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手游戏

文:野静一二十名写手被抓了起来,依次编号,分别关在了一栋废楼的不同房间里。每个房间,都有几个摄像头照在他们那一张张仍在昏睡的脸庞上,绑在摄像头上随着镜头的移动而移动的,是一条条上满了子弹的枪。写手们还在做着梦,或许他们昏沉的脑袋此刻正在迷迷...

文:野静

二十名写手被抓了起来,依次编号,分别关在了一栋废楼的不同房间里。每个房间,都有几个摄像头照在他们那一张张仍在昏睡的脸庞上,绑在摄像头上随着镜头的移动而移动的,是一条条上满了子弹的枪。写手们还在做着梦,或许他们昏沉的脑袋此刻正在迷迷糊糊的思考着明天早上吃些什么。谁也没有想到,当他们踏进这块土地的那一刻,就注定了再也回不到从前的日常。

七号在某间阴暗的房间醒了过来,她的手被绳子绑在身后,维持着跪坐的姿势,两侧分别放着一只手机,和一枚小小的刀片。七号挪了挪身子,费力的拾起刀片,一下一下切割起了绑在手上的绳子,两分钟后,她的双手终于摆脱了绳子的束缚。活动了一下僵硬的双手,这才注意到,自己右手手腕上,不知什么时候被套上了一个类似电子手环的东西,手环的屏幕上,亮着一个偏蓝色的数字“七”。

手机的电量是满格的,七号站起身来,视线注意到了头顶的镜头与枪支,立刻把放在手机拨号键上的手指收了回来,重新将手机塞进口袋,四下打量起房间来。房间的大门是没有锁孔的电子门,可以远程控制,也可以自己输入密码,在没有获得密码的情况下,她实在不敢贸然行动,只得折回脚步,移动到了刚才就很显眼的桌案边,顺着椅子坐下。要说显眼,是因为这个房间除了桌子椅子,并没有摆放其他家具。口袋一阵震动,把七号吓了一跳,她舒缓了一下气息,伸手掏出了口袋里的手机。屏幕闪了闪,显示了一条未读信息。

“亲爱的写手们,非常欢迎大家参加本次的写手大逃杀游戏。游戏胜利的玩家将获得您梦寐以求的自由。至于失败的玩家,非常遗憾,您将失去最宝贵的生命。玩家腕上的电子手坏用于检测生命迹象,当手环检测不到脉搏,视为游戏失格,请各位不要随意拆除,否则后果自负。本次游戏将考验各位写手的心理素质,抗压,文笔,剧情等各方面能力,希望大家踊跃参与,抱着积极的态度,赢得最后的胜利。下面,请以「空白」为主题,于一小时内,用桌上的电脑写一则3000字以上短文,要求文笔流畅,情节在理,书写完请发送至指定邮箱。顺利通过者,将获取进入下一关游戏的权利。那么,祝您好运,一分钟后,游戏开始。”

时间一点一点流逝,七号的手指从计时开始的那一刻起就开始不断的在键盘上舞动着,几乎没有停下来过。房间外传来了几声明显的枪声,口袋里的手机在那同时也震动了一下。她来不及理会,继续飞快的敲击着键盘,终于,在剩下不到二十分钟的时候,她匆匆检查了一下结构与白字,迅速按下了发送的按钮。

邮件发送成功的字眼显示在电脑屏幕上,她坐在椅子上舒了口气,慢慢掏出了手机,亮堂堂的屏幕上,再次显示着一条未读信息。

“六号选手参与途中试图用手机联系外界,参赛失格,退出本次游戏。十号选手试图拆除手环,参赛失格,退出本次游戏。剩余时间十分钟。”七号看着这段普通不过的文字,双手控制不住的颤抖起来。她的本职并非写手,而是一家企业的程序员,平日里靠写点文章赚个水电费,谁想到居然会莫名其妙的被拖来这种地方。恐惧的心情还没有得到平复,手机同时震动了一下,惊的七号差点把它摔在地上。“一号选手文章内容与主题不符,未能顺利通过。三号选手没有及时交文,未能顺利通过。游戏继续,剩余十六人,将给各位二十分钟楼内自由移动时间,通过交谈随意寻找两位伙伴进行三人组队合作,所有玩家的资料也将会在游戏开始时以半公开的程度传达至各位的手机上。玩家组队完成后,请到规定地点集合,自拟主题,于二小时内,用各自桌上的电脑共写一则6000字以上文章,要求文笔流畅,情节连贯在理,内容温馨和谐,讴歌真善美,抨击假大空。书写完请整合,并发送至指定邮箱。顺利通过的队伍,将获取进入下一关游戏的权利。那么,祝各位好运,一分钟后,游戏开始。”随着短信上的文字被阅读完,七号身边的大门嘎吱一声响,缓缓向外打开。

那家伙的脑子绝对有问题。七号在心里暗骂了一句,匆匆离开了房间。

五号疾步在楼道中穿梭,恐惧感并没有打乱思维,反而使大脑进入了一种亢奋的状态,他不断回忆着刚才发生的一切,通过手机得知,现在存活人数为十六人,一号、三号、六号、十号,都已经死亡,那么,这次要求三人一组,也就是说,将会有一个找不到队友的人被迫退出游戏。他必须抓紧时间,他可不希望自己会变成那个最倒霉的人。贴着口袋的腿感觉到了震动,他急匆匆掏出手机,果然,各个写手的编号,笔名,电话号码以及擅长的文风都被陈列好发送了过来。“等等,电话号码?也就是说?在没有找到想要合作的同伴的情况下,还可以……”五号喃喃自语着,手指飞快的翻阅着各人的资料。下一关是团队合作,找文风不同的可以加强剧情的突然性,但同时连贯性与争议也难免会产生,在有时间限制的条件下,只会为自己带来麻烦。但要是找文风相同的,文章便会失去灵活性,虽然也是能看,但也有可能会因此在质量上输给别人导致出局。五号想了想,决定采取保守方法,他叹了口气,分别把电话打给了与他文风类似的七号,以及与他文风差异较大的九号。所幸的是电话那边的两位听了他的意见后,都没有太多犹豫,欣然同意了。当然,他相信自己的资料也起到了一定的帮助。

五号,七号和九号在一间空旷的房间顺利的汇合,和上个房间差不多,除了桌椅,纸笔和几台笔记本电脑外,什么东西也没有。三人没有急于冲向电脑,而是分别拿起纸笔,凑在一起快速讨论起人设安排,情节起伏以及内容结构的问题。

“我们这样做算不算也是在变相杀人?”九号是个个子非常娇小的小姑娘,十八九岁的样子,她不停敲击着键盘,冷不防的冒出的一句疑问,声音有些哽咽,惹的另外两个敲击键盘的声音顿时停滞了几秒。“当我没说吧,我们抓紧时间完成……然后回家。”

“我觉得结尾可以加一个转折,七号,你是负责结尾的,时间来得及吗?试着在正常结局下添加一个逆转,在温馨的情节下增加点悬念,然后发我们看看,哪个更好。”五号的声音非常冷静,似乎根本没太在意九号刚才说的话。

“可以,给我十五分钟。”七号并没有转头去看五号,她的鼻翼上蒙上了一层薄薄的汗“五号,你写完了可以先和九号互相检查一下文的连贯性。她的文风与我们不同,需要仔细衔接和修改。”

发送按钮按下的时候,三个人都不由自主的挺了挺腰身,转头看了看彼此,十分钟后,他们不约而同的掏出了手机。刚才打字的时候,口袋里的手机已经伴随着枪声震动了好几下了,可见,这一局,又淘汰了几位无辜的写手。

“八号选手,在其他玩家组团结束后并没有找到合作玩家,无法继续游戏,强制退出。十七号、十三号、十一号组合,情节不连贯,出现Bug,未能顺利通过。游戏继续,剩余十二人。请各位留在原地,在不使用电脑的情况下,以「绝望」为主题,于二小时内,用各自桌上的纸笔共写一则8000字以上文章,要求不得有错别字,文笔流畅,情节连贯在理,风格不限,书写完请将各自成品从左往右排开,等候审阅。”

“我写不下去了!我想回家……我不想杀人了……我不想杀人了!!”九号低着头,虽然一直没有大喊大叫,但她的声音已经明显的哑掉了,她扔下了笔,哇的一声哭了出来。“我受不了了!为什么会弄成这样啊!我不过是课余时间写点文释放一下压力,为什么会变成不写就活不下去啊!”

“哭够了没有?”五号的语气非常的冰冷,没有责怪的感觉,却又不带任何感情。他抬起头,只见墙角的镜头慢慢移向了九号的脑袋。死亡恐惧瞬间涌遍全身,他感觉胃部一阵痉挛,迅速冲到了九号身前,用背部挡住了摄像头。“听着,我知道你还是个孩子,承受这些不容易,但现在不是你软弱的时候,你的一个情绪,害了自己不说,还会连累到我和七号。既然不想死就用不想死的态度去面对,哭是最没用的行为。”

“对……对不起……哥哥,我真的很害怕……我,我不想结束……我一定好好写……奶奶还等着我呢。”九号抽抽搭搭的回答着,随后用手抹干了眼泪。

“乖,出去之后哥哥请你吃冰淇淋好不好?”五号蹲下身子,见九号吸着鼻子止住了哭泣,抬手摸了摸她的小脑袋,对于十几岁的孩子,这样的事情确实太不容易接受了,她做的已经非常出色了。“别怕,我们一起来讨论讨论。”

笔尖摩擦纸张的声音回荡在空旷的房间,摄像头在他们头顶扫过,将一切尽收眼底。

“二号,十六号,二十号选手成稿出现错字,未能顺利通过。十二号,十八号,十九号选手,墨水沾污纸张,且文风前后突兀导致无法顺畅阅读,未能顺利通过。游戏继续,剩余六人。下面,请各位于选手于一小时内,以电子档格式,各写短文一篇,发送至指定邮箱。字数题材不限。完成后请离开房间,于二楼客厅集合,厅内备有适量零食与水果可供食用。评审者将会把各位从第一轮起的参赛作品匿名上传网络,六小时后,网友评论与点赞总合最多的两位晋级获胜。本次游戏为最终赛,无需动笔,请大家稍作休息,等待游戏结束。”九号阅读着手机上的文字,冷汗瞬间浸湿了背部。综合实力评判吗?她的文笔较其他人来说相对生涩,虽说努力的在学习,提高阅读量,但毕竟阅历和思维仍旧比不过比自己年长一些的社会人。她的手指忍不住的颤抖起来,打字的速度也难免的慢了下来。往身边瞥了一眼,一边的五号好像也是有点紧张的样子,写完后愣是没有点击发送,死死地拽着鼠标不放,等她已经检查完发送了,才见五号深呼吸了一口,重重点下了发送按钮,因为力气太大,一个不小心,把鼠标摔在了地上,再狼狈的蹲下捡起来,忙乱的塞在了自己口袋里。看看和自己同为女生的七号,她们倒是都比他冷静多了。

等待的时间总是漫长的,大家坐成了一排,没有人去碰桌子上的食物。在死亡面前一切都变得非常渺小,所有人都希望自己能够成为幸运的那个人,可幸运并不会眷顾每一个人。手机传递的震动声同时夹带着死亡的讯号,九号觉得眼睛里蒙着一层湿气,仿佛快要失去拿出手机的勇气。

“七号,五号,成绩相同,顺利通过,游戏结束。感谢各位写手的参与。”九号握着手机的手有些颤抖,果然没有通过啊……她的手机掉落在地上,双腿一软,颓然跪坐在了地上。人在面临死亡的时候,为了逃避那无法抑制的恐惧,会下意识的将脑海变为一片空白。直到五号倒下的时候,九号才回过了神。七号急匆匆跑过去,将他扶了起来,用手死死捂住了他腹部正在不断流血的伤口。一边的四号随着墙角的一声枪响倒在了地上,他的眼睛睁的圆圆的,手上还牢牢的握着刚才在桌上一把抓起的水果刀。五号咳嗽了几声,张了张嘴,对着凑过来的七号说了点什么,又从口袋里掏出一样东西,塞到了她手里。七号的眼泪瞬间从眼眶溢出,朝着怀里的人点了点头。过了一会儿,五号手腕上,那个一直在跳动的蓝色数字消失了。

“五号死亡,最终胜利者为七号,九号。由于监督者失职,导致写手意外身亡,特予其余选手参与至下一批玩家的写手游戏中,请各位珍惜机会,争取在下次游戏中获胜。”

七号踉跄了几下身子,招呼九号一起把五号抬了起来,她转头朝着身后的九号笑了笑,脸上沾着的鲜血让那张本就没什么血色的笑脸显得更加惨淡。“走吧,我替这哥哥请你吃冰淇淋。”

阳光洒在路上,七号开着车,后坐上的九号一脸泪水,慢慢拆掉了五号手上的手环。

“你还要装到什么时候?”七号叹了口气,抬头望着后视镜中的五号。“也真有你的,想出这一招。忍一下,医院马上就到。”

镜子中,脸色惨白的五号微微睁开了眼,朝着她们轻轻勾了勾嘴角。他的胳膊轻轻动了一下,一只无线鼠标从他的腋下落了下来……

“就这么放他们三个走了?别说你们看不出来五号还活着。”

“当然,他们都没发现,不知不觉的,其实自己早已对这个游戏乐在其中了。等着吧,有趣的还在后面。”

“差不多行了,弄些人来准备下一局吧。”

废楼中,伪装成剩余玩家的游戏执行者们看着远去的那几个人,淡淡的交谈着。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