肇事

“FM...出行…好朋友,插播一条路况信息,南七路与云峰街交界处…请广大司机朋友…安全……”操,音响又坏了。徐振低声骂了一句,他本就烦躁,再次探头看了看前面堵得一动不动的车流之后,重重地关掉了广播。然而世界也没能清静下来,喇叭声四面八方响成...

“FM...出行…好朋友,插播一条路况信息,南七路与云峰街交界处…请广大司机朋友…安全……”

操,音响又坏了。徐振低声骂了一句,他本就烦躁,再次探头看了看前面堵得一动不动的车流之后,重重地关掉了广播。

然而世界也没能清静下来,喇叭声四面八方响成一片,配合着街边烧烤摊的油烟一阵阵往车窗里钻,让这个本来就热的夏天傍晚显得更难熬。

怎么就赶上晚高峰了呢,徐振想着,要不是媳妇下午给他打电话,让他下班时间务必去一趟她娘家给二老送那几盒海参,就耽误了那么几十分钟,结果一出来的时候各个路段已经开始酝酿堵车的意思了,不然他早就应该到家了。

眼看着红绿灯交替闪烁了五六次,车流行进的速度依旧慢的像爬行,徐振更加烦躁地环顾四周,越看越觉得这地方有点熟悉,突然想起来自己现在在的地方是高中母校的后身,不过上学的时候这地方还没修这么宽的车道,主要那会大家也都骑自行车。谁家有四个轮子的车那都是稀罕事,能在全年级引发轰动,大概就是少时这种对于车的盲目崇拜,导致徐振买了自己的车之后,对这辆除了代步和偶尔跟妻子体验生活小情趣也没别的用途的铁家伙格外珍视,他觉得车开久了就是有生命的,像个不会说话的朋友。几年过去眼看着仪表盘的里程数从0跳到75000,内部零件不可避免地磨损严重小毛病不断,但这车的外表依旧被徐振自己保养的跟新的一样,每逢有同事来问车是不是新买的这种问题,他都打心眼里觉得得意。

徐振慢慢回忆着自己那时候放学的必经之路,现在这个位置左拐,穿一条小路,再右拐,过俩灯,就能到家了,他从上学到结婚,和父母一直住在这所老房子里,媳妇一直吵着要老人搬出去,但徐振打定主意这话她顶多是关起门来在床上跟他絮叨,自然也不会拿到明面上说,于是一年一年敷衍着说送爸妈去敬老院,到了也不舍得,就不了了之了。

合着不是你亲爹妈了,每次跟媳妇吵完架,徐振都这么想。

他打了一把方向盘,顺利地滑进那条小路里,路不算窄,但多年没走过了,眼看天色已经开始变暗,徐振索性开了大灯,想起那会总有人在学校后墙上乱涂乱画,他自己也没少写过字,年少时候爱的是谁骂的是谁,写下来的是真心话不假,日子过着过着最后也就都变成一场大冒险,全忘了。

徐振接着往前开,经过墙的时候想着借大灯看看现在小孩儿都写点啥,就这一回头的功夫,嘭一声,不知道哪儿来的车,撞了。

原来快到路口了,对面又进来一辆车,估计也是躲晚高峰的,就这么头对头碰上了。

车速慢,应该没什么大事,他熄了火解开安全带,刚要开车门,准备认怂负个全责,对面的司机已经跑过来狠劲敲他玻璃,“开车不长眼睛是不是?!”

徐振一只手搭在车门把手上,被这一声喊弄得脑袋直懵,眼前的女人穿一件艳粉艳粉的连衣裙,指甲涂成了黑色,此刻正用一根手指指着他的脸,柳眉倒竖地瞪着他。

“你他妈给我滚下来!”女人见他还在驾驶座上一动不动,更大声地骂了一句。

徐振皱皱眉头,下了车。

“我说,大姐…“

“谁是你大姐!“

“妹妹…“

“谁是你妹妹!跟谁俩近乎呢!“

“这位同志…“徐振不等对方有反应,赶紧接下一句,“这都是我的错,我负全责,你要是愿意私了那最好,我赔钱,要是不愿意,咱就先报警,完了叫保险公司来算赔偿,你看行不行?“

哼!女人鼻孔一张,“我没空跟你在这耗,外面堵成这样,警察保险公司的得猴年马月能来?再说本来也是你负全责。”

那你意思是?

私了,一万块钱。

多少?徐振差点笑出来,他走到对方车前面看了看,确定不是什么豪车,一辆标配家用轿车,除了保险杠有点变形,车头蹭掉两块漆之外,别的地方看不出毛病,这些要一万,这不是私了,是碰瓷吧?

一万我没有,徐振重新摆上追悔莫及的表情,老老实实地拿出钱包,我身上就带一千五,都给你,你先去修车,真不够,我再给你添。

“一千五就想打发我了是不是?反正就这一个路口,我不走你也出不去,我可有的是时间。”

真是不讲道理,徐振摇摇头。转身回到车里,既然走不了,那就比耐心吧,正好还能错错晚高峰。

他隔着玻璃看着对面女人在车前来回打转,大声打着电话,说了什么他没兴趣听,这种不知道自己值什么价的小女孩他见得多了,多半家境中上,父母教育比较匮乏,心理不太成熟。刚认识自己媳妇那会她就是这种女孩,后来随着年龄增长改了一些,但骨子里也还是总带着莫名其妙的公主病,也不知道怎么养成的。

想着想着他有点累了,索性闭上眼睛打算小憩,刚有睡意,又被敲玻璃声音惊醒了。

徐振睁开眼睛,看见女人一脸不耐烦地站在车窗外,身边多了个小伙,油头配衬衫九分裤,有种说不出的滑稽感。

“这是…?”他懒得下车,摇下车窗语气平和地问。

“就是你个逼养的把我对象车撞了?”

啊,原来是男朋友啊。徐振看看女人又看看小伙子,觉得他俩无论是外貌着装还是为人处事都是真配。

嗯,徐振点点头,“你女朋友同意私了,但要一万,太多了,我没那些钱,何况也用不了那些。”

“去你妈的,你什么态度?”小伙接着骂,“要一万块我还嫌少了呢!还有精神损失费呢,陪你在这待着一个点不是钱啊?知不知道时间就是金钱啊?”

嘿,徐振心里有点火大,又不是我死皮赖脸求着你在这待着的。

“那这样吧,你们俩随便谁,跟我走,我知道旁边有个银行,再给你取一千,两千五,就这么多了。”

“说一万就一万,你以为买菜呢跟我他妈讨价还价是不是?”这小伙子长了双斗鸡眼,徐振心里想,忽略他说出来的话,此刻努力翻白眼的样子还真挺喜感。

徐振一向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他下车走到自己车前看了看,连保险杠都没怎么变形,自己愿意负全责,赔钱了事,双方走人,多简单的道理,面前这俩人怎么就不懂呢。

一万不行,徐振摇摇头,“咱这样也没意思,那我还是报警吧。”

“你他妈少拿报警吓唬老子,”小伙子又来劲了,指着徐振说,“信不信我现在把你车砸了?”

呵呵,徐振摆摆手,走到一边去打电话。

刚接通就听见身后“哗啦”一声,听得徐振心里一惊,他回头一看,自己的挡风玻璃被砸成了蛛网,小伙子不知道哪找了块大石头,站回女人的车头前一脸挑衅地看着他。

“喂您好?”接线员又问了一遍什么徐振没有听清,他觉得全身的血都在往脑袋上涌,电话都没来得及挂,几乎是用百米冲刺的速度跑向了自己的车,徐振觉得格外难受,好像刚才那一下是砸他身上了,又心疼又愤怒。

他一言不发地拉开车门坐了进去,钥匙插进锁孔,几乎是打火的瞬间就踩了一脚油门,对着小伙子就撞了过去,在快要碰到他的时候打了一把方向盘,堪堪擦着他的腿拐了个弯,这么多年,他对自己的驾驶技术还是自信的,果然在女人一声惊恐的尖叫里,刚才还嚣张得不可一世的油头小伙,就被车尾扫得捂着一条腿痛苦地蜷缩在了地上。

徐振下车,指着还在尖叫的女人说,你,把车挪走,我要回家。

女人一步三晃地扑向倒在地上的小伙子,仰起脸狠狠地盯着徐振,“你这是故意伤害!我要报警!你完了!”

你报吧,徐振坐回车里,又空踩了一脚油门,女人吓得又是一声尖叫,发现徐振并没有再次撞过来的意思,哆哆嗦嗦地起身“你…到底要干啥?”

我就要回家,徐振不耐烦地说,“把你的车从路口开走,不然你男朋友挺不了多久,可能会疼死在这。”

女人这回没再多说话,老老实实上了车,倒车,调头,在经历了几次和砖墙的刮擦之后,终于把车开离了路口。

技术比徐振想象得好,看着女人的车头彻底离开视线,他一脚油门开出这条小路,回到主干道上,晚高峰已经过去,这个路段恢复了正常,在下一个绿灯亮起的时候,他迅速地拐弯,往家的方向开去。

多亏刚才那傻逼砸的是副驾驶的玻璃,不然今天可能是得走回家了。徐振拍着手刹,好像这车能听见他说话一样,他又摸摸档位,接着说,他们报警就报警吧,警察找上门咱就承认呗。

但真得先把老人弄到敬老院住两天了,不然警察来家里,不得吓个好歹的。

这下媳妇该高兴了,徐振想着。

批评指教不要客气!

你们猜这个二维码是干啥的,扫完我就告诉你[你脸呢]

然后戳一波关注吧各位!

上一篇:灰色

下一篇:返回列表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