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罗独宠小毒妃 - 第七十八章

第七十八章是夜,一身白衣的柳羽茉与一身黑衣的凌雨,施展轻功,悄然的入了林家的某处,大树下站着一名身型硕长的少年,不过片刻,两人已然站在男子面前「林某恳求神医救救家父。」说着说着便跪了下去,不管是谁都好现在的他只求有人愿意救他父亲就好。「先去...

第七十八章

是夜,一身白衣的柳羽茉与一身黑衣的凌雨,施展轻功,悄然的入了林家的某处,大树下站着一名身型硕长的少年,不过片刻,两人已然站在男子面前「林某恳求神医救救家父。」说着说着便跪了下去,不管是谁都好现在的他只求有人愿意救他父亲就好。

「先去看看吧。」柳羽茉示意凌雨将人扶起,林孙起身后便带着两人进入林家家主所居住的地方。

房间内很阴暗,只有一盏烛火照耀着房间,唯一的一盏烛火就是离床上的人最近的那盏,由於烛火的缘故,床上男人的脸忽暗忽明,林孙一进房后还未曾将能治好父亲的人介绍给父亲知道便被床上的男人给打断了。

「出去,如果是要来医治我的话,那就给我出去。」

「爹爹!?」林孙不明所以的看着床上冷淡的父亲,一个瞬间或许是知道自家爹爹在想什么便开了口「爹爹你放心,此次为你医治的跟以前的人不一样,这次定然能将你医治好的。」

「不需要,滚!给我滚出去!不要再让我看到你带医生来这!」床上的男人说完便将头给转过去,不愿多看一眼,似乎是多看一眼都恶心一般。

男子微微闭上双眼,多少年了,有多少年,他的双腿没了知觉,连上个厕所都要人伺候,他只不过是个废人而已,从前有多少希望现在就有多少的绝望,每每来医治他的人各个都摇了头,说着判他死刑的话语。

以往他有多光鲜亮丽的站在人前,现在的他就有多难堪,以往还有所期待的等着来医治他的人,只是那些各个自诩为神医的人也不过如此,连他的病也治不好,现在他再也不想再受到任何的打击了。

「不过就是个毒而已,又不是解不了,林家家主难道不想把毒解了重新站在人前,气死那个给你下毒的人吗?面对那些人最好的办法就是活得比他们好,而不是在这里发着脾气,你难道不想报仇吗?」柳羽茉边说边走向那个坐在床上撇着头不看他的林家家主。

「现在你治不治?」该说的她已经说了,现在选择权交给那个躺在床上的男人,曾经的林家可是富甲一方的富贵人家,但在三年前这位林家家主中了毒,双腿渐渐地使不上力,他将代理权交给他的二夫人,岂知二夫人居然将能动的东西转到自己名下,带着他的儿子走了,只留了这栋房子给眼前的人。

真不知道该说那位二夫人善良还是体贴,至少没让两人露宿街头,只是没了林家家主坐镇,人心难免惶惶,虽然林家少爷也是一个经商的奇才,但终究还是太年轻了,不服他的人自然不在少数。

一边忙着商铺的事,一边又替自家父亲找神医,忙的焦头烂额的,底下的人看着林家似乎也快到尽头了,一个一个离开,剩下的也只有心腹,也让林家慢慢的没落了。

「你当真能治好我?」林业成缓缓的转过头,似是看透人世荒凉的双眼定定的看着柳羽茉,放在床上的手紧紧的握着,泄漏了紧张。

看着那紧握的双拳,柳羽茉淡淡的笑着「当然,现在我便替你看看吧。」

柳羽茉的素手搭在林叶成的腕上,双眼为闭,啧啧,下毒之人不是要他马上死,而是折磨他,不管是身还是心也好,最后带着不甘而死,不过这林家的水似乎也并非一般的浅。

盏茶后柳羽茉便收回手,林业成便紧张的询问着柳羽茉「神医,怎么样?我这腿还有救吗?」

柳羽茉撇了撇嘴「有,要是在晚下去你这腿就要废了,还有你这府邸里是该好好的过滤下人了,最近这几天有被下过毒的迹象。」这林家都成了这副模样,是该有多恨阿!

柳羽茉拿着准备好的纸笔开始书写,边写边叮咛「我开了副药,照三餐吃,还有等会教你按压的手法有事没事就按按,一个礼拜后我会再来。」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