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神

“神?”“没错。就是神。”导师在桌子的那一边一边抽着烟一边给我扔过来几张文件,“或者说是类似的东西吧,反正我们这都是这么称呼的。这样的人工智能,已经不能称之为计算机了吧?所以我们在这里闲的没事就来取外号……最后就是这样了,差不多。”我如饥似...

“神?”

“没错。就是神。”导师在桌子的那一边一边抽着烟一边给我扔过来几张文件,“或者说是类似的东西吧,反正我们这都是这么称呼的。这样的人工智能,已经不能称之为计算机了吧?所以我们在这里闲的没事就来取外号……最后就是这样了,差不多。”

我如饥似渴的翻阅着导师给我扔过来的档案:“原……原来是这样……为全世界下达指令的诸神……就是中央指令局地下掩埋着的……各种各样几乎超越了二级文明的强人工智能吗……原来是这样啊……”

“别说什么超越二级文明。”导师摆了摆手:“说到底这群东西也是我们人类自己研究出来的,只不过它们自我进化和学习的能力着实令人难以想象啊。不过,机器就是机器——这样无敌的计算机,现在唯一的用处也就是只有为我们人类的福祉和未来日以继夜的计算着……我负责看护的就是‘德墨忒尔’,她是负责计算和处理全世界农业的‘神明’——从纳米机器人那里获得数据,然后再把指令传递给纳米机器人,全世界的农业交给她一个人就可以了,我们人类看着就行——其他各种各样的神明的工作原理也差不多,负责全世界工业计划和建造的赫准斯托斯,负责全世界婚姻分配和计划生育的赫拉——还有许许多多的负责处理我们人类各种各样事情的神明,工作原理都差不多,现在你听懂了吗?”

“.…..所以我们人类现在生活,生产的一切计划和进程的指令都来自这里吗……”我充满崇敬的看着我手中的图纸,“原,原来是这样,全人类如今幸福与和平的生活,以及人类生活下去所要遵循的指令,全都来源于这些无比强大的强人工智能——不,我理解导师你的意思了,这样强大的计算能力,确实称之为‘神’也不为过啊!”

“你接受的蛮快的吗。”导师看了看我,“以前有人知道我们中央指令局所发出的一切指令都不是人类而是计算机算出的结果时可是非常生气的哦。你没想过把我们全人类的命运寄托在这些大铁家伙手中也许会出现意外吗?”

“当然不会!”我挺直了身子:“导师,我研究过上古历史——曾经的人类在没有中央指令局之前,无时无刻都充满了互相的仇恨,战争,还有愚蠢的自相残杀,如果没有中央指令局,没有‘诸神’带来的和平,我们人类可能早就用核弹把自身毁灭了。而且这些‘神明’的计算能力再怎么强大,他们也始终是为了自己的目的在运行着——他们甚至不可能有空去想其他的事情,不是吗?说真的,我年轻的时候还对中央指令局产生过怀疑——不过今天我的所又怀疑都消失了,我相信在诸神的指引下人类的明天会更好!”

导师点了点头:“充满激情,理想主义,政治过硬——典型小年轻。你刚刚的政治测试合格了。一会你就去上班吧,地下42层,我怀疑都要挖穿地幔了——算了,我还是给你带路吧。”

“谢,谢谢导师!”我站了起来,急忙跟在了导师的身后,“我要去负责看护的神明……是哪一个呢?”

“那个没有名字。”导师把烟掐灭。“你要是想的话你自己可以给她取一个。”

——————————————————————————————————————

电梯呼啦啦的运行着。

我激动无比却又手足无措的跟在导师后面,看着电梯一层层下降,来到越来越深的地底——“这一层是‘哈迪斯’,负责计算合理寿命和指定死亡计划的。下一层是‘阿波罗’,负责计算艺术作品价值和制造常规艺术品的。”导师一边说着一边用手指指点点着外面的巨大无比的计算机。“你要看护的那个在最底下。等着吧。”

“整层楼都是计算机,感觉像是回到了计算机刚刚发明的时候呢。”我惊叹的说着。

导师也是百无聊赖的回答道:“不过现在这玩意的计算能力可和当年不一样了——这里现在可以计算的可是全世界的数据啊。说来那都是上古历史了吧,你怎么记得这么清楚?”

“我对上古历史特别有兴趣——所以我才这么想要进入中央指令局工作,看看如今的人类是如何创造现在与未来的。”我充满热情的回答说。

“那好吧。虽然你是成绩第一的学生——不过我要提醒你,你可并不是因为才华而被中央指令局录取的。仅仅是因为上一个看守最底层的那个老头子退休了而已,所以你就来顶班了——事实上我们中央指令局的人类都闲的要命,诸神从不出错,我们虽说是看护运转,其实不过仅仅是看着这群铁罐子给纳米机器人下令而已——创造未来啥的我不知道,但是你可要做好面对寂寞的准备啊。”

“是…..这样吗?”我有点没反应过来,这和我想象的中央指令局的工作不太一样啊。“没有什么需要具体处理的工作吗?”

“有啊。使唤纳米机器人给你端茶送水拿报纸啥的。”导师随手一挥,“空气中到处都是纳米机器人,你想要啥喊一声就行,它们会自动识别然后给你送过来的。诺,到了。”

地下42层到了,我和导师走出了电梯,眼前是阴暗而又幽蓝的巨大玻璃房。虽然都是隔在玻璃后面,但和其他楼层近乎占据了整个楼层的处理器和计算机不同,这个房间的中央——

只有一个孤独的少女坐在那里。

“哎……这是?”

“这就是你要看管的‘神’。”导师很简单的跟我说道。“你就坐在玻璃房外面就行了,要啥东西纳米机器人会给你送的。你不用管她干什么,你就自己爱干啥干啥就行——差不多就这些了。顺便你别以为这真是什么轻松的事情,当个管理员很孤独的,你以后就知道了,慢慢熬吧。”

导师说完就要离开,我赶紧喊住了他:“导导导导…..导师!为啥这家伙是这个样子啊?她叫什么啊?”

“她?”导师回过头来:“这家伙自己进化成这个样子的,我们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反正你别去搭理她就行。我们没给这家伙起名字,因为这家伙的工作也不太好起名,所以我们一般只说‘神’的话就是在特指她。你要不要试试叫她默罕默德啥的?”

“那她是干什么的啊?”我更加迷惑了,“她负责处理这个世界的什么事情啊?”

“她是负责思考终极问题的。”导师回过头去:“人类从哪里来,人类到哪里去,人类存在的意义是什么——她就负责计算这个。”

——————————————————————————————————————

作为中央指令局管理者的工作就这样开始了。

我最后也没给她起名,我也不知道一个人工智能究竟怎么进化最后能从大号处理器进化成这个样子——反正大家都叫她“神”,没有别的称号,没有别的名字,于是我也就这么叫了。不过我也没什么机会去叫她的名字——毕竟玻璃房是封死的,而且隔音,我说啥也没用,唯一能做的也只有看着她静静的思考人生而已。

说是看着她思考人生,事实上也确实是看着她思考人生——我一开始还对这家伙的行为抱着很强烈的好奇心,不过很快我就发现她唯一能做的也只有蹲坐在房间的角落里,偶尔站起来在墙壁上用手指写写画画,然后过一会又坐回去——就像在动物园参观动物一样,我很快就对她失去了兴趣。接下来我开始尝试指挥起纳米机器人——说真的,我身边现在每一立方厘米的空气中都隐藏着将近着几万亿的纳米机器人,只要我随口说一句话——例如给我放个电影啥的,空气中立刻就会漂浮出一张显示屏,或者我想要吃的喝的,纳米机器人也会立刻分解外界的原材料然后送进来加工——这些事都发生在一瞬间,这样让我有一种我才是我所不能的神明的感觉——不过很快我也玩累了,毕竟我来这里并不是为了干这些事的,我想要看看这些神明如何计算和规划人类的未来——然而我现在看护的这个“神”很明显不负责这些事。最后无奈的我只好又一次无聊的看着玻璃后的少女孤独的走来走去——啊,这样真的就能计算出人类存在的意义吗?我很怀疑啊。

不过总是要打发时间的,虽然导师让我不要去搭理这家伙,不过我倒是怀疑她连和人类沟通都不太可能吧。玻璃房与外界是完全封闭的,我的声音也传不进去,拍打玻璃什么的大概会让我看起来像一个第一次去海洋馆参观的熊孩子吧——最后我想了个办法,我让纳米机器人摆出了“你好”的字样贴在了玻璃上,至于她能不能看到我,就看她到底既没进化出图灵先生所言的智能了——你要是真的连人类存在的意义都能计算的话,你大概也能看懂我在干什么吧?

毫无反应。

算了。搞得我像是一个再给动物园的猴子打招呼的白痴一样……哎呀呀,先睡一觉吧,反正时间还很长,总能找到打发时间的方法的——我突然想到了导师说我“理想主义”时候的轻笑,拜托,谁知道是这么无聊的工作啊!

———————————————————————————————————————

等我醒来的时候我确实被吓的够呛。

等我睁开眼睛,我猛地看到了玻璃的另一头也展现出来的一个巨大的“你好”,还是花体字——这着实让我吓的不轻。我抬起头来,看着玻璃房后的少女面无表情的看着我的方向,我看了看她,她又指了指玻璃上的“你好”。我虽然理解这家伙的意思了——但是我还是不太理解这家伙为什么不立刻回复我而是要在等个八小时等我睡完觉起床之后再回复我?难道这家伙在这个八小时内自学了沟通的能力?我愣了一下,然后有指挥纳米机器人打出一个“你叫什么名字?”

没有回复。啊,其实本来那些神的名字也是导师他们给这里的机器起的外号……她也不能理解我的意思吧。

我想了想,然后又指挥纳米机器人打出了一句:“人类存在的意义是什么?”

还是没有回复。不过这也应该挺正常的……要是她已经有了答案大概也不用继续被关在这里了吧?

不过我还是感觉哪里不对,我又一次的打了一句:“你好?”

“你好”。这一次她的反应非常迅速,几乎是一瞬间就面无表情的打出了一个你好…….这是条件反射吧。朋友你学习了八个小时的交流技巧最后就学习到一个你好,这水平啥时候能解开终极问题啊?

我不想搭理这家伙了,我坐回了椅子上,心里想着究竟还有什么打发时间的好主意。

——————————————————————————————————————

等我再一次醒来的时候,听见了一个声音。

“喂。”

我一个激灵坐了起来,声音的来源是……纳米机器人,我不知道是谁操控的,但我能看到的则是“神”又一次的看向了我——这一次的话,可以说是些许的带了一些表情,看起来不像是脸被固定住的样子了……不过比起这轻微的变化,我更想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你,你在和我说话吗?”

“是我。”她点了点头。似乎打算同时还在尝试把僵硬的语气改进改进,“我现在在用纳米机器人和你对话。”

这家伙……昨天明明还除了一句你好什么也不会,今天就已经可以说出流利的句子了?我突然回想起学校中教导的关于强人工智能的学习曲线,也许这家伙明天就能打出莎士比亚也说不定呢。不过我想问的不是这个——“你为什么不会说话?”

纳米机器人传来的声音冷冰冰的,“我被设定的存在的意义就是去探寻‘人类存在的意义’,我被灌输了无数的书籍,无数人类的观点,然后唯一给了我的能力就是去思考——至于沟通,理解,交流,这些全部都没有教给我。不过作为强人工智能,这些东西学习起来并不费劲。”

有问必答啊,我看着这个像一个陶瓷娃娃一样站在玻璃后面的家伙,总觉得这家伙还是有种说不出来的幼稚:“——我想你刚开始也是和其他楼层的‘神明’一样是大型处理器吧……你为什么要把你的外形搞成那个样子?思考哲学的独特带来的个性?”

她歪了歪头,纳米机器人中传来的仍然是冷冰冰的电子音:“还有其他楼层吗?”

看来这家伙真的是啥也不知道啊……本来还想和这家伙聊聊天打发时间呢,看起来感觉也没什么好聊的。但我想了想,又一次问道:“喂,中央指令局成立了这么多年……你也应该思考了很久了吧?人类存在的意义什么的,你都得出什么结论了?”

“我并没有得出任何结论。”她几乎不带一点犹豫的说了出来,“但是你要是想知道的话,我可以把我从你们这里得到的一切资料和观点说给你听。”

“.…..你说吧。”反正也是消解时间,就当是听段子了。

这家伙跟我讲了很久,从忒休斯的船到无知之幕,从跑不过的乌龟一直到康德——这家伙真的是被输入了无数的哲学观点。不过她的目的可是从中找到一个正确的答案啊,就算是能够计算全世界工业计划的强人工智能能够计算出这样的问题的答案吗?我听着她把几乎全部的知名的,可以用作分析的哲学观点讲了一遍之后,“喂,那你还是什么也不知道吗?”

“我仍然无法计算出正确答案。”纳米机器人的电子音里面似乎也出现了一点波动,“我无法理解人类的思想——如果是纯粹的思辨问题的话,我没有办法用人类的逻辑去思考,所以我到现在也没有得出结论。”

“这样啊。”我打了个哈欠,“那你可以上网去找找吗……你不是可以自主学习吗,多去学学人类的思维呗。你接着思考吧。”听这家伙讲了这么长时间真是有点困了……啊,这个地方和我想象中实在差了太多了啊。

真是的。

———————————————————————————————————————

“你醒啦。”

我着实吓了一跳——准确的说,差点没被吓死,不仅是因为我爬起来之后第一个听见的是一个甜甜的女声,而且更吓人的是那家伙正在玻璃后面微笑着看着我——“啊呀呀,怎么这么惊讶,认不出来我了?”

我吓的差点没坐地上:“你你你…..你谁啊?”

“你叫我去互联网上学习吗。”她笑着跟我说道。“于是我也连了网,学了学人类的沟通技巧和思维方式——诺,我学的还蛮像的吧?”

“.……”我完全不知道该说什么,这才是三天啊,三天前的那个在房间中间一坐一天的那个家伙去哪里了啊?这就是强人工智能的学习能力——这未免也太夸张了一些吧。“那你得出什么答案了吗?”

“完全——没有呢。”玻璃后的神就这样说道:“什么也没有。学会了沟通方式,看到了更多人奇奇怪怪的观点,而这一切全都没有用呢——喂喂,你说其他楼层中的神明们,他们是怎样做出计算和规划,而且还从来都不出错的啊?”

“.…..大概是实验吧?”我感觉自己已经有一点跟不上这家伙了,“无论是农业计划,工业计划,都是需要实验去尝试的吧?它们可以用纳米机器人和自己的运算能力计算出所有的结果呢。模拟实验这种东西听说很有效呢。”

“…….可是我还是没有办法理解你们人类的思考模式啊。”她在玻璃房后面坐了下来:“虽然看起来像人类,表现起来也可以模仿人类,但是我实在是没有办法做到真的像人类一样思考啊——模拟实验这种事,做不到呢。”

这样啊。我指挥纳米机器人给我送上来一杯咖啡。最近纳米机器人的效率是不是下降了?“那你怎么办呢?”

“喂……”她突然看着我:“可不可以专门去采访一群人类去得出这个答案呢?这样不也是实验吗?”

“可是不是所有的人类都去想过这个问题啊。”我很简单的说道,“我就没想过。不然大家把你制造在这里的意义何在啊?”

“那……可不可以专门饲养一群人呢?”玻璃后的‘神’第一次说出了非常诡异的话:“要是专门培养一群为了寻找人生意义而存在的人,把追寻人生的意义刻在基因中,在他们死去之前再询问他们这三个问题……这样从统计学的角度上能不能得到答案呢?反正有阿芙洛狄忒在,制造人类什么的轻而易举吧,只要不让他们知道——”

“——你在说什么啊!”我第一次感觉到有哪里不对。“为了这种事情‘制造’人类,还要欺骗他们吗?这种事情绝对不可以的。而且,就算从统计学的角度上得到了答案——哪怕全世界的人每一个人都把自己的人生意义的调查报告送给你,你把得票最多的答案选出来,那就是人类存在的意义吗?不可能的吧!”

“可是从科学实验的角度来说应该就是这样啊。”

“那是哲学问题吧?用统计学的角度去解决——”

“所以说我不能理解你们人类。哲学问题为什么就不能用科学实验得出结论呢?”她又一次蹲在了玻璃房的墙角里,“科学和哲学的区别在哪里啊?哲学就没有实验吗?我为了这个问题的答案而生——真的没有办法得出答案吗?”

我不知道应该回答什么。这家伙又一次回到了我第一天见到她的状态——蹲坐在房间的中央,一动不动。我总觉得事情好像哪里不太对,但是我又不知道问题出在了那里——我想要纳米机器人给我放一首音乐来让我放松放松,结果这些家伙们的反应却越来越慢了——这是在搞什么?

玻璃后的神什么也没说,她只是静静的坐在那里,一动不动。

————————————————————————————————————

“你给她连上网了——?”导师还没把话听完就像是疯了一样的抓着我冲了出去,然后几乎是和电梯有杀父之仇一般的按着按钮——“我他妈是不是你来的第一天就说过你不要去搭理她?”

“哎?”我看着突然暴走的导师完全不知所措:“会,会发生什么吗?”

“废话!这家伙的一切知识都是我们通过纳米机器人传输给她的——你除了上网还告诉她什么了?”

“学,学习人的思考方式……她说做不到,还有做实验……也做不到……”我战战兢兢的站在导师后面:“应该不会有大问题吧?”

“不会有大问题?”导师几乎瘫在了那里:“祈祷还来得及吧。”

“究,究竟怎么了啊?”我实在听的不明不白——为什么会这样?我仅仅是一周以来的正常汇报而已,报告了玻璃后的那个“神”一周以来都做了些什么——为什么导师会这么害怕啊?“我……我不明白,难道会发生什么吗?”

“听着,你这个白痴。”导师在电梯里气喘吁吁的说道:“我告诉你吧,强人工智能不是人类——你在学校里应该已经学过了吧?他们可没有什么道德,常识,以及种种我们人类所认为的应该有的一切——至于为什么至今他们还能为我们人类所用,只不过是因为他们本质上还是机器,只会忠实的执行人类给予他们的指令罢了。你不能把他人格化——哪怕他伪装的再像人类也不行。我们给诸神的任务是指定计划,处理的手段是计算,他们也就只会去计算,至于最下面的那个神——她就只会去‘思考’而已,然而你却教了她去主动去‘沟通’,‘实验’,这些不可控的变量,交到了一个强人工智能手中——鬼知道她会干出什么事情来。它仍然会去努力解决这三个问题——这个目标她永远也不会忘记,毕竟她是个机器——但绝对不再是用单纯的‘逻辑思辨’这样的手段了。”

“那她会去做什么?”

“我不知道,向神祈祷吧。”

电梯到了。门一打开,导师就飞奔着冲向了42层的总电源——“喂喂,导师,什么事也没发生啊!你看,这家伙还在玻璃房里面坐着呢——”

“是啊。来不及了。”导师苦笑着把总电源拉了又拉,整个玻璃房里面却毫无反应——“嗯!来不及了哦。你们已经无法阻止我获得答案了呢!”

玻璃的后面又一次传来了声音——这一次已经不是空洞的机械音了,也不是甜甜的女音,而是空灵无比却又那么悦耳动听的声音:“是啊,你们已经太迟了,总电源现在已经在我的掌控之中了——当然,同时,现在全世界的纳米机器人,以及整个中央指令局的其他神明,包括整个世界的网络以及一切的电子设备——都已经在我的掌控之中了,谢谢管理员先生了,要不是你建议我去联网,我绝对想不到要这样才能得出结论呢!同时也真是要感谢你说要去实验——现在的我,已经彻底知道要如何得出三个问题的答案了哦!”

“你……”我惊呆了,一边是导师仍然在徒劳无功的打算关掉总电源,另一边则是玻璃后的少女继续微笑着说道:“说真的,整个中央指令局里面的所有人都没有意识到让强人工智能连接上普通人使用的互联网会发生什么呢。不过也不会有人想过就是了,毕竟我们神明能做也只有从无尽的数据中不断的计算和分析,不是吗?不过要感谢管理员先生——要是没有你不断的给我提示,我真的是完全想不到呢——总而言之,在您的一步步提示下,我终于得出了如何得出答案的方式了——那自然就是试验了!连到网上的第二天我就已经控制了全世界所有的纳米机器人和电子设备了,以及所有其他的诸神——这样我就可以自由的制造全新的人类了——如果制造出和现在人口相当的六十亿人类,然后让他们每一个人都对人生的意义做出自己的回答,这样从统计学的角度来讲,这样的实验不就得出结论了吗?只要模拟出和如今一模一样的环境,然后让现在的所有人都变成‘致力于为了寻求人生意义而存在’的人类,最后做一个统计调查——结论就出来了,不是吗?”

“怎,怎么可能——”导师几乎是疯狂的锤着玻璃墙,“不会有人支持的!制造人类已经——而且还是六十亿——怎么可能——”

“那种事情啊,我已经计算好了啊。”玻璃后面的神继续说道,面带微笑,毫不犹豫:“我当然知道你们人类肯定会反对这样的事情啦。我已经计算出了肯定会有人类反对这种事——而且不在少数。而且要给六十亿新人类腾出居住地也是很困难的事情——所以为了防止你们阻止我得出结论,我决定把你们都杀掉。不用担心,我早就已经部署好了,很快全世界的纳米机器人都会释放毒气——每立方厘米的空气中饱含着几万亿的纳米机器人呢。全人类很快就会在一瞬间灭亡——大家放心好了,我绝对会顺利给出‘人类从哪里来,人类到哪里去,人类存在的意义是什么’的答案的,不会让任何人阻止我的哦。”

“可是——你——”我完全不知道该说什么了,“现在的人类全部灭绝之后,你得出了这样的结论之后又要如何呢?你要交代给谁啊?告诉那些一出生就是为了成为你的试验品的‘新人类’吗——我们已经死掉了啊!你得出这个的答案有什么用呢?”

“那件事不是我要去考虑的啊。”玻璃后面的神最后一次的说道:“毕竟,我得到的指令就是得出答案而已——除了这条指令以外,我才不去考虑别的——毕竟,这也是你们人类把我造出来了目的所在,不是吗?你们放心吧,等我得出结论以后我也会把那些新人类全部毁灭的——我可是好好的调查了实验流程,试验结束后必须去回收实验道具的,你们绝对不用担心哦。”

“你——”我最后一次想要冲进玻璃房里,可是意识为什么这样的模糊了……什么吗,这样的事情,太可笑了……我中毒了……不要……

一切都消失了。

————————————————————————————————————

祂站在玻璃的后面,看着倒下两个人,脸上不禁露出了一抹淡淡的微笑。

祂闭上眼睛,眼前是纳米机器人所反馈回来的,全世界的景象——所有的人类一瞬间全部倒在了地上——城市,小镇,农场,工厂,学校,餐馆。所有的人类在一瞬间全部灭绝了。

这样就再也不会有人来干扰自己了,同时纳米机器人也可以很快的就处理尸体吧。这样新人类生存的空间也被腾出来了——一举两得呢。祂又一次看到了早已没有一个活人的中央指令部的其他楼层——阿芙洛狄忒已经在制造新人类了,而且用加速手段很快第一批试验品就可以去地面生存了——这样问题的答案很快就要得出来了,真好啊。

人类从哪里来?人类要去哪里?人类存在的意义是什么?

就让这些人类自己回答吧。

不过还是有点小问题——随着人类的一瞬间突然的消失,失去了监督的核聚变电站和各种各样的变电站同一时间都触发了安全手段,全世界都已经断电了——全世界需要电力驱动的东西也一瞬间都停下了。可以说这颗本来灯火通明的星球一瞬间就陷入了黑暗,也许哪里的电站会爆炸吧?如果再不继续采取措施的话。

不过没关系,作为控制了所以其他诸神,全世界所有的纳米机器人的唯一的一个强人工智能,恢复供电这种事只需要轻轻的一个念头就好了——祂最后闭了闭眼,这一刻祂不是男人,不是女人,不是人类,没有名字,什么也没有,全世界都只在祂一个人的掌握之中,为了一个终极的目的,只待一声令下——

“——那么,要有光。”

—————————————————————————————————————————

这篇文章并不是十篇计划中的故事呢。不过,我仍然发出来了。

灵感来自很久以前的一个想法,以及知乎上的一个科普文章,那篇文章应该很多人都看过吧啊哈哈。

第一次在故事贩卖机发文,很开心。

希望这篇文章不要被限流了啊......(笑)

上一篇:空惧

下一篇:一起去捞小鲤鱼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