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影

桃花。春风。少年。少女。少年鼓足了勇气,仿佛是面对着人生最大的挑战一般:“那个……”“嗯?”“我……”少年终于,终于把他一直以来的心声传递了出去:“我喜欢你!”少女看着他,眼睛中的温柔似乎可以让时间静止:“那个……”“你真的……是一个好人。...

桃花。春风。少年。少女。

少年鼓足了勇气,仿佛是面对着人生最大的挑战一般:

“那个……”

“嗯?”

“我……”少年终于,终于把他一直以来的心声传递了出去:“我喜欢你!”

少女看着他,眼睛中的温柔似乎可以让时间静止:

“那个……”

“你真的……是一个好人。”

完。

————————————————————————————————————

“完个头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一拳差点没打进眼前的这家伙的鼻子上,“都怪你……全都怪你啊!我这几个月来送了多少东西,买了多少礼物,写了多少封信啊!结果今天功亏一篑啊!你还在这里笑——”

“啊呀呀。”我眼前的女生灵活的闪开了我的所有拳头,“先不说你那拙劣的追女孩的手段,我都说了吧?你是没有希望的。我不也告诉过你不要告白吗。不仅仅是因为对方可是班上首屈一指的班花的缘故,你从被我附身的那一天开始,你就已经这辈子都没有‘恋爱’这种事情可能的希望了——我可是吞噬‘恋情’的怪物哦。我见过的情侣全分手,我经过的恋爱全崩溃,我身边的爱情全消灭——我附在你身上的第一天我就已经说明了吧?明明知道我就在你身上,你还好死不死的去告白,我也是没有办法啊。”

“你——”我紧接着又一套王八拳想要打断这个嚣张的家伙的鼻子,但是她躲来躲去的,一会左晃,一会右晃,一会又躲进我的影子里:“你这个混蛋!幽灵!恶鬼!怪物!不要再附在我的身上了!你快滚啊!”

“哎呀。半年前的你可不是这样的啊。”她摆出了一个非常羞耻的姿势出来:“半年前的阿光同学你可不是这样的,当我第一次在你面前露面的时候,那时的你可是带着这样的pose说着‘我终于也拥有自己的背后灵了’这样中二无比的劲爆发言哦。怎么样,需不需要我再来学一遍?‘我终于也拥有自己的背后灵了——’”

“——你给我闭嘴!”我已经气急败坏了。因为这家伙说的没错,半年前她第一次现身的时候我的确是这样说的——但是人是会成长的好么!就算一时中二病也不会一辈子中二病啊!“我已经受够了!我现在不想要什么背后灵了啊!麻烦你消失啊!”

“那·可·不·行。”她一字一顿的说道,“我可是幽灵,恶鬼,怪物啊——要是怪物这种东西随随便便的就说离开就离开,那以后就再也不会有人相信什么可怕的恶鬼了呢——我说要附身就一定要附身。反正我要的也不是什么精气啊,灵魂什么的——”她露出了一个非常暧昧的笑容:“我吞噬的也只有‘恋爱’而已吗。像你这样的单·身·狗,我是不会对你造成任何妨碍的哦。”

“你这混蛋——”这种时候你还要戳我痛处,你这家伙根本就是性格最恶劣的恶鬼啊!我刚想抓住这家伙的领子,她就猛地又一次的钻进了我的影子里。我抓着地上的泥土,疯狂的捶打着大地,结果却仍旧毫无反应。

上课铃响了。我,简寺高中一年一班的普通高中生,我的初恋尚未开始,就这样结束了。

——————————————————————————————————————

小影是从半年前附在我身上的。

我至今也不知道这家伙到底是什么——幽灵?恶鬼?怪物?但总而言之,肯定是非人类的怪异中的一种就是了——半年前的我年轻气盛,中二满满,满脑子想的全是扭曲吧世界炸裂吧现实,现充什么的根本就是缺乏想象力的俗人——这种时刻,小影出现了。我现在都已经记不起来她究竟是什么时候出现的,怎样出现在我的眼前的,究竟是因为什么附在我身上的——但是她确实就这样的出现了。

那时的我简直就是一个傻逼一样:“你就是我的背后灵吧……说吧,你是来给我什么任务的?”

穿着我们学校校服的诡异女生也非常简单的露出了一个看傻逼的眼神:“你是傻的吧?”

然后我就和她打了一架……不过事实上我根本就没有碰到过她。从半年前到现在,我就从来都没有碰到过这个家伙一次——每一次不是她灵巧的跑来跑去最后就是一个俯冲躲回我的影子里。没错,这家伙居住在我的影子中——作为一个附身的幽灵,真的是拥有非常固定的居住地点啊。我一开始完全没把这件事当做什么,我只是觉得卧槽我终于也是被上天选中的人了准备好吧这个世界我就要来了——然后什么也没发生。事实上也确实如此,毕竟如她所说——她只是吞噬‘恋爱’的怪物而已。我从没感觉到自己有了什么可以毁灭世界日地日天的力量,只不过很快咱们班上的情侣全都分手了——我那前几天还和男朋友如胶似漆的小同桌,在小影附在我的身上后两天那两个家伙就变成了不共戴天的仇敌了——我当时完全没觉得这是什么事情,纯粹是带着看戏的心态。但是从那一刻那也理解了小影对我的说明:“我就是吞噬恋爱的怪物而已。就是这样。”

不过很快我就发现问题了。

因为我喜欢上了我们班的班花——她是那么可爱,那么温柔,那么美好,让我足够放下一切去追求她——你自然可以说这是小屁孩荷尔蒙发作而已,现在的我回想起这件事可能也是这样认为的。但是对于那时的我来说,那可是我的初恋(或者说,初次暗恋),对于这个年龄的我来说,这可是绝对神圣不可侵犯的东西,为了她,我每天都在她的课桌中塞乱七八糟的早餐和我写的可笑的信——小影每天在我晚上写这些可笑的情诗的时候,总是偷偷摸摸的从影子中钻出来,然后站在我的身后哈哈大笑:“又在给我提供新的食物吗?真是体贴啊。”

三个月后,我忍不下去了。我决定告白——同时我影子中的这个幽灵则笑开了花:“不要去告白哦。真的,阿光同学,我劝你一句,不要去告白哦——”

“你这个没了我的影子都活不下去的家伙。”我那时轻蔑的说道:“你还以为你的能力也能影响到我吗?我可是你的主人——”

然后就是现在了。

可恶。可恶。可恶。我为啥要去告白啊啊啊啊啊!明明知道的,明明亲眼看着我们班一对对恩爱的小情侣分手的——明明知道自己的恋爱绝对不会成功的啊!我却还是……我今天第一次知道了这个藏在我的影子里面的怪物的可怕之处:不是她莫名其妙的穿着我们学校的校服,也不是她总是神出鬼没的再奇奇怪怪的时候出现(虽然别人也看不到她),也不是这家伙完全就是一个热爱戏弄人的捣蛋鬼——而是因为只要这家伙还在我身边一分钟,我就一辈子也谈不了恋爱啊!不仅仅是现在,大学,将来——全完了。要是这家伙一直附在我的身上,我的人生就只有可笑的魔法师身份和“走到哪里那里就分手”的灾星传言了。

我要消灭这家伙——我在这一天终于下了最决绝,最坚定的决定。

“我听见了哦。”这家伙又一次的从我的影子里冒出来。完全不顾正在上课的事实,悄无声息的趴在了我的桌子上:“说真的啊阿光同学,就算我不缠着你你要是改不掉这个自言自语的毛病的话也一辈子都找不到……”

“你给我闭嘴!”

——————————————————————————————————————

“小伙子,我看你印堂发黑啊。”

“诶……?”我看着这个伸手拦住我的,坐在算命摊子后面的男人,总觉得有一种强烈的违和感。

是因为什么呢?是因为为什么学校后面的街道上竟然有一个莫名其妙的算命摊子吗?还是因为这家伙好像也太过年轻了——真是的,会有二十多岁的家伙就摆摊算命吗?好像也不对——应该是因为这家伙完全是一脸发黄的脸色,看起来几乎是好几天没有吃饭了的样子——这是要饿死了吧?你这个脸色没问题吗?真的没问题吗?

“小伙子。你这个面色很差啊,我看你是被什么东西给附身了吧,你要是愿意把你现在手里的手抓饼给我尝一口我就救你于水火之中……”

“我觉得你应该先关心一下你自己的健康吧。”我也就莫名其妙的和这个算命先生聊起了天:“你这个脸色是有多少天没吃饭了啊?真的不需要去医院吗?”

“阿不不不,所以还是小伙子你的健康更重要一些,”这个看起来马上就要断气了的家伙仍然坚持着说道:“你要是愿意把你手上的手抓饼给我尝一口的话,我就帮你除灵——被怪物附身可是很严重的事情哦!比手抓饼重要多了!小伙子你快点考虑一下啊!”

……是因为我要是慢点考虑你就会饿死的缘故吗?我愣了愣,最终还是把手抓饼递了过去——

——然后这家伙一口就把全部的手抓饼塞进了嘴里。

“喂喂!不是只尝一口吗?”

“啊?我确实只吃了一口啊。”这个算命的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那么一大张的饼全部塞了进去几乎没有咀嚼的就吞了下去,让人不由得去怀疑这家伙的消化系统是怎么长的。“好了这位朋友你有什么事吗大路朝天各走一边我今天要收摊了拜拜了您累——”

我一把把这个吃完了我的晚饭还要跑路的家伙拉住,“你不是说要帮我除灵的吗?别吃掉我的晚饭不认账啊!”

“高中生的晚饭只有手抓饼是不是太穷酸了一点。”

“你有什么资格说我啊?”

“.…..好吧。”这家伙看起来是意识到自己没有办法赖账了,于是他只好又一次回到了自己的那个破破烂烂的小算命摊子后面:“那这位朋友是被什么东西附身了啊?”

“不是应该你来给我出主意吗?”我看着这个脱线的家伙——二十多岁的算命先生真的靠谱吗?怀疑的情绪在我的心里越来越浓郁了。

“看病都要讲究个望闻问切呢。我只是看出了你身上有‘怪异’附身,但是具体的情况我也不是一看就知啊。”这家伙抹了抹嘴,“我总得知道你最近是遇上了什么事情才能判断啊——你可别把我当成什么江湖贩子,我可是很认真负责的。”

那刚刚吃了我的晚餐就想跑的那个人是谁啊。不过这句话我还是没有说出来——作为代替,我将我对小影的所有认识都说了一遍,从她附在我身上那一天起到今天我告白失败让我彻底对这家伙起了杀心——但是等我说完之后,我突然意识到了什么:“喂,这个住在我影子里的家伙我说什么她都能听见的!我要是现在在这里和你商量的话——她全都会听见的啊!”

“不用担心这种事啦。”那个算命的倒是歪着头一脸无所谓的样子:“在我的这个小摊子附近,不会有任何怪异敢靠近的——就算是住在你的影子里,现在她也什么也看不见听不见。你就放心吧,顺便也不要来问一些奇怪的为什么——反正我回答了的话,你还要来问一些‘为什么我从前从来都没有看过你’‘为什么你这样穷’‘为什么你这么年轻就当了算命先生’‘有对象了吗找工作了吗生不生二胎’啦这样的问题……言归正传,我们还是讨论你的那个怪异吧——”

我想我再怎么好奇也不会提出最后的那个问题吧。“——那我应该怎么消灭她呢?”

“别着急。”算命的慵懒的把身体向身后一仰:“比起怎么消灭,我们首先得知道这是个什么东西才行——你刚才管她叫小影吧?为什么呢?她自己自我介绍的名字吗?”

“……是我起的名字。”我有点不太想去回忆这种黑历史:“我有一段时间真的以为被附身是一件非常帅气的事情……我还把她当做了什么背后灵来看待。这个名字就是我那个时候起的,她似乎也接受了——反正到现在为止我就这么叫她。差不多吧。”

“这样啊。看起来是没有本名的妖怪呢——而且还奇怪的穿着校服。”他想了想,然后很严肃的看着我:“这样就很难办了啊。要是连名字都没有的话,那我确实很难现在就告诉你这是什么类型的怪物——以感情这样的东西为食的怪异有很多,例如吞噬梦境的梦貘啦,吞噬快乐的摄魂怪啦……不过吞噬恋爱的东西,我也是第一次听说呢。我一开始可能会认为这是你们学校的某个失恋自杀的幽灵什么的……不过连本名都没有了的话,那就几乎无所查证了。”

“那要怎么办啊?”你说了这么一大堆废话结果就是这么个结果吗?把我的手抓饼还来啊!

“不过,面对怪异的手段还是很简单的……”他又一次歪了歪头:“你不是说她很喜欢和你聊天吗,你就去了解她究竟想要什么吧——要我猜的话,大概是吞噬你身边所有的恋情吧?那——”

“——那就尝试一下,让她一次吃个饱吧。”

———————————————————————————————————————

“你到底想要什么啊?”

我看着这个又一次从我的影子里跳出来打扰我写作业的家伙,终于是受不了了——虽然这家伙并没有碰任何东西,但是就只是单纯的从她有事没事就喜欢在我的耳朵后面吹气这一点来看,我就已经完全受不了了——我想要摁住这家伙,却又被她躲开了——“我说你不要总是这种时刻捣乱啊!作业很多的好不好啊!”

“啊咧咧。”小影摆出了一个非常无辜的表情:“我是看阿光同学今天告白失败,心想着要是他做出了什么极端的事情就不好了——所以我就想安慰一下你吗。虽然我不是什么人类,但好歹也算是异性,你要是不介意的话——”

“不介意个头啊!我很介意啊!回我的影子里去啊!”

“啊咧咧?真的要我回去吗?”她满脸无辜的看着我:“我还以为正常的孤苦伶仃的青春期而且还是刚刚告白失败的单·身·狗肯定会需要少女的安慰呢——不需要吗?嗯?”

“.…..你算哪门子少女啊?”我回身看着这个摆出一副楚楚可怜倒在我的床上的那个混蛋——明明就是你害我告白失败的啊!“我说,你为什么要缠着我啊?为什么偏偏是我?”

“啊呀?”小影似乎没想过这个问题的样子,不过她还是带着诡异的微笑滑向了我的影子旁:“.…..这种事情吗,我怎么知道呢?也许我是什么你救过的小狐狸什么的?也许我是什么看上了公子您的小孤魂?也许我仅仅就是想陪着你?啊呀呀,阿光同学,你最近怎么变得这么哲学啊,明明半年前还说着‘吾之仆役哦听我号令’——”

“你从来都没有听过我说话吧!真是的,要是真的服从我的命令的话,你就快点给我消失啊!”我气急败坏的喊道,这家伙为什么总是揪着我中二时期的言行不放啊!

“哦呀。我要是真的离开了,阿光你不就要又一次一个人生活了吗……”小影的声音在这个空空荡荡的,只有我一个人居住的房子里显的特别响:“明明那么讨厌的,不是吗?”

———————————————————————————————————————

我像个傻逼一样,一个人拿着本卡尔维诺孤独的坐在这间咖啡厅中,像一条桀骜不逊的狼狗。

一般来说我通常是不会一个人来这种地方找狗粮吃的——这家咖啡厅作为我们学校后街装修的唯一合格的一家店铺,它成为了我们学校诸位情侣闲时约会有且只有的唯一选择——简单的说就是情侣集合点而已。这种地方通常是不会有单身男性尤其是我这种的独自一个人走进来的,不仅仅是因为这里面基本让普通学生难以接受的物价,更是因为没有单身狗会愿意一进去就能看见一群打得火热的情侣唧唧我我的在那里互相喂口水。但是我现在仍然坐在这个咖啡厅中——而且坐的还是最中心的位置。我从现在开始才开始考虑“让她吃饱”这件事到底是不是一个馊主意——毕竟那个算命摊子今天我都看不见了,不会是逃了吧?白瞎我的手抓饼——还有我花了三十块钱买的咖啡啊。

不过小影还是从我的影子里钻出来了,她环视四周,看起来倒像是刚睡醒的样子:“哎……哎呀?阿光同学,这可不是你平时常去的地方啊。你不会是在这里和心爱的女性约了见面吧?”

“…….开什么玩笑。”我顾左右而言他:“就是单纯的看到这家店的咖啡出了新品味……想来尝一尝……而已……”

“哎呀?哎呀呀?”小影似乎很敏感的嗅到了撒谎的味道,但这家伙并没有打算去揭开什么,反而是很不见外的直接坐在了我的对面,还拿起了我桌子上本来买过来就是用来装饰的价值三十元的咖啡:“那阿光,你就这样毫不在乎的带我走进这样的地方,那我可就毫不客气了哦——这可真是一顿大餐啊。”

“不要拿起来啊!咖啡杯看起来是在空中飘浮啊!”我一把把那个幽灵手中的咖啡别夺了回来,不过她到是似乎已经对我完全没有了兴趣,她从我的影子中离开,像一个小孩子一样开始在每一个情侣唧唧我我的座位旁走来走去,就像第一次来到百货商店的孩子一样兴奋——

——然后店里的气氛很快就变了。唧唧我我的莺声燕语的音量很快就提升了许多,几乎每一桌情侣之间的调情都变成了“你对我怎么是这个态度”的推推搡搡,旋即随着不知道是谁打翻了餐具,整个咖啡店里的几对情侣的争吵几乎同一时间爆发了出来——懵逼的不仅仅是店老板,同时也有坐在正中间的我——毕竟小影从前吞噬的“恋爱”都是潜移默化的,同一时间吞噬掉这么多情侣之间的感情,程度还这么深。

然后随着终于出现了第一对开始互相撕起对方头发的情侣后,所有人都顾不得自己亲爱的另一半了,他们慌慌张张的逃了出去,只留下了除了懵逼还是懵逼的老板,以及我。

小影这时终于慢慢悠悠的坐回到了我的面前。“我吃饱了!好久没吃的这么饱了呢,咔咔。”

“那个……你吃饱了吗?”

“嗯!吃的超——饱哦。”小影抻了个懒腰,“空气中恋爱的酸臭味全——部消失了,真的让人再舒服不过了呢……”

“那……你满意了吗?”

“嗯?我很满意啊。”

“那……”我满头大汗的把话题接下去:“你要是满意了……可不可以……离开我呢?要知道你以后就可以住在这里吗,没有必要缠在我的身上,反正这里的情侣总会有的,你只要吃的不像今天那么夸张……”

小影侧着头听我说了很久,然后等到我终于说不下去的时候,她转了转眼睛,最后像是想到了什么非常可笑的事情一样爆笑了起来:“——喂喂,你不会今天带我来这里的目的就是这个吧?你难道在想着‘如果我一次吃饱的话’以后就不会再跟着你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以为我是因为饥饿才跟着你吗——开什么玩笑,我要是只是为了食物的话,怎么也不会跟在你这条单身狗身旁啊!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这家伙几乎是笑到了满地打滚的程度,虽然只有我一个人能看到她,但是老板从我脸上的表情仍然能够看出我似乎也是日了狗了一般的内心——“同学。你走吧,我也不要你付账了。今天就算我倒霉,做生意总有意外吗。”

“不,我帮你把他们的帐都付了吧……”我强摆出笑脸:“倒霉的时候人总得相互扶持才行啊……是吧?”

——————————————————————————————————————

“你给我解释清楚——”我带着非常‘和善’的笑容看着这个终于又一次出现在我们学校后街的算命先生,“请问你能不能对给我出了这么一个巨烂无比的馊主意这件事做出应有的赔偿呢?还是说我现在就应该打电话给城管来收了你的破摊子?”

“啊那那那那个,同学,你听我解释吗。”这个二十多岁的穷算命的摆出了一副非常无辜的嘴脸,“你看我昨天不再这里,是因为我去查资料去了——毕竟我现在这里可查不到什么吞噬恋爱的幽灵啊,大图书馆里面的古籍才可能有这样的记载——而且我昨天并不知道附在你身上的这玩意究竟是什么啦,所以我是在考虑除掉一般怪异的情形才提出这样的建议的。毕竟你这个情况太稀有,我也没法马上就给出解决办法啊。”

“那你查到什么了?”

“什么也——没查到。”这家伙似乎是带着非常骄傲的语气说出了这样不要脸的话。“事实上,我根本就不觉得这是什么存在过记录的东西——以恋爱为生的怪物?这是什么轻小说吗?无论是聊斋,搜神记,哪怕是世说新语——怪异们从来吞噬的都是人的性命啊。不过鄙人才疏学浅,也许这种东西在山海经里面可能也有记载也说不定——但这样的概率也几乎是微乎其微就是了。不过我还是可以继续帮你查证的——再给我一天时间,保证水落石出,相信我吧。”

“.…..那你为什么要帮我?”我冷眼看着这个怎么看都是吃了上顿没下顿,满脸写着“不靠谱”和“随时跑路”的算命的。

“哎呀,那当然是好奇心……”他轻轻的抬了抬头,“或者说,一个管理者面对怪异应负的责任?还是……”他顿了顿:“——当然是为了吃饭钱啦!不然你以为是什么?不好意思本次服务要额外收费的——接下来三天我要去查证啦!这样诡异的东西可不是什么图书馆就能查到的!所以——”他径直的伸出两个手指头——

“啥啥啥啥啥啥……你还要敲诈?”我捂紧了钱包向后退:“你这是要——”

“——二十元钱!”这家伙器宇轩昂的说出来了:“没错,我这三天的伙食费可是需要你来出的哦!不过这样的巨款你要是出不起也没关系,我可以考虑给你打个八折啥的……”

“.……不。不要再说了。我感觉越来越同情你了……”我扶了扶脑袋,最后还是从钱包里掏出了钱来:“你这家伙究竟是有多穷啊?”

不过等我抬头的时候算命摊就已经消失了。仿佛这里什么都不曾存在过一样。

———————————————————————————————————————

“呦。阿光同学。出来买书啊。真是好巧啊,竟然能在这种地方遇见你……”

“不要说得像是同学偶遇一样!给我钻回影子里去!”

这家伙又钻出来了。自从那天我用了那么一个愚蠢的办法打算赶走小影之后,这家伙几乎是每天都在嘲笑我,虽然我不知道幽灵的作息规律是什么,但是我绝对可以确定的就是只要她有空就会钻出来烦我——用不堪其扰来形容已经是很轻的了。于是我决定出来买本《忍耐的智慧》来散散心,实在不行买本《金刚经》也行——说来圣经对这种家伙有没有效啊?还是说拿本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驱魔更靠谱一点?

不过看起来都没有用的样子。这家伙在我的身边晃来晃去,拿着不知道从哪里搞来的《单身生活指南》:“阿光同学,你看起来非常需要这本书啊。”

“你不要在这里指点我的生活好吗?”

“可是你做的饭都难吃的要命啊。”

“你一个幽灵什么时候吃过我做的饭啊!”

“但我觉得你真的很需要这本书啦。”小影又一次站在了我的面前:“你看,这上面还写了如何一个人节省开支……打理生活……忍受孤独……相亲指南?啊你不需要最后的这部分呢。”

“我不需要这种书来教我啊!我自己一个人活得很好的!”我把那本书抢了过来:“你信不信我不谈恋爱三十年把你饿死啊?”

“哦?我很期待哦。”小影戏谑的笑着:“那从此以后阿光同学就变成了FFF团的首席审判长了呢……这样的无敌光环,可是每一个单身狗都祈祷得到的吧?不知道单身到四十岁的你能拆散对多少情侣呢?从这个角度来讲,你在为全世界的单身狗做出了卓越的努力啊阿光同志!”

“……没人会想要这种能力的。”

“你真的不开心吗?看到小情侣吵架什么的?”小影歪着脑袋似乎又要搭在我的肩膀上。

“这种事情——”我刚想要反驳,但是突然好像看到了——“卧槽你赶紧给我把书放下,有熟人!”

“哎呀?阿光同学?出来买书啊?好巧啊,竟然在这里遇见你……”

是我那可爱的单马尾同桌。没错,就是我之前说的那个本来和小男友打的干柴烈火如胶似漆最后却被小影拆开的那个单马尾同桌。不过今天她好像不是一个人来的样子:“——哎?这不是……”

“啊,这就是我的那个……朋友啦。”单马尾同学又一次牵住了她男朋友(前?)的手:“这几天他过来告诉我说自己那时不知道为什么变成了那样……其实我当时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所以我们就……又在一起了。嗯。”

什么啊,原来是这样啊。我看着这个虽然不是很熟但看上去总是有点臭屁的外班大高个,原来小影吃掉的恋情其实还是可以再重新复合的吗……我心中的负罪感突然也减轻了不少,要是这样的话,自己给他人带来的麻烦就不这么多了…..不过小影去哪了?竟然真的感觉钻进影子里了……这家伙有这么听话吗?

“那就……不打扰你们了。”我打了个哈哈。“祝两位逛得开心啊。哈哈。哈哈。”

单马尾同学也笑了笑,两个人最后打了个招呼就离开了。我看着他们幸福的离去的背影——

“喂。你怎么就这么和别的男的打招呼啊,你男朋友还在身边呢。”

“那可是我的同桌啊,不打个招呼怎么行——怎么,吃醋了?小傻瓜。”

……稍微有点嫉妒呢。

然后就在那一刻,我看到的就是从我那拉长的影子中默默地钻了出来的,几乎是贴在了他们两个后背上的小影——她带着几乎是险恶的笑容,静静的,悄悄的,站在了还完全没有意识到即将会发生什么的小情侣背后——

“————你这混蛋!”

我对着所有人眼中的空气猛地喊道。

很快所有人的目光也集中在了我的身上。虽然大多数人都是带着有病的眼神看着我,不过小影似乎也被我这一嗓子吓了一跳,下一刻她就又一次的跳进了我的影子里。然后我的单马尾同桌和她的男朋友也露出了一个看智障的眼神,但是我并没有在乎那些目光。

很快我的身边又一次只有我一个人了。

小影又一次慢悠悠的冒了出来:“啊呀呀,在大庭广众之下随便大喊大叫什么的,阿光同学果然不是常人啊——不过也全都怪你呢。要不是你刚才的那一嗓子,现在他们两个绝对已经在众目睽睽之下吵得不可开交了哦?绝对比你还要显眼呢——”

啪。我有生以来的,第一次打中了的,一巴掌打到了这个幽灵的脸上。

小影摸着被我突然打到的脸,她看着我,我看着他,我们两个互相看了很久,然后她猛地钻进了我的影子中——

——那一刻,仿佛有什么东西从她的眼角滑落。

——————————————————————————————————————

我一个人孤独的走在回家的路上。

月亮圆圆的,把我的影子也拉的长长的——通常来说,这种时候小影早就应该跳出来,然后再一次嘲笑一遍我没有女朋友这样可笑的事实——不过并没有。自从我打了她之后,小影就没有冒出来过——难道是生气了?这种性格的幽灵也会生气吗?还是她再也不会出现了?要是这样的话反而是给我省了力气呢——真是的,早点消失吧,真是的——

我看到一个穷酸的家伙在路灯下对着我开心的挥了挥手。

至于我为什么能用“穷酸”这种事情来形容一个只看到外表的家伙——毫无疑问,正是那个拿了我的二十块钱就消失了三天的算命的。“哦呀!小同学,你终于来了呢,托你二十元钱的福,这三天我吃的真的是很不错呢……”

二十元钱能让你三天吃的很不错。你还知不知道什么是正常的伙食啊?

“不过也多亏同学你这三天没让我饿死。我已经知道缠着你的那个家伙究竟是个什么东西了。”

“那——”我抬起头来,然后突然又想到了什么:“……不过我也不怎么关心了就是。”

“怎么了?”

“我……我和小影吵架了?也不算吵架吧。”我摸了摸后脑勺:“总而言之,现在这家伙躲在我的影子里不出来了。感觉她就这么不出来也挺好的…….所以……”

“所以你可要珍惜这段时间哦。”算命的笑了笑:“要知道你以后和她见面的时间会越来越少了呢——说来你不想知道吗?她的真实身份?”

“你说吧。”

“其实我还是没有查到。”

“啥……?”我看着这个仍然一脸骄傲的说出这种毫不要脸的话的家伙,你的自尊心都被当做老干妈下饭了吗?

“没错。我找不到这样的怪物。住在影子中的怪物没有以吞噬恋爱为生的。以恋爱为生的怪物没有一个住在影子里还附在人身上的——就是说,没有这样的东西,查不到,不存在。哪怕是翻遍了山海经,查遍了所罗门王的七十二魔神,一切的一切记载了怪异的书籍都没有这样的怪物——但是,正是因为如此,我才知道了这个怪物的真面目是什么。”

“那是什么?”

“听好了,她的真面目就是——”

———————————————————————————————————————

“出来吧。”

我站在操场的空地上。最终确认了四周无人的情况下,最后踩了踩地面,“出来吧。小影。喂。”

本来我以为应该还是毫无反应的——但是这家伙还是立刻钻出来了。“哎呀,这不是连女孩子的脸都敢打的,嚣张跋扈不可一世的阿光同学吗?叫我干啥呢?”

“.…..你还在赌气啊。”

“.……我怎么会在赌气呢?”小影虽然这样说道,但是脸上的表情却写着大写的不开心:“我怎么会因为强大的男子汉阿光打了我一下就赌气好几天连出来都不出来呢?害的阿光吃饭的时候都只能一个人默默地吃他做得糊掉的西红柿炒鸡蛋——啊,真是悲惨呢。”

“……对不起。”

“.…..你还真的道歉啊。”虽然嘴上这么说,不过我能看到小影明显表情开心了许多:“我都说我没有生气啦,你这样道歉有什么用啊——不过,你不会单纯的就是叫出来想要给我道歉的吧?绝对有别的目的的吧?顺便说一下,就算真的是这样我也不会开心的哦?”

“……你说对了呢。”我终于抬起头,直视着小影的眼睛:“我要消灭你——就今天,就这样,彻底的消灭你。”

“哦?”小影似乎也来了兴趣,这家伙还摆了个李小龙一般的pose:“终于到了少年漫画中的战斗环节了吗?来吧!是用什么呢?斩魄刀还是梦想封印?除灵这种事果然还是要刺激的打架才行呢!”

“.……不。不需要。”

“那你要怎么消灭我呢?”

“因为,我不再需要你了啊。”

“喂喂,这种时刻,嘴炮可是没有用的哦——你以为靠劝说就能让我离开吗?看来你这半年的努力真是白费了呢。”

“.…..不。我是很认真的。”我看着小影的眼睛,“因为我真的不需要你了——”

“因为,你的真面目就是我自己啊。”

———————————————————————————————————————

“其实这件事也是非常可笑啊。半年前的我父母离婚,这样大的房子最后只剩下我一个人住了——这还是我高一刚刚入学的时候发生的事情,这样的一个小屁孩,在面对新环境的时候遇到了这种事情,会对他造成怎样的打击呢?也许对不同的人来说是不一样的——但是像我这样的常年中二病来说,这种事对我的中二病则是无比的加剧了——于是,高一入学的我,变成了一个脱离现实,厌恶现实,整个人就是青春期的所有毛病集于一身的小屁孩——”

“小影你就是这样出现的。”

“所以我想不起来你是什么时候出现的,怎样附在我的身上的,为什么找上了我——因为你就是我啊。所以你才穿着我们学校的校服,住在我的影子里——从任何记载怪异的书籍中都找不到你的存在,因为你从来都没有出现过——小影,你是被我创造出来的怪异啊。”

“那个时候的我厌恶现实,属于中二病重度患者,满脑子不切实际的妄想,至于我那个已经有了男朋友,成天在我的面前秀起恩爱的同桌——那时的我简直最烦的就是这样的人了,孤独的我心里想着要是能够拆散这世界上的一切情侣就好了。小影你就带着我这样的执念,就这样出现了——青春期的小孩最容易招惹奇怪的东西了,从我甚至能创造怪异来看,我真是不一般的青春期小孩啊。”

“但这半年来,无论如何,还是要感谢你了——毕竟小影你作为我创造出来的怪异,在我最孤独的时刻出现,反而让我的性格没有变的过于糟糕——而且你那吞噬恋爱的能力似乎也满足了我的愿望呢。不过,我还是成长了,我也喜欢上了其他的女孩子,我也认识到了人是不能活在自己的幻想里的——小影,你是我想要逃避现实而产生的幽灵,现在的我已经不是半年前的我了呢——我不再是那个看到别人分手就会幸灾乐祸的小孩子,也不是没有父母住在身边半夜甚至会哭出来的那个小屁孩了。小影啊,你因为我的幼稚出现,现在,我——不需要你了。真的。你陪伴我的这半年——我已经能够抬起头面对明天了,所以——”

“所以——谢谢你。再见了。”

小影消失了。

不带着一句留言,不带着一句回应,她全程听完了我的发言之后,一直微笑着——就这样微笑的消失了。

我,简寺高中的普通高一生,在开学的第二学期里,我的青春仿佛就这样,随着这个从我影子中诞生,最后又回到我的影子中的幽灵一样,未曾开始,就已经——结束了。

———————————————————————————————————————

桃花。春风。少年。少女。

少年鼓足了勇气,仿佛是再一次面对着人生最大的挑战一般:

“那个……”

“嗯?”

“我……”少年终于,终于再一次把他一直以来的心声传递了出去:“我喜欢你!”

少女看着他,眼睛中的温柔似乎可以让时间静止:

“那个……”

“你上周……是不是告白过一遍啊。”

完。

————————————————————————————————————

“为啥还是这个结局啊啊啊啊啊啊啊!”我抱着脑袋几乎是崩溃的倒在了桌子上:“为,为什么,明明小影都已经没有吞噬恋爱的能力了——”

“哎呀呀,阿光同学,这不是显而易见的吗。”小影在我的影子中又一次冒了出来:“我既然已经无法吞噬恋爱了——那就说明这件事与我毫无关系吗。这只能说明——因为她从一开始就完全不喜欢你——而且和我一点关系也没有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倒在了桌子上。没错,这家伙说的太对了——这个班花根本就不是因为被小影吞噬了恋爱才拒绝我的——她从来就没有喜欢过我啊!虽然是这样惨烈的事实,不过——

啊。你们一定想要问小影为什么还在这里吧。

其实我也不愿意承认这件事的。但是在小影消失了的那天晚上,我回到家中独自一个人空洞的望着白花花的天花板的时候,我突然感觉到影子有什么在动——我几乎是第一时间就坐了起来。

小影在床的那一边对着我调皮的微笑着。

“你——”

“哎呀?意外吗?我还以为你肯定知道我还会回来的呢——”小影笑嘻嘻的看着我的表情:“你不都说了吗,我是因为你的幼稚,你的青春出现的——所以我只能随着你的幼稚,你的青春一起消亡才行啊。你知道吗?幼稚的最简单的一个表现就是——”

“——大喊着‘我已经不再幼稚了’呢。”

“你这家伙——”我满脸通红的爬了起来——

“哎呀,不用这么害羞啦。小孩子都会说自己不是小孩子的,青春期少年都会说什么‘我的青春已经结束了’这样的话的,人之常情人之常情啦。”小影坐在了我的书桌前:“所以,在阿光同学彻底成熟之前,我还得陪你好一会啊——不过呢,我还是承认,你成熟了那么一点点——所以我现在已经没有吞噬恋爱的能力了。就是这样。你要不要再去告个白呢?”

“那,那你现在吃的是什么啊?”

小影看了看我,然后哈哈大笑着钻进了我的影子里,然后又只冒了一个头出来:

“你猜。”


—————————————————————————————————————————

十篇计划中的第五篇。第二次在故事贩卖机投稿......嗯,仍然很开心(笑)

这篇文章的灵感同样来源于很久之前的一个想法,一个“黑暗的女孩子”的故事。本来这篇文章的主角也有作为长篇连载的基础的......不过还是让给阿命和精卫吧。“少年与少女之间的羁绊”什么的,我还真是爱写啊。

感谢小扇提供的封面......嗯,其实从某种角度上忍野扇也是原型之一呢,不过,还有更鲜明的原型就是了。

从这篇之后十篇计划大概就要变成不定期的番外故事了吧,不知道第二次尝试长篇小说会不会成功呢?

总之,仍然希望各位会喜欢。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