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上人间

1万寿山五庄观,人参果树的叶子大片大片地落下,触及尘土又消失不见,就像雨滴落在水中。树下两人对坐,石桌上一盘棋,两盏酒。“师兄,你又输了。”明月歪着脑袋轻轻地笑,小手卷弄着耳边青丝,她开心的时候总是这样。清风仰面将杯中的酒饮尽,咂咂嘴,说:...

1


万寿山五庄观,人参果树的叶子大片大片地落下,触及尘土又消失不见,就像雨滴落在水中。

树下两人对坐,石桌上一盘棋,两盏酒。

“师兄,你又输了。”明月歪着脑袋轻轻地笑,小手卷弄着耳边青丝,她开心的时候总是这样。

清风仰面将杯中的酒饮尽,咂咂嘴,说:“都两千年了,你也不腻。”

“快说快说,输了可不要耍赖。”

“唔……清风喜欢明月,明月喜欢清风……”清风无奈道,可神情间并无厌烦。两人每次下棋,输的一方总要来回说这两句话,清风每次都故意输掉,反正谁说都一样。

明月眯起眼,满意地点点头,这个小把戏,她似乎永远也玩不够。

清风撇过头望着白云的尽头,默默叹了一口气,一晃两千年了啊。这观中上次有人来,也是五百年前了。五百年前可真是热闹啊,连人参果树都倒了一回,也在他心里搅起一阵无法磨灭的风浪。

他回头看着明月,忽地说道:“明月,你还记不记得我们是怎么来这里的?”

明月愣了愣,跳起来从后面搂住清风的脖子。

“怎么突然说起这个?我们不是本来就在这儿的嘛?”

清风摇了摇头,说:“神仙也不是凭空蹦出来的,个个都有自己的来历。”

“那个孙猴子,不就是从石头里蹦出来的嘛,说不准我们也是呢!”明月双手搂得更紧了,“不过师傅说你是海外大风刮来的,我是月宫的光辉凝聚而成。”

清风哭笑不得,转过身说:“那老头子也就骗骗你这傻丫头,我却是不信。”

“哎呀,你又说师父坏话。”明月扬起脸,“我只知道从一开始就跟师兄在一起的,其他的不重要。”

“你……自从认识了紫霞仙子,说话是越来越甜了。”清风装模作样咳了两声。

“我以前就甜的嘛。”明月不依,拉着他的手使劲摇晃。

“甜甜甜,两千年了你还是这么甜。”

“我还要甜你三千年,四千年,甜你两万年好不好?”明月踮起脚,把脸埋进他的脖子。

“好!”

女孩柔软的头发滑过他的脸庞,有那么一瞬间,他似乎看见了两千年以前的岁月,观中风轻云淡,两人相偎。

后来清风回想起这一天,这一天他忘了自己身在何处,从何而来,为何而愁,只记得青丝拂面,弄得他心里也痒痒的。


2


镇元子很无聊,任谁活久了都会无聊,神仙也不例外。一开始他很恐慌,他活腻了,又不想死,他去找老君,他跟老君斗了不知多少岁月,又不知做了多少岁月的老友,他想老君应该有点经验。可老君只是淡淡地看了他一眼,说,喝酒。那时候,镇元子明白了,自己活得还不够久。

后来,他开始习惯这种无聊,并且去享受它,就跟自己还身处混沌之中一样。

再后来,他收了两个徒弟,一男一女,取名清风明月,算是关门弟子,他很喜欢这对徒弟,特别是男徒清风。他总是在自己闭关的时候来嚷嚷,好像自己闭关就是为了等他来唠叨似的。

“师父!师父你在不在啊!”清风使劲拍了拍门,又踢了两脚。

镇元子解除结界,吹了吹胡子道:“你不跟明月花前腻歪,找我这老头子作甚?”

清风摆摆手,提酒上桌,道:“喝酒喝酒。”

师徒二人连干三大碗,清风用袖子擦擦嘴,说:“这人参果酿的酒果然非同一般。”

“还是大补呢,嘿嘿。”镇元子笑道,“这人参果三千年一开花,三千年一结果,三千年一成熟,你可知三界有多少神仙妖魔觊觎我这棵果树。”

“反正师父你那么牛,还那么能吹,怕啥啊。”清风不以为意。

“吃一个就能增寿四万七千年,但你可知这人参果从来都是寿与天齐的人物才能享用的?也就你们二人是个例外。”镇元子捋了捋胡子。

“都寿与天齐了,还用吃这果子增寿么?”

“不用,但他们吃的是三千年一开花,三千年一结果,三千年一成熟,吃的是混沌初分,鸿蒙始判。”

“原来如此,可我还未曾见过人参果花开呢?”清风喃喃道,又举酒大饮。“师父,你可知我来意?”

“我倒想不知道。”镇元子一声长叹,“我诸多法术你不学,偏要钻研因果之术,迟早有一天你会发觉,只是没想到这么快。”

“这些年来,徒儿常在灵树下入定时,恍惚间总觉着自己也成了树,师父,我跟明月到底是你从凡尘捡的,还是……”

“哎,两千年前的那日,人参果树忽生异相,金光大盛,满树果子尽皆枯萎,又刹那间花开满树,金光散去后,树上两小童相拥。为师一时心软,便蒙去天机,收你二人为徒,取名清风明月。”

“这么说我们还是个宝贝了?”清风瞪大了眼。

“人参果树诞生于混沌之初,那时候连天地都未开,万千岁月后才生出你们两个,还一阴一阳,肯定是大补,谁不心动。”镇元子翻了翻白眼,“恰逢老君路过,那牛鼻子正寻至阴至阳的药材,我费大气力,封了你们元神,尽管他有所怀疑,却也耐不得我,总算是保全你们两个小娃娃。”

清风扑通一声,跪地长拜,道:“师父大恩,徒儿无以为报。”

“我隐瞒不了多久,仙界太小,我不惧天地,天地却也不惧我。”镇元子怅然道,“灵山不日便召开盂兰盆会,你随我去,见一见故人。”

“那明月呢?”清风起身问道。

“你们两个不能一起出现在外面,那群秃子可不好糊弄。”

清风想起五百年前那几个怪模怪样的取经和尚,不禁问道:“人间……到底是什么样子?”

“不清楚,听说人间统一之后不准成精,也不再信神佛,各家的宠物也都召回来了。”镇元子有些郁闷,自己门下各仙家总是抱怨,说断了香火,日子没法过了。“这次西方盂兰盆会怕是又要搞事情,你好自为之。”

清风点点头,心思活络起来。自齐天大圣西行,被封为斗战胜佛,已经过了五百年,这三界也就安定了五百年,仿佛一潭死水,没有半点风浪。

斗战胜佛,斗战胜佛。

当年的齐天大圣上天入地,碎凌霄,踏地府,如今的斗战胜佛五百年来不曾出过灵山,是灵山的风景太过秀丽,还是灵山的佛只能高高在上?

他不知道,也许他永远不会有答案,他不是佛,他只是个对凡间有点好奇,对两千年如一日的神仙生活感到厌烦的小小道童。哪怕这两千年来,有明月相伴。


3


清风来窜门的时候,金童银童正在烧火。

“你就这么想去人间?”金童往炉子里扔了两根柴,扭头问。

“就这么想去?”银童附和。

“老二你再学我说话别怪我翻脸!”

“你也别怪我翻脸!”

“我真翻啦!”金童额头青筋暴起。

“翻啦翻啦!”银童一边压着嗓子怪笑,一边撸起袖子。

清风摇头叹息,这两兄弟一天不打个几次就不痛快,他只好坐在炼丹炉一旁看着,闲着无聊就扔几根柴火进去。

金童一手捂着眼睛,一手叫停,哀嚎道:“老二你出手真狠。”

银童也不好受,两手捂着嘴巴说:“哼哼……平日打不过你,今儿个在清风兄弟面前可……可不能丢脸,嘶,我牙都掉了。”

金童掏出一颗药丸,扔进嘴里,正色道:“清风,你还没回答我的话。”银童也往嘴里塞了颗丹药,含糊道:“回答我的话。”说完还瞪了瞪金童。

清风问:“你们是去过人间的,你们在人间的时候整天干什么啊?”

金童道:“吃饭睡觉打架。”银童接道:“混吃等死。”

“那跟在天上有什么区别?”清风问。

“不用烧火啊!”兄弟两跳起来,齐声道。

金童拍了拍清风的肩膀,说:“兄弟,我们哥俩当初是奉了老君命令下去的,你要想下凡间,估计法力记忆什么的可就没有啦。”

“天上的事情都记不得了?”清风大惊,连明月也会忘掉么?

“其实记不得也好。”金童怅然道:“在人间那段日子,我们是天天快活,又天天想着仙界烧火的日子。现在天天烧火,又总想着那些在人间的快活。”

银童骂道:“他仙人的,要我说,最好叫人间不知有仙,叫仙不知人间,否则平生念想,苦啊。”

清风默默叹了口气,望着掌心的一粒丹药,离开了兜率宫。他走的时候,金童银童又继续烧火,一言不发。


4

清风骑着仙鹤慢悠悠得飞着,云彩缓缓从身旁掠过,远处成群的天马沿着银河奔腾,绚烂的光洒落下来,化成星星点点。

他已经不再去惊叹仙界的美丽和壮观,他知道这些美丽的风景不会消失,也不会有新的变化。不像人间——他听说人间的美是稍纵即逝的——人间没有永恒。

“喂!说你呢!”

清风抬起头,看见紫霞正坐在云端晃着双腿。

“原来是仙子姐姐。”清风拱手行礼。

“小子,你晃悠什么呢?”紫霞撇撇嘴。“灵山开会,一个个都跑去拍马屁了,你不去么?”

“啊?这么快啊!”清风一愣,心想还有好几天呢。不过转念一想,这届盂兰盆会广邀众仙,连三清四帝那般人物都早早去了,其他哪个还敢怠慢?只不过往届都是灵山自己讲道佛法,却不知这次怎的这么大动静?

紫霞招招手,清风过去后,她塞来一条紫色丝巾。清风不明不白,不知何意。

“我就不去啦!”紫霞嘴角上扬,“你去的时候,把它挂在灵山的树上,我要让灵山所有的树,所有的云,都飘扬着紫色的霞光。”

清风缩了缩脑袋,道:“在灵山这样做,不会被打吧!”

紫霞重重地拍了两下他的肩膀,大笑:“他在,谁敢!”

清风心想,原来是有人照啊!只是这个他,是孙悟空呢,还是斗战胜佛呢?

紫霞抿嘴笑道:“畏手畏脚的,没出息。”

“仙子姐姐也很喜欢笑呢。”清风挠挠头,他脑子里浮现出明月的一瞥一笑。

“其实我很羡慕你们两个的。”紫霞低声道,“不要等到失去了才知道珍惜啊,所以每天都要笑,每天都要开开心心。”

“那仙子姐姐,我也求你件事,帮我带一句话给明月师妹。”

“哼哼,不肯吃亏啊!”紫霞眯起眼睛。“什么话?”

“告诉师妹,我去去就回。”清风颔首道。

紫霞摆摆手,笑着点头应道:“放心啦,我正好去找明月玩,不过你也别让她久等啊。”

清风望着漫天的紫色霞光渐渐退去,白云悠悠,不起波澜。有些道理知道是知道,可没有经历过,哪里能够明白?


5

清风曾问过镇元子,灵山是什么样子,镇元子说,灵山不是山。清风又问,灵山不是山,那是什么?镇元子却只顾喝酒,笑而不语。

现在他站在灵山的顶上,庄严而肃穆的大雷音寺就在他的面前,金色的光芒倒落而下,刺得他几乎睁不开眼。他翻手,拿出一条紫色丝带,往云中一挥,云彩中便多出一抹紫色霞光,也许真的有一天,灵山上空会是漫天紫霞吧。

他推开门,在守门金刚冰冷的注视下,踏了进去,梵音阵阵,各路神仙满脸微笑,喝酒的喝酒,喝茶的喝茶,下棋的下棋,佛道好似一家亲。

他大概明白了,灵山可以是任何东西,唯独不能是山。

镇元子正在与谁谈论着,清风急忙过去喊到:“师尊。”又对另一位拱手行礼,这一看心里却是一惊,与镇元子交谈的竟是那曾打倒过人参果树的孙悟空,他连忙行礼道:“南无斗战胜佛。”

孙悟空笑了笑,说:“小子,你该叫我一声师叔才对。”

清风连忙道了一声师叔,镇元子满意得点点头,说:“清风,跟你师叔好好亲近亲近。”说罢便离去,剩下两人大眼瞪小眼。

清风显得很拘束,对这位师叔,他只见过一面,但听过他很多传说。但此时此地,他却不知说些什么好。

“那个,师叔,其实我是你的偶像……啊不是,我是说我很崇拜你……”清风语无伦次。

孙悟空大笑连连,搂过他的肩膀说:“走走走,我们去喝两杯。”言语动作间似乎还是那个翻天覆地的泼猴,哪有半分圣佛的样子。

“佛也喝酒的么?”清风问。

“嘿嘿,佛自然能喝,想当佛的却不能喝。”

“三界中不说三清四帝,似你师父这般大能者也不在少数,老孙有什么好崇拜的?”孙悟空意味深长道,“莫不是五百年前我打了那灵树一棍?”

清风本来连着几杯酒下去,胆子也壮了不少。可一听见这话,心里却是一紧,支吾道:“师叔……这是何意?”

“可瞒不了老孙。”孙悟空嘿嘿一笑。

清风心里一横,说道:“那师叔你来说说,我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师傅也不肯明说。若真有那日,也叫我死得瞑目。”

孙悟空又是一阵笑:“看把你吓得,我又不会吃了你。其实,你跟明月是一颗种子,生于混沌初分,那人参果树只不过相当于这颗种子的土壤而已。”

“我们这么大来头啊!”清风举杯,大惊道。

“可不是,比老孙来头还大呢!”

“种子成精……不违反天规吧?”清风小心翼翼问道。

“狗屁天规,你以为那些神仙本体有多高贵?不是阿猫阿狗就是野花野草。”孙悟空阴阴一笑,“不过嘛……我估计想吃你们的可不少。”

看到清风一脸惊恐的样子,他又恶作剧般大笑起来:“好在你们有个厉害师父,看起来还算安全。”

“敢问师叔有何法子?”清风正色道,他心里明白这不是长久之计,也担心明月安危。

“简单啊,领个任务下凡走一趟,沾沾因果,功德圆满,可保平安。”孙悟空又低声道,“嘿嘿,其实这次盂兰盆会就是物色下界的人选。”

“那师叔你现在功德圆满了么?”

孙悟空正仰着脖子痛快喝酒,忽然就安静下来,眼中无悲无喜,亦无言语。


6


大雷音寺,诸佛齐聚,各路神仙围了一圈。

如来端坐宝座之上,朗声道:“本座观人间数千载,善恶不一,信仰缺失。此次盂兰盆会,本座着意选一位善信,去人间弘扬我佛法,度我众生,不知各位同道可有推荐人选?”

镇元子道:“劣徒清风,生性顽皮,却对佛法很是敬佩,不如让他走一遭。”

弥勒佛注目看了一会儿清风,满脸可惜道:“只是,非我佛门中人啊。”

“嘿嘿,想来当初老孙我也是弃道投佛,有何不可?”孙悟空对清风眨了眨眼。

“哈哈,劣徒哪敢与斗战胜佛相比。”镇元子笑道。

清风再是愚钝,哪里还不明白师父师叔二人是在为他周旋,当即站出来,道:“小仙愿意。”

弥勒佛哼了一声,望了一眼金蝉子:“你们倒是都教出个好徒弟。”金蝉子不语,似是假寐。

清风忽然感觉浑身颤栗,抬眼看见宝座上如来的那只秃鹰正用猩红的眼睛盯着他,不由得心底发寒,好似里里外外被看了个穿。

太上老君忽然出声:“老道以为可行,佛门一向慈悲,若是连这点气度都没有,岂不是贻笑大方。”

众仙立即附和称是。

良久,如来沉声道:“清风,你可愿入我空门?”

清风双手合十:“弟子愿意。”

孙悟空走过来重重地拍了拍他的肩膀,一副孺子可教的模样,又望了望宝座之上,眼中略带讽刺。清风心想原来紫霞仙子是跟这儿学的,他忽然低声问了一句:“师叔,你为何不出灵山?”

“善哉,本座赐你法号觉尘,待你历经百世之劫归来,可成正果。”如来宝相庄严。

清风沐浴在佛光之中,转世前的短短几瞬,他想了很多事情,他让紫霞告诉明月,去去就回。谁知道这一去就是百世呢?

人间百世,天上应该不会太久吧?只希望他不在的时候,明月不要哭才好。话说两千年了,他还没有见过明月哭鼻子呢——她哭起来应该还是很漂亮吧?

她仿佛永远都是个跟在师兄身后蹦蹦跳跳的小女孩,永远无忧无虑,可她就要哭了,两千年的如影随形,到这一刻,清风才觉得往事不可追,只有想念,想念明月歪头歪脑蠢蠢的样子,想念她那幼稚的小把戏,想念她耳边卷起的柔软的青丝。

她会想念他吗?肯定会的吧,希望紫霞能够多陪陪她,希望师父能管管她,让她多多练功,多入定几次。还好吃了金童偷藏的丹药,无论多少次轮回都不会丢掉天上的记忆,那么就会记得明月,会一直想念,这样的话,人间的苦难也不算太糟,他将以十倍的光阴去回味,回味人参果树下两千年的相偎。

最后一瞬间,清风似乎听到孙悟空的喃喃低语:“我在等灵山外紫霞满天啊。”

清风忽然想起紫霞的话,不要等到失去才珍惜。孙悟空明白么,他肯定明白的,现在他也明白了。金童说过,在天上时向往人间,在人间时又想念天上烧火的日子。那么自己呢?等来了心心念念的凡尘,忽然间却觉得索然无味了。


7


五庄观,人参果树下。

明月捧着小脸,听紫霞讲那些凡尘往事。讲到兴起时,紫霞站起来,站到石台上比划着,然后两人哈哈大笑起来,风轻云淡。

紫霞老气横秋道:“对男人啊,不能太依着他,要偶尔冷淡一点,不然他会觉得你爱他是理所当然。”

明月红着脸:“那等师兄从灵山回来后,我一整天不理他。”

“一天太少啦!”

“那……那就两天。”

“两天嘛……”紫霞伸手去挠明月的痒痒,一边笑道,“也够了。”

明月痴痴地笑,她还要甜他两万年呢,怎么舍得不理他。


-----------------分割线------------------

嗯天上人间,原谅我真的不会取名字,应该不会被和谐吧。

点个赞和关注就更好了 biubiubiu~

这是我们的二维马,欢迎关注加入我们


上一篇:海市蜃楼

下一篇:海的故事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