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正的爱情

有些事情很奇怪,怪在无可奈何又无法言说,像风吹过的凉意,在春天依旧吹绿大地,像雨流过的屋檐,再冷些都凝成琉璃,妆点了空气,和过客无限落寞的眼底,桃李不言,四下寂静,不代表流年之后,再无可追忆。...

有些事情很奇怪,怪在无可奈何又无法言说,像风吹过的凉意,在春天依旧吹绿大地,像雨流过的屋檐,再冷些都凝成琉璃,妆点了空气,和过客无限落寞的眼底,桃李不言,四下寂静,不代表流年之后,再无可追忆。



结束一天的工作关灯离开,偌大的办公室顿时一片黑暗,我摸黑向门口亦步亦趋,手机在这时自动打亮了屏幕,我的心跳瞬间飙升,前些天刚看完电锯惊魂,在黑暗里极度敏感,甚至都可以听见心跳像墙上挂着的时钟,有力有节奏的快速跳动着,把手机凑到眼前,嗯,是阿正,我松了 一口气。

阿正临时建了个群,把我和包子拉进来,发了一个定位,又附了一句话。

“明天周六不上班,我现在SERA,哥几个来喝酒啊”,那个定位我知道,是学校后面的一家酒吧,价格实惠,好喝不贵,童叟无欺,妇孺皆知,老少皆宜。

“AA还是你请,你请啊,我去我去”包子抢在我之前开口。

包子,阿正,两个名字像两条导火索,一下炸开包裹着当年大学生活的所有琐事,五味陈杂的记忆片段像流星,繁密而精彩,珍贵而心酸。

一间阶梯教室在上一节大课,意味着200多人在听一人讲马克思,我和包子、阿正坐在大后排,阿正指着前几排一女生,涌着青春的热血骄傲的立下誓言,老子要在一个月之内拿下那个妞,我们肆无忌惮的笑,说你他妈的敢下手就叫你爸爸......

我摇摇头,笑笑,当初的那个自己,在社会的酱缸中,连一丝灼热的火种都没能留下,就散落在来时的路上,不能弯腰捡拾,甚至不能低头俯视,只能像头反刍的牛,在人生海海中自我消磨,自我安慰......

被手机的震动打断,聊天记录显示有169条消息未读,往回倒,这俩货也真能聊,短短几分钟就差交流内裤颜色了,我把刚写的寒暄删掉,重新键入新字符,按下发送键,锁屏,安静等候公车。

“手机都快被你们震碎了,俩货聊的没完了?”



阿正是我下铺,包子是我对铺,俩人是我大学的死党,兴趣相同,比如都喜欢KTV唱洋葱,操场边看妹子,考前通宵游戏,来年补考作弊,大毛病没有,小毛病不断,自称三剑客,三只松鼠,三个二傻子。

关于恋爱,哥仨想法不同,看法不同,连对美的认识也是不同。

包子说喜欢胖的,因为胖子唱歌都好听,我说你这个可没有理论依据,我喜欢瘦的,因为瘦子穿衣服好看,包子说二次元的胖子穿衣服更卡哇伊。

包子说喜欢和他差不多高的,因为亲亲很方便,我说你是个流氓,我喜欢比我矮半头的,这样会有保护欲,包子说你是大男子主义。

包子说喜欢爱看动漫的,这样就可以和他一起看天线宝宝而不会说他幼稚,我说你是个智障,我喜欢爱看科幻的,这样就可以一起看漫威而不会心疼电影票,包子说你个漫威的脑残粉。

包子说陪你看科幻还得和你来电,你适合找个电线杆子,我说你又流氓又智障,注定单身一辈子。

包子说他喜欢女孩,我说我也是,俩人第一次因为意见统一抱在一起痛哭流涕。

阿正一拍桌子,说你俩安静点,你们都太肤浅,太自私,爱情是伟大的,怎么可以简单的界定为高矮胖瘦呢。

我和包子拍拍屁股上的土,佯装认真聆听,后来我想想,那时候嘴角下的浅笑肯定很欠揍。

阿正总会说一些听起来一定正确,但是做起来难度很高甚至不可实现的话。

我希望有这样一位女子,靠近她时时间过得很快,远离她时时间好像慢了下来,睁眼可以看得见她,闭眼她仍萦绕眼前,我知道她在早晨几点搭乘公交,在午间几点准时睡着,我知道她喝水用的口杯,以及去接水时一路留下的香味,我不开口,她就可以明了我所有的心意,她看向我,我就可以接收所有想要传达的信息,可以和我携手向前,也可以和我同甘共苦,可以和我共是非,也可以和我闯南北,我......你们都tm回来!



马克思教育课,属于大学必修课之一,考试,但开卷,所以我们这些没有党性的渣渣就可去可不去的混日子,到考前借到学霸的笔记一通抄,考试带着书和手机就可以,只是因为是大课,所以会有其他院系的妹子一起上课,嗯,所以我们每节课都去,嗯,去学习。

我们坐在教室的大后排,盯着每个女生的后脑勺评头论足,包子是学生会外联部部长,人缘不错,所以大多女生都认识,我们环着包子的左膀右臂,听他娓娓道来每个女生的八卦事。

课到期中,有另一个院系加入大课堂,原以为可以大饱眼福,当天一去傻了眼,咬牙切齿的想念早上的被窝,因为那个系里的女生稀缺的就像南极里的北极熊,人口基数小,那好看的就更加稀缺,好比在南极生活的北极熊写信给赤道生活的大熊猫说我爱你。

我和包子捉弄阿正。

“阿正,看见前面那个女生没,感觉咋样啊”包子把那张像包子一样的大脸凑过去。

“就是那个唯一的被男生簇拥的女生”我噗嗤一声没忍住,包子瞪了我一眼。

“你笑啥,尊重一下行吗,阿正,知道那女生谁吗”

“你说那个......胖胖的女生吗”阿正表情很认真,和我憋成猪肝色的脸有很大反差。

“是啊,听说那个女孩是她班里的班花呢”包子看着我和阿正将信将疑的表情,又补充说道“你们别不信,这个也是没有办法啦,全校学生会组织过一次活动,每个班选个班花,然后他们班就一个女生......”

“厉害啊,荣誉啊,阿正你咋看啊”我赶紧赞同,看看阿正的反应。

“我......我不是一个注重外表的人,但是没和她接触过,所以不好说什么”阿正推了推眼睛,一脸正经。

“哈,怂了不是?兄弟啊咱们都是肤浅的人,干嘛装正经呢整天”包子不痛不痒的用语言挑破阿正的耳膜,刺激阿正的神经,一点一点挠着阿正的心。

“这跟怂没关系啊,真的没接触过嘛”

“哈哈阿正,你要敢去追她我喊你爸爸!”我添油加醋,煽风点火,乌烟瘴气,鬼哭狼嚎。

“你敢去我就跪下喊你爸爸!”包子干脆撕破脸皮,撒泼打诨,彻底不要脸。

“佩服佩服,兄台你赢了”我向包子抱抱拳,嘴角笑意更胜。

“过奖过奖,都是自己人嘛”包子坦胸露乳,摆出大腹便便样,摆了摆手。

“你们不必说了,给我微信号!”阿正大义凛然,一副视死如归的模样,好比手里有颗拔掉引线的手雷,眼神决绝而干脆。

“哈哈兄弟没事,我们说着玩的,你这个别当真啊”包子平时就爱开玩笑,其实我和阿正是知道的,所以总不至于那阿正的幸福开玩笑。

“拿来!我要教训你们这些无知的人类,我这辈子只要谈恋爱,就得用最正的爱情观,去追求最适合的姑娘”,阿正说完随着下课铃声拂袖离去,留下我和包子面面相觑。

“那个,我今天没说啥吧”

“没有吧,我们不是在认真听讲吗”我扬了扬没翻开的课本,佯装翻开过,把笔扣在课本上,佯装用过。

“恩恩有道理,柳玉同志,辛苦了一上午了,咱们去用餐吧”包子用他性感的小桃花眼送了个秋波给我,我浑身一激灵,腰也不疼了,腿脚也利索了,给了他一脚,去追阿正吃饭去了。



时间如水,无定形,无定法,不能猜疑,无可代替,时间如刀,破冰而行,层层阻隔,又势不可挡。

半个月后,阿正一角踹开宿舍的门,把我和包子往外拖,我和包子抱在一起瑟瑟发抖。

“阿正哥,有话好好说,能吵吵别动手,我们还年轻,还没为祖国做贡献,没给爸妈抱孙子,没有挥洒青春,妈的连挥霍都还没来得及,您高抬贵手啊”我和包子鬼哭狼嚎,雷声大雨点小。

半个小时过去了,阿正叹了口气,“我是叫你们和我一起去吃个饭,和琪琪还有她舍友”

“哦哦,你怎么不早说,柳你咋就这么没出息呢,看看你脸上的泪珠子,没点男生气概,我和你去就是了”包子听完抢先站起来,义愤填膺,义不容辞。

“阿正一看就是真兄弟,吃东西也不忘了哥几个,来一起,刀山火海我也陪,走着!”我也不甘示弱。


后来还是后悔了,那天深刻体会到了老天的造化弄人,突然多愁善感的感慨缘分呐缘分,突然觉得人以群分是古往今来最对的四个字,琪琪就是那天的班花,和琪琪一起来的两个人加上琪琪自己,有500斤......

然后六男六女去吃自助,我和包子紧挨着坐,全程肌肉僵硬,脸部表情凝重,只有阿正一人谈笑风生,服!

后来去唱歌,我和包子一人一个麦克风拼命嘶吼,阿正坐在沙发上和女生一起吃小吃,喝啤酒,继续谈笑风生。

伴奏戛然而止,我和包子赶紧止住嘶吼,回头看着阿正,阿正清了清嗓子,ktv里只有柔和的灯光在闪,屋外是隔壁的歌声,屋内洋溢着温柔而暖心的告白。

“我望向你,隔着空气,透过玻璃,目光可及,所以希望能在一起,秋风带走绿意,大雁向南迁徙,有一望无垠的沙漠,也有深渊莫测的海底,生命很美好,热情洋溢,步伐有力,离开了带不走的才是真理,演奏着绕梁的才值得追忆,你是雪山上最纯净的雪粒,晶莹剔透,不能触及,我曾踏足山巅,走过一千万里,也能放大眼睛,追寻你的踪迹,我想把所有的美好,都送给你,希望你接纳,感谢你聆听”阿正用心而又哆嗦的说完这一段话,末了松了口气,看琪琪的反应。

剩下两位姑娘一看情况不对,怕空气里弥漫的恋爱酸腐味熏坏我们头脑,一把把我们拖出包厢,我和包子一路挣扎一路高喊,阿正我爱你!


后来,阿正和琪琪就在一起了,成双入对,我没喊爸爸,包子也没跪下,同学之间就应该纯洁一点,好歹要有素质的嘛。

我们对琪琪的印象其实还不错,最大的特点就是胸无大志,胸大无脑,还不爱喝六个核桃,每次见到琪琪,都会尊敬的行注目礼。



喜欢你是一件非常正确的事,只是错在爱你的方式。

琪琪说,周正我喜欢你,我一定要为你瘦下来,说到做到,说着就把宿舍桌子上的零食全扔进了垃圾桶,坐在床上修脚的孙娜见状眼泪瞬间飙了出来,怒吼道,琪琪那是我的零食你扔错了,呜呜呜,你赔我的零食,我不管,我就要那盒没吃完的薯片。

周正说,琪琪我喜欢你,所以喜欢你的一切,我要你做你自己就好,听着周正浑厚性感的声音,我和包子没出息的哭了,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全往周正脸上甩,妈的阿正,我爱你!

琪琪说,不,我希望我在你身边是你的骄傲,希望别人看见我会说,阿正你的女朋友好漂亮!而不是说,阿正,你的...女朋友...好漂亮啊。

阿正说,不,我不想你委屈自己,我认为现在的你是最好看的,我就喜欢现在这样,你没必要去减肥。

琪琪说,阿正,你说过你喜欢我的一切,好,我现在喜欢减肥!你一定要支持我

阿正沉默的很长时间,悠悠然吐出一个字,好!

从张开嘴,到闭上嘴,用了6秒,我想也许阿正经历了很纠结的思考,也许开始发现不是每个不苗条的女生都喜欢丰腴,不是每次坚持都能有圆满结局,也许自己的想法才是异类,也许自己就该随波逐流,人云亦云。

阿正的爱情观里没有退出,没有后悔,第二天阿正就团购了一对情侣跑鞋,下载好keep,咕咚,去论坛、贴吧、微博翻遍所有的健康减肥的食谱。

阿正说琪琪的想法是对的,女生让自己美美的没有错,是自己之前太顽固了,嗯,果然还是女生会更成熟。

包子躺在床上叠好的被子上,阿正你可别过分的付出,你知道的,平衡才是一段感情里最需要掂量的要素,这不叫算计,这叫经营,谈情说爱也需要收支平衡,一味付出到最后很可能一无所有,进退自如才有可能长久。

“开始总是分分钟都妙不可言,谁都以为热情他永不会倦....”啪,我的左脸被扇肿。

“闭嘴,打乱我思路”包子说的云淡风轻,下手是真的重。

我捂着左脸嚎啕大哭,包子你tm轻点。

阿正说不会的,包子你看人太消极,我那么正的爱情观会出什么问题,爱一个人才会愿意无条件付出,如果每走一步都如履薄冰,那说明爱的没有那么深情。

“爱情不是你想买,想买就能买....”啪,我的右脸被扇肿。

“闭嘴,打断我抒情”阿正说的云淡风轻,下手跟包子一样重。

我捂着右脸嚎啕大哭,阿正你tm故意的。

你看,怎么说都对的命题是令人讨厌的,因为你爱一个人的时候无法判断对方是否爱你,因为她为你做出改变是对的,听从你的建议不改变也是对的,她爱你和你爱她是对等的是对的,不对等也是对的,所以,如果爱我,就告诉我,我相信你,因为我爱你。



毕业那天我和包子把学士帽用力拽到阿正脸上,然后用力拥抱他。

毕业快乐兄弟们!阿正,你真走狗屎运,琪琪瘦下来真是无敌美丽,爆炸性感,怎么样,把嫂子叫来一起拍张合影?

阿正笑的很开心,说好啊,你们等着我去喊。

我说包子你说错了吧,你看人家三年了还这么黏糊,看来阿正的恋爱观有点意思,回头让他给我相一个,我重重的拍了一下包子后脑勺,握草,这手感。

包子不以为意,砸砸嘴说是啊,都说这胖子是潜力股,这话真是有史以来最正确的一句话,美啊美啊,说着流了一地的哈喇子。

青春很美好,你可以到处见到它们的踪影,也许洋溢在面庞上,也许跳跃在话语中,可也说不好在哪里,只是后来的我们回忆往事时,那一段时光就会被打上青春依附的烙印。


那一张相片里,阿正用力的吻着琪琪的额头,斜一侧的嘴角流露出满足的笑,琪琪低头闭眼,满脸娇羞,幸福的依偎着阿正,背景里的狗尾巴草被风吹弯的弧度被永远定格在那一刻。



南京路站到了,乘客请从后门下车,下车请当心。

喇叭里播报员声音把我拽回前面,嗯该下了,下了车直奔酒吧,包子先看见我,站起身来朝我摆了摆手,旁边舞台上一白净的小哥,坐在高脚凳上用力的刷着和弦,唱着许巍的<旅行>,我坐下来,服务员举来一炮酒,和几碟水果,我顺手拿来一个橘子在手里剥。

阿正举杯,来,哥几个好久没见了哈,真的想啊,来来来干了,我们三人一饮而尽。

阿正,你自己来的吗?嫂子呢?包子朝门口撇了两眼。

嗯,这是第二杯,这杯敬我们柳成功上岸,是我们之间的第一名人民公仆啊,阿正没有接话。

阿正,最近工作怎么样,还顺利吗?我把剥完的橘子撕一瓣放进嘴里。

哈哈,三杯以后再聊,可不能坏了规矩。

三杯过后,放下杯子,三人面面相觑,没人开口,只有周围的劝酒声,和台上小哥在嘶吼着操蛋的人生,唱给他人也唱给自己。


良久以后,第二炮酒的到来,也打开了话匣子。


嗯,我失恋了。

我和包子没有说话,有时候沉默能比语言更容易敲开心门,更容易决堤泪水。

我说我失恋了,阿正自己干了一杯酒重重的说,眼泪连成了线,掉进嘴里分外的咸。

那没什么大不了嘛,你看我大学换了多少个女朋友了,你们分了就说明缘分没到啊,我承认,包子不太适合安慰人,我拽着包子腿上的肉拧了360度,包子眼泪立马掉了下来,灌了好几口酒,才缓过来疼。

柳,你说是不是我爱错了,柳你说,我信你。

说实话我不知道,我在这个世上的这20多年,父母教育我说付出就有收获,那时候的父母伟大的像座高山,直插云霄的那种,老师让我默写一分耕耘一分收获一千遍,我揉着发酸的手腕哭着跟老师说我记住了,大学考研、考公,我坐在自习室一角半年不挪坑,我盯着电脑屏幕给爸妈打电话,说爸你说的真tm对,老天不负有心人,付出就会有收获,我看着一捆用完的扎整齐的笔芯和几摞演草的废纸释然的让泪随脸颊流出轨迹,你看,不涉及爱情,想要结果,你只需要付出,但我没谈过恋爱,我不能把我假想的如何恋爱告诉你,我不可以说你付出的不够多,爱的不够深,所以我不知道,你别问我,不过阿正你记好,你是个很值得爱的男生,你愿意为了爱而努力,不惜一切,劲头十足,你愿意走一万里路找来最炙热的阳光,你愿意三夜不眠捉来最闪耀的萤火虫,你愿意奋笔疾书留下美好,也愿意不辞劳苦永不服输。

阿正哭的不能自己,说我能做的都做了,她还是走了,那么直接的说我们俩不合适,可当初她说过爱我的,她说过愿意跟我一起努力的,你看我首付就快攒够了啊,就快可以给她一个家了。

阿正给我看他电子银行里那一笔不菲的存款,打亮手机的时候,看见屏保还是那个瘦下来的美丽动人无限娇羞的琪琪。

阿正你别哭,女人才哭,不就散了嘛,包子怕我再拧他,惶恐的看了我一眼继续说话,我比你多了好几任女朋友,不过都没有你女朋友漂亮,都没有你爱的深刻,所以阿正,你的爱情观真tm对,你找到了一个最有面儿的女票,不过阿正,我tm依然看不惯,因为老子不要像你这样爱的这么辛苦,阿正你个二傻子,付出了那么多,到最后得到了什么!你说你不求回报,你敢说你不在乎她是否爱你吗,你敢说不在乎她的一举一动、一颦一笑、举手投足、表情态度吗,你敢说岳琪你走吧老子不爱你吗,岳琪知道你每天早上去东门买第一杯热豆浆吗,知道你每天晚上跑五公里只为了找一条适合跑步的路线吗,知道你现在哭的那么没出息吗,阿正,你爱的太tm卑微了啊。

我抬起胳膊朝包子竖了个大拇指,包子一激灵,肌肉都绷紧了,看见我只是赞美了他一下,才松弛下来,继续喝酒。

我走上台和弹琴小哥交流了几句后,吉他、麦克风就暂时的借我使用了,我简单试了试音,咳嗽两声。

轻拨几根琴弦,在C和弦的尾音处,我喃喃的唱着,倾注了所有情绪。

是你给了我一把伞

撑住倾盆撒落的孤单

所以好想送你一弯河岸

洗涤腐蚀心灵的遗憾

......


哦对了,阿正,把你的屏保给我换了!



我不会说什么大道理,所以只希望我能比你爱我更爱你,只希望你想我时我仍在想你,只希望时间和距离不是问题,只希望路到尽头有你抱着我说没关系


付出不一定有回报,可还是要付出,因为有希望,所以你看,兜兜转转,最后我们还是要全力以赴,follow your heart ,and do your best,
because the true love maybe the next.




关注一下啦,里面有好多大佬,大咖,大美女,走过路过不要错过,别说不给你们机会哦

上一篇:盲目症

下一篇:看见未来的鸟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