个人都像有秘密,却都瞒着自己。

一无所获,蛋丢不满地与表哥告别。

出了表哥的店门没多远,蛋丢被一个人高马大的中年男人拦下。

中年男人低头问:“小同学,那个百货店的老板你认识吗?”

“我干嘛要告诉你。”

男人从公文包里取出证件,动作标准地展示给蛋丢。

“Yes,sir!”蛋丢觉得表哥摊上事了。

“我姓陈。”男人点点头,“希望你能告诉我,11月4日晚上,你都做了些什么。”

“报告陈sir,我我我,我在家织毛衣啊。”蛋丢撒谎时声音会打颤。

“那个店里的老板呢?”陈sir指了指表哥的店。

“我又不认识他。如果你听人说我喊他表哥,是因为四海之内皆兄弟。”

“你们是什么关系?”

“没什么关系,我只是一名正直而善良的消费者。”蛋丢假装正经地点点头。

“是吗?”陈sir一边的眉毛挑了起来,“可我听人说,11月4日晚,看见你们俩从外面一起开车回来。”

“谁说的?”

“是不是真的?”

“不,我什么都不知道,哎呀,竟然都这个点了!我得赶紧回家,”蛋丢拔腿就跑,“陈sir再见!”

“注意保密!保密啊!”只听陈sir在身后喊。

好容易跑回家,蛋丢一头栽倒在床,打个滚变成躺着的姿势,取出手机盯着荧光屏。

要给表哥打电话报信吗?表哥究竟为什么挖那么多的坑?许言言为什么会出现在北山?陈sir究竟在追查什么?

手机在手中响了,陌生的号码。蛋丢没拿稳,手机砸在脸上。

“要出来转转吗?”许言言的声音。


言。

言灵的言。

万物有灵,语言亦然。

“许言言,大晚上你找我来你们家书店干嘛?”

“你相信言灵吗?”

“你又要吓我了。”

许言言白了蛋丢一眼,往书店的里屋走,里屋的门平时是锁着的。蛋丢大气也不敢出,老老实实跟在身后。

许言言打开了里屋的灯。

蛋丢发出了失魂落魄的家庭主妇一般的尖叫。

满屋的头发。

洗干拉直晾在架子上的,制成假发套挂起来的,被染成各种颜色装在精致的收纳袋里的。

“许言言,你收集这么多头发做什么?”

“我告诉过你,我是收头发骗子呀。” “所以呢?”

“所以我收藏头发呀。我可以摸出头发的质地,还能通过头发推测出人的身体状况,”许言言说着,像抚摸珍宝一样轻抚着头发,“我还能通过头发的气味,追踪人的位置。”

“停!”蛋丢制止道,“电影和小说里,讲一大堆设定的人,肯定都是坏人。”

“你看,你说我是个坏人。如果以后你再说很多次相同的话,我也许就真的成为坏人了。这就是言灵噢。”

“许言言,你神神叨叨的,你竟然是头发爱好者。”

“你不也有怪癖嘛,”许言言说,“你有强迫症。你喜欢把竖排书的书脊摆放成一个平面,既不会有凸出来的,也不会有凹下去的,然后在那里摸书脊,摸来摸去,对吗?”

“你,你怎么知道……”蛋丢立马变得失魂落魄。

“还有,你喜欢把作者的书,按照出版年代一本本排列……”

“难道,你在……”

“我有监控啊。”许言言指了指摄像头。

发现自己的爱好被人了如指掌,蛋丢有种在许言言面前赤身裸体的羞耻感。

但即使这么想,也还是自己占便宜,于是蛋丢又鼓起生的勇气。

“你偷窥我!”蛋丢指控。

“你知道吗,我很早很早之前就相中你啦,你这个强迫症真是天生奇才!”许言言双手合十,眼里透着亮晶晶的笑意,“作为收头发骗子,我就需要你这种人来帮我一根一根地整理头发,要和我合作吗?”

“哎?”

“要帮我整理头发吗?”

“大晚上叫我来就是谈这个?我有什么报酬?”

“你可以随时随地来我家书店摸书,还不行吗?”许言言话锋一转,“拒绝的话,我就把你摸书的录像都打印出来,让学校里的女同学都看清你的嘴脸。”

“许言言,你变态!”

要是把自己吸书时的表情公之于众,那蛋丢宁愿死了算了。

“你同意不同意?”

“我我我,我同意。”蛋丢的表情像嫁入富人家丧失青春叛逆的家庭主妇。

“契约达成!”许言言比了个V,“言语有灵,我叫你晚上来,就是为了在灵力旺盛之时订立契约呀。”

蛋丢想骂中二,自己的肚子却先不合时宜地叫了起来。

“哎,我一接到你的电话就赶来了,都还没吃晚饭呢。”蛋丢挠挠头。

“哈?家里没人给你做饭吗?”

蛋丢有些难过地看了许言言一眼,低下头,没有说话。

“我给你煮碗面吧,”许言言无奈地撅起嘴,用发梢拨弄脸颊,“当然面也不能白吃,你得答应我,电话要二十四小时保持畅通,等我给你打电话。还有,不许你给我打电话,发短信或者聊天也不行。同意就有面吃。”

“呸!”蛋丢大手一挥,“践踏我的尊严毫无意义,因为我根本没有尊严!煮面去吧。”


两天后的中午放学时间,蛋丢本想第一时间去书店找许言言,却接到了表哥的电话。

“哎蛋丢,我有点事想问里啊。”表哥的口音还是那么严重。

“哥你说。”

“里先到我店里来吧。”

蛋丢绞尽脑汁也没想好怎么拒绝,只能毫无尊严地回答了“好”。

看来去不成书店了,蛋丢想起自己被禁止主动联系许言言,就径直去找表哥。

去的路上蛋丢又遇到了陈sir,警察同志正在表哥店面不远处的小吃店吃面。

他看到蛋丢,远远招手让蛋丢过来。

“又去找你表哥?”

“不能吗?”

“你们11月4日的晚上到底去了哪里?”

“哎嘿嘿嘿陈sir,这事都过去好几天了,我都忘了。”

蛋丢说完又转身想逃。

“注意安全,小鬼。”

陈sir在身后轻声说,蛋丢转回头,从陈sir眼中看出一丝忧虑。


“里来了。”

看到蛋丢进了店,表哥站起身。

“对啊?”蛋丢声音发虚。

表哥径直走到蛋丢身后,刷地拉下商店的卷帘门。

商店,顷刻变成一间密室!

蛋丢一动也不敢动:“哥,你要干啥?”

“问里点事。我记得辣天你陪我去北山,里说看到山上还有别人,对吗?”

“没啊,我说了吗?”蛋丢唯一擅长的就是装傻。

“里不要给我装傻!”

表哥说着,走回柜台,取出一柄铁锹,这就是他和蛋丢挖坑时用的工具!

“喂,哥,你想做什么!”

“里知不知道,最近正在发生的小铝孩失踪案。据说有人在北山上发现了线索,这他妈的是要嫁祸给咱!是不是就是里看到的辣个人,快说!”

“哥,你说电视里一直在报道的少女失踪案,跟北山有关?”

“对!”表哥的眼睛里露出凶光,“有人利用了咱们挖的陷阱,把失踪的小铝孩和那些陷阱扯上关系,咱们要背黑锅了!”

“那诱拐少女的人是谁?”

“我怎么知道!我他妈也是听说的!”表哥急得直跺脚,“这事情要是被警方知道了,还不得怀疑我?!”

蛋丢心说警方早就在怀疑你了。

“里快告诉我!”表哥一只手揪住蛋丢的领子,“快告诉我,那晚里究竟看到了谁?”

那晚,蛋丢在北山上看到了许言言。

少女失踪案的真凶是许言言?

可许言言会为了什么拐骗少女?

.......头发!许言言为了头发!

想到这里,蛋丢忽然吓得脸色惨白,他想起了满屋的头发,多到密集恐惧症看一眼就会被吓晕的头发,恐怖电影里预示着鬼怪现身的头发。

想到自己每天接触那些头发,还将它们整理得无比整齐,还……

蛋丢吓得都快站不住了。

“不要给我装,”表哥边吼边扬起铁锹,“给我站好!”

咚咚咚。

有人急促地拍卷帘门的声音。

“有人吗?开门!”

是嫂子的声音,得救了。蛋丢想。

哗啦啦。卷帘门被从外面推了起来。

蛋丢如获新生地逃离表哥,扑到嫂子怀里。

“嫂子!”蛋丢抱紧嫂子泣不成声。

“哎呀,蛋丢,不可以这个样子啦,”嫂子有些不好意思,“你哥还没走呢。”

“里来做什么?”表哥一看到老婆来了,嚣张气焰荡然无存。

“刚才有人给我打电话,说店里失火了,我就赶紧赶来了……”

蛋丢看到表哥已经被嫂子制服,没敢耽搁,立马拔腿朝言灵书店跑去。


许言言是少女失踪案的真凶。

许言言把少女拐骗后剃下她们的头发。

许言言利用了我和表哥,把少女失踪的罪名嫁祸到我们头上。

“你别跑过了。”

跑进一个街角时,熟悉的声音在耳畔响起。

哎?蛋丢一愣,站住了脚。

“许言言,你怎么在这里?”蛋丢紧张地问,“难道你跟踪我?”

“我刚才电话打得及时不及时?”许言言笑着说,“今晚要去北山战斗,你去不去呀?”

“打什么电话……是你给我嫂子打的电话?许言言你怎么有我嫂子的手机号?”

“哎?”许言言做出惊讶的表情,一看就是装的。

手机连个P图软件都不装,没收。许言言说。

“许言言,你骗我,你那次用我的手机装P图软件时,翻了我的电话簿。”蛋丢说。

“所以呢?”许言言毫不在意,“我可是在保护你。”

“胡说八道,你才不是为了保护我。许言言,你是个罪犯,你诱拐人家少女,还剪了人家的头发做收藏,你就是个变态!”

“你瞎说……”

“你还想把犯罪事实嫁祸给我和我哥!要不然你现在就告诉我,你那天晚上去了北山是做什么?”

许言言的声音低下去:“我现在不想告诉你。”

“你不是不想,你是不敢。许言言,你是个坏蛋。”

许言言没有说话,目光瞟向地面。

“许言言,你是个骗子,大骗子,你说言灵是存在的,狗屁!”

许言言没有说话,表情被长发遮住。

“什么收头发骗子,那不就是收头发辫子吗?什么抢剪子魔刀,那是人家镪剪子磨菜刀!什么埋婆兰,那叫做卖、破、烂!你把人家做生意的吆喝声当成都市传说,你傻吗?”

许言言没有说话,眼里有什么闪晶晶。

“许言言我讨厌你,但我不会向警方举报你,你快从我眼前消失吧。”

说完之后,两人都沉默下来。

过了很久,许言言深吸一口气,面色平静:

“我早说过自己是收头发骗子,你再怎么说我是骗子,我也不会生气。但既然你说讨厌我,我也不会死皮赖脸地求你原谅。再见了。”

走了两步,许言言又回过头,无比坚定地说:

“言灵是存在的,如果运气不好,你还会遇见一大堆呢。”


看着许言言远去的背影,蛋丢心里空落落的。

已经快到下午上课时间,蛋丢只好赶往学校,但他下意识地,又走到了言灵书店。

书店门锁着,门口站着两位女青年,神情焦虑地徘徊等待。

出于多管闲事的心态,蛋丢上前说:

“书店没开门,想买书可以明天再来。”

“不是的,我们是来卖头发的,”女青年说道,“本来和她家老板都约好了的。”

卖头发?蛋丢的眼睛眯了起来。

“你是说,这家书店真的收头发辫子吗?”

“这里之前就是收头发辫子的,我小时候就在这里卖过头发。书店反倒是后来才开的。”女青年说。

“啊?那你认识这家老板咯?”

“原来的老板好像到别处开分店了,现在是他们家两个闺女在守着店。”

另一名女青年不满意地抱紧双臂:“小姑娘就是不靠谱。”

“老板有两个闺女?!”蛋丢叫了出来。

“一个叫言言一个叫灵灵,”女青年指着书店的门面,“所以叫言灵书店啊。”

“你不知道吗?这家人可有名了,他们收别人的头发时,如果看那人太穷,就会多给人家点钱。他们管自己叫收头发骗子,因为他们的价钱是看人给的。”另一名女青年笑着说,“所以大家都喜欢他们家。”

许言言真的是收头发骗子?

许言言还有个姐妹?

一口气憋在蛋丢胸口许久,吐出来时变成了:

“小板娘出去了,你在这里等着,我去找剪子,我来收你们的头发。”


像是拼命逃离自己对许言言的辱骂,蛋丢疯也似的冲进超市。

走过龟苓膏的柜台时,一个小鬼从身后跑过,欢脱地喊:

“龟、龟、龟、龟、龟、苓!”

蛋丢一愣,这话好像好熟悉,又想不起在哪听过。

但忽然有天,它们会从天而降,一把推开你回忆的大门。许言言说。

蛋丢茫然地从货架取下一把剪子,匆匆结账走出超市。

刚踏出门,一把菜刀忽然从远处急冲冲地飞到蛋丢面前,拦住了他。菜刀通体散发着冰蓝色的魔法之光。

“交出剪子!”菜刀发出大叔的声音。

“哎?”蛋丢愣住。

“把剪子交出来,抢剪子了!”菜刀说。

“菜刀说话了!”

菜刀一怒,甩动刀身,上前磁铁般吸住剪子,眨眼间飞窜得无影无踪。

蛋丢傻站好久才回过神,发疯般大声喊道:

“魔菜刀抢剪子啦!魔菜刀抢剪子啦!”

空喊几声之后,他才又回想起刚才许言言说过的话。

言灵是存在的,如果运气不好,你还会遇见一大堆呢。

言灵是存在的,许言言没有骗他。

许言言说收头发,她确实收头发。

许言言说在保护自己,她确实保护了自己。

许言言说今晚在北山有场战斗,我怎么能让她一个人去!

得找帮手才行!!

蛋丢在心中点兵点将,就只有表哥还能帮上忙。

可一进表哥的店里,他就知道指望不上表哥了。小店鸡飞狗跳,表哥脸被打肿,跪在地上哀嚎,嫂子手拿一本影集骂骂咧咧。

“嫂子,先留我哥一命,房产证还没加你的名吧?”

“哎,蛋丢,都是自家人不嫌丢人,来,你自己看看。”

嫂子说着把手中的影集递给蛋丢。

“要不是我今天突击抓个正着,还不知道要隐瞒到什么时候。”

原来,影集里是表哥给前三位嫂子拍的照片。

有别于生活照,影集里的内容可谓惊悚。

影集记录的竟然是表哥把前嫂子给扔进坑里,拿土逐渐填上的过程,还附带几张表哥神情享受的自拍。

幸好表哥不是坏人,前嫂子们都安然无恙。但这种怪癖被人知道,日子恐怕也过不下去了吧。

这就是表哥离婚的秘密啊!

“你说说这个人,他变态不变态?”嫂子说着,一把抢走影集,砸向表哥的脑袋。

“我有罪,我认罪,”表哥跪在地上哭,头也不敢抬,“我就是可恶的埋婆兰(男)啊,我就是埋婆兰啊!埋婆兰!埋婆兰!”

蛋丢忽然想起表哥在北山上挖陷阱时的狂热表情,表哥挖那些坑的目的,恐怕是要把嫂子给埋了吧!

可他挖那么多坑的目的是什么?他个大笨蛋一定被坏蛋利用了!

于是,他朝跪地的表哥狠狠踹了一脚:

“你这个勒呢不分的家伙,好好跪着给嫂子道歉!”


唯有自己能去帮助她了,蛋丢破戒给许言言打电话,手机告诉蛋丢对方关机了。

他只好发短信留言,但当他点开信息后,愣在了原地。

对许言言的短信输入对话框里,保存着已经输入好的“我喜欢你”四个字,有人曾在他的手机里输入了这四个字。

如果直接点下“发送”,不就是向许言言表白了?

手机连个P图软件都不装,没收。许言言说。

难道是那时候她悄悄输入的?

不许你给我打电话,发短信或者聊天也不行。许言言说。

她这么说,是为了不让我发现这些字?

许言言,你个大笨蛋!

蛋丢胸中涌出热流,他扫了一辆路边的自行车,朝向北山冲刺。

许言言,别做傻事!


赶到北山时,太阳已经西沉.蛋丢这才想到,为什么自己不打车呢?再摸摸口袋,心想还好没有打车。

北山是坐落于城市北部郊区的一片山脉,群山连绵,山路纵深,树林茂密错综繁杂,少有人烟,算是荒郊。

天色已暗,世间万物被黑蓝色包裹浸染。

找了好一会儿,蛋丢终于远远听到许言言的声音。

“……你别管我是怎么知道他电话的,快说我妹妹在哪!”

“是那个二傻子告诉你的吧?我说他怎么口风那么严,原来你俩是一起的!”

对方的说话声听着耳熟,蛋丢蹑手蹑脚上前观察。

虽然不如白天明晰,但与许言言对峙的人是陈sir无疑!

“我其实没想明白,你那晚是怎么找到这里的?不然我的计划就成功了。”陈sir说。

“我知道我妹妹头发的气味,”许言言说,“但没想到你计划将罪行嫁祸给蛋丢兄弟俩。”

“那两个傻子?”陈sir哈哈大笑,“我知道那个大傻子喜欢把老婆给埋起来,就顺手推了他一把。”

表哥个笨蛋果然被利用了,原来陈sir就是大坏蛋!

“你让他俩费这么大功夫挖坑,是想将女孩都放到坑里囚禁起来,再嫁祸给他俩?”许言言的话语忽然变得热切,“如果女孩都遇害的话,根本不用费这么大工夫。也就是说,失踪的女孩都还活着?”

“谁知道呢,反正我的计划变了!”陈sir 的声音变得凶狠,“我觉得这件事你来背锅更好。”

接着,黑暗中传来男人的怒吼,和许言言“还我手机”的尖叫。

陈sir人高马大,蛋丢知道不是对手,就摸了块石头匍匐上前,寻找进攻的机会。

然而战斗结束快得出乎意料,因为许言言哎呀一声,掉进蛋丢和表哥挖的坑里。

接着就是陈sir哈哈大笑:“你还想引诱我掉坑里?就凭你?”说罢他从口袋中摸出一个发光的物件,丢进坑里:

“这个东西给你了。你就作为拐骗少女的罪犯,死在这里好了。”

“你混蛋!”许言言骂道。

“我没空陪你,我还得去处理那两个傻子。你的手机我就先没收了,小姑娘。”说罢,陈sir朝山下走。

紧跟上前,蛋丢决心阻止陈sir,否则表哥和嫂子也会有危险。

蛋丢想要在陈sir下山的路线上伏击,于是他朝对方前进的方向看去。

他看到了一棵树,月光之下,只有这棵树的轮廓独特无比。

蛋丢惊讶得眼睛都要瞪出来。

言灵出现了!

这棵树,就是蛋丢与许言言相遇时撞到脑袋的树。

树旁三步,就有个蛋丢亲手挖出来的大陷阱。

“这棵树真是牛逼了。”蛋丢还记得自己当时说的话。

这棵树真是牛逼了!

许言言,言灵是存在的!!!


陈sir脑袋被突如其来的飞石砸中,吓得他差点跳起来。

“谁砸我?!”陈sir捂着头,面朝黑暗咆哮。

蛋丢出现在陈sir与陷阱的延长线上:

“陈sir,你刚才说的话我都听到了。”

陈sir愣了一下,随即握紧拳头,冷笑着冲上前。

意外的是,陈sir竟然没踩到陷阱 ,蛋丢一下就慌了神。

陈sir一拳砸倒蛋丢,二人扭打在一起,陈sir强壮得多,他的拳头像铁锤般狠狠地落在蛋丢的脸上。

蛋丢被打得头破血流,耳鸣不止,咬着牙却起不来。

陈sir哈哈大笑地站起身,他叉起腰,后退一步,准备面向废物做出胜利宣言。

但这一脚正好踩在陷阱上,轰的一声,大坏蛋跌落坑中。

坑挖得很深,无论陈sir再怎么挣扎,也只能沦为瓮中之鳖。

“小王八蛋!看我出去不揍死你!”

蛋丢站起身擦擦脸,捡起石块丢向陈sir,恰巧击中了对方的脑袋。

只见陈sir两眼一翻,晕了过去。

制服了大坏蛋,可许言言还没有被救出来。

蛋丢拨通了幺幺零,想让幺幺零派车来北山接他回家,对方回了一句“同学,这个号码可不能拿来恶作剧哦”,就挂断了电话。

蛋丢此刻的脚步就像被丈夫婚内欠了高昂夫妻共同债务被债主起诉后艰难应诉的家庭主妇一般沉重,走近时,听见许言言断断续续的哭声:

“蛋丢你个笨蛋,蛋丢你个大笨蛋……”

蛋丢心说,是你自己太笨掉进陷阱,为什么还要怨我?

“蛋丢,你打败坏蛋啦?”许言言的喊声从陷阱中传出。

“呜哇,你怎么知道的?”蛋丢以为自己的心声泄露了,“没受伤吧许言言?”

“我早就闻到你头发的气味啦,”许言言停止了哭泣,“你那么莽撞地追上去,又害我担心。”

蛋丢观察了一圈陷阱外的环境,除了坑旁有个大石头外,再没有可以依靠的工具。

抱住大石头朝坑中伸手,许言言跳起后,差一些才能抓住自己的手;趴在坑外朝坑中伸手去抓,使不上力,反而会把自己也带进坑里。

“蛋丢,我当初不该偷看你的电话簿,我向你道歉。”

“嗨呀,都什么时候了,还在意那些事。”

蛋丢脑汁绞尽,也只能想到唯一一个救出许言言的方法。

于是他跳进了坑里。

许言言急得直打:“你个大笨蛋,这下两人都在坑里了!”

“没事,许言言,我跟你保证,只要你把整件事的前因后果都跟我理一遍,我一下子就给你送上去,”蛋丢表情格外严肃,“我就是不想被人当成傻子。”

许言言点点头:“可这也是我推理的,不能保证全对。”

“我相信你。”

“有个男人,叫他A好了。是大坏蛋。”

“你还是喊他陈sir吧,我喊他陈sir好久了。”

“……你上当了吧,他才不是警察。他是少女失踪案的真凶,为了掩盖自己的罪行,找到喜欢挖坑埋人的心理变态,就是你表哥,半哄半骗半威胁,就骗你们来北山挖陷阱。”

“嗯,表哥被人利用,我猜到了。”

“11月4日,他看陷阱挖得差不多了,想先抓个女孩吸引警方注意,再将所有失踪的女孩都扔进陷阱里,报警后顺理成章地把罪名推给你们俩。可他抓的是我的妹妹许灵灵,我顺着妹妹头发的气味跟到这里,但被他发现了。我逃跑后,他怕计划败露,就放弃了原计划。”

“这么说来,那晚你是在逃命?为什么不向我们求助?”

“你笨呀,我当时担心你们是同伙啊!之后的事你也知道了,我找到了你,确定了你不是坏人。安全起见,我叫你每天去看店,又从你手机里得知了你表哥的电话,就通过电话威吓他,利用他间接威胁陈sir。终于陈sir按捺不住,想要对你们下手,我怕他伤害你们,就赶紧今晚约他出来,赌一把……”

“我就说陈sir怎么总是找我聊,恐怕他是想通过我寻找线索……”

“对的,还好你总是傻丢丢的,让他放松了警惕。他其实是想通过跟踪你哥找到我,但一直没成功。”

“……可你今天是怎么想的?你怎么可能打得过他?”

“因为计划里本来有熟悉陷阱位置的你啊,大笨蛋!你中午一上来就劈头盖脸地骂我,我就不想理你了……”

蛋丢不再争辩,他两步上前,抱起许言言,直把她往肩上扛。

“你做什么!”许言言尖叫。

“你站在我的肩上向上跳,应该可以够得到洞口了。”

“你能撑得住吗?”

“许言言,这是我欠你的。”


许言言终于爬出了陷阱,两人都累到虚脱。

“对了,”蛋丢问,“刚才陈sir扔下来个什么?”

许言言从口袋中取出个物件:“他把跟你表哥联系的手机扔了下来,里面存有诱骗你表哥挖陷阱的短信,估计是想把少女失踪的嫌疑嫁祸给我。”

“他竟然亲手把证据交给了你,”蛋丢说,“可是我刚才打过幺幺零了,他们不来,所以你得去派出所喊他们过来。”

“我不能丢下你。”

“可现在我出不去呀,”蛋丢苦笑,“你快走。”

“我不要。”

“许言言,你听我说,女孩子应该早些回家,”蛋丢自言自语地说,“你赶紧回家,经过派出所时替我报个警,让他们开车来接我就好。我不仅打败了陈sir,而且我家里没有人在等我,所以我什么时候回家都可以。我是不是很厉害?一个人也可以活得好好的,一点也不孤单……”

蛋丢说得鼻子发酸,就停了下来,他发现陷阱之外此刻安静无比。

“许言言?”蛋丢喊了一声,没人回话。

许言言已经离开了?

夜间的北山阴森恐怖,她会不会遭遇危险?会不会再掉进陷阱里?陈sir会不会爬出陷阱,对许言言下黑手?

越想越难过,蛋丢又觉得让许言言一个人回家实在太冒险。

洞中黑漆漆的,蛋丢抬头看着无论如何都爬不上的洞口,心生绝望。

夜风将血液冰封。

忽然,坑外又传来许言言的声音:

“蛋丢,抓住!”

洞口抛下来一根粗绳。

“许言言,你没走啊?”

“你快抓住嘛!”

蛋丢抓住绳子,试了试力,足够结实。

“许言言我要向上爬了,我记得坑旁有个石头,你抱紧石头!”蛋丢握紧绳子喊。

“好的,抱紧了!”

“一,二,三!啊啊啊啊啊啊!”

后退,冲刺,跳跃,蹬墙,加油啊许言言!

“啊啊啊啊啊啊啊!”

从洞口脱出的那一瞬,蛋丢眼泪都要流出来了:

“许言言你太厉害了!”

“蛋丢我们出来啦蛋丢!”

许言言高兴地抱住蛋丢,又跳又叫,像个小女孩。

可蛋丢呆住了:

许言言,你头发呢?

许言言,你怎么变小平头了?

这时蛋丢才明白过来,许言言刚才沉默许久,是在将自己的头发剪下来,编成一根又粗又结实的绳子。

“许言言你个笨蛋,为什么要把头发给剪了……”

蛋丢抱住许言言,眼泪止不住地流。

“你别哭嘛,真讨厌,我本来都没哭的,”许言言也呜咽起来,“我早说过我是收头发骗子,当然最擅长收自己的头发啦。”

“许言言,对不起,中午我说了很多难听的话,我是个扭曲的人,总是对别人的关心视而不见……”

“蛋丢你才不扭曲,你虽然嘴贫,但你很善良,大家都在关心你,我……也是呀。”

蛋丢的手机铃打断二人的相拥而泣。

电话传出了班主任的声音:

“蛋丢你个傻逼,今天下午又给老娘翘课……”

你看,蛋丢,大家都在关心着你哪。


“陈sir被抓,失踪的少女们也都被救出来了,真是太好了。”

蛋丢趴在走廊栏杆上,望着远方的天空。

“妹妹还需要休息一段时间,我想让她去看看心理医生。她是在跟踪大坏蛋时被抓住的,她才是最勇敢的人。”

许言言靠着栏杆,小平头显得格外帅气。

“表哥和嫂子的感情居然更好了,真是不可思议。”

“你妒忌啦?”

“而且,本来还以为会有少女遇害,结果大家都好好的,应该感谢犯罪者是个不杀生的本格派拐骗狂魔吗?”

“大笨蛋,大家都好好活着,才是世间最美好的事情呀!”

许言言伸手去打。

蛋丢一把握住许言言纤细的手腕。

两人被突如其来的眼神交汇吓呆,傻愣愣地看着对方。

“嫁给他吧!”

走廊上,某个捣蛋鬼跑过大叫一声。把二人惊得背过身去。

“许言言,我还有一个问题。”蛋丢说。

“你说。”许言言脸红了,使劲用手扇风降温。

“我手机短信的那几个字是不是你打的?”

我喜欢你。

“这……这就是我的言灵嘛,”许言言低下头,“所以……言灵显灵了吗?”

蛋丢也是支支吾吾:“许言言,之前受了你很多照顾,谢谢你。”

“你是应该好好道谢。”许言言撅起嘴。

“那,不知道我还能不能继续留在店里,帮你收头发?”

听完蛋丢的话,许言言就显得更加不好意思。


身为作者的我知道,结局加个啦会更甜,那我再写一遍好了。

“那,不知道我还不能继续留在店里,帮你收头发?”

听完蛋丢的话,许言言就显得更加不好意思啦。





作者的话

本文有一万一千字,能够读到这里,非常感谢您!

这篇文的初衷,是因为我的一些朋友正在生病,我希望他们能快些好起来,大家都能好好地活着。带着这样的心情,我写下这篇故事。

今天是南京大屠杀的国耻日,前人们用血和生命捍卫了国家的领土,从而也成就了今日的和平。

能够看到这段文字的你,正在经历中国五千年以来最和平的一段时期,虽然生活的重压永远不会远离任何一个人,但我依然希望大家都能好好活下去。

请努力生活。



欢迎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故事贩卖机」,谢谢您。

上一篇:杀人回忆

下一篇:罗老头的葬礼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