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尸

(网图侵删)文@李白白1我惹上麻烦了。我叫侪飞本来是个与世无争的在赌场里端茶倒水的服务生,见惯了大老板们在这里一掷千金,有人瓢满钵满,有人血本无归,对这个世界原本没那么多期待,直到我遇到一个人。那是个流浪汉,那天他站在赌场的门口往里望了望,...

(网图侵删)

文@李白白

1我惹上麻烦了。我叫侪飞本来是个与世无争的在赌场里端茶倒水的服务生,见惯了大老板们在这里一掷千金,有人瓢满钵满,有人血本无归,对这个世界原本没那么多期待,直到我遇到一个人。那是个流浪汉,那天他站在赌场的门口往里望了望,然后对我说:哥们,能借我五块钱吗?黄昏的余晖下,我静静的看着他。滚。他挠了挠头说道:我们打个赌吧,你这五块钱我会变成五万然后还给你。面对这么弱智的骗局,当然,我信了。可能怪我妈生我的时候没有给我一个好脑瓜,却给了我一颗贪婪的心吧,从小到大任何可能致富的方法我都试过。然而,我现在却在这里看门。我看到他拿着这五块钱乐颠颠跑远的背影,一起消失的还有地平线上的夕阳。我感觉我真是傻逼。半个月后,当我都快忘了这事的时候,又是一天黄昏,他拎个兜子,伴随着余晖又站在了我的面前。呦,五万。我觉得我出现幻觉了。随后我打了自己一巴掌。他打开兜子,里面是红彤彤的钞票。我又打了自己一巴掌。但这回,不能当傻子了。我想出了一个当时自我感觉无敌的办法。呐,我这五万再借给你,你可不可以...我指了指身后的赌场两眼放光的看着他说给我变成五百万!?这人挠挠头说成。后来他告诉我这钱是买六合彩赢来的,他还说赚钱这种小事在他看来都差不多,他喜欢帮着看着顺眼的人赚钱。那报酬呢,我问他。以后你会知道的哟,他意味深长的看了我一眼。生命中每件赠予你的东西都事先标号了价格,这话现在看来无比正确,尤其是当撒旦向你伸出双手的时候。我向赌场请了假,给他购置了一套西装,然后第二天他便变成了一个商务人士出现在了赌场地下的第一层。当天他赢没了那一层散客的所有筹码赚了三百万。当天晚上我就给目标定到五千万,他耸耸肩,表示无所谓。第三天,他出现的在赌场门口直接被请到了第二层,而且接受了严格的检查才上庄,但结果同样赢没了所有游客的筹码,有不少赌客因输多太激动直接动粗被请走的,他面无表情的走出来对我说:五千万。我笑的合不拢嘴,却还是伸出手来张开五指。五亿。随后的那一天,聚集在第三层的那层这个城市的大佬的钱也堆在了我的家中。躺在钱上睡觉的时候,做梦都他妈在笑。然而笑的太猛总会有笑哭的时候。在我醒来的清晨,一把漆黑的枪抵在了我的额头,我惊恐想向他呼救,却发现他早就溜了,随之消失的是满屋子的钞票。我再一次认识到我是个智障这一事实,因为从始至终,他所用的名字,赢下来财务转收的那个账户,都是一个叫侪飞的人。都是那个倒霉的我。从头到尾,我根本不知道,他是谁..黑帮限我今晚黄昏结束之前把钱带到赌场门口,否者面对我的只有往生这条路。在我万念俱灰之时,突然瞄到桌子上有他留下的一张便签。朋友抱歉,我也是身不由己,但作为补偿如果你遇到生命危险可以拨打这个号码.......我打了过去,里面传来了一个女子甜美的声音:你好,这里是买尸屋,请问有什么可以帮助你的么?2
买尸...我嘴里念叨着这两个字,感到天无绝人之路。按着电话里的指示,我来到了一个昏暗的地下酒吧,破烂不堪的招牌让我怀疑这是个秘密倒卖人口的地方..随即我摇头自嘲到,貌似现在我被卖走还是个好选择,毕竟留在这里也不过死路一条。我推开门,看到吧台里站着一个女子,在那里擦拭着酒杯。你好,请问,买.....她竖起食指放到唇边,招招手示意我过来。我走到她近前,她又示意在近点,我低头把耳朵贴了过去。半晌,没有声音,正在我疑惑之时,我感到脖子上一凉,我一惊发觉那女子在我脖子上注射了一针药物,我睁大了眼睛,双手乱抓,随后变得瘫软无力,昏死过去。睁眼,发觉我坐在一个密室的椅子上,没有绳索也没有镣铐,那女人就站在我面前,好似在等我醒来。万分抱歉,为保险起见,我们买尸屋都是用这种方式带人进出的,所以,客人你有什么需求么?我长舒一口气,紧忙向她说道:我想...伪造出一具我的尸体,碰上了....一些事,你们这可以弄出和我一模一样的尸体吗?!她笑了,带着些许的轻蔑,眼神中也带着一丝讥讽。没问题,先生。我听后大喜过望,随后又有些踌躇。可是....我...我现在没有那么多钱...她摇头不,我们这里不收钱的,但是需要一样东西,对你而言还蛮重要的。需要什么....你先填一下这个表格,要详细,那个我们需要的东西一会你就知道了。我接过表格,上面列着姓名电话工作,身高体征住址等等的常规项,后面还有生平经历,人际关系等繁杂细致的问题。都,都要写吗?那女人面无表情的看着我说道:当然,我相信先生你一定有比现在这个表更麻烦的事情在困扰着你。我想到早晨,心中不由得一寒。半个小时过去,我把那张写的满满当当的表格交到那女人手里,她扫了一眼,点了点头,随后示意我跟着,我跟她走进了旁边的那扇铁门当中。门内的房间大可怕,只有一张手术台和些许医疗设备,再有就是靠在墙边巨大的抽屉式冰柜。她看着表格勾画了几项,然后拉出冰柜中的一个抽屉,回头示意我过来看。我走到近前,惊觉里面躺着一具尸体,身材体貌特征与我相似,只不过这具尸体没有脸。
怎么样?满意么?我沉默,不知该说些什么。您该明白我们要什么了,想要造尸造的真,就需要您的详细信息,毕竟看来您不是很想继续您自己的身份了呢。最后,您的命还得需要您自己的脸。我疯狂的摇头,想要中止这从一开始就很荒唐的想法。真的不需要了么,那也好,快到晚上了我也要下班了呢。听到晚上这两个字我感觉胸口一紧,像有人照着我心脏捏了一把。我捂着胸口大口喘着粗气,想起早晨那柄顶着我脑门的黑漆漆的枪。我看着她,发现她一直盯着我,一言不发,我也从她脸上读不到任何表情。我一咬牙,颤抖的说道:我.....做!3
后来的记忆有点模糊,我只记得那个房间里昏暗的手术灯,和脸皮被刮下来那种奇妙的感觉。就如抛弃了自我一般。她说后面的事情我不用管,说他们会负责把尸体送到我家,并伪装成服药自杀的样子,他们还会给我准备好一张新的脸,方便我开始新的生活。我听后痛哭流涕,世上还是好人多。手术结束后,我照着镜子,看着那里面陌生的脸庞。距离黄昏结束还有点时间,我突然想回家看一眼。我回到我家对面的楼,那里是个商场,我借口试一下望远镜,从店主那里借来用。这里是五楼,正好可以透过窗户看到我家客厅。我透过望远镜看到,我的尸体静静的躺在地板上,手边还有一个倒着的被子,地上仍满了安眠药的空盒子。我看到一帮人开枪打坏门锁,破门而入。我收起了望远镜,还给了店家老板。然而我并不知道,在我转身离开的时候,我的卧室里齐齐码着五亿元钞票。一年后,因为我是没有身份的黑户,我只能偷鸡摸狗的活在这个城市的边缘。直到有一天,我看到百货大厦播放广告的大屏幕。你好,我叫侪飞,视频中被采访的“我”挠了挠头。请问您是如何在一年的时间内成为这个城市的首富的呢?屏幕中的“我”说:赚钱这种小事在我看来都差不多,我喜欢帮助看着顺眼的人赚钱。不过,代价不会小的哦。如晴天霹雳般,我呆愣在原地。4
我又来到了那个昏暗的酒吧,那女子依旧站在吧台的后面静静的擦拭着酒杯,看到我来,她冷冷的笑道:先生,这回来,买什么?我坐在沙发上,看着她。一个身份,一张脸。她又笑了,这回笑的更像献媚一般。那您得找到个买尸的人呀。我会的。
赌场门口,我看着那个新来的服务生。哥们,借我五块钱,成么?滚。打个赌吧,我会把它变成五万,还给你。

------------------------------------------------------------------------------------------------------------------------

喜欢的话,关注我们呀。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