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妖,和尚,狐狸和狗。

题图来源于网络和尚昨天又来找我了,对,还是提着他那个酒葫芦。还是老样子,又喝多了,趴在凳子上嗷嗷地哭,菩萨给的袈裟都脏了这败家玩意儿。他说他想那花妖了。他说去他妈的大道去他妈的佛祖,老子想犯戒,老子要还俗。我敲敲他葫芦,说你一酒肉和尚跟我装...

题图来源于网络


和尚昨天又来找我了,对,还是提着他那个酒葫芦。还是老样子,又喝多了,趴在凳子上嗷嗷地哭,菩萨给的袈裟都脏了这败家玩意儿。

他说他想那花妖了。他说去他妈的大道去他妈的佛祖,老子想犯戒,老子要还俗。

我敲敲他葫芦,说你一酒肉和尚跟我装什么高深。

酒喝到后半夜,数不清他怎么吐。翻来覆去也就那么几句话,嚷了大半辈子了也没见个新鲜,听得我头痛。

他说他这辈子最后悔的就是没我这天赋,没能接下那金刚杵。我说你他妈别跟这膈应我,当年明明是咱俩一块顶的。怪只怪你师傅实在佛法高深,谁也拦他不住。

和尚喝得神智不省,泪眼模糊,一面摇头,一面哭诉,不是,不是这样的,不是这样的…一声声惨嚎,被人听见还以为我在杀猪。

当然不是这样。当然他妈的不是这样。

我也后悔从前没能好好练功,我也想过要是我有和尚一半勤奋,是不是当年就能打跑他师傅。

可是后悔有什么用呢?纵使我现在逍遥御风,纵使和尚继承了佛门大统,可我们谁也没法回去,谁也没机会再接那一杵。

多少次我梦回那一刻,小花妖就倒在和尚怀里,三魂七魄被佛光打散了,血从她眼角淌下来。

她说,和尚别哭,我不怪你,你也别怪自己。和尚你乖,和尚不哭,我不后悔,只是,只是佛不渡我,怪不得谁。

可是和尚不乖,和尚还在这边哭,哭得千回百转,哭得肝肠寸断。从前我还会劝,后来一想小花妖的话他都不听,我管他个球。

我说和尚你哭就哭吧,你他妈哭够了就给我停,别他妈没完没了了行不行。和尚不理我,和尚抱着葫芦,只顾着哭。

毛病,这不听人劝的毛病都是当年给惯的。

和尚哭得直打嗝,一边打嗝一边哭,一边还紧紧抱着葫芦,说小花妖你为什么要帮我挡啊,和尚我犯了色戒,动了凡心,和尚我活该捱那么一下。师傅说人妖不能相恋,师傅要清理门户,师傅说这是佛要渡我,捱不捱得住全听佛祖。和尚我想若是侥幸捱住了,这就带了你去还俗,去花海里住,去看你跳舞,看上一天一夜也不会腻。若是捱不住,师傅也不会再难为你,这狗道士天赋又高,又讲义气,一定能把你给安顿好……

我说你他妈到底是不是喝醉了?还是你他妈喝醉了也想着要骂我呢? 和尚被我打断了思路,胡乱用袈裟抹了把脸,小心翼翼得打开葫芦,慎之又慎得抿了口,又做贼似的赶忙塞严实了,连一点酒香都不肯漏。

葫芦是小花妖给和尚留下的遗物,里面永远装着满满一葫芦的百花酿,和尚就好这一口。和尚那时常说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留,我每次都挤兑他,说一来这百花酿不是酒,二来你也不吃肉,那到底谁在你心中留,你这和尚心里没点数的嘛?和尚嘴笨,和小花妖对视两眼,涨红着脸驳不回话,小花妖害羞,拉着和尚的手,低下头。

只有你会掐着我耳朵,说狗道士你再贫,还不快给人道歉!

夜雾深重,和尚哭累了,说够了,抱着葫芦睡着了。他的袈裟是佛门重宝,是他佛法大成那天菩萨赐的,现在脏兮兮得揉成了一团,垫在葫芦下面。

我有时候会羡慕和尚,他每次喝醉了,闹一场,然后就能好好睡一觉。可我不行,我不知道我喝了酒会是什么样,要是跟和尚一样疯疯癫癫也就算了,万一我喝了酒把什么都忘了,那不是亏大了。

小狐狸,小狐狸又我想你了小狐狸。

师傅跟我说打坐冥想要摒弃杂念,可我后来每次修行,都要把我们四人一起游历的给回想一遍。从我下山和你相遇,你骂我狗道士,我喊你小狐狸,到最后你握着重伤将死的我的手,泪眼模糊,强作欢颜,说狗道士你没想到吧,我真的是只狐狸,还是有九条尾巴的那种,厉不厉害?

九尾狐的变幻之术天下无双,就连和尚他师傅都没看出来你也是只妖。

那天和尚他师傅刚走,你姥姥循着佛光就找了过来。他师傅说人妖不能相恋,佛要渡那和尚,他要清理门户。你姥姥说人妖不能相恋,一掌就给我打得濒死垂危。

和尚捱不住那一杵,于是小花妖替他死了。我也捱不住那一掌,于是你站出来说姥姥我跟你回去,求求你放过他。

和尚疯了,抱着葫芦傻笑,说哈哈原来小狐狸你也是个妖,哈哈狗道士我们真惨呐。我倒在地上,血水灌满了喉咙,我眼睁睁地看着你被带走,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我想说什么呢?我想说放你姥姥的屁,去你妈的人妖不能相恋,你们这帮老不死的有什么仇什么怨你们他妈的自己去解决,跟老子没关系。和尚喜欢花妖,怎么了?道士喜欢狐妖,怎么了?

你们这帮老不死的他妈管不着!

可我说不出来。我只好望着小狐狸离我越来越远,我眼里的血把她的裙子给染红了,直到最后把天都给染红了,我再也看她不见。

我还想说什么呢?我还想说小狐狸你小看我了,狗道士我可是千百年来道门第一奇才,天眼通这种粗浅法门我三岁就修成了。哈哈没想到吧,你以为我为什么会喊你小狐狸呢?

和尚醒的时候天还没亮,黑灯瞎火得也不知道他是怎么瞧见我在哭的,真他妈的丢人。他说狗道士,小狐狸下个月要嫁给白额山君了。

我说哦。

他说狗道士,你要是想去抢亲和尚我肯定冲第一个去把花轿给你抬回来。

我说哦。

他说狗道士,你法宝够不够,我这袈裟佛珠玉净瓶,木鱼舍利降魔圈,只要你开口,什么都有。

我说得了吧就算你现在是佛门之主这些法宝也不是你随便就能请出来的你当我不知道吗?

他说妈的请不出来老子就去偷,去抢!

我看着他通红的眼,笑了笑,不置可否。

和尚那天之后就被师傅带了回去,一直到他师傅传位,才给放了出来。只是就连他师傅也没想到,和尚还是那个和尚,什么都没变过,出来后第一件事,就是找我喝酒,不是百花酿,是真酒,喝下去烧穿肺腑,上了头叫人泪流。 我捡回一条命后,再没回过师门。天下人人都说那道门出了个叛徒,为了一只妖狐欺师灭祖。只有和尚知道我是为了日后去妖族抢人时,不多牵连无辜。

人妖两界都在传,说那九尾妖狐一族下月将与白额山君结亲,族长幼女誓死不从,已被监禁在闺房,只等着大喜之日绑上花轿,送入洞房。

小狐狸呀小狐狸,你干嘛这么害苦自己,你还怕我不来救你?狗道士我如今逍遥御风,一百个你姥姥也能给她打回去。

这一次诸天神佛皆不渡你,我来渡你。

(完)

—————————————————假装有分割线————————————————

文章曾发布于 : 人和妖为什么不能相恋?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一个卖故事的知乎专栏:故事贩卖机 - 知乎专栏

一个随性更新的微信公众号:故事贩卖机

还有一个没什么意思的年轻人:

@灰小悟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