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人观察日记 - 第三章

一觉醒来有种昨天发生的事都是梦一场,我看了看笔记才又相信了昨天的一切都是真的。魔女……恶斗……这些东西在我的脑中是半透明的影像,像隔着一片玻璃板,跟石海铃有接触之后那层玻璃板会渐渐消失吧。果真被杜井说中了,我夜路走多了碰到的不是鬼而是魔女。...

一觉醒来有种昨天发生的事都是梦一场,我看了看笔记才又相信了昨天的一切都是真的。

魔女……恶斗……

这些东西在我的脑中是半透明的影像,像隔着一片玻璃板,跟石海铃有接触之后那层玻璃板会渐渐消失吧。

果真被杜井说中了,我夜路走多了碰到的不是鬼而是魔女。踏入一般人所不知道的世界,我并没有想像中兴奋,想到以后会遭遇很多危及生命的事情就让我头皮发麻,我想我需要时间调适。

「今天你怎么特别早进教室?」我一脸疲惫地瘫在座位上,脸贴着桌子,杜井走到我旁边惊讶地看着我。

我懒得开口,只是睁着眼和他对视,几十秒过去,他再度开口:「今天不做笔记了?」

我摇摇头,坐直了身体回答:「今天算了。」

「真难得。」他感觉到我跟平时不同,「你昨天熬夜吗?」

「嗯,稍微。」昨天晚上回家之后就躺在床上想魔女和恶斗的那些事,不知不觉就两点了。

「居然有人考完试才开始熬夜,你也太奇葩了。」他哼笑了几声。

自己多年的兴趣终於有成果却说不出口,真是憋得难受,老天爷都不给我平反的机会。

「你心不在焉的,发生什么事了?你不是考不好就心情沮丧的人吧。」杜井拍拍我的肩以示关心。

「没什么,精神不济而已。」

「是吗,所以你早上才没有当石海铃的护花使者迎接她上学。」

「我从来没有那样做。」我瞥了他一眼表示我的不屑。

「开个玩笑,你明明知道我的意思。」

「不想记录了,找下一个目标吧。」

「这么快?」

「嗯。」

石海铃的事我已经知道得差不多了,她的高贵气质和成熟谈吐全部都是因为比我们年龄要大,虽然不知道大多少,既然没有了接触就没必要再观察,没了神秘感自然就没观察的动力。

接下来我几乎睡掉了一个上午的课,不是被中午的钟声吵醒而是饿醒的。模模糊糊起了身跟杜井一起准备到热食部去买午餐,然后听到背后的小跑步声。

「千里!」

「川玉好久不见。」杜井向跑过来的田川玉打招呼。

「对啊,上学没遇见,在学校你和千里都不会到隔壁班找我,放学还要留在学校练棒球,很久没一起走回家了。」

「你还不是一样,放学要弄美术社的作品。」我说。

「那就是你的不对了,应该找个社团玩玩啊。」田川玉伸出手指戳我的脸颊,我撇过头嘀咕了几句,显露出对社团的嫌恶,我不想把自己搞得那么累,放学就是休息的时间我才不要待在学校呢。

我们边聊边走到热食部,到半途我发现田川玉没跟上我们走路的速度,停下脚步转头查看,这一看不得了,她的动作把我给吓了一跳。

「你……」我惊恐得说不完整的句子,她拿美工刀朝我背后砍,要不是我转身我现在就不会好好地站在这里了。

「怎么了?」杜井也回过头查看情况。

田川玉缓缓地收起美工刀低头不语几秒钟,然后挠挠头说:「对不起,我原本要割掉衣服上的线头可是失手了,太大力割差点就伤到你了,对不起啦千里。」她双手合十向我认真道歉。

「很吓人你知道吗!」这个傻妞!我的心脏差点就停了,她常常做出一些让人意想不到的事情,但是差点杀了我这是第一次,我惊魂未定,还想着要是没躲掉会变成什么样子。

「川玉,不要在人多的地方拿美工刀出来,太危险了。」她被杜井说了几句。

「哈哈哈,对不起,我请你吃饭。」她干笑了几声对我说。

既然要请客我也就不好意思计较了,我们找了位子坐在热食部座位上聊天吃饭,等到敲了午休的钟我们便匆匆把垃圾做分类,准备回教室。

我在做分类的时候听到有人在背后说话的声音,「前面的把头低下来。」语速又快又急,我没思考就照着做出相同动作,过了一些反应时间后突然觉得自己好蠢说不定不是在跟我说话……为什么要照着做啊,超奇怪的。

「这是谁扔的筷子?」

「好尖的筷子,随便扔在地上好危险。」

听到有人在讨论筷子的事,我好奇地瞥了一眼,有两三个人拿着掉在地上的筷子把它扔到垃圾桶去,这让我联想到刚刚我低下头的时候好像听到有东西划过空气的声音。

不会就是那根筷子吧,怎么一直遇到衰事……

「你被盯上了。」后面的声音再次响起,听到那声音两次我也已经知道这声音是谁发出来的了。

「刚才的筷子是朝着我来的?」我侧了身看着石海铃冷面站着,在学校面对面说话还是第一次,她点头道:「刚好看到,不然你的脑袋就要开花了。」

「是谁?为什么要针对我?」

「我看到是跟在你旁边的女生丢的,她扔了筷子就跑了。」

跟在我旁边的女生……只有田川玉一个。

「不可能,她不可能会攻击我。」

「恶斗附身。」她断定。

「什……你怎么知道?」

「等下再说。」她随便扔下一句话就快步离开,我被搞得一头雾水,本想追上去可是被人叫住。

「千里你怎么扔个垃圾这么慢啊,川玉都上完厕所回来了。」杜井走过来拍了一下我的肩。

我的身体震了一下,除了因为被杜井突然从后面拍肩之外,看到田川玉是我现在战战兢兢的原因。

恶斗会附身人类……?难道除了吃灵魂以外还能控制人类吗?这能力也太夸张了。

话说既然石海铃说跟恶斗有关,表示田川玉也是变异的人类,现在该怎么办……

「时间差不多了,我们回教室吧。」田川玉露出平时的笑容,在这个情况下令人格外害怕,她的外表说话的语气都和以前一样,身体里却装着不同的人。

我一边走一边想应对的方法,这时候我发现石海铃就站在墙边很明显在等人的样子。

「不好意思我想到我还有些事,先去教务处一下,你们先走吧。」我随便掰了一个藉口。

本来我以为田川玉一定会用尽办法跟我一起留下来,结果很幸运地她很干脆地走了,没有挽留我或硬要跟着的意思。见他们走远我转身找石海铃,她双手交叉在胸前义正词严地告诉我要找个隐密的地方说话。

「储藏室里面?」我皱起眉头,不认为是个好主意,学校的热食部旁边有个储藏室,午休时间不会有人用,可是这个储藏室堆满了杂物,只能勉勉强强塞下两个身体贴在一起的人,不是个理想的谈话场所。

「我不知道哪里还有可以秘密谈话的地方。」她说。

学校几乎每个角落都装有监视器,为了抓偷抽菸或是翘课的学生,就算真的有没装监视器的角落早就被学校的不良分子占据了。

「去逃生门吧。」我勉为其难地带她去我和杜井的秘密基地,我很不想带其他人进去的,感觉好像把一块好吃的派分给陌生人的心痛感。

「原来这个地方可以进去。」她带着赞扬的语气。

「很多人都不知道其实可以打开,不过我告诉你千万不要告诉任何人,我没带你来的时候也不要自己进去。」

「为什么?」

「这里本来就被我当作个人秘密基地,我享受个人空间的时候过来,会告诉你只是因为情况逼不得已。」我话说重了,我自己也很意外我居然敢这样对她说话。没告诉她其实我也考虑到杜井,要是杜井知道我随便带一个女生近来我们哥们的秘密基地一定很傻眼。

「你的口气让我很不爽,不过算了不跟你计较,我不会说也不会单独进来。」

我们坐在阶梯上继续刚刚的话题,「为什么要寄生在田川玉身上然后攻击我?」

「严格来说不算寄生,目前只是附身而已,他还不打算吃掉那女孩。说为什么……当然是为了干掉你啊,昨天晚上原本要寄生在你身上结果被我赶走了,怀恨在心吧。」

「昨天……原来你没干掉他啊!」

「救了你的命你就该感谢我了。」

「可是没道理啊,明明是你下的手,要恨也该恨你。」

「他知道他不是我的对手,柿子挑软的吃的道理。」

「那他直接再寄生我一次就好了,何必这么麻烦。」

「被恶斗寄生的人,要是逃过一劫二十四小时内都不会再被寄生。还有恶斗寄生或附身人有限时间,三个小时。」

「欸?」居然有这种事。

「别问我为什么事实就是这样,魔女也是,只是魔女的期限因人而异,我以前有三天的免疫期,但我现在跟人类一样只能保持一天。」

「她的说话方式跟以前一样。」

「面对各种状况恶斗可以读取被附身者的因应方式做出应对,听起来跟读取记忆很像,可是不是,恶斗不能主动读取被附身者的记忆,而是被动看状况发生然后采取被附身者的应答。」

「有点难懂,总之就是能做出和田川玉一样的应答方式。」感觉越来越棘手,恶斗根本不是人类可以应付的生物,「怎么会是她……」我有点焦急,她可是我为数不多的朋友。

「跟你亲近比较好下手,通常被恶斗附身除了本身是变异体质以外,魔力值应该也挺高的,不然会排斥恶斗这样异世界的东西侵入。」

「魔力值?我们是人类哪来的魔力值?」

「每个人都有,或多或少罢了,像是有人的八字深有人的不深,容不容易看到鬼的差别。」

这个比喻真是绝了,非常贴切写实。

「那怎么办?」

「放心,他不会这么快吃掉那女孩,他的目的是借刀杀人,而且还不知道自己已经被看穿了,我们可以利用这点把他杀掉,」石海铃说得胸有成竹的样子,我悬着的心慢慢缓和下来,「而且他很笨,恶斗在白天发挥不出多少实力,所以通常恶斗都是晚上出现。」

「你什么时候行动?」

「放学后吧,等大家都离开学校的时候。」

「放学后!?」我止不住惊讶的语气,音量比之前说话还大声,才刚刚放下心却又开始紧张起来。

「怎么?」

「这段时间我会一直受那家伙的攻击很恐怖欸……而且你说恶斗只能附身三个小时。」我的口吻变得比较柔和,态度放软希望能激起她的同情心,让她说出方案二之类的话。

「她跟你不同班,不要太紧张,自己上心点,这三个小时要是没成功他大概会换别的学生作为附身对象,如果他邀你去人少的地方通知我,我不能在人多的地方暴露自己的身分,虽然他没必要邀请你去人少的地方,只要把事情嫁祸给那女孩就好,不过还是事先跟你说一下,手机号码告诉我。」她的语速突然变快让我以为我听错了。

「你说什么?」我再次向她确认。

「手机号码。」

我顿了一下,她竟然跟我要手机号码!

「怎么了?干嘛这么惊讶?」

「没、没什么。」我们交换了号码,而我的脑中还是一团混乱,她不是普通人,是被全校称作校花的女生欸,我居然拿到她的电话,而且是她主动提的。

我就像个纯情小男生第一次碰到女生的手那样心跳加速,其实不能说「像」,而是根本就是,但是我兴奋的点建立在没来由的自傲心上,有莫名的优越感。

哈哈!我拿到你们都不敢开口要的女神的手机号码,这群渣渣!

「时间差不多了。」她看了时间已经过午休时间五分钟了。

「她跟你同班,你能不能找机会……」

「我尽量,这次不会这么容易了,就这样,你小心点。」她的语调依旧平淡,听不出声音起伏,从我们来到逃生间开始的对话都是我在紧张,她不知是太自信还是不在意人类的存灭,可幸的是她目前还站在我们这边。

过了胆战心惊的下午第一节课,我的警戒降低不少,就像石海铃说的,田川玉在三班,能下手的机会大大降低。令我惊讶的是恶斗居然选择上课而不是故意翘课找我麻烦。

「千里,陪我去保健室。」一只手重重搭在我的肩上,让原本在走廊发呆的我吓了一跳。

「田川玉……」我的声音在抖,表情也不对劲,不该这样,应该表现得自然一点,不然会被发现我已经看穿他的身分了。

「干嘛这个表情?」她疑惑的看着我,我暗自松了口气,没被发现。

「我被你吓到了,我刚刚在放空。」我僵硬地微微笑。

「陪我去保健室。」

「你受伤了?」

「你看。」她露出手臂上的一块黑青。

「只是块黑青而已,用得着去保健室吗?」说出这句话的我突然很想巴自己的头,刚刚我把他当作田川玉了,应答得很自然,就像平常聊天一样,恶斗真是太可怕了,表情、说话方式那无疑是货真价实的田川玉,我都开始怀疑恶斗会不会已经离开她的身体了。

「我想拿冰袋,冰敷一下。」

「这种天气冲冷水就够冷了。」

「你真的很顽固欸。」

「到底是谁顽固啊,根本不用去保健室吧。」

「呿!以后只能靠女人了,男人不中用,我叫杜井陪我。」

「欸欸欸!等等,我陪你去不就得了。」之前没想到,可是现在我不能让身边亲近的人单独跟田川玉在一起,很危险,午休的时候看到杜井安然无恙真是放心了,我跟他们告别的时候没想到杜井可能因为我遭到毒手。

不过保健室这个地方不算是人少的地方,他到底有什么目的?

我的手摸进了口袋找手机,犹豫着要不要通知石海铃……

「门关着。」我们来到保健室门口,一般来说保健室的门不会关除非放学,不过不排除保健室阿姨在吃午餐或午休的可能。

「可以进去吧?」田川玉紧张兮兮地看着我,然后小心翼翼地转动门把,「可以开欸。」她说。

「进来吧。」她开了一个小缝让自己钻进去,然后向我招手。

我来到门前想对她说她自己去要冰袋就好了,结果被无预警地拉进去,然后门被重重关上。

「好痛!你这是干什么啊?」我的手腕都出现红色痕迹了,可见抓的力道多强。

「少装蒜了,你早就知道我不是她了不是吗?」她堵住在门前,除了上锁之外,后背还紧贴着门,怕我逃出去。

这时我发现保健室里的空气很糟,我摀着鼻子可是烟还是一直呛进来,保健室阿姨倒在地上奄奄一息。

「你早就知道我发现了?」

「猜的,没想到真的是,我在走廊上叫你的时候我就在怀疑了,是那个魔女告诉你的吧。」

「你想做什么!」

「我不想吃你们的灵魂,不管是你、这个女的还是倒在地上那个,我只想慢慢杀死你们以泄心头之恨。」他用田川玉的身体说出恐怖的话,表情狰狞令人恐惧。

「我在这里弄了很多一氧化碳和二氧化碳,你们马上就会缺氧而死,你可别想逃,要是你想逃走我就立刻吃掉这个女的。」

卑鄙!利用田川玉的身体说了那么多话让她吸了很多一氧化碳,她肯定比我快昏迷,可能很快就会死掉,该怎么办,我现在也不能逃走。

「你想做什么,给我乖乖站着别动!」他敏锐地观察到我的脚挪动了一点点,立刻出声大吼。

「咳咳!」恶斗的心理都这么变态吗,居然想让人活活窒息而死。

我突然想到一个方法,虽然很蠢不过值得一试,时间不等人。

「喂!田川玉快醒来!你怎么可以让别人霸占你的身体,快醒过来!」我不计形象地大喊,期待能发生奇蹟,像漫画的主角可以用喊的唤醒被控制的队友。

「哈哈哈哈!」刺耳的笑声几乎贯穿耳膜,恶斗用田川玉的身体很好演绎了巫婆歇斯底里的笑声。

「白痴,你以为你是谁啊,蠢死了!」

我也觉得很丢脸,还好这个空间里只有一个昏迷不醒的人和一个非人。田川玉边笑边倚靠着门滑下来,几乎瘫坐在地上,开始不断咳嗽。

我的意识也渐渐模糊,如果再不快点……

叩叩!

保健室的门被敲响,田川玉原本嚣张狂气的笑容瞬间消失,突然变得狠戾警戒着门外的人,隔着门对对方喊到:「不好意思现在有公事在身,请等一下。」

他知道我不可能大声呼救,如果门外的人是变异体质他绝对会吃掉他,如果不是,我相信他也会利用田川玉还没有完全失去意识的身体杀掉那个学生。

要是等田川玉昏倒之后再逃出去呢?这样她不会被恶斗操控,我就可以逃出去了,这应该是个好主意。

我想到这个主意的当下他就看出我些微变化的表情,立刻反驳我的想法:「我劝你还是别耍小聪明,这女的昏倒之后我还是可以操控她的身体,像僵尸一样,在她心脏停止之前都是我的人偶。」

真的假的,他该不会在骗我吧……

「咳咳……」我感到强烈昏眩,双脚已经站不住了,说不定会在她昏倒之前先倒下。

「要恨就恨那个魔女吧!」接着又是一阵刺耳的笑声。

我趁着身体还能动做出最后的反击,把保健室架子上的食盐水泼向她。

「无聊。」田川玉就坐在原地不闪不躲,任食盐水泼得全身湿。

白痴!

我在心底大骂自己。据说盐有驱魔的效果,但是食盐水只是有盐这个字而已啊,把食盐水当驱魔粉那样撒出去,没经过大脑的反击行为毫无意义。

我陷入深深懊恼中,眼前的一切天旋地转,得了散光五百度一样,看到的东西都分成了好几份,撑不住了。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