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仇路 - 父仇路 第二章

天缺,一个神秘无比的存在,关於他的真面目,江湖上众说纷纭,有人说他是个纪律森严的组织,有人说他是个善於易容的的绝世高手,甚至有人说他是朝廷训练出来的杀人机器,准备用来一统整个江湖。然而,没有任何人想得到,所谓的「天缺」,只不过是一群受过创伤...

天缺,一个神秘无比的存在,关於他的真面目,江湖上众说纷纭,有人说他是个纪律森严的组织,有人说他是个善於易容的的绝世高手,甚至有人说他是朝廷训练出来的杀人机器,准备用来一统整个江湖。

然而,没有任何人想得到,所谓的「天缺」,只不过是一群受过创伤的残人相惜而聚集成的团体。

「啊!」又一个敌人倒下,雷鸣如虎啸震惊天地,狂怒的电光於夜空中穿梭,豆大的雨滴打在臂膀上,滑落的污血与地上的残驱搅成一团,千刀刮骨的疼痛早已麻木,照理来说受这么重的伤早就死了,就算是威震天下的「笑送终」此刻也到达了极限,支持他不倒下的唯一理由就是他怀中熟睡的小娃。

看着数不尽的黑衣人,黎檼不断冲杀,直到他看见远方飘来的一道身影,他笑了,他知道,这场拼上性命的的尘战是他赢了,随着一排排的黑衣人倒下,黎檼的意志也越来越薄弱,最后的感觉是一双枯瘦但温暖无比的手掌扶住了他,之后就只剩下深沉的黑暗了。

晨曦透千年古木的叶隙,在土地上化成亮丽的光点,为森林带来一天的生机,高耸的峭壁,瀑布如龙奔腾,在山腰盘踞成墨绿的深潭,潭边有座小寺院,激流入水声不断,为庄严的环境凭添几分禅趣。

房中,黎檼解衣盘坐,露出残缺但坚实的上躯,几天的休养让他气色好了不少,背后一老和尚正在治疗着他的伤口。

「大哥,你说该怎么办?」感受着右臂伤口传来的疼痛,黎檼的目光望向一旁瞪着水灵灵大眼睛的婴儿。

老和尚面带微笑,深沉睿智的双眼看着远方蓝天,似乎没有听到黎檼的问题。

「大哥,你多年清修有所领悟我知道,只不过小弟鲁钝实在是……」黎檼见老和尚不说话,以为对方又在用那令人摸不着头脑的「禅机」回答他了。

「蝉噪林愈静,鸟鸣山更幽,一别多日,大哥雅兴不减当年啊!」黎檼话音未毕,整齐的马蹄声自远而近,停在了寺院正门,披甲带刀的侍卫目光神气,有几人太阳穴高高鼓起,显然内力以修练到了一定程度,高大的马车被这群精锐给保护在了正中央,半晌,一位身着华服的英俊少年从车上走了下来。

「可是五弟?」黎檼虽於屋中无法眼睹,只是熟悉的声音让他在一瞬间认出了来人。

「正是。」听到黎檼的叫唤,少年轻笑两声,脚步轻跨,移动到了房门前。

「两位哥哥别来无恙,嗯?」少年笑迎门中走出的二人,只是当他见到黎檼的右臂,脸上的笑容顿时僵住了。

「说来话长。」感受到少年的目光,黎檼摇了摇头,不再多说。

「嗯,话说大哥,您要的情报我都给您带齐了,只不过您老为何如此坚持要再过目……」直视黎檼的眼眸,少年点头,重拾笑容,默契的将话题带开,自腰间掏出一迭文件。

老和尚迅速伸手抢过,打断少年的话头,垂头细读,没有人注意到他眼中一道精光闪过。

「大哥,这些是?」黎檼好奇的问道。

老和尚将文件交给了黎檼,拍了拍青年的肩膀,似乎在说着「做的不错!」。

「呵……呵呵,大哥吩咐,睿岂敢不尽心尽力?」睿干笑两声掩饰方才呆滞原地的尴尬,随即拱手接下这个称赞。

当两人交谈甚欢时,黎檼在旁翻看手上的文件,随着一页页纸张堆迭,他的脸色愈来愈凝重,因为纸上所写的全都是关於江无痕亲近之人的讯息,换句话说,就是计画中小娃的最佳归宿,只不过这些人的下落不是被杀了就是失踪了,这对於黎檼无疑是不乐见的。

现下该怎么办?撒手不管?对於婴儿来说无异於亲手杀死他,就是违背了当初的约定,托人扶养?找谁抚养去?至於剩下的路似乎只是下一条了,想到这黎檼就一阵头痛,举起手就向身旁的石桌拍下,不料自身伤势未癒,这下不仅石桌毫发无损,还使得自身血气一阵翻腾,呼吸素乱,险些晕了过去。

「这暴躁的性子再不改,总有一天得要了你的命。」就在这时,一男一女自正门不远处缓步而来。

受命把守寺院的众侍卫见到来路不明的两人,当即戒备了起来,只见那女子莲步轻移,轻松越过守卫往寺内走去,飞雪般的脸蛋,月眉星眼,配上纤细的身姿,青丝白裳随风飘舞,出尘的气质恍若天仙下凡。

仙子迅速移身至黎檼身旁,玉手扣住其左臂,纤腰一转,将黎檼壮硕的身躯轻放於地上成「大」字形,紧接着双手由足至顶连点束骨、太溪及多个穴位,使黎檼的气息平稳了下来。

「跟着我念,心平气和。」仙子将黎檼放下,指着他的脸笑道。

「多谢四妹相助。」黎檼疏了口气,起身向华念壶道。

「二哥不用多礼。」华念壶笑着回应黎檼。

「呦,半年不见,咱们鼎鼎大名的『悬壶仙子』念壶姐不只容貌成熟不少,看来武功和医术也都没落下,在这样下去,不只那些公子哥,可能连小弟我都要受不了,华姑娘,依我看,『随影』第一把交椅,想来也是够攀上你这朵金花了,不知你意下如何啊?」睿笑着打趣道。

「油嘴滑舌,小心哪天惹到三姐那样的女子,管你一辈子不得安宁。」华念壶佯装嗔怒的赏了睿一记粉拳。

「啊!四姐武功了得,小弟认输。」睿也是相当配合的装作被打怕似的求饶,两人相视一笑,结束了这场闹剧。

「念壶,念壶,我还在这呀!」突兀的声音打断了四人叙旧,寻声而去,原来是与华念壶同来的那位男子,现在正被众卫兵前方挥着手。

「他是谁,新的追求者?」睿指了指外头的男子问道。

「他叫田岚,自从我在路上救了他后就一直跟着我不放。」华念壶叹了口气道。

「要帮你除掉他吗?」黎檼介入话题。

「多谢二哥好意,不过还是算了,小弟,让他进来吧。」华念壶摆了摆手。

被放行的田岚慢悠悠的走进了寺院,眼上蒙着条遮布,手中拿着破碗,瘦弱的身材及脏乱不堪的衣着活脱脱就是个大乞丐。

「唔。」当田岚走近时,一股恶臭顿时在众人间传开,首当其冲的睿被熏得差点晕了过去。

「各位好,在下田岚。」田岚自我介绍着,脸上的笑容自信无比,隐约藏有一丝高贵之气,与身上的邋遢形成强烈的反差。

「在下乃无姓之人,江湖朋友赏光的就叫我一声睿公子,田兄,那里有个水潭,你先去稍做梳洗如何?」睿捏着鼻子喊道。

不同於睿,华念壶似乎早就习惯似的面不改色,而黎檼如猎鹰般的盯着田岚,老和尚则是微笑不语。

「好啊。」田岚笑嘻嘻的朝着水潭走去。

「四妹,此子?」黎檼好像发现了什么,带着询问的目光望向华念壶。

「二哥,你也发现了吗?」华念壶也将目光收回道。

「嗯,真像。」黎檼点头道,目光低垂,陷入沉思。

「发现什么?什么很像?四姐?二哥?大哥你知道吗?」睿这时也凑了过来,只是黎华二人对他的话毫无反应,老和尚也只是摇摇头没表示。

「算了,你们不说便罢,反正这世上没什么是我查不到的。」睿悻悻然的闭口,在心底打着他的算盘。

「哇!打起来啦!」正当众人各怀心事之时,一阵刀剑相接之声响起,原先前往水潭的田岚大叫着跑了回来。

「嗯?发生何事?」众人收回心思,睿当及便向门口的侍卫询问。

「禀报先生,水潭边不远处发生争斗,貌似是一位女子为数十人所围攻,那女子武功甚高,暂且占了上风。」侍卫们一直注意着战况,不过碍於命令没有马上回报,现下一问,即刻便有人回答。

「喔?如此奇女,普天之下定不会有二人了。」听到侍卫们的形容,最为机敏的睿马上变反应过来了,先是大笑一声,随后便垮着大步奔了出去。

「三妹。」黎檼分别看了华念壶与老和尚一眼,吐出两个字也随着睿的脚步追去。

「真是的,次次见面都得高出这么大动静。」华念壶扶额摇了摇头,老和尚微笑以对。

「归还少主的头颅,事情就此作罢!」再战圈外不远处,手持双勾的中年男子对着浑身浴血的女子大喊着,语气虽然严厉但那暗藏其间的颤抖隐隐演示着他如今的心理。

「呦,你们还有理了?当初是他自己口口声声说即使粉身碎骨也要与我常相思守共度一生的,如今我也只试实现他的愿望而已,相公你说是也不是?什么?是!哈哈哈!我现在就帮你收拾掉这群狗奴才。」那女子着褒衣大裙,下身几道口子使雪白的玉腿若隐若现,向着颈上血淋淋头颅项链对话,狂笑间,纤手一挥,几道白芒闪过,惨叫顿时在对手群中响起,仅剩上躯的青年伏地惨叫。

「公子您怎么啦?奴家瞧瞧。」女子蹲下身子,单手托起青年,使其眼神正对她倾国倾城且妖媚无比的容颜。

「啊!饶命!饶命!」青年吓的肝胆俱裂,他亲眼见过眼前这位美人的手段,绝世容颜在此看来如同索命厉鬼。

「哎呦,说的好像奴家是什么妖魔鬼怪一样,我只是想轻轻、轻轻的爱抚你而已。」只见女子将手缓缓深入青年腹部的伤口中,将其五脏六腑逐一掏出,凄惨的叫声响彻当场。

「方才口口声声说要替天行道,位少主,还有为那什么……想起来了!是『枉命俊杰』报血海深仇,哈哈哈,现下不也要成为他们的一员了吗?」女子大笑着,将青年的尸身随意抛弃在地,起身嘲讽道。

「妖……妖女,上!都给我上!」持勾男子浑身打着颤,好不容易鼓起勇气发号施令,却见身边的下属各个呆若木鸡,对他的话恍若无闻。

「上啊!算了,一群饭桶,看回去如何处置你们!」一声大吼,男子如陀螺般旋转飞了出去,双勾直取女子双肩。

「阿弥陀佛。」干枯却温和的佛号响起,老和尚不知何时出现在战区中央,将昏迷的男子抱在怀中,他的身边,男子的手下也都倒地不起。

「大哥!您又坏我好事!」女子不满的道,老和尚没有反应,只是默默的将倒地之人堆成一座小丘,请求睿的人马将他们送下山了。

「凌姐,大哥也是希望你好,别生气了。」姗姗来迟的华念壶赶紧出来打圆场。

「哼!算了,四妹,才多久不见,你又更加水灵了。」顾凌伸手摸向华念壶的脸蛋,后者轻笑闪躲,两女打闹起来,现场春光无限,看的睿眼睛都直了。

「嗯?小鬼头也长俊啦,看这青涩的样子还未经历『人事』吧?怎样,要不要姐姐教你啊?」注意到睿的目光,顾凌转移了调戏对像,将身子贴到了睿的怀中耳语,让睿整个人在原地胀红了脸。

「别闹了。」黎檼出声化解了睿的窘境。

「好吧,卖二哥个面子,暂且放你一马……这是谁干的?告诉我,我去摘了他的心肝。」顾凌发现黎檼失去右臂,顿时如炸了毛的野猫,嚷嚷着要替黎檼报仇。

「你惹不起。」黎檼淡淡的道。

「这天下除了笑送终,我『魅狐』顾凌可曾怕过谁?我惹不起?难不成是雪元阁?」顾凌不信追问,黎檼点头。

「还真是?是姓梁的小狐狸,还是司马虞和严武那两个老不死的?」顾凌推测道。

「三个都来了。」黎檼沉了沉脸色。

「嘶!不愧是二哥,如此情况,竟可仅折一臂。」听到这顾凌倒吸一口凉气,不再多言。

一群人走回了寺院,华念壶让田岚在寺内闲逛,五兄妹聚集於厢房。

「大哥,此次招集大家是为了什么,咱们『天缺』聚於一地,可不是一件平常的事啊。」肃穆的环境中,睿放下手中的热茶,向老和尚问道,其余三人也是点头称是。

「嗯。」老和尚点了点头,饮了口茶润喉。

「想必你们都见到二弟的伤势了吧?」面对老和尚的问题,顾凌三人点了点头。

「那你们可知发生了何事?」三人摇头,老和尚将当日的事情说了一变,其中之惊险之处,三人莫不闻之色变。

「原来如此,不过大哥,这和招集我们有什么关系吗?莫非是要我们帮忙安置那娃儿吧?如果如此那便简单了。」华念壶出声道出自己的疑惑。

「非也。」老和尚摇头。

「那是如何?」性子偏急的顾凌插口道。

「二弟你今年几岁了?」老和尚不改步调,依然故我的问。

「四十有二。」黎引据实回答。

「当年你师傅是何时收你为徒?」老和尚追问。

「四十三岁。」黎檼答。

「也是时候传下技艺了吧?」老和尚道。

「大哥,您这是要我收这小娃为徒?可是本门武功特殊,大哥您也并非不知,实在是……」黎檼面有难色的道。

「你将内力探入他的经脉试试。」老和尚将小娃抱到黎檼面前。

「大哥,这恐怕不成吧。」以黎檼内力的雄厚程度,即使受了伤,也绝非几个月大的婴儿可以承受的,不仅黎檼面带犹豫,睿等人也发话反对。

「既然如此,那只能由老衲演示给你们看了。」老和尚话一说完,消瘦的手掌上下相对,将婴儿放於掌中,海量的内力自两掌爆发儿出,强劲的力道在周围掀起阵阵气流。

「不……这怎么可能?」黎檼看到老和尚动作的第一时间便上前阻止,只是当他看见小婴儿的反应时整个人的惊住了。

婴儿面对足以让一般成年人爆体而亡的气劲,竟然还能嘻笑如常,用小小的手掌握着老和尚的手指。

「见到了吧,此子经脉坚韧无比,用惊世骇俗来形容恐怕还有所不及,若是勤奋苦练,不消几年定可超越你们。」老和尚收回内力,将小孩抱起。

「这……这可是个奇才啊!」睿等三人看到这眼中也是射出精光。

「既然如此,我便收他为徒吧。」黎檼点头道。

「非也。」老和尚又摇头。

「大哥您到底是什么意思,一下子要二哥收,一下子又不要,而且到底都与我们三人无干啊。」不断被吊胃口顾凌忍受不住了。

「谁说没关系?天赋如此,年又尚幼,如此好苗,你们难道不心动吗?」老和尚问道。

「大哥此话何意?」华念壶不解道。

「很简单,你等皆收他为徒便是。」绕了大半个弯,老和尚终於说出了目的。

「单论情义,四人同授一徒也无不可,但我们几人的武功又都奇异无比,若是他同时修练,想来最后也只能换来个走火入魔的下场。」睿在心中简单权衡利弊后道。

「老衲近几年自创一套功法,可同化天下大部分的内功气劲化为己用,若以此为根基,辅以五载粹脉和药澡同使,想来是不成问题。」老和尚慢慢的说完,随后缄口等待众人的回应。

「大哥说的有理,我想试上一试,反正以我的名声,错过这个机会,可能一辈子都收不到徒弟,若日后在地下和师傅相见,还不被他给骂死。」在众人皆沉默之时,顾凌出声打破了寂静。

「嗯,三妹的想法和我一至,反正无论如何都要履约,自己养和别人养是一样的。」随着顾凌的发话,黎檼也表示赞成。

「我也加入吧,若能教出一个悬壶济世的大医者,想来他也会很高兴的。」华念壶点头同意,望着窗外的田岚,脑海中一道身影缓缓浮现。

「事已至此,我还能说不吗?案上之事便交给我吧,保证叫他智比卧龙。」睿大拍胸脯保证。

「既然如此,那此事便这么订下了。」老和尚起身出房,众人紧随,一同望着余晖,享受余余吹拂的晚风,浑然不觉,今日的决定将会为他们波澜壮阔的人生带来怎样的变数。

缘之一字,说来奇妙,看不见也摸不着,有人终其一生求之不得,有人一个想念即数世难断,由杀父仇人和其奇异的兄妹所养育的孩子,最终会走向何处呢?相信时间自会给出答案。

by江湖一念小过客感谢观看

上一篇:艾莉丝 中国商人 - 0

下一篇:返回列表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