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霖】牛奶

纯搬运“贺儿,翔哥抱抱。”贺峻霖被严浩翔从马嘉祺的怀里拉出来,被严浩翔整个人抱在怀里,贺峻霖的腿夹住严浩翔的腰,下巴抵在严浩翔的肩膀上。“贺儿,让张哥香一口”张真源跟严浩翔的后面,面前就是贺峻霖的一张脸,天知道出外务的这几天张真源和严浩翔有多想贺峻霖。张真源低...

纯搬运

“贺儿,翔哥抱抱。”贺峻霖被严浩翔从马嘉祺的怀里拉出来,被严浩翔整个人抱在怀里,贺峻霖的腿夹住严浩翔的腰,下巴抵在严浩翔的肩膀上。

“贺儿,让张哥香一口”张真源跟严浩翔的后面,面前就是贺峻霖的一张脸,天知道出外务的这几天张真源和严浩翔有多想贺峻霖。张真源低下头在贺峻霖的唇上落下一吻。

“还是那么甜。”

严浩翔抱着贺峻霖和张真源坐到车的后排,丁程鑫最近刚拿了也是唯一一个拿了驾照的,所以只能让丁程鑫来开车,马嘉祺坐在副驾驶。

“丁哥,你悠着点开啊。”

贺峻霖在后排严浩翔的怀里调侃着丁程鑫。

“你丁哥的车技必然是杠杠的,不然贺儿昨晚怎么会叫的那么娇呢。”

丁程鑫反调侃回去,惹得贺峻霖害羞地直往严浩翔怀里钻。

马嘉祺在前排刷起了微博,突然看到了什么东西,迅速地点击屏幕保存然后给张真源发了过去,后排的张真源看到马嘉祺给自己发的东西,眼中带着狡黠对着扭过头的马嘉祺示意自己收到了。

五人到了超市迅速地买完东西,最后到了买牛奶的地方,挑好一箱纯牛奶,然后马嘉祺提着牛奶对着贺峻霖说了一句:“晚上我们带你玩点好玩的。”

贺峻霖被马嘉祺突然的这一句搞得有点懵,但听到有好玩的还是很高兴,小兔子完全不知道自己晚上即将面对什么。

回到家马嘉祺把严浩翔和丁程鑫拉到一边给他们看自己的手机,三人看完意会对视一笑。

晚饭后,丁程鑫催着贺峻霖去洗澡,这样的事情发生过很多次了,所以贺峻霖也没有怀疑,趿拉着步子就往浴室走。

马嘉祺将纯牛奶从冰箱里拿出来倒进杯子里放到微波炉里热了热,严浩翔将贺峻霖放在浴室门口的睡衣换成一件宽大的白衬衫,张真源将大通铺的床单换了一遍,丁程鑫将自己珍藏的草莓味润滑剂拿了出来,一切准备就绪,就等着小兔子洗完澡了。

贺峻霖打开浴室门捞了捞自己的睡衣,睡衣没捞到就捞着了一件白衬衫,贺峻霖整个人都懵了,不对啊,我明明放的是睡衣啊,我的睡衣呢?我那么大的睡衣呢!?

没办法,贺峻霖只能套上白衬衫,想着得赶紧跑回自己的房间换衣服,刚出了浴室门准备冲刺跑回自己的房间就被马嘉祺提住了后衣领。“阿霖,说好了带你玩好玩的,走。”

“那个马哥,能不能等我去换件衣服阿。”

“不用,就穿这个就可以。”

马嘉祺看着贺峻霖暴露在空气中两条白晃晃的细腿,立马起了反应,不容抗拒地将贺峻霖拦腰抱起,贺峻霖还处于懵逼的状态就被带到了大通铺,被马嘉祺直接扔到柔软的床垫上。

“马哥你干嘛啊!”

贺峻霖双手撑床支起身子,定睛一看,好家伙,马嘉祺丁程鑫张真源严浩翔都在,贺峻霖突然意识到了什么,扑腾着双腿就往后退,直到后背撞到了墙上。

“你们……你们别乱来啊……”

四人逐渐靠近贺峻霖,贺峻霖像只受惊的小兔子一样双手抱胸警惕地看着四个人。

“今天晚上是该轮到马哥了吧?”

“嗯,马哥下来换浩翔和真源吧,补上你们上次错过的。”

“行。”

四人打着商量完全不争取贺峻霖的意见,马嘉祺一把抓住了贺峻霖细小的脚踝将贺峻霖拉到自己身边,脚踝骨明显地有点硌手。马嘉祺的手顺着小腿抚摸到膝盖处,手指的温度通过皮肤直传大脑。

“马哥……四……四个人真不行……”

贺峻霖颤颤巍巍地说,他想起来上次三个人自己第二天就直接下不了床了,四个人自己的腰还要不要了。

“没关系阿霖,我会轻点的。”

说着马嘉祺抓着膝盖让贺峻霖更靠近自己一点,从枕头旁边拿出一条领带将贺峻霖的双手抵过头顶绑住,低下头温柔地亲吻了细瘦的手腕,手指解开衬衫第一颗纽扣,鲜红的印记,白色的皮肤,无一不吸引着马嘉祺。

解开第二颗纽扣,两颗殷红的樱果,暴露在冷空气中很快就硬起来,略有起伏的两团软肉。丁程鑫从背后递过来一杯温热的牛奶。马嘉祺将贺峻霖拉起来身体半倾斜,接过牛奶,丁程鑫顺势上了床从被后捏住贺峻霖的下巴强迫兔子转过头来交换了一个色情且湿润的吻。

牛奶从胸脯流下,滑落到小腹,马嘉祺低头含住两颗樱果,细细舔舐着还未消逝的牛奶痕迹,从胸口处一路向下,软嫩的唇瓣,温热的牛奶,色情的舔舐,让贺峻霖堕入欲望的深渊。

“嗯……哈……别……别这样……”

牛奶被丁程鑫从背后倒入贺峻霖的锁骨窝里,有几滴从锁骨滑落流过胸口被马嘉祺接住,丁程鑫埋头在贺峻霖的肩窝处,用舌尖勾勒锁骨的形状将快要溢出来的牛奶卷入口腔。

“嗯……好痒……丁哥……”

“小朋友要多喝牛奶哦。”

说完马嘉祺含了一口牛奶,捏着贺峻霖的下巴吻上水淋淋的红唇,舌尖将牛奶从唇瓣相接处抵过,牛奶味充斥着两人的口腔,马嘉祺的舌头将贺峻霖的舌尖挑起,未喝下的牛奶从嘴角流出划过下巴划过脖颈被丁程鑫一口含住。

“唔阿……”

丁程鑫退后放开贺峻霖,马嘉祺将贺峻霖整个人翻过来呈跪趴姿势,牛奶从蝴蝶骨处倒下,说着脊背流线滑到腰窝处,衬衫扣子全部被解开,松松垮垮挂在贺峻霖的臂弯处。马嘉祺顺着牛奶流痕轻轻舔舐,最后在腰窝处停下,贺峻霖的腰特别敏感,湿润的感觉直接让贺峻霖软了腿。

马嘉祺挤了一坨润滑剂在手上,草莓味漫开与空气中的牛奶味交缠,手指探向小穴,已然有些许肠液从穴口流出。

“阿霖真是天生挨操的身子,这就流水了?嗯?”

“闭……闭嘴……”

贺峻霖当然感受到了自己的反应,这副身子已经被六个人调教地完完全全成了适合做爱的身子。当马嘉祺和丁程鑫碰自己的时候就已经有了反应了。

马嘉祺也不打算再逗贺峻霖了,手指从穴口处探入,按压着紧致的穴口肉壁,只能艰难地探入一根手指,异物感让贺峻霖流下了生理盐水,手指慢慢地模仿起性交动作,慢慢探入第二根,第三根,直到贺峻霖的异物感消失。

“马哥……可以了……”

本来今天就该轮到马嘉祺了,贺峻霖也没什么好说的。马嘉祺捏了捏贺峻霖的两瓣臀肉,释放出自己的小小马,已然硬的发烫了。龟头在穴口处摩擦,热度刺激着小穴,仅仅是探入一点点,贺峻霖就已经受不了了。

“不……不行……太大了……啊……”

马嘉祺低头吻上贺峻霖的腰窝,安抚似的吻吸引了贺峻霖的注意力,同时马嘉祺直接插入一半。

“啊……疼……”

感受到贺峻霖身体的颤抖,马嘉祺停了下来,手掌探向前方握住小小贺,上下撸动着,前后两端的刺激让贺峻霖快要疯掉了。

“嗯啊……不行……哈……嗯……”

等到贺峻霖逐渐适应马嘉祺才抽插起来,马嘉祺总能很快地找到贺峻霖的敏感点,碾着敏感点疯狂的抽插,囊袋在穴口处拍打,草莓牛奶味的空气,电流般的快感让贺峻霖有些喘不上气。

“嗯啊……哈……要……要坏了……”

粗大的性器前端再次碾过敏感点,贺峻霖脑中一白,透白色的液体浸上床单,贺峻霖被操射了。

“阿霖太适合做爱了,竟然直接被操射了。”

打桩机一般马嘉祺不知疲惫地抽插着,终于,最后一下进入深处射在贺峻霖的里面。穴口已经红肿,淫液从穴口处流出,极其色情。

严浩翔立即补位放出自己看的硬的不能再硬的性器就着马嘉祺的精液和草莓味的润滑剂插了进去。高潮后的失神和快感让贺峻霖有些迷糊,马嘉祺出去后空虚的小穴立刻被严浩翔填满。

“霖霖宝贝是甜的呢。”

严浩翔咬上贺峻霖的脖颈留下了一个自己的印记。严浩翔在性事从来都不多说,就是埋头苦干,九浅一深的技巧让贺峻霖惊叫连连,时不时地摩擦过敏感点让贺峻霖快要发疯,视线模糊什么也看不见。

“嗯啊……严浩翔……啊……哈啊”

严浩翔总是很会照顾贺峻霖的前端,手掌附上性器就开始随着自己抽插的速度开始撸动,这下真的让贺峻霖快受不了了。

“嗯啊……不行了……要……要坏了……”

贺峻霖再一次高潮,射在严浩翔的手上。严浩翔将比上一次还要透明一点的淫液涂抹在贺峻霖的腰上,然后低下头将精液一点一点舔干净。

“霖霖宝贝是草莓味的。”

“嗯啊……才……才不是……”

高潮后的失神被严浩翔的抽插又拉了回来,贺峻霖觉得身体已经不是自己的了,温热的感觉从小穴里传出,严浩翔同样射在了贺峻霖的小穴里。这下穴口更加泥泞不堪。

张真源将严浩翔退出去后就倒在床上的贺峻霖翻过来,让两条小腿搭在自己的肩膀上,毫不费力地就直接插入。

“啊……还……还来……真的……快不行了……”

两条小腿在张真源的肩膀上耷拉着,贺峻霖用被绑住的双手套住张真源的脖子。

“张哥……你……你亲亲我……”

贺峻霖喘着气将唇瓣递到张真源面前,张真源看着送到嘴边的小兔子,想着哪有不吃的道理,舌尖交缠,发出啧啧水声,下神拍打,润滑剂冒出白色的小泡沫,情欲占满了这里的每一个人,他们都馋贺峻霖的身子,小兔子真的太软了。

张真源想着,下身的力气毫不减小,横冲直撞让贺峻霖快要虚脱了。他撑着力气承受着身上人深沉的爱意,听着这场性事里每个人沉迷的声音,贺峻霖想着,自己现在一定是一只红烧兔头。

张真源见贺峻霖有些走神,不满地冲着敏感点深深地撞了一下,让贺峻霖因为没力气而小下去的声音又提了起来。张真源这个人床上没有床下温柔,但却是这六个人里最温柔地一个,他最会照顾贺峻霖的感受,让慢一点就慢一点,让快点就快点,不让做就不做。

“张哥……你可以用力……”

贺峻霖眯着的眼睛看着张真源有些隐忍,想着都到这地步了干脆再绝一点,张真源听到这话开心地点了点头。

“这可是小贺儿你自己说的哦。”

张真源将贺峻霖有些滑落的小腿重新调整,然后双手握住贺峻霖的腰身,开始用着自己的力气抽插着,贺峻霖突然有点后悔。

小兔子在张真源射了之后直接昏睡过去,丁程鑫不忍心再折腾贺峻霖,看着贺峻霖的睡颜和细白的两条腿自己撸了出来。

四人心照不宣的这次没有带贺峻霖去清洗,贺峻霖的身上不仅是草莓牛奶味,还有四个人的味道,满满的精液将贺峻霖的小腹凸起一个幅度。

草莓牛奶味的小兔子谁不爱呢?谁又能把持地住呢。

上一篇:不伦(叁)

下一篇:不伦(贰)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