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莉丝 中国商人 - 0

船慢慢地驶进港。下锚。很快,一窝蜂的乘客推挤但有秩序地下船。接送员扯了扯领口,让燠热有个出入。海风吹来凉爽,天有阴霾。他有点头昏,领口格外的紧,要是他的老板再不下来他可就要受不了。终於,他走在人群最后,三个随扈随侍。这高人一等、驼背,手脚很...

船慢慢地驶进港。

下锚。很快,一窝蜂的乘客推挤但有秩序地下船。

接送员扯了扯领口,让燠热有个出入。海风吹来凉爽,天有阴霾。他有点头昏,领口格外的紧,要是他的老板再不下来他可就要受不了。

终於,他走在人群最后,三个随扈随侍。这高人一等、驼背,手脚很长,带了副眼镜,精明的商人。手指结实有力,掐指能把人捏碎。牙齿洁亮、发际线随着岁月退到头顶,有黄种人的扁脸。接送员咽下口水,他尤其受不了那平静平和的假笑,当他一眦,好像知道你心中最不想揭露的秘密。他见到接送员,那笑容加深了。

「很荣幸见到你,阁下……」

「我以为他会亲自向我报告。」

「罗契先生有要事,所以……」

「他是不敢见我吧。」余辙瞧着自己的指甲。他正要辩解,却被余辙戏谑的神色打断。「多严重?」

「阁下,不是你想的样子。事情太棘手了,拉瓦伦不知用了什么方法让他们团结在一起。」

「不幸、不幸。」

「我相信,只要给罗契先生一点时间,他一定可以……」

「你如果再废话,就回家陪孩子吧。」

「阁下。」要不是这里大庭广众,他早就下跪了。-

「他在哪里?」

破门的情景,罗契拿床单抵住身体,女伴还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光寒冷的曝射。两名随扈把他痛打一顿,揪下床。那女的余辙认为有必要好好了解一下。看着这废物奄奄一息的在自己跟前,他觉得那长满毛的大肚腩很是有趣。

「一有压力你就找情妇诉苦?」

「阁下……」罗契嘴里都是血,求饶着。「拜托,求求你,不要……抛弃我。那只是一个意外。」

「中年男人的裸体实在猥亵,不过以这样的形式会面倒也很屈辱。」

「求你,阁下,我不想……拉瓦伦这个人很狡猾,他比你想像的还要厉害。」

「两个月。我回来什么都没了。你竟敢求我原谅?」

「我……阁下开恩、阁下开恩啊!」

「要是我,」他拎起那缩在脚落,软弱无力的女人。她毫无抵抗,任由他摆布。他皮笑着,大概是被下药了。「就会好好在家陪老婆。」他啐了一地。「婊子味。」

他要其中一个随扈好好问这女人都把在床上听到的消息给谁。

罗契仍趴在地上,不敢抬头。

「所以我就说,这些白皮肤的没一个可信。」他脚踩在罗契的头顶,系起鞋带。

「我很生气,罗契。原先我就不指望你,但是你连拖都拖不住。要是你太太知道你在这里都在做什么,你的岳父应该不会给你好脸色吧?」

他紧抱余辙的大腿,痛哭哀号。「求你放过我吧,阁下。我对你也算是尽心尽力。」

余辙皱了下眉头,旁边的随扈又罗契痛打一顿。

「野蛮人。」他厌恶的说。「别把他打死,我要他痛苦。」

他步出俱乐部,理理领带。「该是把这些金鱼一网打尽。」

上一篇:艾莉丝 中国商人 - 1

下一篇:返回列表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