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罗独宠小毒妃 - 第八十一章

第八十一章依旧是以面纱覆面一席雪白色衣着的柳羽茉以及一身黑衣的凌雨,还有暗处的暗卫们。两人由着领路的嬷嬷一路东躲西藏的来到了偏院,虽然是偏院但好歹也是大户人家的府邸,也没有过於简陋,但是跟其他院里相比确实简陋许多,很难相信这里居然是夫人住的...

第八十一章

依旧是以面纱覆面一席雪白色衣着的柳羽茉以及一身黑衣的凌雨,还有暗处的暗卫们。

两人由着领路的嬷嬷一路东躲西藏的来到了偏院,虽然是偏院但好歹也是大户人家的府邸,也没有过於简陋,但是跟其他院里相比确实简陋许多,很难相信这里居然是夫人住的地方。

院内极为简单,连个石桌也没有,几步之遥便来到了房门口,房外只有几盆小花衬托着,只是似乎没有得到细心的照料,几乎都枯萎凋零了,房内更不用说了,只有一张床、一个衣柜、一张桌子和几张椅子,还有的椅子椅脚已经断了。

「夫人,奴才已经替您将神医带过来了,府内并没有人发现。」嬷嬷将床上那纤弱的女子扶起身来,再替她放了个靠垫,眸光慈爱无比。

「谢谢你,王嬷嬷。」床上的女子勾起嘴角淡淡地笑着,再转过头来,淡笑已然不见,有的只是淡漠「谢谢神医能够过来,我这儿简陋还望神医不要介意。」

「自然不会介意,我现在就替你把脉。」柳羽茉素手搭上床上女子的腕上,片刻后柳羽茉将手收回,望着床上女子漠然的双眼。

其实床上的这位夫人面容其实还不错的,只是长年没有保养而蜡黄了,身上又中了毒食慾不振的,自然没有好好的吃,整个人又瘦又小。

「你中了毒。」柳羽茉陈述着事实,想看看王夫人的反应,从她一进房内王夫人的眸子平淡无波,只有对着王嬷嬷才有淡淡的笑意。

谁知王夫人却是低低的笑着「是吗?」似乎是笑够了,乔了一个舒服的位子「神医此毒可解?外头那些自诩神医的,可都是说只是太劳累了,开了几副安神汤喝喝就好呢,谁知一喝就是一年。」

「王夫人体内的毒不明显若不仔细点的话很难察觉到,再者这毒已然跟随你许久,很是霸道,只怕不会就轻易治好,不过也好在夫人的一身修为抵着这毒,不然怕是夫人早就更早倒下了。」

「神医果然厉害,那女人还真以为我不知道我早就已然知晓我中了毒,我自个儿的身体我又怎么会不知道呢?」王夫人双眼微闭,再次睁开时眼底一片清明「神医可否解这毒呢?」

「我说了出来,自然知晓如何解,只是我方才说过这毒若要根除怕是需要一段时间,我等会会开一纸药方照三餐间来喝,每个月我会来替你施针排毒,三个月后在每天泡药浴一个月就会跟除了。」柳羽茉挥了挥手,而身后的凌雨早就将笔墨给备好了。

「夫人…」王嬷嬷眼角泛着泪框,一双微皱的双手覆上王夫人的手上,王嬷嬷转过头来,一脸感激。

王嬷嬷以及王夫人的互动看上去一点也不像是一对主仆,反倒是像一对母女,没想到在这座如海般暗潮汹涌的大宅邸里还有着温情。

「神医…」王夫人的脸上终於有着除了淡漠以外的其他表情,那便是迟疑,而下句话却是惊醒了感激的王嬷嬷「神医我这而儿没什么值钱的,唯一值钱的也只有这镯子,不知道神医…」

「夫人…万万不可,这是当年老夫人给您的阿…」王嬷嬷惊讶地看着那只手镯略大的挂在王夫人的腕上,王嬷嬷似乎是下定决心的跪了下去朝着柳羽茉磕头「求神医别收走夫人的手镯,奴才愿意替您做牛做马一辈子啊。」

柳羽茉急忙地将嬷嬷扶起「我并未想向夫人收取任何的银两。」

「那神医想要我替您做什么事?」不得不说王夫人不愧是在深宅里的女人,只说了这一句话就懂。

「我暂时还没想到,便先让王夫人欠着吧。」柳羽茉拿起毛笔迅速地写着「嬷嬷也可以替夫人准备些清淡的食物,毕竟夫人这阵子没什么胃口,胃不宜受到刺激,也准备的营养些。」待写完后便拿起来吹干,在递给一旁的王嬷嬷。

「那本夫人就在此谢过神医了。」

「那白羽就先行离开,嬷嬷就不必送了。」柳羽茉朝着塌上的夫人点了点头后就携着凌雨离开了。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