牢笼

还有一个月过年,街上一片喜庆。他将自己躲进兜帽里,漫无目的地走在人群中,跑车震耳的轰鸣和女郎销魂的香水试图榨出他的肾上腺素,却只是令他愈发低沉。城市依旧繁华,由艺术家设计的建筑物此时正散发光芒,宛如珠宝般夺目。光晕将他的衣服染得分外好看,却...

还有一个月过年,街上一片喜庆。

他将自己躲进兜帽里,漫无目的地走在人群中,跑车震耳的轰鸣和女郎销魂的香水试图榨出他的肾上腺素,却只是令他愈发低沉。

城市依旧繁华,由艺术家设计的建筑物此时正散发光芒,宛如珠宝般夺目。光晕将他的衣服染得分外好看,却让其有种被扒光了赤身裸体立于众人面前的窘迫之感。四周行人脸上的喜悦之情令他心生不甘与妒忌,他突然觉得自己像被折断双翼的鸟,被死死困在颜色鲜艳的罩子当中。

他记不清是第几次面试失败了,因为自从毕业至今三年,他都未曾找到工作。而面试官拒绝他的理由都大抵相同,无非是通过数据分析显示,他态度不端正,心态不积极,不适合公司环境云云。自己学生时代一切的努力与刻苦如今屁都不如,全被一套数据分析给全盘否决,他觉得荒唐而又无可奈何。

震动从裤兜中传来,他掏出手机一看,发现是女朋友的短信——这或许是他失败的人生中为数不多的支撑了,他的女朋友漂亮而又贤惠,并且对他不离不弃——是一段语音,叫他一起吃晚饭,声音依旧甜美,抑郁的心情终是有些改观。

他到的时候她已经在那里等他了,他突然发现今晚她格外好看,红色的连衣套裙勾勒出凹凸有致的身材,红色长发披散开来,似葡萄酒瀑布般沁人心脾,暖色的灯光打在面容姣好的脸上,任哪个男人看了都会蠢蠢欲动。他觉得热血直往上涌,幸福之余又深深的内疚,如此好的女孩将青春赌给他,可他如今却是要输得精光。

于是晚餐几乎成了单方面的对话,他不断重复着自己一定会努力让她幸福,不让她失望之类的话,而她只是吃着盘里的食物,时不时回答上两句。

饭后,他唤来服务员准备结账——这自然是打肿脸充胖子,却被女友制止,只见她从包里掏出手机,摆在他眼前。

第一排是他和女友的各类信息,中间是一大堆数据分析,最后一排赫然写着:婚姻成功率百分之一。

像是有什么东西刺穿了胸膛,他连忙张口挽留,声音中带着哭腔:“不,不,不要相信这些,我爱你,你也爱我,难道还不足够吗?”

“话是这样说,可是我们的婚姻不可能成功,即便相爱又有什么用?”

“那些只是数据分析!实际情况会有所不同的,相信我好不好?”他情绪激动,死死抓住女友的手。

“只是?那你为什么到现在都还找不到工作!?”他看到有什么东西自女友眼里闪过,突地呆愣了,后者抽出手,拿起手机,离开了餐馆。

没有开灯,屋里一片漆黑,他蜷缩在角落里,忘记了自己是怎么回到家中的,或许是有人扛了回来,或许是自己爬了回来,后者的可能性更大。他回想起当时是怀着怎样的雄心壮志随女友来到这座城市,而如今却欠下一屁股债在出租屋里苟活,想着想着,一个七尺大男儿竟是抽噎了起来。

等到他哭光了全身所有力气,猛地开始思念起父母与家乡,算起来,他也已经有三年没回家了。

他和父母的感情并不算深,这也是他选择离开家乡的原因之一,他的父母很相信科学与数据分析,连他的诞生,也是因为分析得知他们若有个孩子家庭会更加幸福。他明白回家或许也不会太好受,可总好过这座如牢笼般的城市。

科技给人带来了富足,现在几乎每家每户都有五六个孩子,像他这样的独生子女实在稀少到可怜。但即便人口剧增,仍然都有房住都有饭吃,他来这座城市三年没有遇见过一位乞丐。不过即便如此,春运难的问题依旧难以解决,现在无数的人因买不到票而被迫留在异地他乡。

他知道如今临近春节,要买票简直难如登天,所以他将可承受票价设置为无上限,想着哪怕是砸锅卖铁还要借钱都必须得回家;果然,软件显示还有百来张高价票,他毫不犹豫的点了购买,屏幕上弹出加载的图样。

不一会儿弹出了一行字:您好,我们通过数据分析发现,有人比你更需要当前票,我们将为其保留剩余票,且分析发现这次不回家对您不会造成太大困扰,故无法将此票售于您。对您造成的不便,敬请谅解。

荒唐!一阵暴怒控制了他,他死命将手机扔了出去,却不巧丢到了床上。这自然是无法消气,他自角落挣扎着站起来,想砸掉眼前一切该死的东西,起到一半脚却因蹲太久而乏力,便又一屁股坐回了原地,他突觉科技夺走了他一切的自由,但是自己却无力改变,真是无能!想到这里,他又痛哭了起来,最后在抽泣中睡死了过去。

等到第二天醒来时已是下午,虽心如死灰但好在情绪不再激动,他拿起手机刷了会儿微博,觉得甚是无聊,便打开了电视。

此时电视正在播放新闻,其中有一条是呼吁年轻人不要沉迷手机,因为现在有数据显示当代青年平均每隔十秒便会刷一次微博,他看着这条新闻出了神,接着一个念头崩入了他的脑袋,随之而来的恐惧紧紧攫住了他的心脏。

无论他干什么,玩电脑或是手机,用微波炉或是洗衣机,甚至只是开下冰箱门,这一切都会被记录下来并转化为数据流出,他的一举一动,其实都在掌控之中。他惊恐的望向四周,只觉得所有电器都变得狰狞起来,好似看管死囚的狱卒。

疯狂吞噬了他,他自地上跳起,将屋内所有的电器摔得粉碎,连同插座也一并捣毁,最终当其筋疲力竭之时,只剩手机还完好无损。此时他内心已趋于平静,他本想连同手机一并摧毁,却又绝望地意识到他所做的一切只是徒劳,他不可能摆脱所有电器,这些东西早就如细铁丝般从他出生时便将其缠绕起来,一点点嵌入皮肉深入骨髓,他不可能挣脱,除非死掉。

水果刀触手可及,他本想寻死,但始终还是少了那份勇气。而且....他内心深处仍旧抱有希望,他想在这牢笼般的城市缝隙中活下去,天无绝人之路,他总找得到属于自己的一片空间,哪怕只是一点缝隙。他迟疑了片刻,拨通了自己儿时朋友的电话。

他的朋友开了间工厂,一直缺少工人,他知道若是他去,连面试都可以省去便能直接录用。只是他一直觉得工人一职实在对不起他博士的学位,而且寄人篱下的滋味谁都不会觉得好受,然而现在他并无他法。要想寻找自由的缝隙,首先得找份工作活下去。

支支吾吾了半天,终于说明了自己的意图,朋友听后哈哈大笑,当即叫他出来吃饭,并且许诺会给他工厂主任的职位,决不让自己儿时的玩伴干起脏活累活。于是他换了身衣服,便匆匆赶往餐馆。

等了约半个小时,朋友终于出现在餐馆,一身白西装配上黑墨镜,染黄的头发用发胶竖立了起来,腰间挂着兰博基尼的车钥匙,好不意气风发。

他们先是寒暄了几句客套话,然后回忆起童年的往事,接着他将最近的事一股脑告诉了朋友,大骂这该死的城市该死的科技该死的数据分析毁了他的一生,此时他也不在乎面子了,因为他太需要倾诉,况且这是他最后的救命稻草。

朋友仔细的听他说完,然后将手搭在其肩膀上,一字一顿的说:“你是我兄弟,我不会管什么数据分析,你来我这工作,我保证你过得逍遥自在。”他听后只觉一股暖流自心中涌过,紧紧抓住了朋友的手,哽咽了起来。

突然几名警察进了餐馆,径直向他们走来,他们还未来的及开口,几位警察便将他的朋友死死摁在了餐桌上。

“你们干什么!”朋友死命挣扎,可无奈身板单薄,动不得一丝一毫。

“通过数据分析,你在今后会有重大刑事犯罪,需要你跟我们走一趟,做更全面的调查与分析,希望你能配合。”

“你们他妈的放屁!老子从小到大没干过任何缺德事!凭什么抓老子!”朋友声音里满是不甘与愤怒。

“对!你们这纯粹是在乱来!放开他!”他自惊愕中缓过神来,试图将警察自朋友身旁拉开。

“我说过,是数据分析得出,所以我们要带他去做更全面的调查与分析,像他这种人,将来犯罪的几率是百分之九十七,我们不能放任其不管,这位先生,若是你不想坐牢,就乖乖回位置上坐好。”

其实任凭他们两人如何挣扎,都不可能扭过眼前几位五大三粗的壮汉,他只得眼睁睁的看着朋友被带走,万念俱灰。

呆坐了不知有多久,他这才发现已经是夜里两点,餐馆快要打样,他结了账,出了门去。

他在街上漫无目的地走着,终于决定买点啤酒,找个无人的街角熬过这漫长的一夜,从此成为这个城市中唯一一个乞丐好了。

整个身体像被抽去了灵魂,他费了好大劲都没有推开便利店的大门,多亏收银员为其按了按钮才得以进去,在一阵晕头转向中总算找到了几罐啤酒,正准备结账,收银员却制止了他:

“先生,数据显示你目前肝脏功能极其不好且属于情绪易失控人群,所以我们无法把酒卖给你,抱歉。”

他呆愣在原地,无论收银员怎么叫都唤不醒他,刚才那句话好像咒语般令他石化了过去,许久,他才开口:“好吧,谢谢”然后转身离开了便利店,中途绊倒了一次,撞到门上两次。

没有回家,而是径直去了一座废弃的高楼,宛如一个世纪般漫长,他终于登上了天台。

低头望去,底下的世界依旧光怪陆离,即时已夜里三点。街上虽早已没有行人,车辆也少了起来,但各路灯光仍旧四散射出,切换着不同颜色,似要把空间切割开来,他感到眼前的一切正在一点点分崩离析。

人类世世代代追求的科技,最终却成了束缚人类的枷锁,人类日日夜夜追寻的文明,却在不经意间变形成了囚禁人类的牢笼。

他点燃了一支烟,准备抽完便一跃而下。

燃到一半的时候,手机兀地震动了起来,他掏出手机一看,心里猛的一缩——竟是女友发来的信息。

他颤抖着点开了信息,里面的内容令他眼前一片模糊:昨天的事我很抱歉,我想了很久...或许...我们真的能克服数据?

真的能吗?他看了看手中的半截香烟,无奈地摇了摇头。

一只黑影自眼前闪过,他擦去泪水定神看去——鸟。

在光污染极其严重的大都市里,鸟是不折不扣的稀有品,而现在他眼前便有一只,只见它在空中盘旋舞蹈了几圈,接着一头扎进前方灯火通明的建筑群中,不一会儿又自其中飞出,对其余鸟类致命的东西对它而言却好似摆设,它停在了废弃楼上,冷不丁的叫了一身。

这一声吓得香烟自其手中滑出,他下意识的往后一缩,可随即想到自己迟早都要跳下去,又害怕什么呢,索性看着香烟旋转着落地,而剩下的事情令其惊诧——眼前的世界没有丝毫反应。

他犹豫许久,又将打火机,身旁的砖块丢了下去,甚至打火机落地便爆炸开来,眼前的世界依旧没有丝毫反应。

一阵喜悦自心中涌出,他感到浑身战栗,或许是因为没有行人的缘故,也或许是这一带太过偏僻,可这都不重要,他在这里干的任何事情都不会有人知道也不会有人干涉,他自牢笼中跳了出来!所谓的数据再也奈何不了他!他自由了!空气中满是希望的味道!

他终于明白这样的时代人依旧可以活下去,并且幸福而又满怀希望的活下去,他终于找到了那片缝隙,他又有了活下去的希望与动力,他决心与数据抗争下去,直到像今天一样,找到属于自己的自由。

旁边的鸟又突然叫了一声,双翼展开,飞向了远处。

他掏出手机,满怀喜悦地回复到:明天晚饭还是去老地方吧。然后张开双臂,深吸了一口气,任空气中希望的种子填满内心,有朝一日长成参天大树喷薄而出。“终有一天”他告诉自己“我能像此时此刻般自由!”

突然他感到双手被人抓住,自己也被架了起来,惊恐地回头,发现是两名警察:“你们要干什么!”

“妈的!数据分析果然没错,还真有人要跳楼自杀,总算赶上了,”其中一个警察开口道,“唉,小哥,世界那么美好,别想不开嘛。”


仍在努力当中~大家有什么意见就向我砸过来吧!

然后跪求打赏!= =

关注下公众号吧~

上一篇: 渚的夏天

下一篇:返回列表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