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妓女久欲

一杀手完不成任务会付出代价,这道上有一规矩,时间一到就要见血,目标的叫大血,杀手的叫小血。周廿不想出这小血,于是找了带他入职的老伙计,那是个三十多岁叫元一的男人。周廿是个职业杀手,这一次他接了一单棘手的活。雇主要求他五天之内解决目标,现在还...


杀手完不成任务会付出代价,这道上有一规矩,时间一到就要见血,目标的叫大血,杀手的叫小血。周廿不想出这小血,于是找了带他入职的老伙计,那是个三十多岁叫元一的男人。

周廿是个职业杀手,这一次他接了一单棘手的活。雇主要求他五天之内解决目标,现在还剩下三天。目标谨慎至极,仅寻到他踪迹就已经是一件难事。

元一听了周廿的描述,没有做声,只是仔细的思考了一番,然后告诉周廿,可以去见一个人,那个人大概会帮到他。

“谁?”周廿问。

“久欲。”元一说出一个女人的名字,他的眼睛里满是缱绻,像是想起了什么好时光,他接着说“她是个很奇妙的女人,你会喜欢她的。”



久欲住在一个很普通的出租屋里,在她开门前,周廿心里做了种种准备。可他没想到,门开之后,自己看到的是一张颇为稚气可爱的脸。

“找谁?”小姑娘神情有些机敏,她抬起头看门外的男人,一脸防备。周廿以为自己敲错了门,可是一个职业杀手是不会犯这样的错误的。于是他试探的说“元一让我来找你。”

听到元一的名字,小姑娘的眼睛抖了抖,用不那么欢快的语气说:“进来吧。”她穿着宽松的二道背心,胸部美好的形状毫不遮掩,显得又纯情又勾人。

周廿看着小姑娘“踢踢踏踏”的踩着拖鞋,靠近沙发然后跳上去,嘴里有一些干。

“说吧。”小姑娘开口。

“元一说你什么事都知道。”周廿觉得自己有些傻,和这样一个小朋友聊天,他又说“所以,你知道王卫军吗?”

“我知道,不过你想让我告诉你,要花一笔大价钱。”久欲突然笑起来,她看了看表,又看了看外面的天色,这时候已经暮色将近,就站起来“还有,我要忙了,你明天过来找我。”

“这么晚,你出门注意安全。”可能看在久欲是小朋友的缘故,周廿叮嘱了一句。

“我去赚钱,用不着操心。”



嫖客洗澡后出来,看见久欲坐在窗边的背影问“想什么呢?”

久欲没有回头,她坐着一动不动“想生来就有的罪。”

“什么?”男人摸不着头脑,“什么罪?”

“爱。”

“爱是生来就有的福祉。”男人表情柔和了点,他的样子看起来足以当久欲的父亲。

“爱是不平等的,于是就成了罪。”久欲说完这一句,仰面倒在床上,换了种表情“不说这个了,来,上我。”

男人愣了愣,脱了浴衣,走上前去。



当久欲清晨回家的时候,周廿正等在屋外,他把这小姑娘吓了一跳。

“王卫军?我知道,他是我的客人。”久欲说。

“客人?”

“我是做鸡的,元一那家伙没告诉你?”周廿看着这个年轻的孩子,心里复杂,不知道该怎么接话,于是久欲接着说“你是要杀他吧。”

姑娘看着周廿一瞬间紧绷的身体,突然拍掌大笑,身边满是快乐的空气,“我可以帮你把他约出来,他可喜欢我了,不过你要分我你酬劳的一半。”

周廿环顾一圈这个普通的出租屋,他应了,但有些不解“你要这么多钱做什么?元一说你攒了不少钱。”

“买一块墓地。”

“墓地?你还这么年轻。”周廿以为自己听错了,这小姑娘身上分明满是朝气,于是久欲就又重复了一遍。

“买一块很大的墓地,舒舒服服的躺进去。”她想了想,语气里平静无波,一点也不像是个二十岁出头的姑娘了。

“你还有很长的时间。”周廿尝试着接话。

“活着就是为死去,我看见了这一生的所有,这一生再长也就那个样子了。”久欲的声音软趴趴的,她又说,“明晚,我可以把王卫军约来,你别忘了酬劳。”

事情进行的顺利对周廿而言是一件好事,可是他一想到自己的钱,是给这女孩子买墓地的,心里就有些不是滋味。



王卫军没有丝毫怀疑,如约而至。

那个时候久欲正坐在酒店的床上,而周廿藏在大衣柜里,枪已经装了消音器上了膛。王卫军是个快要退休的胖子,多年的嫖赌让他身体一日不如一日,可他偏爱年轻的肉体。

当他靠近久欲的时候,身后的柜门悄无声息的打开了,周廿走出来,王卫军感到自己被一柄枪顶住,脸上满是惊慌和错愕。

周廿琢磨着该不该在小姑娘面前杀人,可是久欲却笑起来,她说“让我来吧,我想念。”

周廿犹豫了,女孩子的话他常常听不懂,想念什么呢?久欲也许会惹出乱子,可是他拒绝不了这孩子的眼神,于是掏出了另一只枪递出去。

“久...久欲” 王卫军话未说完,几枪就命中他的心口,周廿愣住,这几枪几乎无可挑剔,他重新正视这个女孩。久欲满脸的笑,可是眼睛里面兜着眼泪,紧接着又是几枪,像是在泄愤。

周廿这个时候终于反应过来,他拉住女孩,“别几把打了,跑吧,警察要来了。”

“我在他心上开了一枪。”临走的时候,久欲还疯疯怔怔的说。



周廿和久欲是一同回的出租屋,他分给小姑娘一笔钱,临走的时候久欲抽出两张票子,甩在他身上说“陪我看电影。”

表情既孤单又骄傲,周廿躬下身子去捡地上的钱。

电影里有一句台词“要么爱,要么死。”小姑娘笑的虎牙都露出来,周廿不懂这有什么好笑的,只是觉得她其实有些难过。

“这里没有爱,去死吧。”久欲缓了缓气说,她让周廿有些心疼,有些想抱一抱她。



久欲脸上似乎总是一种表情,周廿突然抛下一句“别笑了,很丑。”

久欲愣住,她当然没有停下笑容,“不笑,那我哭吗?想得美。”女孩像是在与全世界做对,她光着脚丫,把左脚搭在右脚上,过一会又把右脚搭在左脚上。

周廿就看着她幼嫩光滑的脚趾,慢慢把视线从她脚踝移到大腿,从腰线挪到乳房上,周廿压倒了她。久欲还是咯咯笑,直到周廿快要进去的时候,她才停止。

“不要。”久欲脸上没有任何表情,没有什么祈求,只是重复这两个字“不要。”

可是他们最后还是发生了关系,夜的后半段,久欲回应了这个杀手。

结束之后,周廿看这个女孩子,心上有一些愧疚,“抱歉。”

久欲又和以前一样了,就好像之前的所有抵抗都是一场错觉。她自顾自的说“其实没什么的,我总是看起来很厉害,可是说到底却弱的不行。”她语气慢慢悠悠,“伤害我的事情又多了一件,我只能选一个舒服的方式来接受它。”

“让我来照顾你。”周廿试图打断她的自言自语。

“不用,你以为上了我,就能拥有我吗?”久欲扬起脖子,像是一只垂死的天鹅,“别忘了我是只鸡。”

“你是在提醒我,还是提醒自己?”



周廿最终还是留了下来,他有些好奇久欲之前的杀人不眨眼,后来久欲说她曾经有一个爱人叫元一。

“你们上床了吗?”

“没有,我爱他。”久欲是这么说的,“上床就是爱吗?还是说看到他就会笑,梦里见到他才是爱呢?上床不稀罕,我给了他稀罕的东西。可是他不信我,谎话说多了,真话就没人信了。”

周廿不知道该如何回应,只是搂紧了久欲说“我爱你。”

“你一定经常骗人吧,你的假话说得很真。”久欲说。



天气暖一些的时候,久欲终于存够了钱,后来,她选了一个有阳光的好日子把周廿从被子里拉出来。

“干什么?”周廿的声音有些不情愿。

“去死。”久欲显得兴高采烈。

周廿一下清醒过来,他看向久欲的眼神里失望心酸交错,“你从没改变决定?即使和我在一起也没?”

“决定一旦做下就不会改变。”

“可是你让我爱上你。”周廿说。

“我们只是互相取悦,痛苦和快乐是对等的。” 久欲亲了亲周廿的脸颊,像一只蝴蝶落下。



久欲选的墓地环境很好,她在石碑边舒展的躺下,“我希望死在一个杀手的枪下,也希望有一个杀手陪我。”

她的心思很坚定,心情看起来就像是一次度假,然而周廿只有两个选择,满足她,或者看她自己动手。

“你这个小姑娘真是坏透了。”周廿笑着说。

“可不是吗?”久欲也笑。

墓地传来两声枪响。


十一


元一最后又见了一次周廿,周廿穿着很普通的衣服,气质也全然不同了,他看起来已经告别了杀手的职业,变成了一个普通人。

“她...如何?”

“死了。”

元一脸上的神情变换了很多次,然后像是失去了什么东西一样,长长的叹息一声。“你不做杀手了?”

“杀手和妓女都死了。”

“哦,那挺好。”

周廿向元一深深鞠了一躬,转身走进了汹涌的人潮里。


(完)


欢迎关注公众号:故事贩卖机

上一篇:末路行

下一篇:元素战争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