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禹】

·张极一直都对张泽禹很温柔,包括在做爱时也是。 最近张泽禹发现张极真的特别贫,老是说他好可爱或者摸他两把来调戏他。张泽禹有一次问起来,张极只是说,“文哥告诉我的。”九敏,极禹跟着文轩学谈恋爱实锤。不行,不能一直在恋爱中处于被动状态了,小宝要反击! 这天晚上...

·张极一直都对张泽禹很温柔,包括在做爱时也是。

最近张泽禹发现张极真的特别贫,老是说他好可爱或者摸他两把来调戏他。

张泽禹有一次问起来,张极只是说,“文哥告诉我的。”

九敏,极禹跟着文轩学谈恋爱实锤。

不行,不能一直在恋爱中处于被动状态了,小宝要反击!

这天晚上,张泽禹推开张极房间的门,朝张极的床走过去。

张极还没睡,但是当他看见眼前的这一幕,简直想喷鼻血。

被粉丝们成为人间真狗狗的张泽禹现在就站在张极的床边。他没有穿裤子,只穿了一件白衬衫,衣摆刚好能盖到大腿根。

张泽禹现在看上去比平时更可爱,他的脸上染上了掺带情欲的粉色,那双狗狗眼尤其勾人,还不时伸出舌头舔舔自己的嘴唇。

该死,张泽禹身上的衬衫还是半湿的,胸前的两点缨红被张极看的一清二楚。两条修长白皙的细腿从衣摆下伸出来,太让人把持不住了。

张极看着眼前的张泽禹,顿时讲不出话来,小小极也悄悄咪咪的抬起了头。

还没等张极缓过神来,张泽禹就爬上了张极的床,抬腿跨上了张极的腰。

张泽禹俯身吻上张极的唇,毫无章法的舔舐着,还撬开张极的贝齿,舌头伸了进去。

张极反应过来,立刻扣住张泽禹的后脑勺,继续加深这个吻。张极马上反客为主,纠缠住张泽禹的小舌,一直到张泽禹憋的红着脸拍打张极的肩膀,张极这才放开他。

“小宝,你今天怎么啦?” 张极十分迷惑

“嗯…轩哥说你们这种男人都喜欢这样的。”

“轩哥都教了你些啥啊,教你怎么勾引我?小宝,我是一个正常的男人。你知不知道,你这样穿着出现在我床上会让我忍不住想操死你。”

“还不都是因为你总调戏我!不是对着我说些不要脸的话就是在我身上摸来摸去,所以我才会去让轩哥给我支招儿啊…”

噗,张极真心觉得,自己的小宝贝也太可爱了吧。

“可是小宝,你想过这样在我的理智上蹦迪的后果吗?”张极一边说着,一边来回抚摸张泽禹的玉腿,另一只手有一下没一下的按着张泽禹的小穴。

张泽禹立刻就明白了张极要做什么,软软糯糯的开了口,“那个…轩哥说,如果…如果要做的话,要先扩张和润滑的…”

“小宝怎么懂这么多啊,小宝好棒哦。”张极说着,就把手绕到张泽禹身后,准备帮他扩张。但是张极突然意识到,这里没有润滑剂。张极和张泽禹平时都不做,房间里也都不备这些。

张泽禹从衬衫口袋里摸出了一小管润滑剂,“可以用这个…”

得,好家伙,不用问了,必然是宋亚轩给他的。

张极看着眼前的张泽禹,心里喜欢的打紧。

张极先细心地在张泽禹的小穴涂上润滑剂,慢慢的把一根手指插了进去。没成想才进去一个关节,张泽禹就轻呼了起来。

“嗯啊~唔…疼…”

说出来你可能不敢信。张极和张泽禹在一起这么久了,张泽禹这才初经人事,之前张极从来没有碰过他。原因呢无非就是张极不舍得,他不想让自己的小宝贝受伤。要不是这次张泽禹自己勾引他,送上门来给他操,张极还能禁欲更久。

“宝宝,放松,你太紧啦,我手指都进不去。”张极明明是在安慰鼓励张泽禹,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听起来就是那么羞耻。张泽禹害羞的把脑袋埋进了张极的颈窝,屁股也顺势放低了。

“宝宝,屁股抬高一点,不然不好扩张。”张极明明知道张泽禹最受不了张极贴着他的耳朵压低声音讲话,真的太让人着迷了。

“嗯啊…哥哥…我,我怕…”张泽禹已经在微微发抖,未经开发的禁地更加紧致。

“宝宝不怕,等一下就舒服了。”张极继续往张泽禹的小穴上涂抹润滑剂,耐心的慢慢扩张着。

好不容易扩张到可以容纳下四根手指,张极却突然把手指从张泽禹身后抽出来,身子往床边挪了挪。

张泽禹以为张极不想要他,急了,扶着张极的肩就准备往下坐。

张极眼疾手快的握住了张泽禹的腰,停止了他的动作,“宝宝你别急,我不走,我就是戴个套子。”

虽然说张极讲的话也没有很荤,但还是听的张泽禹害羞到小脸通红。

张极开始慢慢往里挺进,张泽禹已经扩张好的小穴还是太紧涩了,张极进入的十分吃力。

张泽禹低头看里一眼两人的交合处,天哪,张极的家伙也太大了吧,这真的吃的进去吗。

张极挺弄了一会,开口问张泽禹,“宝宝,你是第一次对吧。”

张泽禹以为张极不相信他是第一次,眼里还带着刚才被顶弄出来的泪水就解释,看起来楚楚可怜,活生让人心疼,“我真的…我真的是第一次…”

“我知道,我知道宝宝,我知道你是第一次。我只是想说,嗯…既然你是第一次,那我就不戴套了。”张极安抚完张泽禹的情绪,把性器拔了出来,将套子取了下来。

还没等张泽禹歇一会儿,张极又重新挺身而入。

张泽禹好像会无师自通床上功夫,张极简直觉得他叫的太好听了,“唔~嗯啊~哥哥…哥哥轻点~要,要坏掉了…哼啊啊~”

“宝宝,你最好不要乱叫,你越迷乱我越想把你给操坏。”

“可是…呜呜啊~嗯~我…我忍不住…好,好舒服~嗯啊呜呜…”

妈的,太勾人了。

张极用他仅存的意志不断的提醒自己,宝贝还小不可以太过分,冷静冷静冷静。

张泽禹好像恃宠而骄一般,完全意识不到,还是忍不住动情的发出妩媚的娇嗔。

张极真是太宠张泽禹了,在床上也不例外。说轻点就轻点,用力就用力,说慢点就慢点,快点就快点,说不讲荤话就不讲荤话。

“嗯啊~呜呜…哥哥~我,我好喜欢你…唔嗯~啊~”

“我也是啊宝宝。”

张极不想只顾着自己爽,他更想让自己的宝贝儿享受舒服的第一次。

张极在张泽禹体内抽插了几百下之后,性器有了要喷射精液的感觉了。张极正准备抽出自己的东西射在外面,张泽禹拉住了他。

“呜呜…射在,射在里面嘛~好,好不好…求你了,老,老公…嗯啊~”

张极心软,就没有离开张泽禹的小穴,直接射在了里面,张泽禹的肚子被精液撑起了鼓鼓的一小块。

“嘻嘻…这,这里面会不会,嗝,会不会有小宝宝…”

张极马上抱起张泽禹走去浴室清理。

“不可以宝宝,我只要你一个宝宝。”

张泽禹好开心。

他觉得,张极真的好温柔。

上一篇:阴阳先生·画中人

下一篇:鲸鱼岛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