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仇路 - 父仇路 第一章

第一章信义留心中,豪放真英雄。蜀道难行,人尽皆知,由大诗人李白《蜀道难》:「蜀道之难,难於上青天。」即可窥知一二。万重山峦,云雾飘渺,陈旧的栈道微震,一匹匹骏马奔驰而过,马上的人面色冷峻,彷佛可以将周围潮湿的空气凝结,其后,紧随着一台马车。...

第一章信义留心中,豪放真英雄。

蜀道难行,人尽皆知,由大诗人李白《蜀道难》:「蜀道之难,难於上青天。」即可窥知一二。

万重山峦,云雾飘渺,陈旧的栈道微震,一匹匹骏马奔驰而过,马上的人面色冷峻,彷佛可以将周围潮湿的空气凝结,其后,紧随着一台马车。

「沐儿,你别怕,马上便到四叔的地盘了。」车内,身着蓝衫的青年安抚着一旁的女子。

「大哥,你我二人闯荡大江南北,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今日就是同你死在这里,我亦是无所畏惧,只不过孩子……」名叫沐儿的女子低头看着沉睡在自己怀中的婴儿回道。

听到这,青年沉默了下来,他与妻子所担心的东西一样,数年的江湖漂泊,酸甜苦辣嚐遍,好不容易有了个孩子,夫妻二人如获至宝,不幸归乡途中为仇人所计算,两人性命交代在这也就算了,还怕是要连累了孩儿。

「会长,前方有人挡道。」前方开路的剽骑回头向青年大声喊道。

「冲过去。」面对下属的报告,青年一改和妻子对话时的温柔,冷冷的发出指令,整个人散发一种铁血之气,令人心生寒惮。

「是!」众骑得令后齐喝一声,纷纷将腰间的佩刀抽了出来。

「哈哈哈,江无痕,真是果决哪,怪不得云龙会在你的执掌下能如此壮大。」挡道那人身形壮硕,手拖一口人高的大钟,立於原地哈哈大笑,震的栈道摇晃更甚,虽然离马车很还有段距离但却清楚的传到江无痕耳中。

「大哥!是笑送终!黎檼!」江夫人听到笑声后脸色大变,略显纤瘦的身子不住的颤抖着。

「不好!兄弟们,回头!」江无痕大惊,发出了撤退命令。

「啊!」就在这时,对伍后方传来了此起彼落的惨叫,只见数名手持短剑的黑衣人自一旁山壁跳下,刺杀了几名铁卫,将退路给堵住了。

「雪元阁,地字杀手。」江无痕颤抖着道。

「大哥,怎么办?」江夫人抱紧孩子,慌张的问道。

「好家伙,竟然请动了江湖双劫当帮手,不过我云龙铁卫也不是吃素的,兄弟们,突围!」江无痕脸色铁青。

「杀!」随着江无痕一声呐喊,众骑加快了速度,声势之大,犹比沙场冲阵。

「云龙铁卫,训练有佳,战力不输正规官兵,今日一见,果真是盛名之下无虚士啊!」铁骑逼近,黎檼依旧面不改色,视若无睹「很可惜,你们的对手是我。」话音刚落,黎檼将钟一横,钟口面向众骑。

「哼,玩什么花样?拿命来!」眼看着近在尺尺的敌人,铁卫们爆发出了强烈的杀气,手中单刀寒光烁烁,随时准备割下黎檼的人头。

「看来你们对黎某不甚了解啊……」黎檼目光一沉,远比常人宽大的手掌重重拍在了钟顶上。

钟声响彻山谷,无数飞鸟惊起,钟口散发出来的,强劲的气流自钟口传出,将众骑掀飞在地。

「一响通门道。」黎檼朗声道,接着又是一掌落下。

「二响当作揖。」音浪再次袭来,首当其冲的领队耳中已有鲜血流出。

「三响饯别礼。」这一响,马儿悲鸣,绝大多数的人已无力反抗。

「四响赴黄泉。」黎檼缓缓的说,彷曲终收尾,铁卫们各个惨叫倒地,七孔流血,气绝身亡。

看着自己苦心栽培的精锐就这么被解决了,江无痕满脸狰狞,额间冷汗直冒。

「会长,该怎么办?」仅存的卫士们没有慌乱,死死的护着马车,等待自家头子号令,展现出惊人的纪律。

「刘秀、陈澄,你们二人保护夫人,二弟、三弟随我来,其他人去挡住雪元阁杀手。」江无痕毕竟事一会之主,调息片刻便恢复冷静了,精确的下达命令。

「沐儿,等等一有机会,就乘马逃走,别管我。」江无痕握了握妻子的手,看了眼自己的亲生骨肉,也不给江夫人发话的时间,拔刀便冲了出去。

「黎檼,吃我一刀!」江无痕上来就是数刀连取黎檼要害,刚劲狠辣,迫得黎檼暂避其锋。

江无痕武功不差,在接手云龙会前,凭着一口快刀闯荡江湖,还得了个「辣手快刀」的浑号,如今带有背水一战的心态,加上两位拜把子兄弟张虎和李云则是云龙铁卫的总教头、一等一的好手,三人齐心,一时竟是和黎檼打了个持平。

「有点本事。」迎着江无痕的快刀,黎檼双手成掌,擒住了刀身,使出空手接白刃的功夫,随后小臂一沉一推,拍飞了张、李二人,化解自身的劣势。

「身居高位多年,武功竟还是如此了得,无愧『辣手快刀』四字,黎某佩服!」交手片刻,黎檼心中原有的轻视彻底掐灭,气势陡增,强烈的杀气散出,把江无痕当成可能取他性命的对手。

「哼,别把我和那些养尊处优的家伙相提并论。」江无痕冷哼一声,默默的调整状态,他知道接下来开始的是真正的生死决战。

两方对峙,时间恍如停滞,电光火时之间,也不知是哪边先出手,刀光拳影交错,铿锵之声不绝於耳。

江无痕快刀一劈,迫得黎檼侧身避过,腰杆紧紧的贴住栅栏,江无痕后脚离地,身躯在空中翻转起来,同时将刀锋横砍向黎檼胸侧,后者也不是省油的灯,双臂死扣栏杆,双脚猛的一蹬,江无痕避之不及,整个人如断线风筝般的飞了出去,吐出的鲜血在空中画出一道美丽的弧线。

「大哥!」江夫人见到丈夫倒地,也顾不得身边的危险,下车奔向丈夫的身边。

「沐儿……快跑……」江无痕奄奄一息的对着妻子说。

「大哥……」江夫人跪在丈夫身旁,低声啜泣,原本沉睡的小娃被泪珠惊醒,也跟着嚎啕大哭,场面凄凉无比。

「诶……」黎檼叹了口气,缓步走向倒地的江无痕。

江夫人虽为女流,但跟随丈夫闯南走北,胆气十足,不比男儿差多少,见眼前人慾加害自家相公,马上挺身上前,挡住他的去路。

「你走吧,我不杀女人。」黎檼摆了摆手。

江夫人寸步不退,眼里的意思很明显「想杀我丈夫,先踏过我的尸体。」,黎檼无技可施,只得施出一套打穴之法,把江夫人放倒在地。

「沐儿啊!咳咳……」江无痕内心激动,气血上逆,又咳了两口污血出来。

「放心,我没杀了她。」黎檼跨过江夫人,走到江无痕面前,见江无痕还想反抗,双手连动,几道黑气自指尖窜入江无痕体内。

「别挣扎了,这是我独到的毒性内功,世上也就那阴山老怪那等高手才有法可解,看在你也算是个好汉,留你个全尸,你有什么遗言,速速道来。」黎檼打入一道气力,缓解了江无痕的痛苦。

「罢了,行走江湖,早就料到会有今日,可惜慾望作祟,迟迟不肯收手,自做虐啊!黎檼,江湖上人人惧你受雇行凶,但也敬你言出必信,可否帮我这个将死之人一个忙,保我老婆孩子一命?」江无痕也感觉到了身体的变化,叹了口气,向黎檼问道。

黎檼看了目标名单,上头没有江夫人和小娃,於是向江无痕点了点头。

「多谢……」江无痕撑着最后一口气道谢,随后便撒手人寰了。

「冤有头,债有主,如今事了,你我两清,你的遗言我会做到,一路好走。」黎檼双手合十道。

黎檼念闭,转头,眼前的景象让他顿时怒发冲冠,一位雪元阁的杀手将手中长剑刺入江夫人的胸口,她的眼神中带着死前的不甘,似乎在狠狠的鄙视着黎檼。

「你做什么?名单上没有她们!」黎檼几近狂暴,他无法接受自己的承诺在一瞬之间便失守了。

雪元阁的那位杀手一声不吭,从腰间掏出一张纸条「目标江无痕妻杨沐及其后代。若遇阻挠者,格杀勿论。」

「好!很好!那群家伙知道我黎檼不杀妇孺,竟然如此做法,好计策啊!」黎檼瞬间弄明真相,他是被人蒙在鼓里了。

一拳揍倒眼前的杀手,黎檼抱起在地上嚎啕大哭的孩子,冲向马匹,欲长扬而去,雪元阁人哪肯罢手,黎檼方才的举动已被他们视为阻挠者,格杀勿论的人物!

「滚!」面对从四面八方袭来的黑衣人,黎檼怒吼一声,强大的内力行成音浪,将敌人震的四散而落。

没倒下的杀手接踵而至,黎檼将娃儿放到兜里,拳脚并用,被击中的人不是血花四溅就是中毒身亡。

「笑送终,好身手。」就在这时,苍老的声音传入人群,一把利剑迅速欺近,黎檼大惊,避过了要害,但还是被刺出一个血窟窿,三个白衣人出现在栈道上。

「天字杀手?」黎檼脸色阴沉,对手似乎早有与他为敌的准备,派出了为数不多的「天字」来对付他。

「黎檼,放下目标,不然我们不介意排除掉一个竞争对手。」为首的白衣老者,也就是方才出剑之人,对着黎檼道。

「哼,要我黎檼违背诺言,没门!」黎檼坚决的回道。

「那就得罪了。」三名天字杀手齐上,将黎檼牵制住,加上源源不断的地字杀手,黎檼愈趋下风,数次都差点遇险。

看着战况吃紧,黎檼一咬牙,将浑身毒性内功运至右手,使其发黑肿胀。

「吃我一招!」黎檼右手成爪,功向了离他最近的天字杀手。

「慌了吗?」那名天字脸色平静,剑锋一划,黎檼顿时人手分离。

「哈哈哈,中计了。」只见黎檼狂笑一声,对着半空中的毒臂就是一掌,血雾笼罩,天字杀手武功较高,在黎檼未出掌时就看出端倪,急忙后退,反应不及的地字杀手纷纷为毒血所溅,两眼一睁,倒地气绝。

「卑鄙!」待得雪元阁众人冷静下来,栈道上哪还有黎檼的身影,只剩一地的狼藉,和远方传来的豪放笑声……。

by江湖一念小过客感谢观看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