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6摄氏度

作者:@哪吒的空气刘海手机算是震个没完了。“谁?”我实在是憋不出来多余的话了,哼哧了半天终于勉勉强强起了半个身子,只觉脑袋里面像装了铅球一样摇摇摆摆。“号子,晚上排舞去不去?”大飞子炮声般响亮的声音穿透手机播放孔炸在我的耳边。“阿西巴,不去...

作者:@哪吒的空气刘海

手机算是震个没完了。

“谁?”我实在是憋不出来多余的话了,哼哧了半天终于勉勉强强起了半个身子,只觉脑袋里面像装了铅球一样摇摇摆摆。

“号子,晚上排舞去不去?”大飞子炮声般响亮的声音穿透手机播放孔炸在我的耳边。

“阿西巴,不去,爷爷头疼。”我舔了舔发烫的嘴唇。

“诶,这可是挺重要的...”我按断电话,什么玩意儿,重要?再怎么也没有命重要吧,我把手机甩到一边,用力的躺了下去。

嘴唇实在是干的难受,我艰难的咽了口唾沫,喉咙像卡了鱼刺一样阵痛。我闭上眼睛,试图闭合上下嘴唇,磨砂般的质感竟让我难以入眠,我睁开眼望望下铺的空水杯,绝望的发出一声叹息。下个床都是极限了,再裹吧裹吧跑去外面烧壶水喝,我还真怕我命遗留在烧水壶旁。

终于,春饼打来了电话。

“大号,我听飞子说你晚上不来排舞了?”

“我说春饼,你能不能别每次都叫我大号,你哪怕在后面加个子也行啊。”

“你叫号,又是家里排行老大,叫大号不对么?”

沉默了两秒,我竟无言以对。

“我头疼,在宿舍睡觉不想去。”

“嘟......”她竟然把电话给挂了!

果然,十分钟不到,宿舍门就被一脚踹开。

门碎了,我也有水喝了。还有一大堆水果零食和感冒发烧止痛药。

我看着春饼紧皱着眉头忙里忙外,拎着笨重的水壶,水花溅出来烫红她的手臂疼的她嗷嗷叫,我竟然哈哈笑出了声。

“还笑,活该你发烧,烧到38.5,烧疯你。”春饼把壶扔到地上,嘴里念念有词的骂我。

我一时之间竟然有了恍惚,多么可爱的女孩春饼啊,我怎么之前没觉得到她这么好,平时一起吃喝玩乐的时候,也没注意到她是如此的娇小迷人。如果,如果春饼一直对我这么体贴就好了。

“喂,春饼,你为啥对我这么好?”

“因为是朋友呗。”春饼抬头望向我,可爱的娃娃脸上两只眼睛像葡萄一样水灵,像星星一样闪着光芒,我觉得脸颊似乎有些微烫。

“那春饼,你以后也会向今天一样对我好么?”

“呸呸呸,今天是你生病了。不过,我平时对你不好么?”

“不不不,我只是问一下...”

“你放心吧,在我没有找到男朋友之前,我还是你的好基友。”春饼绽放了一个宇宙超级无敌甜死人的笑容。

我开始惶恐了,被子也好像越来越闷,我也感觉越来越热,春饼把烧开的水倒进水杯晾的半温再递给我,我嘬了一小口,心里却急得慌,急什么,我也不知道。

迷迷糊糊的要睡着了,额头上的毛巾也换了几换,耳边传来春饼的质疑声“怎么还是三十八度五?奇了怪了,摸着好像没有那么烫了。”

春饼,春饼,春饼。

“喂喂喂,春饼你大爷啊!”有人在拍打我的脸。

我奋力的睁开眼睛,脑袋嗡得一声响。

是大飞子。

“干毛啊?”

“干你啊,嘴里一直春饼春饼的,你丫喜欢上人家春饼了。”大飞子呲着龅牙嚼着花生米。“不过春饼真是好姑娘,还来照顾你,刚才还交代了我半天,你小子...”

对,是春饼一直在照顾我,她对我那么好,没错,可是,她说了,在她找到男朋友之前才对我这么好。那如果她找到男朋友了,我该怎么办?不行,我不能让春饼被人抢走。

“来来来,量体温了号子,春饼交代好的。”我乖乖把体温计掖进胳肢窝。

“咿呀,怎么,怎么还升温了?春饼说三十八度五,怎么又变成三十八度六了?你这不行啊号子,走走走起来赶紧去医院。”

“不,不去。”我的脑袋嗡嗡作响。

我闭上眼睛,满脑子都是春饼额头上的汗滑过脸颊的画面,那微粉的苹果肌,丰润的樱桃小口,笑容里的梨涡。

这个时候,手机响了。是春饼。

大号,你好些了么?量温度了么?

38.6度。

怎么又升温了?去医院吧!让大飞陪你!

春饼,你喜欢我么?

嗯,喜欢。她竟然秒回了我!

做我女朋友吧?

好。

我舒了一口气,春饼终于只对我一个人好了。

第二天,我的烧退的就像没发过一样。

我开始肆无忌惮的接受春饼对我的好。

在一起的第六天春饼打来电话的时候我正在打撸啊撸,她哼哼唧唧的询问我,为什么舞团里的张一琪提到我脸红的像猴屁股一样,我管是苹果还是屁股,电话拉扯的同时游戏里对方一个大招把我给待复活了,我狠狠的挂了她的电话。不到五分钟,春饼冲进宿舍,大声的指责我,她哭的惨的不行,痛骂我是如何不体谅她如何被小贱人惦记还挂她电话。

大飞子无奈的耸耸肩之后,幸灾乐祸的摔门逃之夭夭。我看着春饼横飞在空中的口水,听着像交响乐一般抑扬顿挫的高调,似乎觉得哪里不对劲但是又说不出来,我想我是喜欢春饼的,至少我还能忍受她的脾气。

可是吃饭的时候我又觉得不对劲了,春饼她吃饭喜欢咂咂嘴,我从小的家教甚严,小时候只要吃饭发出大的声响,爸爸的竹筷子就要敲头了。可是此时对面的春饼她嘟着油亮亮的小嘴嘬出最满意的咀嚼声,还不时的晃动着脚丫子敲打着我的小腿。我的厌恶之情像一条刚满月的毛毛虫慢慢的爬上心尖,我试图阻止春饼的咀嚼声,试图拒绝接受像鼓点一样如意的哼哼,终于在我没有爆发之前,春饼一声洪亮的饱嗝结束了这一切,然后用手背擦拭了嘴边的油渍。我想我还是对春饼有感觉的,至少我没有爆发。

舞团里都知道了我和春饼在一起了之后,聚会喝酒玩游戏的时候总会特意挑逗一下我们,然而只要我和其他女生对视超过2秒,春饼要么像踩了排泄物一样臭着个脸装作不认识我,要么像个神经病一样对我冷嘲热讽,她无时无刻不在挑战我作为爷们儿的尊严。

她一边在我面前说人家男友送什么花送什么体贴多么的浪漫,一边安慰我没关系,还亏我这种男人还能入了她的眼。她一边偷偷摸摸的申请个小号试探我,一边装作光明正大不小心发现了我的私情开始和我撕逼争吵,我还忍住不能戳破她的谎言,毕竟我也是个纯爷们儿,我想我还是喜欢春饼的,毕竟她确实是为我好。

可是真正不对劲的时候来了。

那天春饼凑上来,她的唇凉凉软软的,舌尖还没完全探出来,我就已经接受不了,我觉得我浑身上下每个毛细孔都在抗议,胃里竟然也有了反应,恶心的滋味强烈上头。我是真的吐了,我永远也忘不了春饼耻辱记恨的红眼,她狠狠扇了我一巴掌。

我回到宿舍,一头栽倒在床上,我想我必须要把事情弄明白,我跟春饼到底是怎么了。可是我想的头疼欲裂也没辙,我是真的想不通,我是喜欢春饼的呀,那粉色的苹果肌,闪烁的眼眸,水润的嘴巴,天啊,我又回想到了生涩凉黏的吻,一阵难受。

“号子,你跟春饼最近怎么了?”

“......”

“算了我不问了,诶,我最近看到一句话,不知道是真是假,挺有意思的。听说啊,凡是男女接触中,如果一人体温保持在摄氏38.6度,那么一见钟情的概率就能提升至八成。”

我的脑袋瞬间被轰炸了。

38.6摄氏度,对,我记得,那天飞子给我量温度,不差一分一毫,整整38.6,当时我满脑子都是春饼。

我知道了!我知道我和春饼的问题出在哪里了!我像一名侦探一样回忆精光乍现,我正义的拿起电话,约春饼在学校的西水湖旁见。

晚上七点半,准时准点,我浑身能量满满的站在湖旁等着春饼,我兴奋,我像是憋了一个大秘密要告诉我最信任的朋友。

远远的,我看到一袭长裙的春饼,她还烫了头发,略精致的面容,双眼含着秋水般望着我,我来不及,冲上去一把抓住春饼的肩膀告诉她,春饼,我知道怎么回事了。春饼脸上的疑惑一闪而过,她笑靥如花的看着我,温柔的点点头示意我说下去。

我长舒一口气,然后说,春饼,我错了,我那天发烧正是38.6摄氏度,大飞子说那正是一见钟情的温度,你当时来照顾我我发烧了也是发春了,以为自己喜欢上了你。对不起春饼,我是真的觉得难过,我觉得失去一个朋友比失去一个恋人更加痛苦,对不起只当开始是我的一时冲动,对不起春饼,我们分手好不好。

我以为春饼还是只如初见的春饼,我相信她会理解我的。然而她咬破了下嘴唇,狠狠地剜了我一眼,就跳进了西水湖。悲剧的是,我不会游泳,我把嗓子都喊劈了,可是春饼被救起时再也没有睁开眼睛。

在梦里,我无数次的梦到春饼哭红的双眼,后悔如果当时我没有发烧没有冲动,我就不会失去这个朋友。我绝望的闭上眼睛,真的希望这一睡老天爷就别让我醒过来了,这么痛苦的折磨我一辈子,不如让我走的痛快。

“大号...大号...”是春饼的声音,我睁开眼,一张泡得发白的脸就贴在我的眼前。

“啊!不要...不要...春饼...”

“号子,号子,号子,你快醒醒!”是大飞子的声音。

“号子号子。”有人在拍打我的脸。

“春春春,春饼你大爷啊!”我奋力的睁开眼睛,脑袋嗡得一声响。是大飞子!

“大飞子,我又梦到春饼了,她还是不肯原谅我。”我满脸都是泪。

“原谅你?你做啥对不起她的事情了,人家前脚刚走,刚才还交代我要好好照顾你,给你量体温呢!”

“量?量体温?”

“是嘛,你丫烧糊涂了!”

“春饼没、没死么?”

“你丫狗嘴吐不出象牙!人家好好的来照顾你,你尽说混球话!”大飞子义愤填膺的唾沫星子喷我一脸。

我环顾四周,看到了下铺桌子上晾的水杯,事发之前的摆设。我拿起手机,事发之前的时间,还好还好,一切都是梦。

嗡嗡嗡...

春饼的短信:大号子,好些了么?记得吃药,实在不行让飞子陪你去医院,等你痊愈,好基友等你康复,一起三国杀杀杀。


—————我xi分割线————

啾咪~看这里!求眼熟!!

哪吒的第二篇文,希望各位看官会喜欢

手滑点赞的时候不要忘记关注我们的公众号嗷

里面有更精彩的世界等你来~

萌指戳↓↓↓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