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丽面孔

(一) “妈,我都说多少遍了,我不要这东西,我讨厌假惺惺的模样”小燕关上门。 “这孩子!”周平把土...

(一)

“妈,我都说多少遍了,我不要这东西,我讨厌假惺惺的模样”小燕关上门。

“这孩子!”周平把土豆丝放在桌子上,拿脚踢了踢沙发上看报纸的东山“这是你女儿,也不管管”

“随她吧,哎——孩子也大了,有想法了,咱就别操这心了,啊”

“哎!你爷俩都有理,我没理行了吧,赶紧,别看了,吃饭吃饭”

“吃饭了燕子”周平对门喊道。

小燕出了门,换了身衣服,往玄关走去。

“干啥去,先吃饭”

小燕换好鞋“不想吃,出去散散心”

“吃完再……”

门关上了。

“你看你女儿,你可倒好,当成宝,什么都依她”

“好好好,你消消气,回头我说说她”东山嘿嘿笑了。

出了电梯,走出小区,来到步行街。街道两头商店林立,人流涌动,熙熙攘攘,不时有人擦身而过,小燕一眼看过,总觉得少了些什么,叹了口气,想到自从上次宏大科技产品发布会,一切都变了。当时通过ID随即抽签,小燕成为了其中一名观众。

发布会场中站着宏大科技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宏大,场下观众席满座,摄像头攒动,钠光灯不时闪耀。

“时代在改变,科技创新改变人类文明,今天就让我们见证奇迹的时刻”宏大拍了三下手。场下目光万千瞩目。

聚光灯锁定后台,一个满脸赘肉、身材臃肿、面色暗黄粗糙的女人出现,全场顿时哗然,有人嘀咕了一句“飘阳?!”

前不久媒体报道,一女子由于基因缺陷导致先天不可逆性肥胖,说的就是她——飘阳。

她来这里做什么呢?难不成是模特。

飘阳身后跟着一个助手,推着推车,上面放着一个白色的面罩,看上去很普通。宏大取下面罩,给飘阳戴上,口罩带子闪过一溜儿绿色光斑。

“请选择开关位置,可以是身体任何一处”宏大说。

“脖子后吧”飘阳说。

说着,绿色光斑消失了,口罩也逐渐消失,五官逐渐凸显出来——双下巴成了尖下巴,雀斑消失了,暗黄色褪去了,眼睛大了不少而且变得有神,整张脸像是进行了瞬间重整。

这怎么可能?

全场再次哗然,有的捂了脸,张大着嘴,瞪大了眼睛,前排站起几个人,挡了后边,后边就嚷嚷,前边没动静,后边索性也站了起来,片刻,全场都站了起来。

“这是真的吗”有人喊。

“不信的请上来”宏大一挥手,眼里放着光。

前排上来几人,来到飘阳跟前,绕了几圈,上下打量着,一人伸手摸了摸她的脸、轻轻捏了捏,皱了眉头,咦了一声“还真他妈是真的”

这话通过麦克传出,全场再次沸腾。

 

小燕来到公司附近的商场,走进欢乐茶餐厅,那是她常去的地方。找个窗位坐下,看见菇朵正背对自己,和一桌男食客搭讪,嘻嘻哈哈,有滋有味。

 

这可不像她的性格。

菇朵回头见小燕来了,忙上来招呼。

“呀!我们菇朵变漂亮了啊,皮肤也白了,眼睛也变大了,老实交代,用了什么化妆品”小燕笑着说。

“嗨!我的燕子姐,你就别嘲笑我了……我这——这不是用了……”菇朵四下看了看,凑近燕子耳朵说“‘美丽面孔’”

唉,连你也……

小燕心里莫名升起一股失落。

“今天喝点什么,燕子姐”菇朵笑得很甜。

“和以前一样”

“好嘞,青柠香茶一杯”

回到家,周平和东山正在客厅看电视。

“回来啦,饿了厨房还有饭菜,热了吃”周平说。

“我不饿”说着回了房间,只听门合上出一声脆响,门外模糊传来一声“哎——这孩子”

拿出手机一看,是邵远的短信,看来是下班了,所有烦闷一下扫了去,点开信息:

那个……燕子,不知道该和你怎么说,七花给我介绍了一份深圳的工作,我想那才适合我,为了不再耽误你,我们还是分手吧,对不起,燕子——邵远

什么嘛,连你也变了。

小燕扔下手机,手机在床上跳了几跳,落在地板上,小燕一头趴在床被上,心一阵阵发痛。

七花又是谁,一定是她才让邵远……也从来没听他谈起过这个人。

想着就要起捡手机问个清楚,拿了手机一想,自己真傻,就算问清楚了又能怎样,一气之下,燕子将手机重重摔在地板上,一阵破碎声起。

“怎么啦燕子,发生什么事了”外面周平喊道。

“没,没事妈,杯子掉地上了”

 

(二)

 

第二天上班,小燕早已做了心理准备。一进办公室,果然没错,又多出几张精致面孔。

“小燕”巧兰说“你怎么没用……那个啊,这东西可好用了,有了它,谁还要面膜啊、玻尿酸啊,我们你说,以后我的化妆品统统pass掉,你说是吧”巧兰转身对李珍说。

李珍正埋头电脑前,头也没抬“是是是,不过我还是敷面膜好了,这么贵的东西,我现在可消费不起”

“我还是自然点好了,我可不想这么……”小兰话未说完。

“你是好看,可有了这个,一上大街,天底下哪个男人还看你,啊,对了,刚看见邵远来过”巧兰朝一个空位置努了努嘴说,也不管身边米开使眼色,继续说“他把东西都收拾走了,刚才楼下停的玛莎拉蒂跑车好像就是等他的,里面坐了个女的,一看就是用那*的货色,一看那身材,咳,邵远原来是这种男人,简直了……”

“够了!”小兰打断说“我要干活了”

小兰一屁股坐在座位上,捂了脸,肩膀一阵一阵颤抖。

巧兰这才反应过来,站在原地愣了会,其他同事纷纷归了位,忙各自的,对座的李珍忙劝开了小燕。

“怎么了,我的乖女儿,眼睛怎么肿了”东山接过小燕的包。

“哎——谁欺负我家宝贝啦”

小燕不接茬,直往客厅走,正巧电视插播新闻:

(新闻一)近日一小伙杨帆(化名)在北极星茶餐厅当面要求女方揭掉‘美丽面孔’,女方委婉拒绝,小伙坚持要求,之后两人拳脚相向,似是摸到开关,‘美丽面孔’面罩当场掉落,庐山真面目揭晓后,小伙立即掉头离开。(画面显示,女子就是飘阳)

(新闻二)五月三十日晚,江城警花公园附近,一脸上留有刀疤的男子跟踪一妙龄女子,乘其不备,持刀威胁女子,并将其拖入小树林进行侵犯,在侵犯行径中,意外触发了‘美丽面孔’开关,女子当场现了形,这一惊吓导致男子和女子的*卡住,经目击者发现,拨打120立即送往江城人民医院。

(新闻三)江城一线记者杨红采访宏大科技首席执行官宏大,宏大如是回复“我已了解相关‘美丽面孔’给广大市民带来的影响,对此,我深表歉意,同时在此,我正式宣布,宏大科技将在一个月后,也就是3月18日,推出‘美丽面孔’二代,通过研发相关技术,该产品经过严格测试,借以满足广泛大消费者需求”

“各大专家对此持保留意见,让我们拭目以待,我是主持人郭达,下期再会”

(三)

2030年1月20日,据联合国1793号决议投票通过,经过长达十年的全球合作,总投资1300亿美元,全球公共产品——无线电网全球分布——已成为现实。中国政府授权宏大科技无线电供电商业(产品)许可。

2040年3月18日,宏大科技‘美丽面孔’二代发布会上,宏大科技利用无线电供电,将‘美丽面孔’与使用者永久融合,事前,经过‘审丑协会’策划,认为‘美丽面孔’的美超出人类审美范畴,这样的美只会带来乏味,无法带来审美愉悦。因此,宏大科技和全球美容协会联合,研发了BT系统,以当前年龄为界限,为用户设计出最真实自然的美丽面孔,‘美丽面孔’的广告词是:你的美,无限久远。根据相关法律规定,未成年人不得购买此产品。

由于该产品经过技术改革,成本下降75个点,历时一个月,‘美丽面孔’以售出四亿五千万份,遍布全球,其中年轻男女占了89.998%。

 

“燕子啊,你看大家都……”周平说。

 

“够了,我不想要变得多漂亮,对我来说这样就够了,我要说多少遍你们才满意”

“你看你”周平扭头对东山说“燕子她爸,你说我这不是为她好?隔壁老卫的姑娘原来那老胖,这都找了个山西煤矿的,咱女儿可不比她强多了,以前我还为他家姑娘瞎操心,这倒好,这事全摊我自个儿身上了”

东山低着头只顾自个儿看报纸,不言语。

“妈,我去健身了”

“嘿!你这孩子,做妈的为你想容易么,你这……”

一声关门堵住了周平的嘴。

一个星期没健身了。

小燕走进健身馆,来到前台,探头往里边一看,空旷一片,要平日,跑步机、羽毛球、乒乓球、台球场地可爆满,今天怎么没人了。难道是闭馆?可门却开着,也没贴通知。老板娘呢?

“虹姐——虹姐”回音荡出远去,在馆壁来回撞着。

“在吗,虹姐,有人吗——”

过了半晌。

“哎——来了来了”

另一头过来一个卷发女人,紫红色,踩着高跟,身穿旗袍。

虹姐的大肚子呢?那是虹姐吗?不过还能有谁呢。

“虹姐,是——是你吗?”

“嘿嘿,当然是我”

“可这——”

虹姐低头看看肚子,呵呵笑了“燕子啊,难道你没看昨天的发布会”

“什么”

“宏大科技发布了一款新产品,已经卖爆了,能让人保持一个好身材”说着,虹姐踮起脚尖做了个芭蕾舞的动作。

虹姐的身材真是太棒了。

“这个产品叫‘魔鬼身材’”虹姐说着脸上的光又暗了几分“自从有了这个,来健身的人已经维持不了开支了,所以我打算转让店铺,干点别的行当,这次回来正要拿点东西,碰巧看见了你,不然你可要吃闭门羹咯”

“哦……”小燕无奈。

“咦!你这孩子,上次看你这样,这次还是这样,难道你一直没用这个产品”虹姐大着眼睛打量小燕。

小燕笑着摇了摇头。出了健身馆,看了手表,晚饭已经过点了。

还是去商场买点吃的吧。

途中几家大型减肥顾问中心挂上了‘停业’牌,各大商家门面上贴着‘减肥茶大甩卖’,却也门可罗雀。走进大商场,里面的星巴克、肯德基、德克士、麦当劳已经水泄不通,队伍已经排出门口,甚至大门口的旋转门,玻璃门里边坐着的大都是些俊男美女。小燕叹了口气,去面包店买了几个吐司面包就离开了。回家路上,迎面过来一对情侣,男子嘀咕的一个词勾起了小燕的回忆:七花?

“邵远”小燕本能地喊了一句,她感觉身后的脚步停了,回头正看见那外表俊朗的男子正搂着女孩的脖子,女孩一身瘦身牛仔。

“是你吗”小燕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她永远忘不了那双眼睛,那双眼睛见证了他们大学四年和工作两年的爱情,如今却含情脉脉地看着另一个女孩。 男子眼睛眨动了下,他说“我不是,你认错人了”

小燕依旧看着男子,嘴角动了动。

“神经病”那女孩拉了男子的手转身离开了。

(四)

吃了早饭,小燕拿了公司资料,背了包就要出门去,周平来到小燕面前说“燕子,妈对不起你,不该让你做不开心的事,妈给你道歉,燕子开心,我们就开心”周平的眼里含了水花,身后看着这对母女的东山也朝他们笑着。

小燕在周平脸上轻嘬了一下,笑了笑,就去上班了。进了办公室,发现陪自己坚持最后战线的李珍也离开她,加入‘宏大协会’的队列。李珍原本瘦弱的身子,如今胸部已明显隆起,显出了一丝女人独有的风韵。

“早啊”小燕笑着招呼。

“早啊燕子姐”

大家对于小燕的‘特立独行’早已习惯,反倒在暗地里佩服她的个性,尽管小燕的身材和脸蛋也不比一般‘宏大协会’的女孩差。

“咦,米开,兰姐今天怎么没来”小燕指着巧兰的空位说。

“燕姐,巧兰姐她今天早上发信息说生病了,等会午休我们一起去看她吧,她也挺可怜的,家里父母早就离婚,谁也不管她,可就只剩下咱几个姐妹了”

小燕听得心里一阵酸楚,尽管巧兰有时候是心直口快、不顾及别人。

“好”小燕说。

中午,小燕和李珍、阿梅、米开、朵乐几人乘地铁来到江城人民医院,住院部在门诊部后面,经过专家门诊,门口排满了队,多半是青年男女——‘宏大协会’一族,坐在金属椅上的,靠墙的,垫张报纸坐地上的,大都低头看着手机。门里边不时喊道“下一位”。

来到第二住院部703室门口,几个护士正小声嘀哝着,刚听见几个熟悉的字眼,护士一见她们来便离开了。病床上,巧兰正闭目养神,听得门外动静,睁开眼,见是姐妹来了,忙支了身子要坐起来,小燕把姐妹们带了水果花篮放在橱柜边。

“怎么说病就病了,严重吗”李珍坐在床沿,伸了手抚摸着巧兰的手。

“可能是吃坏东西了”巧兰说着,吐了一下舌头。

“那也用不着住院吧”阿梅说完这话才觉得后悔。

巧兰皱了眉头说“我也这么想,医生说要住院观察几天,我问到底是什么病,医生只说等住院观察吧”

小燕心头一震,她这才觉得刚才门口的护士说的是什么。“食道癌?”“扩散?”

巧兰看小燕盯着床边的暖壶发了呆,便说“唉,燕子妹妹,上次是我不对,我不该这么说你,我这个人也是的,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都说,我在这里跟你道歉,看在姐姐的份上,你可一定要原谅我”巧兰学古人那样作了个揖,逗得其他姐妹直乐。

“兰姐,这件事早就过去了,你说的对,这种男人不值得”

几姐妹这下就唠开了,小燕借口上卫生间出了病房,来到询问台。

“请问703三室的李巧兰的病情严重吗”

“你是……”

“我是她妹妹”

护士拿出相关单子顿了说“是这样,李巧兰女士患了食道癌,目前癌细胞已有少量扩散到肺部,就算动手术,成功的概率也很低,像她这么年轻的患者,院方认为尽量隐瞒病情,以防情绪激动,导致病情恶化”

“怎么会这样”

“近年来,得消化系统疾病的患者达到了平稳期的24倍,多半病因是暴饮暴食加上缺乏运动”

小燕想了想说“谢谢”

“不客气”

回病房的路上,小燕还是觉得奇怪,按道理就算如此,也不可能会得这么严重的病。

 

“小燕啊,怎么样,身体有没有不舒服,不舒服要告诉妈啊”

 

小燕一回家就听到妈妈的唠叨,感到诧异。

“怎么了妈”

“今天中午哪里吃的饭”

“和往常一样啊,三个汤圆素食店,只有那里人少”

“以后少吃外面的快餐知道吗,新闻都说了,最近查出一家大型肉类加工厂,那些肉都有超量的化学激素,常吃就要生病的,到今天为止已经死了五个,其中有一个是食道癌,那个是新闻刚刚播的”

“什么!妈,我看看新闻”

小燕打开了电脑,看新闻重播,显示一个二十七岁的职场女性由于长期食用满乐快餐店而患食道癌,在今天住院中胃部突然大出血,血呈紫黑色,抢救无效,血液化验发现血液里含有大量微型蠕虫。

这不就是刚刚的事吗!?

小燕只觉双目眩晕,晕了过去。

(五)

联合国根据903号决议,一致决定制裁宏大科技。宏大科技负责人对此表示辩解,声称此次社会事件与宏大产品无关。各国领导人对此持保留意见。最后,联合国各成员国进行投票——宏大科技是否该对产品作进一步升级。109票支持,85票反对,4票弃权。投票通过,瑞典和美国对宏大科技进行投资,并要求其克服先相关技术难题。

2045年,‘美丽面孔’和‘魔鬼身材’推出第三代产品,期间,宏大科技与全球基因组计划合作,研发了一组抵抗相关病变的修复基因,并将其植入产品芯片,从此,第三代产品重命名为“完美一号”,能延缓用户衰老。

经过一年试验,全球GDP上升四个百分点,全球时报称,这是由于完美的外表和身材给人带来了极大的自信,提高了工作效率和创造力,为人类做出了伟大贡献,特此授予宏大科技创始人宏大以诺贝尔经济、社会学、美学奖。

2050年4月17日

全球时报报道“全世界多国中老年人开始加入‘完美一号’计划”有记者采访相关群体,得知更多人不但想拥有完美的外表,自‘完美一号’问世,世人对健康的关注也随之剧增。

2055年5月19日

全球时报称“‘完美一号’已成为全球公共产品,未使用该产品的的人数减少到300万人,占全球总人口的0.043%”

2059年3月21日

宏大科技已成为世界最大经济体,远超曾经世界第一巨富——华尔街财团,公司市值达58万亿美元。

 

(六)

 

小燕推着轮椅走在江城医院的花园,轮椅上坐着父亲。小燕的脸上已爬上了皱纹,眼袋也垂了几分。

“燕子啊,你妈说的对,当初就应该听她的,现在也不至于……”东山抬头看着小燕,手摸索着小燕微微垂下的脸。

“爸,不怪你,我挺好的,一个人反而自在,相比我倒想永远陪在你们身边”小燕说着呵呵儿笑了“对了,等您腿伤好了,就可以回家吃妈做的菜了”

“乖女儿”

这时,医院墙体显示出新闻画面。

“你好我是江城记者,请问您为什么要耗资40万亿打造能容纳500万人的‘宏大号’呢,未来有什么计划”

“天机不可泄露”

“听说您在内蒙古大草原申请了30万平方,建造了一个发射台,是新型的射电望远镜吗”

“天机不可泄露”

“有钱真是任性”小燕看着屏幕说。

国际联合地下会议

朝鲜代表“宏大科技建造的中子激光炮可行吗”

美国代表“从理论计算,那可具有两千万吨级核弹的威力,根据《核不扩散条约》,现已经禁止任何具有甚至超过核武器威力的新型武器在地球任何地方实验”

日本代表“就算失败,那也有‘宏大号’,承载所有国家领导人还是不成问题的,那群乌合之众,真到世界末日,还真以为有政府给他们撑腰,真是想多了”

 

门铃声响。

 

“谁啊”燕子走向玄关。

“你好,我是宏大科技”

难不成是来推销产品的。

“什么事”小燕隔着门说。

“宏大科技想请你们一家去个地方”

“什么!?我们可不需要什么‘完美一号’,就让我们老去死去好了,以后请别再打扰我们,谢谢”

“请别误会,我们并没有这个意思,能方便开门吗”

门打开了,出现几个身穿便衣的人。

穿的这么随意,真的是宏大科技的吗?

便衣看出了小燕的顾虑,拿出了宏大科技ID卡,这是为了防止出现假冒宏大内部人员而设计的,具有最高级别可靠性。

“是这样,我们老板想请你们去个地方,当然不是为了让你们掏腰包”便衣的声音很随和,有一种商量的语气。

“哦,那需要多久”

“不会很久”

“好,请稍等”

小燕开了父母的卧室,他们正在午休,她简单说了情况。周平和东山表示同意。小燕扶东山上了轮椅,推着轮椅坐电梯出了楼层。小区外停着一辆不起眼的吉普。

这是宏大科技的一贯作风吗——简朴?

车在一幢大厦前停下,顶楼是一块360可旋转的宏大LOGO。

这里应该就是宏大总部吧。

一行人进了大楼,来到一个电梯前,只有一个圆形键,发着一圈绿光。门开了,金属板上依旧只有一个圆形键。关上门,感觉地面轻微晃动着,让人感觉加速度在上下左右前后各个方向转换,不像是直上直下。

这是要去哪里?

电梯光线暗,十分钟后,门开了,一片亮光晃得睁不开眼,小燕眯着眼睛往出看。前面出现了一个足有几十个足球场大小的客厅,摆放着桌椅沙发,到处是全息显示屏,里面竟全是些正常的人,什么肤色的都有,黑色、黄色、白色,甚至还有几个绿色的,却看不出一点使用‘完美一号’的痕迹,站着聊天,坐着休息,各个面色恬静,和蔼淡然。突然,远处正前方一块大荧屏出现了画面——一个白胡子的男人——宏大。

“大家好,欢迎来到‘宏远号’,很高兴见到大家,为了今天,我已等了大半辈子。你们都已经明白,你们是地球上少数不使用‘完美一号’的人,我为你们感到深深的自豪,在你们进入‘宏大号’那一刻,探测仪就已经检测到,你们体内存在一种特殊的基因,那是人类基因密码的缺陷,代号D-7,或者说正是由于这种基因的缺陷,你们具有人类社会伟大的品质……”

预言翻译器时时为所有不同种族传送耳边语音——一种利用定点空气震动传播声音的技术——零信噪比听觉技术。

“4月15日,也就是后天,GR-574陨星的轨迹将于地球相交,内蒙古的发射台只是一个幌子,根本不具备攻击性,而‘宏大号’能够做到,不过我并不想要救其他人类,原谅我的自私。在这里告诉大家一个秘密,在我大脑里植入了一个芯片,只要我离开地球,‘完美一号’的运行就会失去作用,无线电网将不再授权‘完美一号’以权限,用户都将现出原形,一旦如此,那些家伙也将由于基因的损伤而失去生育能力,地球上的人类终将灭亡!”

全球新闻联播报道,近日一颗代号为GR-574的陨星即将在4月16日与地球轨道相交,陨星半径为12.476公里,根据天狼星超级计算机计算结果,设定4月15日08:45:45为最佳执行击毁时间点,目前已分析出54°78"N、34°34"E大气层折光率,中微子激光炮已就位。

4月12日全球视频会议

美国代表“‘天眼追踪系统’显示,‘宏大号’内核已起动,半小时后将起飞”

日本代表“废话,是个人都看出来了,我方已经在与‘宏大号’取得通信联络,要求其停止下一步行动”

中国代表“老子都没上,这狗日的要造反”

通讯成功:命令‘宏大号’立刻停止起飞,‘宏大号’立刻停止起飞,否则地面作战指挥部将采取强硬措施,再次命令……

‘宏大号’未响应

‘宏大号’未响应

…………

…………

‘宏大号’起飞!!!

“快使用中微子激光炮”

“那是假的,宏大这孙子骗了我们”

“该死!”

“该死!”

美国总统命令发射最高级别战警导弹33枚,导弹发射,33条灰色尾巴直冲云霄。

“放诱饵”宏大命令。

‘宏大号’放出五十个跟踪诱饵,将美国战警导弹完全拦截,美国又发射了两百枚洲际巡航导弹,依旧被拦截。

美国向全球号召,以反人类罪严厉打击‘宏大号’。201个联合国成员国共同部署巡航导弹,同时,两百多万枚各个型号的导弹共同飞向‘宏大号’。

宏大命令“各部门开启终极防御!”话音刚落,‘宏大号’船体出现无数道紫黑色屏障。首先飞来的二十万枚美国战警导弹落在屏障上,船体只是轻微震动一下,接着是俄罗斯‘反恐一号’30万枚,船体开始一阵剧烈晃动,不过内部依旧没有损伤。在一波又一波的接连射击下,‘宏大号’不断剧烈震动着,防御警报开始响起,防御指数从100%巨降到40%。

“该死!”宏大一拳打在操作台上。

屏幕显示一条信息,是全体机组人员的共同请求:

请求向地面发送合作协议,否则全体船员将全部遇难。

宏大使劲揉着鼻翼,额头上冒了汗,几滴落在操作台上。难道所有的心血都将白费了吗!?眼睛盯着防御指数从40不断下降,直到10%。

“好!”

通信组向地面发送合作协议:‘宏大号’将与内蒙古境内着陆,请求停止射击。

‘宏大号’着陆在了草原上,尽管船体看上去并没有太多损伤,但防御系统已经岌岌可危了,此时防御指数显示只有2%。宏大下了飞船,立刻几十名全副武装的特种部队将其押解带走了。宏大被判为反人类潜逃罪,执行终身监禁。

两天后,小燕一家回了家,曾经听过宏大的讲话,他们早已知道世界末日已临近。

兴许还有一线希望。她想。

“该结束了,真的就这样结束了吗”小燕看着窗外深蓝的夜空呢喃道。

“女儿,你害怕吗”周平推着轮椅过来。

“只要能跟你们永远在一起,我就知足了”小燕说“爸,你怕吗”

“傻孩子”东山说“你都不怕,爸爸怎么能害怕呢”

说着,三人笑了笑,笑着笑着,笑得很僵硬。

天空出现一道激光,像一根巨大的毛笔沾了荧光粉在空中划了一笔,笔画的另一端出现了一个光点,光电撒出了细小的粉末,同样带着光。

新闻直播:‘宏大号’成功将GR-574陨星积灰,预计在明晚,地球上方将迎来百年难遇的陨星雨,让我们拭目以待。

他真的做到了!

4月16日晚

国际反恐协议通过2032号决议,介于宏大‘将功折罪’,对宏大施以缓刑,判刑20年。

会议上。已经62岁的宏大冷着脸,双目无神。

“恭喜,上天又给你一次重见光明的机会”法官说。

“我反正是将死之人,现在的死和活对我来说又有什么区别”宏大从脖子上拿出一条项链,那是‘宏大科技’的LOGO,样式是他自己设计的,当时由世界上最著名的机械师打造。他扯下LOGO,解了链扣,两端一拉,项链就成了一把带尖的细金属棍,他冷冷看了法官一眼,就将起狠狠插入了太阳穴。随着眼前的画面逐渐倾斜,记忆里的画面出现了这最后一幕:

一个男人牵着一个美丽女人的手,坐上了跑车离开了,车后一个脸色发黄的女人不停地追,眼泪挂满了脸,不断往下滴,就在这时,一辆货车经过,从女人身上压了过去,他看到了自己正站在家门口,正目睹了这一切。

全球危机已经解除,全世界的运行又恢复了正常。小燕按往常一样下班后,来到欢乐茶餐厅,靓丽的菇朵正穿着瘦身工作服——凸显出她曼妙的身姿,见小燕来了,菇朵忙过来招呼。

“小燕姐,好久不见”

小燕笑了笑“来一杯……”

“青柠香茶!”菇朵接过话,眼睛笑得很甜。

小燕看着周围依旧美丽的画面——俊男靓女不断经过门口,他们嘻嘻哈哈笑着说着话。看着菇朵美丽的背影正在前台切着柠檬,小燕心想:真好,一切又恢复了正常。很快,茶做好了,菇朵拿着饮料转身的时候,小燕发现她的脸上慢慢爬出了几条皱纹,接着光滑的手上,皮肉慢慢往外鼓,又白又嫩,像五花肉,松弛着。小燕睁大了眼睛,感觉不可思议。菇朵拿着饮料边走边说,手不断往外拉扯着一字裤腿“我最近是不是胖了,裤子好紧啊”菇朵走近将奶茶放在桌子上时,两眼定在了自己手上,接着茶杯掉在了地上,菇朵却没察觉,两眼依旧盯着手,她失声叫了出来。这一声和裤腿爆破的声音同时发出,她拖着裤条来到窗镜跟前,仔细打量起来,双下巴、赘肉、白头发,眼袋下垂,菇朵一屁股坐在地上昏了过去。很快,餐厅外传来了各种各样的人的惊叫,小燕心觉不对,跑出一看,首先注意到一张张拼命奔跑呐喊的脸扭曲着,浮肿着,有的身体早已严重变形,正拖着爆破的衣裤到处奔跑,更多的人拖着一张衰老的面孔,穿的却是时髦的衣裳。有一个人已经倒在地上,耳朵眼睛满是蛆虫,原来那个人早就已经死了。街道乱成了一团,警笛警报声不断传来,响彻整座城市,上空出现了淅沥沥的红色陨石雨。

小燕看了看自己,发现自己并没有什么异样,突然,她想到了父母,忙撒腿跑向家里。

门一开,小燕喘着气跌坐在地上,嘴里说着“爸——妈——”话早已成不了句。

周平和东山听见外面动静,忙从卧室出来,揉着眼睛,打着哈欠。

“女儿,怎么了怎么了”周平和东山异口同声。

小燕坐在地上看着他们慈祥的脸上挂着担忧,她眼睛里挂着泪说“爸、妈,我没事”

上一篇:精神科医生的呓语

下一篇:霾人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