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最好的朋友结婚了

文: @南瓜酥 也许是因为认识太久了,我穷尽所有词汇,也不知道该怎么准确的形容余果。她自由,机灵,可爱迷人,无所畏惧,像一只永不停歇的陀螺,一个挥之不去的影子,横亘在我人生的前半截。很多年了,我一直在想她究竟会喜欢什么样的人,现在这个问题终...

文: @南瓜酥


也许是因为认识太久了,我穷尽所有词汇,也不知道该怎么准确的形容余果。

她自由,机灵,可爱迷人,无所畏惧,像一只永不停歇的陀螺,一个挥之不去的影子,横亘在我人生的前半截。

很多年了,我一直在想她究竟会喜欢什么样的人,现在这个问题终于有了答案。

我们的故事很长,要从十年前开始。


1.

认识余果说起来很偶然,初三的某个秋日,我留在班里打扫卫生,走的时候忽然哗哗啦啦下起雨来。

我带了备用的伞,一个人走下楼,看见她坐在楼梯口发呆。

她看见我拿着伞,眼神一亮,刷的站起来,笑着问,同学,你没有女朋友吧?

我有点没听清,什么?

就是,没人跟你一起走吧?

我摇摇头。

那你可不可以送我回家。

我点点头,我说可以啊。

风很小,只够吹动她的发梢。我们并肩走过文明路,走过老街的泥泞小道,她侧过头笑嘻嘻的问我是几年级,哪班的,家在哪。

我低着头,支支吾吾的说我初三二班的,家在......

哈哈,你是不是叫徐然啊!我好像想起来了......国旗队的?

我说是,你是五班的吧?我知道你,你叫余果。

你怎么知道我?

去年元旦节晚会你不是唱歌了吗,《龙卷风》,很好听。

你也喜欢周杰伦吗。

我还会唱双节棍呢。

嘻嘻,那你唱一句我听听,说不定下回能带上你。

还是算了,我这人低调。

......

余果家跟我家只隔了两条街,我们就这样认识了。


2.

熟悉以后,我们才发现我们是如此的相似。

我们都喜欢周杰伦含糊不清的唱腔和昆汀蕴藉又张狂的暴力美学,沉迷陈老师那首《旅行的意义》,妄想着有一天什么都不管了撒腿就跑,北京巴黎土耳其,厦门大理洛杉矶,爱去哪去哪谁也管不着。

我们都反感一切媚俗的潮流的喧嚣的,信奉活得有趣是人生的终极意义。

余果那时就开始在豆瓣写日记,开篇多是“可怜的人,荣幸的人啊,被猝然的巨大的爱轰炸。”或者马尔克斯那句经典的“过去都是假的,回忆没有归路,春天总是一去不返,最疯狂执着的爱情也终究是过眼云烟。”然后顺势讨论一些形而上的话题,关于文学,爱情,和穿越世界的旅行,现在看来大概是典型的中二女文青,不过那时我觉得她是有机会得诺贝尔的,每一篇都去评论点喜欢。

很长一段时间,大家都以为余果跟我在一起了,其实没有,我们只是朋友,只是会一起做不切实际的梦的朋友。比如余果会突然跟我说,她的意中人是个盖世英雄,会在某个阳光灿烂的夏天驾着七彩祥云来娶她。

我答你也看过《大话西游》啊?

哈哈你是第一个知道这话是什么意思的。


余果实在是个太过优秀的人,她的中学时代风光无限,整日往返于学生会、播音室和主席台上,大会学生代表致辞发言,运动会前排旗手,她永远是人群里最亮眼的那个,喜欢她的不计其数,光我帮忙递的情书就有十几份。

有一次,一个很帅气的学长托我给她送一盒巧克力,一封情书。

余果把巧克力留下,情书找个没人的地方扔掉了。

我说余果你这么那么坏呢。

不然呢!他们的情书百分之八十都是网上搜的,自己再硬挤出来两句文绉绉的话,不扔了留着过年啊!

我无言以对,半晌,问她究竟有没有喜欢的人。

她看看我说你觉得呢。

我说可能有吧。

我喜欢的人大概还没出生呢。余果叹口气。

人们说爱情往往发生在某些瞬间,那些瞬间可能平淡无味,但是没有理由的,你就爱上她了,玄乎的像《大话西游》里那个著名的桥段——“当时那把剑离我的喉咙只有0.01公分......”

可是对我来说没有这么浪漫,我至今也不知道我为什么喜欢余果,在什么时候喜欢上了余果,这是一件莫名其妙的事,类似于我去吃火锅人家给我上了一份全家桶。

那些年我们一起吃饭唱歌看电影,看书写字抄作业,朋友问起来,我只好无力的解释我们真的不是在谈恋爱。有一回余果过生日,我拉着她去买蛋糕,正好被我妈撞见。我妈发动关系,第二天就打听到了余果是谁家的孩子,某年某月某日生人,父母健在有个弟弟,说完她跟我挤挤眼,“挺好的这姑娘。”

务局者迷,现在看来他们都的对的,直到我们分别去了不同的城市读大学,我才意识到自己可能真的,喜欢上她了。


3.

和所有旧朋友的故事一样,我跟余果努力维持的友谊越来越淡。

我眼看着她慢慢的不再更新豆瓣,不再登录QQ,转战微博又迅速放弃,除了一年不更新几条的朋友圈,她就要成为一个虚无缥缈的影子。

不能再这样下去了,我决定约她出去玩。

地点是她定的,“我还是想去一次大理,虽然现在觉得可能也没什么好看的。”时间是我选的,6月30,万物生长的夏天。

我们在机场见面。上午九点的合肥阳光刺眼,余果蹦蹦跳跳的跑过来,给了我一个拥抱。

我说怎么感觉你又胖了呢。

呸!我最近一直减肥来着,比过年的时候瘦多了好吧!

我不知道接什么,只好岔开话题,你做好行程计划没有?

不是你做吗,余果瞪了我一眼。

我路痴啊!

我也路痴啊!

......


到了昆明,我们转火车去大理。

K字开头的绿皮火车,轰轰隆隆的,要将近6个小时。余果坐下来就掏出一本亨利米勒的《北回归线》,看了半个小时,倒在我肩头,安静的睡着了。

晚上我们找到一家客栈,开了个双人间。

什么也没有发生,奔波了一天,我们吃了饭各自躺在床上扣手机看电视,聊了聊自己最近的生活。

余果挥挥手机,让我关掉电视,问我,你最近还听过这首歌吗?

音乐响起,是陈绮贞。

你看过了许多美景
你看过了许多美女
你迷失在地图上每一道短暂的光阴

我说哈哈好久没听过了,最近喜欢一些老歌,罗大佑什么的。

余果说她最近在听万青和腰乐队,去过一次迷笛现场。

我们关掉灯聊到深夜,从莱昂纳多究竟是怎么变得这么胖的,到村上今年有没有机会得诺贝尔,还有卡尔维诺鲍勃迪伦王家卫和诺兰,太普通了,都是文青最爱的话题。

聊到爱情,余果忽然转个身很认真的说,我可能碰不到喜欢的人了,怎么办啊!

我心里一动,思忖半天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最后只好很鸡汤的说,你的意中人不是盖世英雄嘛,盖世英雄怎么会这么容易就出现。


旅行就是这样一件容易让人失望的事。没去之前踌躇满志,真正把朝思暮想的地方踩在脚下了,却会觉得无聊,觉得到处都是只想赚钱的商贩,千篇一律的景点。古城双廊,苍山洱海,我们顺着人群一个个走过去,走马观花的,三天很快过去了。

余果回北京,我回老家,我们在昆明分别。

“果然到不了的远方才最美好,”余果跟我挥挥手,“再见啦。”

我点点头,看着她慢慢走远,终于还是没能说出我最想说的那句话。


4.

毕业后我鬼使神差的跑到北京找工作,应聘到一家广告公司,期间跟余果见了几次面,不久后她却去了上海。

后来见面大都是过年了。

我们的小城市空空荡荡没什么好玩,只能一起吃吃饭看看电影。有一年寒假,余果心血来潮做了个关于电影的公众号,于是她顺着豆瓣和IMBD评分把经典神作看了个遍,结果是我们再去看电影,她都会认真的吐槽,“这个长镜头看的我头晕。”

“台词真尴尬!”

“剧情莫名其妙。”


跟余果很久没联系了。上次聊天是我看到她发了条票圈,“第一眼就心动的人,要怎么做朋友。”配图是一张翻着白眼的搞怪自拍。

我点了个赞,没有评论。

余果很快发消息给我,“干嘛呢。”

我说什么也没干,上班累死了,吃了饭就在家刷刷手机打打游戏。

余果说你真懒!我最近看了本书,《过于喧嚣的孤独》,挺好的,适合你。

我们又聊了很多无关紧要的事,比如高中同学谁谁谁孩子都两岁啦,比如我们小城市的老街附近拆迁改建成了游乐园,比如“墨子号”卫星成功实现了千公里级的星地双向量子纠缠分发。

最后互道晚安沉沉睡去。


5.

昨天下了班,我回到公寓自己做了盘番茄炒蛋,不小心多放了盐,齁咸,吃了两口无奈倒掉改吃泡面,老坛酸菜味的,还不错。

不能再普通了,我的每一天都是这样相似。上班下班,吃饭睡觉,无聊无趣,无所事事,除了偶尔听到关于余果的消息,才会让我心里一惊,意识到已经很久没联系她了。

余果如今,真的成了一个虚无缥缈的影子。

今天我下了地铁往公司跑,朋友王二突然给我发消息。

“余果结婚了。”他说。

我心跳加速,愣了十秒钟,努力思考这话是什么意思,然后如释重负,长长的呼了一口气。

点进朋友圈,果然看到了余果五分钟前发的动态。

“婚礼不办了,我们要环球旅行,嘻嘻。”三张配图分别是结婚证、钻戒和他们在巴黎那座铁塔下的合影。男人看起来很正经,眉清目秀的,有点像胡歌。

我点进余果的微信,扣了半天也还是一个字都没发。

十一月了,早上七点半的北京冷风刺骨。

我站在川流不息的人群里,忽然想起余果很喜欢的那句:“过去都是假的,回忆没有归路,春天总是一去不返,最疯狂执着的爱情也终究是过眼云烟。”




一个炒鸡无敌的公众号:

上一篇:河边骨

下一篇:不速之客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