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属里的福音使者 - 47 全球政变在下月14日

47 全球政变在下月14日1535年,奥斯曼帝国 (今土耳其) 的苏莱曼大帝下令重建耶路撒冷城墙,过程中修改了耶路撒冷的国界。然後在62个7年後的1969年,以色列前总理列维‧艾希科尔因心肌梗塞去世。再过7个7年,即2018年,是以色列复国70周年。最後...

47 全球政变在下月14日

1535年,奥斯曼帝国 (今土耳其) 的苏莱曼大帝下令重建耶路撒冷城墙,过程中修改了耶路撒冷的国界。

然后在62个7年后的1969年,以色列前总理列维‧艾希科尔因心肌梗塞去世。

再过7个7年,即2018年,是以色列复国70周年。

最后,再过1个7年,到了2025年,便完成上帝70个7年的大计,期间的2021年9月14日会爆发末世灾难,包括全球政变,最后在2025年5月14日,耶稣在橄榄山显现,拯救灾难中的人民。

2021年,全球政变爆发 ,这时期称为红马时期,全球各国归一纳入一个犹太家族统治 (小说中的新世界帝国)。

统治期间,全球人民被这个家族剥削全部财产 ,称黑马时期,及后末世流星雨、毒血疮和大地震毁灭世界,第八王崛起杀害地上四份之一人类,称为灰马时期。

至2025年9月14日,耶稣基督重现人间,拯救祂的跟从者。2021年上旬是福音传遍天下的时期,即白马时期。

PS: (62 + 7 + 1)年 = 70年。由于希伯来历法跟现代历法不同,且作者只假设用以色列复国日 (1948年5月14日) 来定出末世70年的日子,所以全球政变的爆发日 (下月14日) 可能会有延误,在2021年内爆发则大概没有错。

小说里,拜恩一家乘搭的轮船遇上末世流星雨,船头被彗星击毁,船身向前倾侧,轮船有随时沉没的危险,但船上的救生艇和救生衣都供不应求,拜恩尝试寻找别的方法逃生。

拜恩将手上3件成人救生衣分给儿子马特、妻子爱勒贝拉和班尼迪克的妈妈翠丝:“快,穿上救生衣!”

现在只剩3个人没有救生衣。绰号连环杀手亚历山大本身是军人,熟水性,不必救生衣,拜恩自己也懂游泳,只是两个5岁小孩没有儿童救生衣,包括班尼迪克和那个与父母失散的小孩。亚历山大向拜恩提议:“你和我一起抱住两个小孩一起游上岸……”

拜恩呆滞一下:“这里离岸至少10公里,我应付不来……”亚历山大是特种部队队员,体能足以应付10公里,也受过拯溺训练,但拜恩没有把握。

忽然,有一个以色列藉男子从甲板缓步来到走廊,站在拜恩面前,他轻抚胸前一个看似熟睡的小孩,可能是他的儿子,他对拜恩说:“你们的孩子,用我儿子的救生衣吧!”

拜恩众人感到莫名其妙,难道你的孩子不用救生衣吗?

以色列男人默然不语,神情哀伤,慢慢为孩子脱下儿童救生衣,直至孩子的手从救生衣间垂下来,死寂地摆荡几下,爱勒贝拉才意识到那个孩子已经失去生命迹象。

以色列男人将儿童救生衣递给拜恩,然后默默离开,马特彷佛听到几稀啜泣声。

拜恩接过儿童救生衣,一边帮班尼迪克穿上,一边对他说:“班尼迪克,叔叔会带着你,我们要离开这里。”班尼迪克虽然只有5岁,但也明白这艘轮船快要沉没。

站在消防箱旁边,有一位老婆婆同样无法登上救生艇,也找不到救生衣,她扶着拐杖,跟白头老人说:“我走不动了,我留在这里吧!”白头老人回应:“这样,我们一起留在这里吧,耶稣会保守我们……”白头老人将老婆婆抱在怀里,互相支持。

生命路上,每个人都有不同抉择,但不是每个抉择都有对错之分。不论离开或留下,关键在于这是否你的个人决定,且看下决定时你的信心紮根在哪里?

面对黑暗同样要有信心。在惶恐与哀怨声中,有一个捷克青年沉默地躺在走廊上,他脸上以至全球都有被玻璃割伤的伤痕。走廊上没有人理会他、帮助他,直至白头老人从暗角中发现他。

白头老人行动尽管不便,仍上前想扶起他:“年青人,你怎么了?”

老婆婆见这位捷克青年血流披面,即从背包中取出黄药水,为他治理伤口。捷克青年躺在地上无法起来:“我的踝关节脱位了,站不起来……”

白头老人不敢乱动捷克青年的身体,只要求四周的人腾出空间:“麻烦大家让开一点,这位年青人踝关节脱位了,这里有没有医生?有没有人懂急救?”

对陌生人向来极度冷漠的亚历山大终于踏出人生热情的一步,他上前:“我帮你踝关节复位 ……会有一点痛……”

捷克青年表情痛楚,但听见有人愿意伸出援手,也忍着痛躺直身体,好配合别人帮助自己,白头老人和老婆婆安慰他:“年青人,忍耐一下,复位后便没事。”

亚历山大见捷克青年准备好,便为他踝关节复位。亚历山大在军训期间学习过处理关节脱位,他给捷克青年屈膝关节,足背伸,以进行牵引,当距骨与胫骨前下唇解脱后,即推距骨向下和向后,以完成复位。

过程的确很痛,但复位后会好一点,捷克青年惨叫一声后,很快平静下来。只是在轮船上亚历山大无法找到石膏给他固定脚踝:“暂时不能动,我帮你找木板给予固定。”说罢他又独个儿去找木板和钉子。拜恩不想亚历山大离开,但他知道无法劝阻这个冷漠的男人。

白头老人在旁安慰捷克青年:“我是来自德国的,你从哪里来?你面上的伤痕从何而来?”

捷克青年:“我来自维也纳,我本身是失明的。当我听见广播逃难指令后,便随着人声方向逃走,混乱中我被人推到一处,忽然有一个巨浪打到船身来,船身剧烈摇晃,我的身体被抛到一幅玻璃上,玻璃破碎,碎片割在我脸上。之后,好不容易爬到这里来......不过,多谢你们帮助我。”

全球海上都落有流星雨,大地震造成海啸,海上波涛汹涌,大地亦无幸免,山崩地裂,摩天大楼以骨排式崩塌,这场灾难要维持好一段时间。

然而灾情对第八王来说是机遇。这时候,第八王趁机发动叛乱,派兵攻打新世界帝国的城邦,从中国到俄罗斯,再到伊拉克等中东各行省,以至欧美非洲各地。全球不少人呼应第八王号召,发起暴动,政府大半官员表明归顺第八王,纷纷更换建筑物上的国旗,让旗帜在灾情和哭号中飘扬。

整场叛乱是由第八王处心积虑策动,为要推翻新世界帝国,以建立一个更仇恨的帝国。人民走上街头屠杀反抗者,此时一颗直径超过100米的彗星打在帝国总部上,整座建筑物毁于一旦。大批民众见帝国总部整座崩塌,即一涌而上,抢夺当中的物资。

正如圣经预言:“巴比伦啊!你所贪爱的果子离开了你,你一切的珍品美味和华美的物件,也从你中间毁灭,决不能再见了。贩卖这些货物和藉他发了财的客商,因怕他的痛苦,就远远的站着哭泣悲哀。”

全球各个参与叛乱的人都按照约定,执行指定行动,这些动作并非单纯地拿起枪炮向帝国开火,而是由第八王策划,当中不同人有不同动作。

叛乱爆发前,他先暗地跟大批帝国官员签下盟约,为要联合起来推翻帝国。每个签约者都是整场叛乱的棋子,每只棋子关系紧扣,构成一个暴动进程,以发动一连串互相推动的叛乱程序。

有些签约者甚至不知道自己的动作为何,不知道自己正在参与叛国。例如一个签约参与叛国的高级官员,当收到第八王号令后,只须即时出访外地,让冈位闲置。当帝国出现暴动时,刻意让缺乏经验的官员接手处理暴动,以降低政府处理大规模暴动的能力。

在2021年9月14日的中国,同样要面对类似的叛乱。作者估计,新世界帝国第6任继承人的盘算是,中国政府面对创新而抽像的攻击时,反应相对慢热,换言之,要夺取中国政权,攻心为上。

作者估计,在中国共产党内,现时已有大批与帝国继承人暗地签下盟约的官员,准备好推翻新中国。然而要应对有关人脉的叛乱部署,最理想是未雨绸缪,意思是应预先安排好一些紧急人事管理的机制。

例如在本年9月到12月期间,中国共产党的所有官员,上至领导人,下至地方官,都要参与“短期性调职”或“短期性停职留薪”的机制,机制中以抽签方式决定谁是该轮参与者和其参与日期为何。

被抽中出席短期调职或停职的官员必须在第二个工作天开始调到另一个部门或地区工作,或于停职期间必须停止一切职权,直至到期日为止。这个机制的目的是要打乱幕后发动叛乱的人的人脉网络,切断全球政变的连续性。

虽然机制会对政府运作构成短期妨碍,过程也吃力不讨好,甚至对应对全球政变来说,有种渔翁撒网的感觉,但对中国以至全球政府来说,是磨练机会,既能提昇政府灵活性、部门协调性和官员见识,也能增强官员营运帐目透明度。

再者,类似的方案可以多构思至5-20个。这对差不多签齐叛国盟约、准备发动全球政变的幕后策划者来说,是一场千变万化、天天不同、反攻心的赌博。

新世界帝国对发动全球政变可谓只许成功,不许失败。若是延迟发动政变,等同毁约。若重新部署,又要多等3年。3年又3年,全球政变的成功率只会持续下降,难望回升。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