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魔者之路 - 第二章

「踏……踏……踏……」「踏……踏……踏……」两人踏步声响遍树林。「呼……呼……」不止踏步声,吸呼声也放荡於耳内。呼吸十分困难,老实说,自问打从懂事开始,就明白自己身体比普通人要弱,而且没运动习惯,体力是惨不忍睹的。「呼……呼……呼……」虽然...

「踏……踏……踏……」「踏……踏……踏……」两人踏步声响遍树林。

「呼……呼……」不止踏步声,吸呼声也放荡於耳内。

呼吸十分困难,老实说,自问打从懂事开始,就明白自己身体比普通人要弱,而且没运动习惯,体力是惨不忍睹的。

「呼……呼……呼……」虽然只是慢跑了十多分钟,但已经全身乏力。但倒下在女孩面前还有何面目。

「呼……呼……呼……呼……」「呼……呼……呼……呼……呼……」哇,快一点吧,受不了!

「嗄……嗄……嗄……」大字型的倒地,头望向天,全身都使不上力。

「呼……呼……你怎么了?」加利玛回头高高在上的望着我。「……」真丢脸……

「你真是的,我在这里等你回神好了。」走了,她怎么了睑都通红了。

休息一下吧,如此状态下不能思考……

「呼。」大口地呼出空气,爽!但是身体依旧力不从心,还周身酸痛。稍微运动一下就弄得如此收场,真是无地自容。

站了起来。「走吧。」「你真慢!」哇!发怒了。怪不得的,在争分夺秒的时刻,我却因芝麻小事而停滞不前,不过既然都迟到了,倒不如慢……「快一点啦!」

收回,她不喜欢迟到的……

「嗄……嗄……」再次大大字型倒地。刚费尽全力,勉强跑到这里,途中是真是人间地狱。不过算了,反正如愿以偿来到学校。

学校门前,一个比树高多倍的铁门,学生只能从大门进去。而除了大门,就要从树林中多个通道进去,不过这是不可能,我们学校的守卫是一等一。

而大门则就不设守卫,取而代之是由多名老师轮流看守,顺便可以检查学生身份。

「呀……」是次由一名男老师看守,是个胖子而且比我还要矮。

「请问你们来本校有何贵干呢?」「这……」妈的!他如此一问,如果吐真心完全厚颜无耻!被嘲笑是铁定的了,搞不好还可能成为学校每月头条!怎么办?

不!现在想一个法方瞒天过海!不如就以母亲生病我要照顾为由!不!太假了吧!那就以我与加利玛照顾生病独居长者吧!那一定会成为头条呀!妈的!大祸临头却胡思乱想!

「我们是迟到的学生,很抱歉。」……哑口无言,不加思索地说出的?太糟糕了!史无前例地成为中午后才回校的极恶劣学生!想不到开学就成为笑柄还要头条!死定!

「学生!哇现在中午了,你们这次真的很迟呀!」哇!老师的大惊反应令我心情极度忐忑不安!

「好吧你们等一等,现在写一张迟到纸给你们。」怎么又变得这样轻松的?「很抱歉!但..但学校最多只会记错给我们,不至於去到退学这样严重吧。」不会吧?

「这个我也不是很清楚,因为好歹也是开学日吧,这学校重视开学日如子一样,会有什么恶劣后果也不奇怪吧!哈哈!」呀!这个幸灾乐祸的老师……

「好吧,写好了,你们进去吧。」……不要吧,这个难关也太难吧!我就快疯了!这是梦吧!

老师打开了大铁门中心的那个木门,在这里天长地久这么久,还是第一次使用这个木门。妈的,快醒过来吧!

「走吧。」「加利玛……」呜。事实的确如此。但现在还有一线希望的,向学校求情吧!会被贻笑千古也在所不惜!

「对了,今年学校新的规定,迟到的要先见校长。校长室在一楼那个旧位置,你们应该知道的吧。那再见了。」

听到了惊天动地的话语。其后,门被关上。

迟到就要见校长!「哈……哈……」笑了,暴笑,狂笑。妈的!打从上过学而来!我第一次见校长!

「……」连加利玛都神色凝重。失败,真失败。

「走吧,到校长室吧。」加利玛如此一说。总要面对现实,这是个残酷的现实,但愿校长是个好人。

——————————

「踏……踏……踏……」紧张得要命,下场如何,不停猜测。他妈的!心跳好像要跳出来似的,跳得又急又多。停下来吧,我快受不了!

「到了,我们进去吧。」我不明白,她为何能说得如此轻松!人命关天呀!

打开门,心脏停了下来,紧张到极点,思考不能。

「怎么?你们是游客吗,欢迎你们。」眼前一位坐在沙发上,示着微笑,那个老头子就是校长?

加利玛摇了摇头,把刚才老师写的迟到纸交给校长。

「哦!你们就是开学日就迟到的家伙?还是新学期就第一个迟的呢?」校长坐在一张沙发上,看似悠然自得的看着纸。

「对,晚生们就是迟到的那两个,很抱歉。」加利玛严肃地鞠躬。眼见如此,生硬地依样办。

「怎么要鞠躬,你们是学生来的,不是仆人哦。」「抱歉。」加利玛收回姿势,我照着做。

「这是上一代的校长的要求吗?一定要鞠躬。」「是。」加利玛爽快地回应。这校长看似不是会严刑峻法的人,这次有救了!

「怪不得当了两年就走了,这是应家长的要求吧。」眼前的老伯,闭着眼。老实说,他的语气配合气氛,难以想像他是校长如此人物。不过这与我无关,最重要今次平安无事真是太好了!

「呼,回到迟到一事吧,在如此重要场合没有到来。跟校规,你俩会被处分退学。等着我,现在写退学信。」哈?……怎么了!还是要退学的!不会吧!他一直微笑着呀!

「对了,你们因何迟到?能否告诉我。」这是什么一回事,他当刚才的说话儿戏吗!

「不说就算了啦。不过还是要告诉我你们什么年级之类。」他妈的!那个校长明显笑里藏刀呀!这是生死由关!这笑睑!真是害人不浅呀!

「……」站在我旁的加利玛表情沉重,有话想言,却默然无声。我跟她长大而久,她的思维,确是略知一二。她铁是不想离校,却无奈最重视则。不过也太死板,现时危在旦夕,却在等死如此!不能!

「校长!不要退学能不能!」呀……说出了,居然能在危急存亡之时做到好事!了不起!

「什么?」「不退学能不能!」「这我难办的。」「不要退学能不能呀!为了开学日迟到就要退学!这也太难以置信!」把心中不快吐出,大快人心!

「这个,同学你应该知道的。这学校是世界最强的野兽师训练学校,从本校而出的学生都拥有驾驭龙类的实力。」

什么……小时候,我从书中看过,龙一类的魔物大多数都为能灭城的怪物,儿时像成人一般大小,成龙后则与高山相比,如真由他说,这学校真是了不起!

「正是如此,每次举行盛事活动,都会有十分多的名人慕名来此。」但?「但,那又如何,像迟到一类的坏学生不出现,不就能对外示更好的形象吗?」「那个,当中有位名人,他叫天坪修尔乐倢李云。」哇!这是谁呀?如此奇怪的名字。

「这个人是年高160,是名人瑞,也是本校的第一代校长。」第一代?160岁?简直匪夷所思!竟然能够活到160岁!即使亲耳听到也半信半疑!

「这个老头每年来就是监察学生,当有恶劣学生时,就会把他从这学校人间蒸发。……一目了然,现在总算清楚明白。那个第一代老怪头,每年於这时候来此,目标就是清除劣质学生。

「但他应该不会每个学生都会监察吧!这样太严格了吧!」「实不相瞒,的确如此。」他微笑着,哇!他微笑着却语出惊人!这也太他妈的严格呀!

但我每年的成绩都是一塌糊涂,但我却能苟且偷生四年?「不,我不迟到也算是恶劣学生呀,但我每年都瞒天过海呀!

「对!他就是没查询成绩表,只是看那天的缺席人次。哈哈。」不可能!「你又知道!」「我三十年前也是这间学校的毕业生喔,而且他每年献出的资金是天文数字,学校最高级就是他,我们所有高层也只是虚名而且。」

……因为那这什么天坪修的家伙一点人性化的行为,不!是狗屎也不如的强大行为!害大众无辜的同学要受刑!太说不过去啦!怒火!

「老实说,我不是动点就严惩人的,但是这个重要日子他最强,我不能左右。」……呜,不如就向那个什么修尔老头……不!在想什么天方夜谭!那个人可是一等一恶趣味名人,向他请愿这事一定令我大红大紫!我可不想成为一名被嘲笑的名人!

「呼……倒不这样啦,来本校最恶劣的班别。」「怎?」「那个人虽然强横无理,但是他却对一个班别很宽松。如果你们来那个班别的话,我想应该能够满天过海。」

班别?他的意思是调班吗?「那个班别不错的。正因学校时常有你们这类人,因些小事而要消失在这学校。我才决定把应离开学校的人调在那一个班别。」

呀……这样就……这么容易?……这么简单就可以……不,后遗症一定很大的!

「调班只是即年,到明年,调班的人则会依照旧班升回。就是说,若你们今年是升三甲班,而不幸调班,明年就会直接升四甲班。」

……不可能!不可能!这是梦幻泡影吗?这太有幸!

不!冷静思考一下,这个世界不可能有如此乐事的!不能相信!不能相信!不能相信!不能相信!不能相信!只能相信……

「嗯!」我用力点头,示意十分满意。「好吧!那么现在就调班吧!哈哈!」他张开口笑着。哈……哈哈哈!真是了不起呀,这个人原来是如此心地善良!

「拿着。」他递了两张纸与笔给我。「你们写上魔力条码吧,然后我就可以让你们调班。」他张开口笑着。哇……很好人的老头!

我把纸笔拿给加利玛后,义不容辞就写上我死记了许久的魔力条码,老实说我现在也不知道魔力条码有何作用。不过现在不用理会!我平安无事太好了!真是万分感谢这个老头!

我把写上魔力条码的纸递给了老头,站在我旁的加利玛仿我做法。

她睑色不讨好。这也无可奈何,她由一年级到三年级开始都是甲班,根本无法跟同学交代调班一事,现在却因为等我而弄得这收场,真过意不去。

「已经确的无误?魔力条码可是很长的,二十九个生字。」他把两张纸递给旁的男秘书。

男秘书很高,而且一身西装,真是十分帅气。

但,为什么在那会有个人呢,我没有留意吗?不可能,他这么高大,是跑上来?百思不得其解。

男秘书接过纸张后,转身向不知明的门外离去。

「好了,事情完成了。班房在九楼。先旨声明,那儿是十分沈闷的。」沈闷?这小事不用管!只要不用退学就已经三生有幸了!

「校长!谢谢你!再见!」万分感谢你!校长露出喜悦的表情。

该离开了。不好意思的望着加利玛,她脸流露出既无奈与小许愤怒。我望向门外示意离开。

她很不高兴,等会儿较人烟稀少时再跟她道歉。

——————————

「踏……踏……踏……踏……」……九楼……极度漫长的路程。

可能刚才跑步的原故,我用九牛二虎之力才勉强来到……这层是何楼了?

什么?

看见那个活该的数字,不禁有杀人的冲动。他妈的!现在才五楼!

「嗄……嗄……嗄……」加利玛早已人不见影,明明是个女的!跑得却比男人还要快!天理何存呀!

刚才想跟她道歉时,她却拔腿就跑,真大惑不解。

不过调班这事情真是简易快捷,真意想不到。不过那个是校长吧,在这学校最厉害。不,最厉害的不是校长!是那个什么的……

哈哈已经忘记了。

一步一步慢慢地上楼梯。肌肉拉扯着身体,痛楚漫延全身。真不好受。

等回儿回会如何呢?班别的情况,那个校长只字不提,好像中伏了似的。

——————————

「嗄……嗄……」呼吸声在体外回响,心跳声则在体外回响。

人间死狱,生不如死。以些来形容我简直合适得有过之而无不及。

我死前妈母亲说过「只要自己肯做下去,运动这东西一定会败下去的!」听说我的母亲是马拉松运动员,获奖无数。

「哈哈。」所以我一直没有认同这句话。

来到九楼,这次真的肋皮力尽了。之后的日子,都要享受这个九楼楼梯了。

「呼」「吸」大大口地吸入空气,好令身体更加精神。

好的。等待以久的时刻来临了。等!班房在那?不!

视察四周,我发现,这个九楼是其别不同,房门只有一个。

但不会意味着只有一个班房吧!

「不会的。」好奇心驱使我义不容辞地打开门。

呀……我在干什么蠢事!回头!回头!回头!不然又干出祸了!

但事与愿违,门已经大开了。

看到的是仿似上课的画面,真是幸运,不过也对,九楼只有一个班房。

我正在班房的前方,照理同学会留意着进来的人,但在目前而言,只有数个人望向我。

仔细一看,这个班房人真小的,只有大约三十多人。而且还超大!面积可媲美七个班房喔!不!这个班房根本就是一层七个班房面积总和!怪不得只有一扇门啦!

现在前要向老师报到的。

向向边一看,哇!老师在睡觉!搞什么飞机!

那老师的卓上还放上一张纸,大大的字写住「不用叫醒我」。

哇!如此明目张胆的睡觉还贴上张纸写着「不用叫醒我」!真是想不到有这样的老师!

举头张望,在廖廖可数的人烟中,很快就看到加利玛。

位置在最右的最后排,现在先跟她会合。

上一篇:利魔者之路 - 第三章

下一篇:返回列表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